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人类解决问题的根本能力问题,是读写学评能力养成问题。  

2016-11-03 01:39:37|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据对读书写作的学术批评议题,来思考人类生活面临的还没有完全解决好的问题,那么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是否能得到妥善解决,不在于有没有伟人、圣人来为人类指明方向,而在于有没有通过公正的学评秩序彰显的好书,能把解决问题所应遵守的要点法则解说清楚并达成信守共识。


对于所谓”人性论“的性善、性恶问题,华人学界长期以来争议不下——人类的生命体是所谓”动物性“的,不能以法约公正为信仰,一定会兽性发作,而法约实施程序不严谨,不能激励公正作为,任何一个表面上的好人,也会背地里做坏事。公正的秩序,是要由人们全面合作、共担责务才可能实现的。把公属法权委托给了”公和员“来执行公务,却缺失了可行高效的监察法和激励法,就一定会”腐败“横生。所以说,人是不可信的,人们一定要共同信法,而法约的公正和法案实施程序的严谨,是要依靠对读写作能力的批评来成全“公正而调和”的写作成果的。落实为写作成果的必要在于,《法学学说》是”写成“的——进而纳入广普辅学的通用学说,是”评成“的。


——全人类有史以来的统治政权频繁倾覆”周期率“难于阻断,就在于当局得志猖狂,不肯就范于与学界达成学评合作的公正秩序,当局者放个屁就是香的,并强行塞到学界的嘴里——你不吃也得吃——否则有你好看的!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人类的读写能力达成了周全,就有了大量好书出版。大量的好书,是否能把人类遇到的所有问题的解决办法都讲清楚,得依靠学术批评来达成前沿学者群和当局的批评共识。书中写得对,就能指导人们做得对,而做得对的过程,又进而转化成了想得对和写得对的能力。这是一个”私学“与”公评“成果的转化过程,不能通过”独尊儒术“、”唯物主义“式强霸言论,来强行推广狭隘的学说,试图跨越这个”私转公“的转化过程。”学无评优无学说“,是永恒无谬的”法理公成“法则。


想、说、做是一个循环过程。然而当前华人却不肯承认”说“或“写”是这个循环中的事实环节。这是华语学术中两千多年以来由来已久的实在学术问题。想得对、做得好,是个体活动问题,读书得法和写作能力的养成,涉及的是公共交流活动问题。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是公共问题,公共问题的解决,只有采用公共活动办法才能得以解决——绝不可能是少数人聪明起来带领傻瓜蛋去做,就能做好的事情。这个公共活动办法是通过学评合作来成全学界的读写能力和学术批评能力。通过学评来提供好书来共同研读。


在公共问题中,”思想“问题不存在,”生活“问题也不存在;只有交流学评活动”秩序“问题是纯正的公共问题。读写学评问题,是提取公益优学传统成果来优用的问题。不读书、不写作,就没文化,不能把所有问题进行”文化处理“并纳入读书写作和学评活动中来,不论解决什么问题的办法,都不可能讲清楚、写清楚——另外,讲清楚了也无法准确传播,只有白纸黑字”写清楚“了,才可能长久流传。


——读写学评能力养成的问题,是在公共交流活动中如何来彰显”法学“的应用功能的问题。法约,是不可由少数人胡乱”规定“、胡乱来”立“的,必须得经过协商合议公正批评程序,才可能达成公信不疑。经过了协商合议公正程序所约定的《法权公属公约》,也不可命名为《宪(命令)法》。这才是当前中国,必须要及时解决的”信仰“达成”公信“问题


人类解决所有问题的根本办法,是通过写作能力的养成,来写成解决问题的“法学学说”。胡思乱想是没有用的,所以不可标榜“思想”,一定要彰显学说的应用功能——想得再好,不能落实到交流终端白纸黑字写下来,也派不上用场。而写下来的叫“文章”、叫“学说”,而不叫“思想”。


所谓“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常常会谈及当前华人的”信仰缺失“问题。这说明信仰问题已成了当前必须要解决好的紧迫问题。


——人类该信仰什么?


是该信仰伟人、圣人,党徒,还是该信仰《法学学说》?


信法理、守法约、缮法体、筹法策,是全人类谋求公正、公益而无害的生活秩序的唯一正确办法。只有谋求公正、公益而无害办法的“法学学说“的”法纲“,是”公正无欺“的。所以说,全人类唯一正确的信仰不是信古人、信哪个时代的所谓”伟人“、”圣人“,而是要信仰”调和法学说“。


只要写作能力达成了周全,就什么学说都能写成;进而通过学界的学评辅学,相关能力人对什么学说都能读懂。而对于学界和当局,养成了读写能力还不够,还必须要养成学评能力;只有当局与学界的合作学评达成了程序公正,才可能通过学界和当局的学评合作的学评活动彰显并广普公正无害的”公信不疑“《法学学说》,使全人类对《法学》的信仰,成为公信普适的最高信仰。


