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专家学者无作为——我来粗谈怎样搞哲学研究  

2016-12-07 04:51:37|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先放下所有对哲学的研究所知的说法,由自己来想一想“有通用功能的母学说”与“各类子学说”有什么样的构成关系。严正定位“哲学”是归纳“整理学说的学说”。

2、不论是事物运动、生命活动、人际交流、学识传续、阅读书写等等,落实为“学说”时,都是“书”。

3、能把子学说整合成母学说的学说,是研究“书”的“书”。这里的两个“书”字所指不一样,前者指所有的书,后者是依据所有的书的“书名”,给所有的书按照发生原理、发生过程、应用功能、功用关系、应用法则等进行归类,再对各个归类系统取个名。这种整合学识法很象“目录学”,却不是目录学,而是意欲通过整理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知行成果所集纳在书中的“学识”,来规划人类将来的更美好生活。

4、如前所述,已可知,所谓哲学的研究范围在人类的知识范围内;研究的标靶不是“人”,而是承载各类学识的“子学说”,研究内容是各类子学说中的实用语言,是否可能在各学科中通用,研究的成果是找到了贯通各个学科的“统观高度”、“总述语言”、“演变总理”、“通用总法”。

5、统观人类所有“学识”的发生始因、演化过程、鉴证证据、应用功能、“通用法则”的学说,是“依法筹策”学说。“依法筹策”就是规划将来。此前有“运筹学”这样的说法。是说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的功用,是“运筹帏幄,决胜千里”的学说。

6、再把所有的已知“哲学”问题全放下,连同上述说法一统都放下,把脑子清空。

A、不论是知道什么、看到什么、想到什么、读过哪些书、拜过哪个师、有过什么信仰、自以为怎样聪明,所有的问题,都要落实到交流活动的终端,用“写书”的办法,写出来,才可能“写成哲学”——“想”,是想不成哲学的。所以也就不必胡扯怎样“悟道”了——谈“悟”而不谈“写”——仍是“半吊子”——未达“写成法”终端的。你不是曾经以为“法师”很了得吗?你“知理”是没有用的——对别人没有用。要想“对别人有用”,你就得“讲出来”——而你“讲出来”所秉承的就不是“理”了——而叫“讲法”。这就叫“哲”。讲法的依据是“理”,讲法讲出来的是“法”——是“学说人话交流法”。

B、所谓的哲学既然是“写成法”所成全的,那么我们就已经可知,这种学说一定是整合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学识”的“写作法学说”了。这个写作法古代学者有过提示——“道德经”——依据言论(道)的学用文法法纲(德)来学用“文法语言”,写成“通用母法学说(经)”的学问。

——我的文章主题明确、文法结构严谨、用词精确——你批驳一下试试?如果有这么一篇“大文章”,全覆盖并解说清楚了人类文化史传续下来的所有学识的应用功能,并用来规划人类的更美好未来生活秩序,并且谁读了这篇文章都认为“写得好”,进而达成了人们争相阅读学风——那么这篇大文章应当叫“什么学”呢?可能是“不会写作学”吗?

C、统合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文化学识,把人类的文化学识范围内的“全知全能”的大一统学说“写成”,其所秉承的“写作法”依据是“文法”——你在一篇文章中,发现了这篇文章的文法结构有谬——就可判定为“谬论”了——它什么“学”都不是了。

D、在一篇文章中,你发现这篇文章以“法”为标题,却应用了违背“法学说学”以“公正”为“法纲”的“不公正”语言——比如“管治”、“教育”、“处罚”——你是否会认为这篇文章中的用词“跑题”了呢?“共和法”,是谋求合作法,还是“管治整人法”呢?“法”以“公正”为功用,“策”因“调和”达“公信”——就这么“一点”学问。可这“一点”学问,却是从所有的学问中,归纳总结出来的——宗教变成了科学、科学变成了工业金融学、工业金融学变成了人类学、人类学变成了交流活动原理学、交流活动原理学变成了文化学识传续法理学、学识传续法理变成了文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演生了法学、法学的应用功能令人们争相依法筹策规划将来的生活秩序。

——你说什么叫“哲学”?所谓的“哲学”就是长期以来被人们批评辱没的“偷换概念学”。“因变而换”地活用的“语言”不叫“概念”。时代变了,人们的诉求变了,生活中发生的问题变了,不同文明时期的法策要点变了,但相应的各学科所学用的语言却没有变。这就会在守旧的、保守利益和保全面子即得利益群体在阻挠下,没法“适时适用”地变通活用语言了。你说在抗拒变通活用语言的文化环境中,还有没有“哲学”呢?

