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情志至博爱,则言论到调和——“上善若水”却不能失本份  

2016-05-31 02:35:31|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德经》中有大量的省去“道”字的句子。“上善若水”就是“上善之道若水”的缺省表述式。其意思是说——至调和的言论要象水一样柔情——所强调的是言论不可凌驾于人。

《道德经》这部语言学著作,被学界解析得一榻糊涂是可耻的!

人类的交流活动是不可以超越人类的知行能力本份的。超越人类知行能力本份的言论,依据不在人类的可控范围内,拟定的追求目标不能靠人类的能力实现。这类言论不可能在全人类达成公信不疑,并永恒不被证谬。

人类有史以来的可敬之人,皆因其情志高远,其言论表达的不是狭隘的诉求,而是以全人类公益为言论的学法用法主旨(所谓‘价值标准’——德)的。脱离了全人类公益主旨的强国、爱党、为民服务论调,不仅一定会引发国际相抗纠纷,即使在某一文化人群的内部,也不可能达成公信不疑。我们读书写作,学用言论也不可偏离全人类公益法则,不仅要通情达理,还要达到合法成策的高端语言学要求。能够引发人类自抗内耗灾害的言论,正是《道德经》中所批判的。

人类共同的追求是公正而本份的生活,而不是富国更富、穷国更穷的,所谓“总统”、“领导”们的挟国谋私目标。毛公之所以能在华语文化人群和全人类各国人中都信誉昭彰,就在于他的言论是以谋求全人类公益福利为诉求的。因而不论毛公的努力遇到了多少挫折和阻力,人们会永远敬重和纪念他。

情至博爱,则言至公正;身体力行之下,没有为少数人谋福利。这就是毛公情至公正的信据。这个信据不能被证谬。

为人类谋求公益福利,要在人类的知行能力范围内来寻求可行高效的办法。所以秉承宗教信仰和对物质运动真理的信仰,是无法找得到可行高效的办法的。必须要相信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事事由官们说了算,乱立法策,是不可能符合公众的生活实际的。即使一统管治下乱立的法策有很高明之处,而那高明之处却恰恰是文化落后地区的人们没有执行实施能力的法策。所以法策,不是“一刀切”的“刚性”死教条,而必须是“柔性”变通的“活善言”。调和无欺的言论,其应用功能“止于至善”。

所谓“有罪可免”是指,至调和的言论是秉承公益应用功能的法策言论,法策学说的立论目的不是为了惩械恶,而是为的激励公益作为和帮助追求失本份利欲的人们回归本份生活秩序。这从对法理的践行上来讲,只要法约中还存在“死刑”和由“法官”来“司法”的事实证据,就是对法策学说用语的学用法则,还蒙昧无知的证据。是非由“法官”说了算,和用死刑杀人的办法来制止杀人事件的发生,就是“知法犯法”的事实证据了。

情,是法学学说的法理论述依据。情不合,则理不公;而理不公,则法不正;法不正之下所发生的依法筹策,其“文化策略”也必失调和(善)。

——“文化策略”是怎样承续优学传统学识,怎样在现实生活中应用,怎样在学术批评中审明公益无害的言论,来作为法策语言使用的问题。我们读书和写作,不能遵循情志公益的“宗旨”,理狭法谬之下,也就不可能学会读书和写作——读而秉承狭隘诉求,写而必成违背人类公益情志的谬论。

人类学用语言的通用法则,是不忽悠人,不夸赞,正义而朴素。信仰宗教秉承神性,实现不了。信仰物质运动真理,秉承“分配”公平,也实现不了。这是因为“公正”不是靠“分配”得来的,必须要由人们共同秉承本份生活的智慧,来共同信守。

这正是:

人类而来是畜顽,
没有文化必脑瘫;
阻断学评无学说,
法策欺凌积沉冤。

——《全人类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法,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已经写成多年了,您有将其纳入学评,达成广普周知的益情情志吗?

——你对这个“三三法案”解读困难,说明其中容纳了一些学研突破新成果。正因为你感到解读困难,才能证明其学术成果来之不易。

对于人类文化积累传续下来的“字法”、“词法”、“句法”、“章法”、“文法”这类公共文化,我们必须要认识清楚其情无偏执、合理合法的“止于至善”应用功能。任何人对公共文化成果的传续,都没有凌驾于其上的弄权欺法特权。而法策语言学的学用法则,正是处于人下,而不可欺凌人。

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是可敬的。其可敬之处正如人们的父母一样——事可能因了他的孩子犯了错误,就施以“刑法”。法学学说中,没有“刑法”,而只有“悔过帮助法”。这就是“上善之道若水”的学用法则,也是法策学说所必须要遵循的“为而不害”法则(即时写作,未修校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