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把三类问题纳入一类解说,关于对文史哲的贯通法解析。  

2016-05-10 04:4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人学界皆认同《道德经》是一部“哲学著作”,可当前学界对于“什么是哲学”议题却是研讨了百年之久,至今也还没有达成共识。还没有达成共识的事实证据,我十几年来在网络中炒得沸沸扬扬的批评争议中见得太多了。这一类言论,大体可归纳认定为”文化垃圾“。而两千多年以来对《道德经》的译法问题,大体是上了”自然科学“的道,所以”唯物论“一出,文化学者们也就大体都不再搞文化研究了——都在争装懂行天文物理学的科学家。可怜两千五百年前的学者在整理图书的过程中,发现了”道可道“、”名可名“法理,通过统观整理图书,写成了《道德经》,却被后学们所误读误解了。这是极为可悲的文化学术现象(请搜读<导读学界两千五百年来未读懂的道德经>一文)。

对《道德经》的译法问题,当前急需学界作专题立项讨论。能把《道德经》的译法问题讨论清楚,也就能把所谓的哲学问题讨论清楚了。对于文化学者们来讲,读书写作问题,皆在常识范围内。读书偏离了常识,就不会读书。写书偏离了常识,就不可能写出人人都捧读不厌的好书来。公认的好书,无不是对常识整合得法著作。我们用常识来衡量,两千多年前的作者能写成《道德经》,而直到当前学界的写作能力,还不能超越两千多年前的学者——这是不可能的。写作能力随首语言文化学识的优用成法,一代人比一代人强,这是违背不得的常识。然而违背常识读书和写作,却是当前学界的主流特征。按照“道德经”结构框架整合成一种学说,这对于当前学界来讲,不应当是件难事吧?然而不难的事成了难事儿,说明学界在解读和解说《道德经》时,用错了脑子,谬解了议题。在人际交流的听说读写活动中,不可能有任何问题是超越到听说读写事实以外去。然而当前华人学界却还没有突破”隔着语言学用语言“这个语言文化学术问题,这当然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在体还处于学界盲区的事实证据。

我搜遍了网络,也没有搜到一人对《道德经》的译著,是得法入门的。前些年我译完了《道德经》并作了著作权注册,为达成学术研讨到终南山楼观台参加研讨活动。有一位学者就对我的发言大有意见——说——“贯通文史哲”这话,是一般人不敢乱讲的……其意见对贯通所谓文史哲,是大有神密感的。文化学者这样看问题,是不得法的。人际交流活动中只有共知常是交流活动所要把握的要点。论学者不是科学家,科学家研究天文物理,文化学者研究的却是天文物理科研用语的学法用法,与人文学科用语的学法用法有没有差异,差异的例证有哪些等。文化不者不搞文化研究而是改搞科研——”唯物“去了——这等于是猪八戒摔耙子——不干了。

文化学者就是吃咬文嚼字这碗饭的。对”哲学“这一个词,研讨了百年之久还没有达成学界共识,这根本就不正常。

——我们得学会用常识来衡量学识的应用功能。违背了常识的所谓”学识“——跟本就不是学识,而是中了”忽悠风“的文化现象。我严证批评过”历史没法研究“,学界只是透过史料来猜说”历史“而已。那么我们对”文、史、哲“这样的说法怎样理解?

秉承常识就容易理解了,违背了常识,不仅会忽悠别人,就连自己把自己给忽悠了,自己也不具备觉察能力。

——什么叫”文、史、哲“?”过去“、”现在“、”将来“,就是所谓文史哲。过去已经过去并不再了,所遗存下来的只有”文(史料)“,现在可见的活人的生活文明状况,是由过去的历代人不断努力生活所成全的,而将来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现实的,因为成为现实的,就已不叫”将来“了。然而对将来,人类是可规划,可预期的。如此来看我们解读”文、史、哲“这样的说法,周正是解说”文、史、哲“说法,只要解 说为”文化史“、”文明史“和”法策史“,也就达成了严谨说明。这样再来看”贯通文史哲“问题,还是难事吗?

——懂常识不难,把所有的常识整合成学说,极难。如果不难,人类中的所有问题早都完全解决完了——还可能发生活法策秩序败坏,反腐败整人;不法现象横生,用杀人的办法来制止杀人的遇昧现象吗?


