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华人学界必先证谬“哲学”,然后才能回归正常!  

2016-12-22 02:18:18|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解析全面证谬了所谓的“哲学”的,证谬要点的学术批评帖。百年以来学界对被错误地命名为“哲学”的学说讨论争议不下,并没有发生学界公认的学研成果;那么学界的文化智慧发育和学评能力养成,当然一定是处于发育不正常的状态的。

————被“哲学”这个谬题误导了学研,怎么能正常得了?

当前华人学的文化智慧和学评能力发育是不正常的,因而其言论皆是不正常的。由于学界的不正常,当前大学里的文科教材几近全面是学研不得法的文化垃圾文本。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人们思考和解说问题的思辨解说法应用,还没有获得从问题的发生初端,解析到问题的论述解说终端的“循环一周”正确“基本法”。在这种思辨解说法应用有谬的情况下,不论解析什么问题,都一定是阴差阳错的;其言论所构成的文本,顶多能算作“半吊子学识”——对一半、错一半的言论。而事实上连“对一半”的可能也没有。鲁迅笔下的“阿Q”,临刑前没有画圆一个圈,正是对“五四”以来华人学界的写照。从“道教”到“唯物主义”,都没有揭示清楚过语言的学法用法“法体”,是集纳人类有史以来的知行活动成果的共学通用法体。没有这个法体实在的事实,就什么问题也不能提出、什么问题也不能解析、什么问题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正是人类通过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所成全的这个“法体”的实在,人类才获得了传续经验学识和整合成学说的“法宝”。没有这个“法宝”人类就不可能获得从动物界脱颖而出的能力。“道教”和“唯物主义”把人类学用语言交流的“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神秘化,涉及文化学识传续议题时个个跟风胡扯“天道自然”等科研问题。这才是华人学界胡猜乱解所谓的“哲学”,百年以来不知其所以然的惨淡事实。

问题的提出由学用语言来提出,问题的辨析解说结论,由学用语言来作出结论。在提出问题和回答问题思路循环过程中,不论想到过什么、思路贯通了多少个环节,都得通过学用语言来说明。涉及到了宇宙形成之初的叫天文学、涉及到生命主体发生之初的叫生命学,涉及到了人类之初的叫人类学,涉及到了人类文明史的叫史料学,涉及语言学法用法的学说叫学术批评学说等等——都不能脱离“有了文字之初”和学用语言来交流讨论问题的事实。没有文字,就没有跨时空可由文化公众共同鉴证的“提出问题”、“解析问题”、“达成共识”的事实。人际交流活动共学共用语言这个“语言学用批评基本法”,是任学科、学说包括宗教在内都无法“逃离”的“基本法”。你要是以为人类垄断法权当局签发的“命令(宪)”就是“基本法”——你受骗了!受骗于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的“文明低级阶段”的一派胡言乱语。

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和学术批评法则,是“公创、公有、公用、公益无害的学法用法‘法体’”。只有公益无害的公成共用法体不被歪曲解说应用,才可能是主导生活法约秩序公正,文化策略调和无欺的。人类公创通用的法体,任何个人或小团集都没有垄断经营和歪曲应用的特权。“法权公属”的论述依据是“法体公成”。

当前在全人类范围内,还没有发生过周正无谬的“法学学说”,这是因为人类还没有揭示清楚过什么叫“法体”、什么是“法理”、什么是“法纲”、如何来成全“法序”。因而当前人类各国的生活秩序,皆是在少数人的操纵之下,而法策也大体是被财团绑架的。军事不能实现“保障法序”的功能,经济和金融不能实现“周济病弱”的功能,学评不能实现“修缮法策”的应用功能,文化学识的传续应用不能实现“公益无害”的应用功能。权能对应、勤利公正、真诚合作、评优励能、调和无欺的全人类共和文明秩序,还离当前的人类很遥远。

