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代人类和平公众拒止军事互抗时代——禁谈是非、公议对错,共赴语言文化时代  

2016-03-17 02:04:04|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善之策”是“不战”。这里的“不”字是“否”字的“通假”用法。其意思是说,批评否定通过战争来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高明的。

战争是人类公害。没有“胜”方。人类有史以来,人类的自抗内耗灾害首屈一指的是战争。拒止战争,是全人类共同的美好和平愿望。拒止战争,要依靠人类文化法策智慧的发育成熟,约定不再战法约和筹划不再战文化策略。

人类的军事互抗恶耗还没有禁绝,就是人类的约法筹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的事实证据。人类交流情志、约法筹策活动事实是学用语言事实。我所淡的也是纯纯粹粹的语言学法用法问题。正是因了语言文化学者是人类中的极少数一类人,因而人类秉承生话诉求所谈论的问题,才会难于屏蔽人际生活是非纠结,很难涉及到用言论来批评言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因此才会造成对谈论是非的言论“不能达成对错公议”错害。文化公众不搞语言学学术研究,因而把学用语言对错歪曲解读、解说成了人际互抗是非就成了人类学用语言不得法的常态。这就屏蔽了“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事实,进而造成语言文化常识遗失,并导至“语言文化学术败坏”——把“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活动”,搞成了“整人”活动。语言的学法用法是公通共用并适时变通活用的,不能达成适时变通活用的前因,是因为会涉及到生活利欲问题。既得非份利益群体和本份利益受侵害公众之间的是非纠纷,正是阻碍语言学法用法对错批评的“偏执”事实。

人际交流活动事实中,只有学用言论事实是“第一事实”。对这个“第一事实”的认定能力缺失,就一定会发生学用语言错误。这是因为,隔着“言论学用事实”这个交流各方共同鉴证的“唯一事实”来谈论问题,所谈论的就一定不是“语言学问题”。这就是提出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的难点。用言论来批评言论的学法用法,也涉及生活是非,但生活是非是言论学法用法事实发生的前因,而不是言论学法用法事实。语言文化学者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下,必须要严格把握好“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否则就一定会把批评“语言学用法正误”的言论,歪曲理解和歪曲应用为对人的“人身攻击”言论。

学用“皇上”一词的事实是“有皇上”的时代的适时合用词语,而当前把所谓的“总统”或“国家领导人”称为“皇上”,就是“违法”言论了——首先违背的是“言论适时变通活用法”,其次违背的是“法学学学说  ”的公益应用功能,再次是违背了其现行《知行活动法约》。这并不是清学者就能解说清楚的问题。

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涉及人类交流活动用语事实的所有问题而无所遗域。“语言文化学术批评”的目的是澄清人类谈论所有问题时,各类言论的不同学法用法和应用功能。不能审明各类言论的所有学法用法差异,就不可能写成“语言学法用法总论学说(哲学)”。这是一定的,并且是永恒无谬的学术批评结论。

语言文化学者就是吃“咬文嚼字”这碗饭的人。不许可“咬文嚼字”,或主动放弃了“咬文嚼字”这个“老本行”,跟风起哄“去追求真理”的所谓文化学者,百分百地会歪曲“真理”是“一个词”的事实。我对这类跟风起哄偏离了“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的所谓“文化学者”们,称之为“瞎教徒孙”。

军事互抗言论的发生,必有失调和恶因。

有句俗语叫“搬弄是非”。这说明搬弄是非并不是好事情,而是有公害的事情。“是非”是“谁是谁非”的人际关系问题,“对错”是学术批评(所谓‘评价’)问题。严格辨析“是非”与“对错”的适用议题范围,是能够发现其差异的。“对”与“错”并不是由少数人说了算的,必须要建立公正的批评秩序才能使批评言论和被批评言论的对错达成周正“互评”,并在言论学用法对错问题上达成学术批评共识。批评人,和批评言论不一样。批评人就是“搬弄是非”,而批评言论所要澄清的问题是“言论对错”。这是只有写作能力得到长期训练后,才能获得的“语感(写作经验)”的。对这类高端语言学问题我试过启蒙一位浅学后学者,花费两年时间,也不能说服他。可见学研二三十年所获得的学术成果,达成广普周知是有困难的。也正是因了这个困难的实在,全人类当前才会找不到曾经写成过周全无谬、公正无害的“法学学说”的事实证据。这是我的说法。信不信由你而不由我。

禁止搬弄人际是非、官民互抗是非、国际互抗是非,是保障不偏离“语言文化学术议题”的前提。对这个“保障不偏离学术议题”的问题我已极力责骂剌激十年之久,可直至当前也没能唤起“文化觉醒”。这才是当前“华语文化学术败坏”文化瘟疫实在的事实。我以当前华语学界和当局的浅学不法为耻!

人类文化智慧发育过程,必须得告别军事互抗恶耗时代,进一步跨入“法约信守”时代,这是用“依法治国”的“官话”讲不清楚的问题。言论不和,跟风模仿“官”与“民”分述语言,就是对约法筹策用语的“公正”、“调和”应用法则的蒙昧无知事实。“言不合”,则“说不和”;说不和,则必相抗。

人类“语言文化时代”被军事互抗时代阻滞,“国会”被狭隘的国家利益绑架,总统竞选被财团绑架,工业技术和金融被军事绑架,全人类以法约为信守的文明生活秩序被工业技术发达国家绑架,约法筹策智慧,被全人类实现共和秩序的“不可能”疑虑绑架。这正是当前的人类约法筹策文化智慧发育处于幼稚期的事实证据。一个还没有加入所谓“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国度,依靠军事工业技术先进耀武扬威——不论其过去做过多少“好事”,都是对人类“公约”达“公信”的“信仰”辱没。人类一切事务都要通过协商合议才能妥善解决的常识,在军事工业先进强权下不断地受到辱没,正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常态”,也正是“二战”以来延续“战犯”失败老路接着走,仍然“死不悔改”的愚蠢事实。