“哲”的古字,由两个“吉”字构成——吉事吉言为“哲”。生活秩序文明程度改变了,而表述旧秩序的一派守旧滥言却还在作怪,言必管治教化,官要依法治国,民们不可“妄议”,学评已被阻断——我们学用语言,揭示语言发生原理、优用过程、应用功能、应用法则,如果是不许可揭示“骂人话”的发生原因的,又是不许可用“骂人”的言论表达忧愤的,还怎么搞“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法则”研究?难道是对于腐败的非法统治当局,只许可采用“打”的办法来推翻其非法统治政权,却不可以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吗?

————你不必对我的说法信从不疑。你只需用搜索引擎搜索“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法则”这十个字的组合应用法,你能够搜得到“语言文化学术”这六个字的组合应用法是别人用过的,就已证明我此帖标题中所述的“专家学者无作为”是“瞎掰胡扯”了——你有权要求我致歉。你要是能搜到这十个字的组个应用法,却不是我的言论,那么我跪在你面前听从发落——绝不偷生。

事实上发誓言、许宏愿,都是极为弱智的。涉及的学术要点问题,才是我试图通过弱智的办法剌激反省的问题。不论是有什么名份,是哪家徒孙或毕业于哪个外国知名大学,学用华语有谬,在我这里都过不去我这一关。全人类都已聪明起来,就剩我一个傻瓜蛋是我所乐见的,也正是我的追求目标。我的追求目标是让所谓的“哲学”把人类生活中所能遇到的所有要点问题都讲清楚——能讲清楚问题的不是我,而是所谓的“哲学”。

E“被错误命名为“哲学”的这种学说的应用功能,是辅助人们养成听、说、读、写能力的学说。在人类的交流活动中,还没有纳入到交流终端转化成“写成学说”事实的,解析见闻思考阅读学派等等的言论系统,无一不是“半吊子”言论系统。统观总论人类公创公有共识通用的“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的学说,是解析批评语言文化学识的承学法、应用法、学评批评法则的学说。这种公成、通用的“言公情”、“讲公理”、“约公法”、“筹公策”、“议公案”的秉承公正无私情志来筹划人类更美好的生活秩序的学说中,除去“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学”、“章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以外,一无所有。所有的问题都是涉及公共问题的问题,一但纳私,就已“跑题”了。

F、所谓的哲学,是以试图揭示人类的、区别于其它动物的共有特征的发生始因、演变过程、变化趋势为议题的;但不论是对什么议题的论述,都必须得提供人际交流活动中可共同目击的事实证据。这个人际交流可共同目击的事实证据是学用语言事实和语言的组合应用法事实。所以所谓的哲学,必然是以揭示语言的组合应用法和应用功能、学用法则为议题的学说。

G、华语文化从两千多年前的“道教”始发,到近百年以来的“唯物主义”的强行推广,始终都没有摆脱过“隔着语言学法用法‘法体’”,来胡扯天文、物理、时空、真理、黑洞的冥顽不灵的“抗拒语言文化常识”的思辨解说法。

——“无”也是一个“字”,所以才是人人可见其——“有”的——“无中生有”你得用眼睛“看”,你“看到""""无""""字”了,就可以判定“无”字是“有”的了。如果没有交流共用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法体,那么“听”则为“聋子教”徒孙。“说”时是“哑巴教”徒孙,“读”书时是“瞎子教”徒孙、“写”时是“无字教”徒孙——难道说,又聋、又哑、又瞎、又不识字的“悟道”之人,“在天宫里搞了个化学实验室练丹的太上老君”、跑高山上去打座冥想羽化登仙之术的“牛鼻子老道”、西方工业革命始发倡导生产资料、行产力、生产关系、生产资本、共产的才是“哲学家”?

————可以肯定“不是”!

H、如果说,日语文化从华语文化的《诗经》中的“既明且哲,可以保身”说法中借用组合成了一个“哲学”这样的“假名”,又被清末张扬变法的康梁在“公车上书”文本中用过,就能令华人学界百年之久不知所以,那么依据这样的语言文化学术现象,就可以断定,在华语文化中,任何学说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了。对两个字的组合应用法读不懂还不知有谬,那么用“五个字”的组合应用法要是忽悠不晕你,才是不可想象的吧?

——哪五个字?

——“马克思主义”!我没有“主张”适从“主义”——你管得着我吗?“新文化运动”时期的“问题与主义之争”的发生原因需要我求证清楚吗?对于“新文化运动”时期发生的华语文化中至要的“文化大转变”问题我都不知所以——你说我是不是一头“文化瘟猪”?作为一头文化瘟猪的我三公大叔却要执意发言,是否属于“文化瘟猪嚼狗舌头”?