——我还得重申一遍——人际交流活动中发生的问题,不可能超越学用语言问题之外去。对”言论(道)“的学用事实是人际交流活动中的”第一事实“,学用言论动过脑子,但学用言论事实却不是动脑子事实。学用言论的事实是写成了书,动脑子的事实却是不能在公共交流活动中呈现的。运脑子事实呈现在交流活动中时,已不是动脑事实,而是学用语言事实了——这就叫事实的”哲”变。这是把用脑事实统合代入的交流活动用语事实。如此来看我们过去读书,所说的“儒家思想”、“马克思主义”这类言论组合应用法,就是大有问题了。语言是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公知常识和公用法则,不是哪一家的“私货”——“法”是皇家订立并能达成公信的吗?如果是,那么皇权统治就不可能被推翻——不论是何种“统治法”,都是必然会倒闭的,而中有“共和法”能够主导全人类共和秩序的实现并永恒无谬。

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在人际交流活动中,者是学用言论事实。只是适用地讨论不同话题的不同适用言论系统而已。你用宗教用语“世界”、“社会”这类言论来讲人类的“生活”问题和“法约”秩序问题,所应用的言论从“写作法”上来批评,其用语已经“跑题”了。

《道德经》中所这的“抱一”法,就是指要把所有的问题,都一统纳入到交流用语事实体系中来,一统审查清楚各类议题的不同适用言论,是怎样“变通(哲)”活用的——为什么人的过去叫“经历”,群体的经历中“历史”,审查发展变化时又变成了“过程”,审查现象之门的关系时叫做“因果”,把这些部题纳入“讲”,却又叫“讲理”了呢?

《易经》、《道德经》、《大学》、《中庸》、《论语》、《四象》、《五行》等学说文本,都是纯纯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文化学者对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是不可以跟风起哄的——科学家谈论”黑洞“,你跟着胡扯;宗教信徒 谈论神仙佛主,你跟着瞎掰;商家谈论”经济学“,你就以为经济学成立;读到《易中天中华史》这样的滥书名,你也没有意见。于丹这个因为讲《论语》而名声大噪的浅学者,对《论语》中的头三句话一句也没有译对,你也没有意见——你怎堪对待你自己读书写作不得法问题?

各类学科用语,各自是一个自恰的用语系统;全部学科用语,是有发生先后次序和系统构成关系的。不同学科用语系统,有不同的应用功能;所有学科用语系统,构成了”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所谓哲学)“。所谓的”文“、”史“、”哲“的构成关系,是一统所有学识的应用功能构成关系,整合成”一体三分“系统时的表述式。没有文,就没史;没有史,就没有法。这用科研用语来讲——没有时间,就没有空间,没有时空,就没有一切。再用生活用语来讲——没有过去,就法有现在;没有现在,就没有未来。我们依据现在的生活经验和语言文化优学传统学识来审查史料,以资筹划未来生活,就叫做”贯通文史哲“。对于所谓的贯通文史哲问题不必乱讲,是因为文化学者必须是不用语言严谨无谬的。对于所谓的”贯通文史哲议题“,敢于轻松解析,是因为整合常识的能力已大体达成了周全。

华语文化人群,自商周以来,是蒙受了诸多人类自抗内耗灾害的,灾难深重人群。统治版图不断变化,换一朝权统,来一次”开元“——搞一回统治,覆一回政权;而劳苦公众这一类全人类中最辛劳、最诚实、最朴素、最可靠的人们,所蒙受的却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瘟疫流行、税赋成灾的灾害!我三公大叔其人是自愿不惜倾尽一生的努力,要把所有的问题都讲清楚并厚积薄发的执着之人。我宁肯搭上我自己的性命,也要讲清”统治法“、和”共和法“的差异及其根源。在统治法之下,不可能贯通所谓的文、史、哲,在共和法之下,能够贯通所谓文、史、哲的,也不可能是”大师“或”圣人“。说某圣人学研得法,留下了了不起的著作,却没有培养出一批向学徒子徒孙来,这个所谓的圣人,就是实实在在的”大忽悠“——骗得了谁,也骗不了我。

——在全人类共和秩序下的一切问题,都是公益法策问题。法策不公,问题有宗;法策调和,无不合和。

——把三类问题归纳为常识一统的问题,与人际交流用语要达成”主、谓、宾”三个要素齐全的道理是一样的。当前华人学界在学术论文的写作上,对所谓“关键词”的应用,就已几近百分百地,所提出的问题是“谬题”了——这是我十几年来在网络中批评学术问题所鉴证的事实。滥用适用于不同学科的语言提出谬题,再滥用适用于不同学科的用语指东说西——别说跟风胡扯哲学一百年也不能达成共识,就算是哪风胡扯一万年,说的也是“别人的话”。这是华语文化学术批 评在非法统治之下,两千多年以来屏蔽学评的恶果。统治者的一派胡管乱治滥言如果是不许可公众和学界批评的,也便只能任由浅学无知者们胡管乱治了——每一朝政权几近都挨不到官四代、官五代,其养逸之下的废物们,都必然会“败家”。败到国将不国,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时,才要由劳苦公众们舍身殒命,发出最后的吼声来替非法统治法殉葬。