人类有史以来积累下来的语言文化学识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应用功能,早已完备了;但由于人类大体是模仿应用语言的,因而对古时适用的,当前已不能适用于辨析解说新问题的“过时”语言守旧不弃,也就丧失了应时应用来活用语言的能力。这样形成模仿学用语言“说别人的话”的恶习,在学评秩序不存的情况下,几近不可能改变。更愁人的是,人类各国当局,无不是敏感于对法策要点言论的批评言论的——即使发生了学研得法的,具备应时应用活用语言的能力的前沿学者,其言论也大体会被辱为“反动”、“辱国”、“叛党”言论,被屏蔽禁言。这正如宣传哥白尼“日心说”的布鲁诺被教会处以火刑一样,人类文化智慧发育不全,就会以恶为善。人类的每一次文化智慧发育突破,都是必然会发生人类自抗灾害的。这是研究史料必然能总结出来的结论。正如工业科研崇尚促发了“二战”一样,在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还不周全的生活秩序文明低级阶段,是不可能全面解除人类自抗内耗人为灾难的。

就当前人类不同文化的现实状况而言,只有华语“原生态简图语言”,是可能首成“人类共和法案”的。然而华语文化法策智慧的发育周全成果,是必须要在华人生活法约秩序公正无欺,彰显了秩序调和、生活美满的成果之后,才能获得法策话语权,并进而引发国际纷纷来学的。只有华语文化能够成为领航人类文明的文化的论述依据是,华语文化具有对人类历史信息的优异承载能力。大一统学说整合成全后,一定是能够解说清楚人类所提出的所有问题的,并且一定会证明人类的DNA改变也是能通过文化手段可控的。人类所获得的区别于其它动物的智慧特征,是与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DNA特征严格对应的。人类文明历程对人类的历练过程,改变了人类的DNA,使人类的DNA与其它动物的DNA有了差别这一点是一定的。而华语“大一统学说”的体系螺旋结构,必定是与人类的生命DNA螺旋结构严格对应的。这已是我证明过了的问题,也是我可能实现被当局许可辅学的后话。但我想,能够突破当局的法策智慧发育局限,被当局许可辅学的希望不大。我近四十年来执着学研又严重透支了健康,所以也便大体是能给后来的向学者们遗留一个可能受到提示的机会而已。华人学界,是很难相信还活着的人会学研大成的。爱自吹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周全的人们,大体是要面子而不要里子的,很难获得谦诚向学的智慧和对学术问题的敏感能力。

华人学界当前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正常,学用语言的学评能力发育不正常的前因是顽固死守“天道自然”的误读误解古籍的一派滥言,而“唯物主义者”抗拒所谓的“形而上”的思辨解说法应用特征也是极为明显公知的。以为学不好用不好语言也能具备解说清楚诸多问题的能力,是实实在在的白日做梦!

任何一种文化都是必然会积存大量的应用功能过时了的文化垃圾的。学评合作秩序的重要功能是打扫文化垃圾,以拾回被遗失的文化常识。语言文化学识中最通俗、最常识的那一部分是最有用的。然而正是因了“太常识”,人们以“太聪明”,以为不必重申,才会被轻易地遗失。这正如道教信徒谬读了一个“道”字,就去打座炼丹去了,唯物主义者谬读了“工业生产资本论”就把语言胡扯成了“思维的工具”一样。读书读得不读书了,改搞物理科研了——已完全不可能学会读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了。唯物主者和道教信徒学不会读书的共有特征是,不肯承认读写学评活动中的学用语言事实是事实,因而排斥学用语言议题——在人们学用语言的交流活动中,必然会批评对方“讲空话”,并建议对方“去做”——相当于是说读写学评活动等于什么也没做,并认为“怎样做”的问题,是可以不用语言来说明的。这样的文化智慧发育惨淡状况下,鸦片战争以来的全面落后受屈辱,竟然还没有导至文化被灭亡,也算是一个华语文化幸运传续的奇迹了。然而当前大陆文化被苏联的国际共运文化杂交,港台文化被英美日语文化杂交——从文化的特征上来看,皆类似于邯郸学步,不伦不类。