我屏蔽一切不必要的精力浪费,弃私利而谋求《通用母法学说》的达成周全;并通过四十年的精诚努力,才首成了《文法语言学学说(哲学)》这种”通用母法学说“。我已经尽力了。你能不能读懂在你,我怎样解说在我。如果你不肯信从我此帖标题所述的《人类解决问题的根本能力问题,是读写学评能力养成问题。》并不是我的过错,而是你被华语文化有史以来,从来也没有全面实现“共和”秩序的,谬法统治文化给忽悠晕了。宗教文化滥言,皇权文化滥言,工业资本论滥言,以人为本滥言等,都不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用语”,如果华语文化学术批评,不成成全学术批评用语体系的自洽整合无谬,就一定会各有偏执并“窝里斗”不止。各有偏执而不涉学评议题,就永远都不可能通过公正的学评程序,彰显出写作能力周全的学术成果


读写学评能力养成问题,是超越自我私有诉求的问题。超越了自我私有诉求,才可能达成“至虚极,守静笃”,导出公益无害的“法学”议题。《法学》是不能许可纳私情的。这是由“法纲”必须是“公正”一词所“议定”的。当局非法统治法的实施,违背了“公正”法纲,才是人类有史以来也没有摆脱过“政权倾覆‘周期率’”的前因。


读写学评能力的养成,是一个超越私利欲,谋求公益法约秩序的议题。在公益法约秩序议题下,不谈论私利问题,而只谈论公益法约秩序的实施程序法案,如何能达成法案实施的“程序公正”问题。程序公正,是法案实施可能达成可行高效的“公信信据”,稍有程序失公正疑点,就一定会发生“当局立法”而“公众抗法”问题。

——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两千五百年前的文化学者已讲的清楚无余了的话,当前的学界和当局却是并不容易解读和解说通透的。使一个大国秩序井然的办法,并不是“实施统治”,而是要“全面合作”——有一颗平常心——不可狂妄自大地“管治一切”、“坚持领导”——要把学界广在泛存的文化学识集纳起来优用,多听一听各行各业的“内行”的意见,多接受一点学术批评,不可死皮赖脸地“扛着一具中外死魂灵的僵尸来声言自己是自己找的‘托儿’的徒孙”——”你是你自己“——这是永恒无谬的。

全人类有史以来的一切人类自抗内耗灾难,无不发源于“得志猖狂的当局”的”非法管治和抗拒合作“。当局不许可读写能力周全的学者发言并涉及法策议题,这才是华语文化有史以来,”无法无策“的前因。”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者“拼死抗拒语言文化常识,就已不可能有任何问题,通过学用语言来讲清楚了。所在标榜”思想“,而不信从”学说“,也便成了”必然“的被洗脑”结果“。

人类的一切知行活动成果,都只有在交流活动中才能共享。而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交流活动发生的前因,是有了”约定俗成“的文字。文字是用来,又可以的。读写能力不周全,就没有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类共有文化特征了。

文化化人,你只要以为你自己”是人“,就已被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学识给”化过“了。你即使是一个字也不认识残疾人,你的爹妈爷奶也学说过人话——所以你还是个”文化子孙“——即使你残疾得没有人样儿了,也是你的被文化过了的爹妈生养的。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层次的”没文化“,与在人类文化生命轮回层次的”没文化“,根本就不是一个”语言文化学术议题层次“的问题。

此贴之所以以《人类解决问题的根本能力问题,是读写学评能力养成问题》为题,就在于揭示了,没有被语言文化学识”文化“的人,就根本就”不叫人“——哪怕你出生时无脑袋或者是死胎,生你养你的爹妈,也是”被文化过“的了。

说当前的人类”没文化“,是不成立的。但是,说当前的人类已知”文化法理“却是不可信的。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威慑还在张扬,以”坚持领导“屁话为是的滥言还在张扬,就是”全人类共和法约秩序“人类有史以来也没有成全过的事实证据。

我三公大叔多年以来,不断地复述”全人类约法筹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是早已自知罕见有人信从我的这个说法的。虽说是”不知者无过“,但也不能笃信”不受剌激就能达成觉醒“吧?

法权垄断统治当局者”是人“而”不是法“。信从人还是信从法——信当局者”依法治国“还是信守当局与公众”约法公信“的问题,就是当前全人类共同面临的”信仰“问题。

信仰文化法策学说,还是信从一人一票选总统的问题,正是当前全人关注的希拉里和特朗普谁当选的问题——难道不是吗?

——如果说人类的生活问题的解决办法,是由少数人或个别人才能找到的办法,那么全人类就是大可不必以为“读书识字”有用了——只要是得志猖狂的浅学文化瘪三实现了管治一切,所有的问题就已全都解决好了!

————这可能吗?!

——你自己有所作为,总得以读写学评能力的实在,为证据吧?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