归纳是对学识的整合。整合学识的功用在于成全解决所有问题的公益学说 。学说必须要贯通所有的常识,构成法学的法体。法学学说体系必须是涉及所有问题而无所遗隅的。法学法体的法理结构框架,就是法理学的论述依据。而法理学的论术依据,就是文化公众对法学公信不疑的法理信据。“公信公行公约”,断无任何推广实施障碍。

所谓贯通文史哲问题,对于华语学界来讲,是在句法语言学层次就出了问题的。这一点以当前网络中的所有帖子的标题,都不是一句完整的人话为事实证据。你在网络中找,看一看哪一个帖子的标题,是主谓宾等交流用语要素具全的——你找不到。即使你找到一个主谓宾具全的完整人话标题,你读其帖中的第一句话,也几近百分百是“跑题”言论。这是我上网十几年,验证过的了。

《易经》、《道德经》、《大学》、《论语》、《中庸》以及”法家学说“、”释家学说“等文本,是一回事——都没有超越常识。超越了常识的言论就等于”放猪屁“了。

——常识是不可违背的。违背常识,就是文化犯罪。所谓的”贯通文史哲“,就是提出议题要明确而严谨,论述采证要达成公鉴可信,论述结论要成法成策,并可信要行。

议题论述结论——过去现在将来——文化文明法策——前因后果因循——约法筹策议案——学评彰显学说——这完全是一回事,一回事只因议题发生了变化,才必须要变通活用语言(哲变),用变通活用的语言来把一切都在不断变化的事实,转化成交流用语事实——这就是学用语言的”哲学“要义。顽固守旧和崇洋媚外——连自己的母语文化适时合用的能力还不能具备,你能搞得懂什么学?

只有会写作,才能会读书。你从来都没有写成过象样的著作,拿一本优秀著作阅读,也根本就不可能解读通透。否则央视”百家讲坛“怎么可以引发”非议“呢?

——古语和今言不一样。在对《道德经》的导读解析中,我非常明确地强调指出,其”天之道“的正确译法是”思辨之道“。其”天“字,是与”刑天舞干槭“说法中的”天“字是同一用法。可当前学界的浅学之徒们信吗?被当局包养的文化嫔婢们分科学研,丧失了综合学研能力;被党赐了博导名份的所谓”泰斗“们,连”书名“都读不懂——以道为用,以德为纲,以经为本——《道德经》是作者写成的——当前全体华人学界,包括港台学者们,读懂过这一事实吗?

——根本没有!

对此,我三公大叔精诚启蒙学界十余年,愁断肝肠、痛断骨头——告知学界《道德经》是由人写成的,只能承载 人的学识,不可能纳入”天道自然“——学界中国猪们,能读懂我的话吗?

——读不懂,才叫”中国特色“,能读得懂,早就不必让我费尽心机辅学启蒙了。我三公大叔不贱,一生也从未重视过钱和当官之类”不知耻“的问题。我自知自己已经于世不久——三四十年的日夜颠倒,早已透支了我的健康,日前发病住院,向血管内灌输了四九三十六瓶液体——你对此高兴不高兴?

——你得高兴呀——三公大叔没了,浅学不法之徒们的脸面就保住了!

——文、史、哲古语,就是”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今言。浅学瘪三和文化嫔婢们不能信从并彰显我的说法,就在于其入学之初,就不是因学识的公益功用”因用而学“的。因而才会成为文化嫔婢和马屁精。跟风起哄说别人的话,也便不可能有自己的主张,而只会讲”孔子曰“和”马克思主义认为“了——你学会过说表达你自己的情志的适时变通活用语言吗?

——没有!

对”文“、”史“、”哲“三个字没读懂过,更不懂文史哲的构成因循关系,根本就涉及不到”贯通“议题。


学识,以统合整合为用;应用,以分科学研为是。一体统观的学识,没有用,而只能整合成法——而整合成法后,有用的是法。


所谓贯通文史哲,要义在于”贯通法“——不知法者,一无是处。”字“有约用法,学有学习法,写有写作法,评有评优法——不知法、不懂法、不信法、不缮法,就”伟光正“了——你用来自娱自乐好了——与法学学说不相干。

把文化学识纳入生活中来验证优用,把语言文化学识纳入法策学说高端应用功能层次来达成批评纠错,就叫做”贯通文史哲“。

人类文化智慧成全于过去,人类文明主张发生于现在,人类法策研讨约定面向未来。

史料是过去的人遗留下来的,现实是人类文明历史发展到当前的现象,法策是所胃仁人志士对未来的筹划。这就是对所谓”文、史、哲“的周到解说(即时写作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