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网络学术突破的难点和解决学评问题的办法。  

2016-05-20 01:26:45|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批评问题,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至要问题。没有学评对是非的批评,人们的思辨解说问题能力就难于达成进一步突破。而在生活法约和文化策略高端层次的学术批评问题,则涉及的是全人类公益福利要点问题。没有任何问题比对法策的批评修缮更重要了。只有法策合和,才能全面解除人类不必要的自抗内耗灾害,建立全人类共和秩序。

我们知道华人中有人获得了诺贝尔奖,是令我们感到光荣的;可华人学界却没有自己的评奖机构,却是不应该的。当前网络中有一些学者的学研,早已获得了重大学研突破,可学研突破成果却难于达成学评认定和广普周知。这是很可惜的。特别是在由名份学者把门,屏蔽学研新成果的秩序下,已几近必然地会把“有实无名”的学者们拒于体制内所搞的学评门外。体制内所搞的学评,所立的议题,又几近必然是谬题。这就几近于完全堵死了学术新成果发生的路径。

比如说有个叫“吴大江”的网友讲——“马哲是一个错误的理论系统,当前大学里的教材,是误人子弟的“洗脑”说教”。

  ——吴大江说的是对的。对于“唯物”思辨解说法的证谬,当前网络中大约已有十人以上。还有几个网友在十年以前就发现了“唯物主义”的不靠谱之处,但直到当前还没有达成周全的证谬能力。如果是有了公正的学评秩序,就不至于在学研拉不开档次的情况下,白白浪费前沿学者的宝贵精力。指望学评秩序问题由政府来管,是不行的。政府官员和名份学者们皆自称为“马达克思主义者”,可能拟定出“证谬马克思主义”的议题吗?完全不可能。


  吴大江说的是对的。“马哲”是一个依据错误的话语系统;同时还是外文内译,译述粗劣的“夹生言论”系统。只要证谬了“唯物”依据的荒谬,就已经全面颠覆了马哲和以马哲为理论基础的工业生产资本论。而证谬“唯物主义”的学术成果,属学术前沿成果,不宜在混乱不堪的无秩序状态下来交流。这是涉及当局和名份学者的面子问题的。属于重大问题。没有拉开学研档次的所谓“交流”,所呈现的一定是学术流氓打群架景象——你掘人家的祖坟,人家能同意吗?

  所谓的“哲学”问题,是华人学界近百年来也没有达成学术批评共识的高端学术问题。如果不能建立公正的学评秩序,前沿学术成果是不可能得到学评认可的。

  前沿学者必须要懂得学评秩序不存,学术成果就不存的学评常识。首先要达成学评合作,然后再来研讨学术问题和确认学术成果,以进而达成彰显辅学。

——网站对此也应有学术敏感。能够为学评秩序的建立有所作为的网站,一定能赢得更多的关注和信誉。如果网站能与前沿学者群达成学评合作,促成网络学会筹划,无疑是成全了全人类最高公益作为的壮举。

人类对语言文化学术的研究突破,是“惊天动地”的震撼人心式的突破。一定会发生引发全人类共同反思效应的。比如《天体运行论》、《生物进化论》,就是对人类宗教文化的全面颠覆突破。而我的学研表明,这样的突破还会发生多次。当前需要突破的不仅仅是“唯物主义”,更进而还要突破“以人为本”和“金融敛财”文化。再接续的突破就是后话了。这是先知之知而后学不知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学评秩序不存的情况下,是不宜讲的。对于把谬论当常识的人,你讲了,一定会引发比挖了他家的祖坟还让他愤怒的情绪。以前中学课本中有一篇课文叫《火刑》,其中所述的布鲁诺其人,不就是宣讲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常识,被处以火刑的吗?
——重大的学术成果,能全面颠覆人类的现实生活秩序,瓦解人们早已认定不疑的“伪常识”,使人们的交流能力和合作能力,达成全面提升。“伪常识”清除了,当然坦荡作人、本份生活、约法筹策和修缮法约的智慧也就全面发育成熟了。

  当前的学评,是在“马克思主义”一统之下被垄断经营的。因而类似于“吴大江”这样的网络学者在网络中的挨骂痛苦遭遇,是必然会发生的。这是由学评秩序不存造成的。然而我劝吴大江要学会搞学评合作,他却把我给列入了“黑名单”。这是学研稍有突破,就已不能自持的“独夫”情志在作怪。

——所谓的“一言堂”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确立了谬论的“伟光正”地位的一言堂;另一种是在学术批评秩序公正而调和的情况下,由大家认定的名实相符的学研大成学者来作“一言堂”学术讲座。后者才能辅助后学者们拾回被遗失的常识。

  ——所有的学术谬论,都由遗失常识造成的。遗失了“学无评优无学说”这个常识,就一定会发生浅学者们死守“唯物主义”谬论的结果。这就阻断了学术新成果的发生。这样,有了学研突破新成果的学者们,就会在受到全面围剿的情况下,浪费大量的精力来反复复述早已证明过了的遗失常识问题。这是令人痛心的。能累死人的。

学研有成的学者们必须首先达成学评合作,先唱“二人转”,再说“群口相声”,然后再与网站合议筹划建立学评秩序问题。合则和。不能达成合作,正是华语学术近百年来也没有达成学研突破,人们的合作能力还很惨淡的“学术腐败”旁证。
——当学界出现了一批前沿学者并形成了舆论关注,才可能进而引发当局的反思关注。人类文明进步的举步为艰,就在于有着重重阻碍人类文明的因素难于消除。消除阻碍学评合作的因素,是每一个前沿学者必须要首先做到的。为此,我已在网络中呼吁了十多年。累死我,愁死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