“可行”分析,是人类知行活动取舍的基本智慧。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秀才”所说的是“言论要达成合和”的问题——“说不和”,就必然会发生战争;兵或当局所说的是“军备竞赛之下,军事工业落后就必然会挨打或受欺凌”——这完全是两类问题。

两类问题互相矛盾,不涉及“对错”评判,只涉及因果关系。没有失调和恶言,就没有发生战争的可能。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下,不能达成议题一定共识,也就不涉及“对错”问题。此对错与彼对错互不矛盾,却互为因果。

——人际交流活动是读写活动。读写活动只涉及言论读写事实而不涉及言论读写法的发生前因问题。事实的发生前因与事实有关却不是事实。这是“语言文化学者”在学用言论事实面前不可以“变异”成“瞎教徒孙”的——“不可对学用言论事实证据”公鉴事实“死皮赖脸不承认”的学术要点问题。这个要点问题之“至要”之处在于,全人类有史以来,学界和各国当局,还都在对这一事实“抵赖”不止。我这样讲,不与浅学者论辩——人类有史以来还没有摆脱过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下的“瞎教”徒孙“无赖”品性,我三公大叔再清楚不过了!恶言不止,恶战必发。

语言文化时代有多个不同的文明层级。创生约用了语言是人类从动物界脱颖而出的初级阶段;说一切都归属于“神创”,没有“诺亚方舟  ”人类就死悄悄了,没有万能的佛祖就是万万不能的,是人类对语言的蒙昧学用阶段。这个阶段贯穿了工业科研时代、人类学时代、解析人类情志诉求时代、搬弄人际是非时代以及试图用暴力制止暴力等“文化法策智慧”发育幼稚时代,直事发现全人类解说谈论一切问题的事实都是学用言论事实的时代的到来,人类才可能全面屏蔽人类语言文化法策智慧发育幼稚期,跨入“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时代。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时代,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只要学用言论不得法——“说死人话”、“说官话”、说失调和的话、说违背“撰文法”的话,就首先是违背了“语言适时变通活用通用法则”的“谬论”,其次是违背了人类“生活秩序调和法约”的“违法”言论;再次,一切“违法”言论都是丧失了“调和”应用功能的。

没有批评,就没有对错。学术批评不是批评人,而是批评言论的学法用法。言论的学法用法是通用“母法”。通用母法学说还没有成全过,那么所谓的“法学学说”也就是没有根基的。当前华语学界普遍认为“法学”的“法理信据”并不是学用得法而精确严谨的“言论事实”,这一点注定会成为人类不久将来不齿的“笑谈”。

对于华语文化有史以来遗失公创公用优用成法的“语言学用通用法则”优学传统学识的遗失,我三公大叔痛心疾首,不惜拼上性命责骂剌激反省不止,在网络中批评学术问题十几年来,累死我,愁死我了!

——如果学用言论事实不是事实,你还要“放猪屁”是为了什么?你放的“猪屁”要不是学用言论事实,难道你放的“猪屁”是狗替你放的?

——我三公大叔一再责骂“中国猪”,就在于“中国猪”连“中国猪”是三个字的事实也不肯承认其是事实,几近百分百的“中国猪”,一定会指证我应用了“中国猪”三个字的组合应用法,就是在“骂”他这头文化瘟猪。如果华语文化的字和词的约用成法是为了“骂”哪一个时代的学研不得法文化瘟猪而发生的——那么这类中国猪的脸,也实在是够大了——人类文化竟然会专门为了骂你们这一类文化瘟猪而创用语言——你的猪脸还不够大吗?

我三公大叔出生在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幼稚阶段,发现了人类学用语言不得法事实,执着学研近四十年才拼丢了健康,成全了“文法语言学学说”——谁想堵我的嘴,谁就是败坏人类语言文化学识的“恶首”。

读书写作交流学识和批评语言文化学术问题,是要秉承做人的良知来精诚有为的——全人类有史以来就是一群“不法”人群,并且从来也没有成全过公益无害的法学学说的事实证据确凿——任何人都别想凌驾于我三公大叔之上,欺凌我的学品人格。不论是当前学界或当局,想与我达成学术批评对话,必须要建立学评公正秩序,否则不要试图让我三公大叔把你当人看!

——学无评优无学说——这是永恒无谬的,再过千万年也不可能被人类文化学界或法权垄断统治当局“批倒批臭”的结论。

还没有成全过法策学说,就不可能具备拒止战争的调和用语能力。我三公大叔之所于敢于拟定“代人类和平公众拒止军事互抗时代”这样一个引题,并以“禁言是非,公议对错”为正题,主述人类“共赴语言文化时代”立论意图,就在于我支付了超常精力,成全了让我视为比我个人的性命还重要的“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文法语言学法用法学说”。“文法语言学法用法学说”,就叫做“法理学学说”——没有言论所载述的“法理”,就没有“法学”。

我三公大叔所述的“语言文化时代”,就是全人类都获得了读写常识,通透地懂得了人类谈论一切问题的事实都是学用言论事实这个“唯一的”事实的时代——这是人类区别于牲畜的标志。牲畜不会读书识字,而人类是具备说写能力的。我三公大叔对不肯承认读写事实的文化牲畜们,无可奉告。当前人类还是约法筹策议案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文化牲畜,还不能叫做文化智慧发育周全的“人”。人类文化智慧发育不全覆巢之下无完卵——我本人也不能例外。

人类语言文化时代,是文化情理、文化化人、文化知识、文化学识、文化法策时代——而不是文化霸权的“怕人话”、拒批评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