每一种文化都是一个自洽的系统。对于文化学说的整合,是不可以用外来译语胡乱参拌的。“哲学”正是一个由外来译语所提出的“谬题”——再讨论一万年,也不可能证明其议题是正确的。这正如“改造世界”、“社会制度”是乱学滥用语言所提出的谬题一样,用“世界”、“社会”这样的宗教语言来解说人类的生活秩序问题,是不可能解说清楚的。而人类文明进步和合作活动,也不可能是用“改造”、“制度”这样的滥言能精确解说清楚的。连语言都被谬解成“工具”了——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脑子给马克思主义“打工”去了吗?

当前华人学界的“言论不正常”,根由于思辨解说法应用不正常,所秉承的读书法和写作法不正常。文章的文法结构依据是文法结构的“法纲”,其文法结构的法纲叫“文章的主旨”——不能因为这篇文章是马克思写的,就把文章的文法结构法纲,谬称为“马克思主义思想”。你读的是马克思的书,而不是读“马克思的思想”————你想给马克思作开颅手术,可马克思早就死了!文章是由言论依据文法结构法则构成的,而不是依据马克思的脑袋构成的——马克思学写文章,也是适从文法结构法则的。

字法语言学叫“文字学”,词法语言学叫“词汇学”,句法语言学叫“语法学”、章法语言学叫“逻辑学”,文法语言学叫“哲学”——这样乱学滥用语言,可能达成文化学识传续批评学说的学说用语自洽吗?

——完全不可能!

当前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在学“汉语”呢!许慎“说文”中早有“六书”说法可总结,你还在胡扯“象形字”呢!不论是什么问题都是由人类的情志关注事实的先在而提出的,你还在跟风胡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这种无情的“死理”呢!《易经》、《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等纯纯粹粹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当前的华人学界的所谓专家学者们,无一人能正确地解读解析——我的天——两千五百年前就有人依据对图书的归类整理经验,写成了《道德经》这部“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可当前的华人学界,除我本人以外,无一人能把《道德经》当成一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来解读解析——这是多么令人发指、令人痛断肝肠、令人愁干骨髓、令人恨死“梦婆”的文化败坏、学术荒凉、围剿学评、抗拒向学的“文化猪圈”景象呀!

——我三公大叔精诚学研四十年,一生的绝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试图澄清所有学术问题的努力上了,然而网络禁言夺志、当局垄断经营学术,着一些名份学者跟风胡扯误人子弟,全无应时应用地活用语言的学研批评能力——如此败坏的华语文化中,能不发生贪欲横流、良心丧尽、法策败坏、文明倒退的现象吗?

人类的生活诉求,是“以经济利益为核心”的吗?如果发财、升官就是信仰,“群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能由少数人垄断经营并替代公众实现————难道文化公众都是不能有作为、有担当的“死人”不成?当前华语文化人群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正常,读写能力不正常,实用语言不正常,皆根由于有少数“官瘾发作”的“大聪明”的文化人格不正常、学品不正常,情志不正常,人不正常!

正常的人,能学会说正常的话;不正常的人,只能学会说不正常的话。所学说的人话不正常,就不可能正常地说明任何问题、说服任何人并说和法策。人类本没有当前的华人这样贪得无厌,而当前华人中的官们贪腐成风、舆论中谎言成风、人际互欺暗抗成风,皆根由于一派发财、强国滥言的煽动!“一家人”之间有那么难相处吗?有必要互相欺瞒吗?有必要偷抢贪占吗?有必要使幼儿入托和老人养老区分尊卑等级吗?而这样的良心被狗吃了的一群人,却都会跟风学舌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无欺凌就无抗争。不正常的现状,必然会有不正常的结局——醒一醒吧——华人学界这“一窝文化瘟猪”!

学无评优学术荒,
法失公正法学盲;
舆论失和垃圾厚,
读写失法必失常。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