I、我痛彻责骂“中国猪”并包括了我自己。在一种语言文化中,“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已被屏蔽阻断围剿,你以为这种文化中还可能发生些许活力吗?“钱”有用,但敛财无度却是“祸因”;“权”有用,但违逆公正却是“败相”。

J、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你可能从中发现对“法”的功用的提示?如果所谓的哲学不是“法学”,你也便不必向学了——什么办法也没有的一派胡言乱语,无疑是“语言文化垃圾”。人人都需要在上升一个学研高度后,重新学用语言。如果语言学有五个学研高低层次,你就得对三五千字重新学用五次。这是要投入精力的。别把言学的各个学研层次的应用功能议题看得很浅淡,执着学研一生也不能贯通所谓的文、史、哲才是常态。

K、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法则,归纳总结为“文法结构法则”。这并不是我的杜撰,而是华语文化有史以来优用传续学识的“基本法”。你要是以为汉高祖声言他的亲妈被龙强奸过才有了“龙御天下”特权,汉高祖的诉求表达言论就叫“法”——我劝你快点回家吃你娘的奶去吧——我这个“托儿所”和“所有的托儿所”,都不收纳不满一周岁的婴儿。

R、全人类是一家人,有共同的“祖先”——人类的“祖先”不是“人”。这不叫“骂人”。你要是以为“类人猿”、“猪”、“狗”、“无赖”、“汉奸”、“蠢货”是“骂人的话”——你就已经不配搞“语言文化学术研究”了。不论是“骂人”的抗争言论,还是“拍马屁”的颂圣言论,以及甘为贱奴的表述“不作为诉求”的苟活“自得其乐”的“隐于市”、“隐于野”言论,都得纳入一统来研究其发生原理、应用实效、应用功能、通用法则。“说古话”就是“说死人话”,说圣贤话,就是“说师娘的话”,“马渴死认为”、“孔子曰”——都不是“你自己的话”——所谓的“哲学”,是试图教会人人“学会说自己的话”的学问。

L、“你说你的话”、“他说他的话”,把所有人的话一统看成“全人类的话”,那么全人类的话所表达的共有诉求被提取出来,作为学说人话的“法纲”,也便获得了“说话不违背人类共有诉求”的“学法用法智慧”——这个智慧一统称谓为“法”——是“公法”,而不是“私法”。这个公法是“字法”、“词法”、“句法”、“章法”、“文法”。而当前华人学界学用语言不得公法之处就在于把“字法语言学”称为“文字学”,把“词法语言学”称为“词汇学”,把“句法语言学”称为“语法学”,把“章法语言学”称为“形式逻辑”,把“文法语言学”谬称为“哲学”——其谬处皆在于轻视和弱化了“法”是传续下来的不可违逆的——人类公创共有公用通行的“公法”。

M、吃法、睡法、活法、想法、说法、交流法、学评法、读书法、写作法、约定法、约法筹策议案程序公正操持法等,全是“法”——你去宣讲这些法时,“法”就变成“策”了——你不是读过一些书并自以为懂“哲学”吗?你可曾知晓过“情变理”、“理变法”、“法变策”的“哲成”法则?你与别人交流“讲法”,你的话就对人类生活秩序的文明进步发生“驱动”功用了。“驱动”就叫“策”。“策马”,马就跑得更快了,把学问集成“册”,就叫“策论”。“策论”之功用,是驱动人类生活秩序文明。

N、当前华人学界从来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懂过“哲学”,这是因为“哲学”是学用语言不得法所提出的一个“谬题”——百年以来华人学界竞相研讨却没有达成共识,这很“正常”——对于一个“谬题”的研讨,再研讨一万年,也不能证明“谬题”是正确的。

O、在猪学里讲狗,在狗学里谈猪;到厕所里就餐,到餐厅里拉撒——这是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以来的“常态”——如果说你提出过“华人奴性难改”议题,并以为你提出的议题是有依据的,那么你所能证明的依据一定是“化育贱奴的语言文化”,令文化奴隶们跳不出“语言怪圈”这个依据。

P、是教育不是传续学识,是领导不是谋求合作,是管治不是共谋业绩、是民主官已不再作主、是医疗不接纳你的健康咨询、是公务你不行贿就不给你办事、是国人你不购买居地就无居权,谋共和已不许可你妄言,学语言已区分骂人拍马,筹法策已不许可你批评正言。

Q、请搜读《华语文化中从来也没有发生过应用功能周全的哲学学说,也未曾有过哲学家》一文(即写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