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法学文化,对孔孟的褒贬以及“吃屎学派”的胡言乱语。  

2016-12-14 07:07:46|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皇权统治文化”说法中缺少了一个交流用语要素,是“法”。但尽管是缺少了“法”,当前华语学界也难于成全“皇权统治法”这样的言论组合应用法了。你信不信都应该多搜索验证,根本就不必对我的“失法”启蒙提示说法信以为真。 华语文化的致病根源在于脑里装的,不是统治者的意欲管治一切狂妄情志,就是安于被统治的贱奴情志——只要发言,所述的就一定是——不是如何统治,就是如何接受被统治的语言文化垃圾——根本就涉及不到公益法策议题。

如果说读我的帖的学者,是能够发现我的帖中此前找不到证据的“原创”言论组合应用法大量实在,并较难解读解析通透——我恭喜你——你“中彩”了。所中之彩并不是千儿八百吨黄金、几万亿人民币的百年小彩,而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 ”的大彩!!

你不必疑虑于我三公大叔的写成文本中,有诸多你此前从未读到过的言论组合应用法,也不必以为我三公大叔变通活用言论所首成的说法是“三公大叔”的发明创造——对于任何一个文化古人的“誉满天下”和“谤满天下”,都不是用任何人的评判就可以达成“盖棺论定”而无所争议的。在文化学术批评中批评“古人”,就如到厕所去就餐一样——皆属于“吃屎学派”的做法。

————学用语言不必找个“托儿”,不必那样麻烦;所以对于孔孟,不论或褒或贬,除去强化皇权统治法和对文化奴隶实施“洗脑”统治以外,“孔孟”、“马渴死”、“舌毁主义”、“师娘思想”、皆属“一无是处”的滥言——你说的都已经不是你“自己的话”了——你与我有何交流缘份和文化渊源?


学术批评所批评的是学术问题,而不是“古人”——试图把学术批评搞成“从古坟里挖师娘”的活动,正是华语学界数千年以来学研不得法的事实证据。以为拜哪个文化古人的死魂灵为师娘,就可以获得学问了——结果却一定是搞得他自已学不会应时变通活用语言“说自己的话”——子曰诗云一番,所呈现的皆属“文化瘟猪嚼狗舌头”的一派“陈碴泛滥”文化瘟疫——被复述过亿万遍的语言文化垃圾层层叠加,跟本就与孔子、孟子无干系。你以为你是哪个文化古人的徒子徒孙了——可你所拜认的“师娘”,根本就不知道死后还发生过你这个冒名的徒孙,瞎猜胡解其生前言论的“虚假广告”事实——想冒名古人的徒孙,必须得首先锻炼自己的“厚脸皮”。只有脸皮够厚了,才能装扮成死人的徒孙,并能勇敢无畏地来解说——只要相信古人的话,就能解决好活人的问题——我师娘万岁!请你们住嘴!这就是华语学界数千年以来的主流品相。

我对这种学研不得法品相的典型骂言是——我教中国猪应时应用地学好用好语言,比教猪学狗叫还难!

文化学者无权褒贬古人。“盖棺论定”这个说法,正是华语学界数千年以来学研不得法的贯通古今的学术批评凭据——就算你是你爹的亲儿子,你爹死了,你就有权对你爹把你养大成人的一生“盖棺论定”了?


孔孟从来都不是文化学识发明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俄语译为华语”的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可与皇权治下的“后宫”有一比——说是“正宫”,却是与“东宫”或“西宫”相比,都不能达成比喻恰当的。浅学的徒孙声言他所说的话“不是他自己的话”的这种文化现象泛滥成灾,正是华语文化数千年以来的文化主流特征。道人、龙种、和尚、儒徒、阉人、帮会、军阀、财团、党人等轮番登场表演,所演的全都是血淋淋、泪涟涟、哀哀啼、冤怨报、怒而骂、黑变白、尊卑易的煽情剧目和红的是血、篡的是权、拿是的是枪、说的是谎的荒腔走板“文不化法策”的没文化蠢戏——自古及今,也没有唱过一出“文化大戏”——初学一回,已因无先例可参照“被搞砸了”……

三公大叔已老了,所支付的学研精力已超越了生命所能承担的极限,然而我本人的死活,完完全全是无关紧要的。“法”从来都不在神仙鬼怪和贪官贱民那里,也不是孔孟的发明专利和“吃屎学派”所秉承的“祖训”。“法”如果不在常识范围内,就一定是“吃屎学派”歪曲和辱没了常识。

读书识字写文章,不必把鬼神先贤的魂灵都招唤出来——让群魔乱舞的狂言来“乱法”!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