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读写能力与法学学说的构成关系  

2016-03-09 02:52:04|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语文化传统中不是没有成全过《语言文化学识通用功能总论学说》的雏形,而是遗留下来的都是被歪曲解说的学说——已被解说成文化垃圾了。比如《论语》、《道德经》、《大学》、《中庸》等,都是纯纯粹粹的“语言学学说”。而遗留下来的这些学说,又为什么会被辨析解说成文化垃圾呢?

这是因为,在党皇统治之下被赏赐了名份并获得话语权的所谓学者嫔婢们,大体是学研浅薄、拜权向利的不法之徒。即使是科举制度实行以后,科考命题也是由当局统治者拟定的——必须要谈如何实施统治问题,不可能许可揭“统治法”失公正造成诸多遗害的短。这就造成了被赏赐名份的文化嫔婢们,在学用语言时,思考关注的并不是学用语言的写作法,而是党皇如何实施统治的统治法。

这就造成了两类问题的混同。“统治法”是由党皇统管诉求为写作法纲领的,而“法学学说”是以“公正”为法纲写成的。

以公正为法纲的法学学说的写作法,是必须要说明“统治者”要“功能身退”的。这一点党皇当局不许可谈论——统治集团要接续胡管乱治。

不论哪一本书都是写成的,写书必须要遵循文法结构的主题,各类学识的主题不一样。这是很常识的学术问题吧?可就是这样简单的常识,在华语文化中是被常期遭屏蔽的。屏蔽的办法是,不许谈论语言学法用法问题,想尽一切办法告知文化嫔婢们,语言的学法用法事实不是事实,而是空洞无用的——有学问的人都不是通过学用语言来获得学识的,而是秉承天赋,了解大自然的活动规律聪明起来的。华语文化中的“大师”、“圣贤”、“明君”、“伟人”都是这一类屏蔽了语言的学法用法,信口胡诌的浅学货色!

——读书写作活动中获得的学识,才叫“学识”;用感官感触入脑的叫“知识”。“知识”和“学识”不一样。而“学说”和“学识”也不一样。“学说”指的是“书”,“学识”在“私脑子里”并来源于读书。只要把“知识”、“学识”、“学说”这三个词的学法用法搞清楚,也便知晓为什么《论语》、《道德经》、《大学》、《中庸》等被胡辨乱解成文化垃圾的前因了。

不论哪一类文章的写作,都是首先发生了交流诉求,并依据交流诉求来拟定写作法主题,并必须要说明交流主旨并要以达到说服他人,达成共识为交流目的。然而浅学的文化嫔婢和跟风胡扯的文化奴隶们不会写作,不论写作哪一类文章,都是以天道自然、物质规律、党皇统治法等为基准的。这就完全屏蔽了学用语言的写作法议题。所以主题错了,文不对题,滥用语言,胡猜乱讲,跟风起哄就成了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以来,直至当前的主流特征。对于“儒遭瘟”和“马渴死”的信徒们而言,要是不脑瘫才是一件怪事情了。在这些浅学徒孙们看来,文章不是写成的,而是想成的。所以文章的写作法,并不是以公益诉求为主题的,而是以个别的古人的“思想”、“主义”为主题(道德)的。这样的一窝遭瘟的文化瘟猪,是完全不可能学会读书,学会写作的。所以,在华语文化中,是大体不可能发生哪一个学者能够具备周全的写作能力,写成“语言文化学识通和功能总论学说”写作事实的——“拿来主义”假洋鬼子们从华语子系文化中的“日语”中拿来一个“假名”,把语言文化学说命名为“哲学”,就能把这一窝不会读书,不会写作的文化瘟猪们搞得不知所以了——百年之久讨论“哲学”这个“由两个字组成的”组合应用法,直至当前,党统包养的文化嫔婢们也没有达成“哲学”构词是“偏正结构”,而正述的是“学”这个共识。遭瘟的文化瘟猪们,还在跟风胡扯,胡说八道!

不论谈论什么问题的言论都是言论这一事实,你把学界中国猪的眼睛抠下来放到字词上,其瞎眼奴隶也看不见。

——“学说”是写成的,学说是由写作法事实构成的——就这么一点点常识,我黑白颠倒地执意启蒙辅学十多年,中国猪瞪着一双瞎眼,仍然不承认写作事实是事实。在瞎掰胡诌《道德经》中的“道”字时,百分百把“道”说成是从天外飞来的,而不是作者写下来的;而《论语》中所述的“学而时习”,读写的也不是语言——这是一窝什么样的代代蠢、辈辈瞎的猪脑文化牲畜?!

不论是哪一本书,也不论书中谈论的是什么,书本的事实都是由言论构成的并一定是遵循解说相应问题的言论学法用法而写成的。没有写作法,就没有书。读书读不懂写作法,而是胡扯起天道自然、孔老二、马渴死来了,那么读书、写作的文法主题就完全偏离了人类公益诉求主题——这就是华语文化瘟猪们有史以来,根本就没有学会过写作,也没有写成过法学学说的原因。

我做过调查,与西安政法学院的学生交流验证过——你不论是问当前的法学教授或法学系的学生,都不可能找得到有周正回答“什么是法学”能力的人。连“法学学说”是涉及人类生活问题的方方面面,无遗域的学说的回答能力也不具备——你搜遍网络,除我的言论外,也不可能找得到懂得什么是“法学”的事实证据。可见当前的华语文化学术早已把最直观的语言文化常识全面遗失了。

书是写成的。这个常识正是“统治法”极力屏蔽的;因而当前华语学界,只要涉及读书写作问题,几近百分百的人,谈不到读书写作主题上来。百分百地在胡乱学用“政府”、“社会”、“主义”、“概念”、“逻辑”、“自由”、“民主”等一派是是而非的“屁话”——十多年以来,我几近对所有学用不得法的词语都批评过了——累死我,愁死我了!

党皇文化屏蔽读书写作,兴文字狱的前因,是害怕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母法学说(哲学)得以成全。如果“语言应用功能总论学说”得以成全,就必然会导出“法学学说”用语法则议题——并必然会辨析解说“非法统治法”造成的恶害。法学学说是以“公正”为法纲的,而党皇统治的“非法”之处就在于人才秩序失公正。什么事情都由一些被提拔任用的缺失能力的废物们胡管乱搞,不仅什么问题都搞不好并必然会故意搞糟。这就造成了文明活力的全面萎缩。落后挨打,“国将不国”的遗害也就随之而来了。

说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果,已惠及公众——纯属于“马屁精”的谄媚之言。对于“根上烂”的败坏文化而言,所有言论按着法学用语法则衡量,都不叫“人话”。就连正义应用的语言,对应败坏的法策秩序而言,也是名实不相符的“谎言”——比如国名中的“共和”一词。

不以“语言文化学术”为议题来瞎掰胡扯,就不能成全语言文化学说;而没有语言文化学说来正述法理,就不可能导出法学学说议题。唯物主义、天道自然、圣人先贤、思想观念的一派胡言之谬,就在于通过屏蔽语言文化学识达成广普,进而屏蔽了法学学说发生的可能——这是法权垄断统治文化精心设计的“语言文化陷阱”。

——屏蔽法学学说的成全,是法权垄断统治法能苟延残喘下去的唯一办法。此法为“拒学之法”,进而构成“抗法之法”——官放的屁就是香的,谁批评其“猪屁”,谁“违法”——违反法权垄断抗拒共和秩序之法。

读书写作活动的“第一事实”,是学用语言事实。法理由严谨的言论组合应用法载述,法学学说依据法理信据来归纳总结出“法纲”,并依据法纲来安排文法结构,从而用写作法来写成法学学说。写作法是共识公用的通用法则,思想、观念是“私货”——中国猪对这一点常识,就是辨析不清,不仅要誓死捍卫马渴死、儒遭瘟地死抗苦嚎,还必然会禁言辱学。

所有的书,其中的事实都是学用言论事实。这一点正是当前华语学界冥顽不灵地搞不懂的学术要点问题。请参见我的《蒙上一只眼睛看问题,才能一目了然。》一文

对于一个数千年来屏蔽公益情志和公正法策的文化人群来讲,几近所有的文本,都不叫“书”,而必然是谬立学说的文化垃圾。就连《字典》、《词典》中,都大有恶害难除的严重问题。

书是写成的。读写能力丧失,就是对“写作法”蒙昧无知的事实。没有写作法学说达成学界共识,就不可能写出法学学说来。写作法是“通用母法”,“法学学说”是应用通用母法所写成的学说。没有母法,就没有子法。

数千年来的法权垄断统治法死而不僵,已全面洗动了语言文化学识;因而所有言论,都是思辨依据错误,交流意图错误,偏离公益主旨的“胡言乱语”。这是因为法学学说还从来都没有成全过,法学法纲(价值标准)还没有在学术上揭示清楚并达成共识。虽然也学用“法”字,并没有遗失所有应用“法”字的组合应用法,但文化法策智慧被洗劫一空的华语文化奴隶们,却并不以为字法、词法、句法、“想法”、“说法”、“写法”、“批评法”等等一切用到“法”字的问题,都在“法学学说议题”范围之内。不是党皇所放的欺凌管治猪屁,不叫“法”,所以一定会信守“宪法”,不信“公约”。这就是文化奴隶们在蒙昧模仿“官话”的贱奴文化特征。几千年以来,九死不改!

“宪法”与“公约”的发生出处不一样,修缮过程不一样,应用功能不一样,表达的诉求不一样,所适用的议题不一样,适用的时段不一样……

——“写作法”是成书的“母法”。所以三公大叔所首成的“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的学说名,叫做《文法语言学学说》,其终端学术成果是拟定了《华语全人类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

错过了对我的言论的研读,中国猪这一窝文化瞎猪,还将被辱如牲畜。再过百年,也难于发生一个如我一样支付超常精力来深入研讨所谓“哲学”题,并一词一句地证谬所有实用言论都是谬法失策的一派胡言了!或许这一窝华语文化瘟猪就该瘟死——我三公大叔丞救不了你们!

——宁死不屈地不承认言论学用写作事实是事实的中国猪——死有余辜!

————愁死我,累死我了!

————我不是你想认就认的“大师”爷爷,想当我的徒孙,你得排号————猪!!!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