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对非法统治瘟疫文化的非法统治改良法——直观!  

2016-05-03 03:44:16|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千五百年来的可鉴证史料积累,大体以《资治通鉴》文本作了总结和归纳。而当前我们对《资治通鉴》来作学评,只用“统治法”三个字,就作出了全面总结。


——“统治法”是“非法统治法”。非法统治法必然强调的是“法律”——即法的“以恶制恶”功能——用杀人的办法来制止杀人,用整人的办法来制止本份利益侵害……这正是“非法统治法”生活秩序下,还没有发生过公正无害的法学学说的“文化史料”的一统特征。


——“共和法”不是“统治法”,而是“生活合作法”和“法策约定法”。在法学语言学法用法的学术批评议题下,不许可“官”、“民”区分言论、管治被管治言论、教育被教育言论、代表被代表言论的“分裂不合”滥用。言论不能达成“说合”,就一定会丧失语言文化学识的“说和”应用功能。不能达成“合和”的一派胡言,就是“违法”言论。


“文化”是“语言文化”的简称。如果没有语言文化学识的通用功能,那么就不可能发生知识交流、经验、技能的传续。说考古学中把器物当成“文化”的鉴证依据,是因了器物百分百是在人类“语言文化”发生之后,人类才具备了制作能力的事实证据。这下“证据”,是所谓“推理”为“必然”的实证。语言文化的“实证”,即人类活动遗存的“有形”证据。“文化”一词中的“文”字的古字是“纹”。我们这样来解读“文化”一词时,才能解读出“纹化”意韵来。解读出了“纹化”意韵,才能把考古学与语言文化学术“合成一家”。


“文化”至少有五重因循相关的应用功能。文化知识、文化化人、文化学识、文化文明、文化法策(以文来化、化而为文)——一统为写作法常识。没有写作法,就没有“法体”。这五重应用功能都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发生的。


对于人类,还从来也没有获得把人际交流中的所有问题都认定为学用语言提出问题、回答问题、合议问题、批评问题、约定公约的学用 语言问题的能力,就一定会努力否定他自己说的是“话”,写的是“字”,批评的是言论,谈论的是约法、筹策、议案言论是否有谬的问题。


——这才是华语文化瘟疫流行的病根。


————审明一切问题都是由学用语言提出的,一切辨析解答都是由学用语言事实达成共同鉴证的,一切结论都是学用语言的表达式。这就叫做“直观”。


对非法统治瘟疫文化的改良入门功课,就是直观地面对读书写作问题。这既是入门功课,也是终端成果。不能对语言文化学识的“读与写”事实达成“直观",就是学研还没有”入门“的事实证据。对于”直观法“,两千五百年前的华语学者所写成的《道德经》中称之为”抱一“法。所谓”圣人抱一“是说,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无一不是对读写事实”抱一守诚“的,对”直观“事实”忠诚不二“的学者。对于阅读事实和写作事实不忠诚,就百分百地会”说谎话“、”说鬼话“、”讲神话“、”说梦话“——不可能学会诚实地”说人话“。


——”马渴死主义认为“——对”形而上下“的辨析结论是一定的——这个一定的结论是,”学说人话“不属于”事实“——所以必须要取”唯物“思辨解说法——否则你就算不上”马渴死主义“徒孙。


——学说人话不是事实的”渴死主义论断“,太聪明了!屏蔽了最直观的”学用语言事实“,就可以成为”哑吧教“徒孙了。


对非法统治构成的”瘟疫文化的批评改良“议题,是两千五百年以来华语文化中的”愁断肝肠“问题。学说人话如果不是”事实“,那么就只有一种事实是成立的了——隔着学用语言事实学用语言——说傻逼话、编造谎言、说鬼话、讲神话、说梦话——”中国梦“不正是”说梦话“的事实证据吗?


——法言公正不评,百分百地能成全”法学学说“——言论学用法为”法体“,而言论的学法用法通用法则就叫做”法理“。没有法体和法理的法学学说可能得以成全吗?


——我对于一个”法“定的解读写析论文,早已千遍万遍过重复解说过并早已”大骂不止“了。不识读书法和写书法同,你可能写成约法、筹策、议案高端应用功能的语言文化学说吗?


——根本不可能!


————华人学界就连对”哲学“这两个字的组合应用法中的是非问题,都已争议了百年之久并仍然没有达成学界共识——我三公大叔责骂华语学界和当局为”一窝文化瘟猪“,过份吗?


——一点都不过份!


华语文化学术,在非法统治之下,有史以来,从来都没有摆脱过”非法禁言“文化瘟疫。历代当局,都是极力屏蔽学术批评的。其用意只有一个——必须要让文化公众承认非法统治法是合理合法的。


”共和法约“和”统治法律“不一样。以”律(整人)“为用,则良知沦丧;以”约(公信)“为果,必成全”共和“法约秩序。约定和修缮生活秩序调和法约的发言权”平等“,不等于发言能力”平等“——”文化流氓打群架“,才是华语学术批评秩序败坏的事实证据。”地球人全知道“所谓”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发生程序中有”猫腻“,可华语学界和当局对此,却”装死的装死“、”装疯的装疯“——就是不肯”实话实说“——”形而上下二分“而屏蔽”读书写作事实“。是为了什么?


——屏蔽学评,才可能达成说谎话、说鬼话、讲神话、说梦话。在华语文化学术批评秩序败坏的前提下,”说实话“是必然会”获罪“——”焚书坑儒“做法,即使是在明知”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前提下的”怕人话“事实证据,也是”绝不给学说人话“的”读写事实“留下”万一“可能的。只有解除非法统治的”万一“可能,也完全被屏蔽,才可能实现两千五百年来,学界或当局也”不可能“通过学评合作来写成”法学学说“。这才是两千五百年来的”文化瘟疫“实在的事实证据吧?


——承载”法理“的”法体“是”言论“。”直观法“,就是”抱一法“——不肯承认言论的学法用法事实是事实,不肯承认读书和写作事实是事实——马渴死主义者们——是什么?


——文化瘟猪也!


——“直观法”,就是“谩骂”华语文化瘟猪们,不会读书、不会写作的“谩骂剌激法”。不受剌激却能达成思辨解析能力突破,是不可能的。


——“骂人话”首发于本份利益受侵害的“下贱劳动者”——没有侵害,就没有“骂”的必要,也不可能发生文化“骂言”——“骂”是当前人类最“善良”的言论——如果受本份利益侵害的“下贱劳动者”已经不再“骂”了——就已是报定了用“打”来解决问题的办法了——揭杆而起,横扫愚顽——以恶制恶,永无终止!


——在法学议题下,全人类中的各类人皆无善恶差别;而只有知法与否差别。不知法,就必然乱法;知法,就必然以法约为信守。非法统治法执意要管治一切,就是执意屏蔽文化公从的作为,意欲胡管乱治的“自我膨胀”事实证据。


每一个人都是“平常人”。意欲成为“不平常的人”的偏执,才是人类生活中的所有“自抗内耗恶害”的发生前因。我三公大叔不是“你爹”——你也别试图来充当“我爹”来管治我——你不把我当人看,我就不可能把你当人看。这就叫“公正”。


——我三公大叔对自己的孙子、孙女都尊重有加——可对于非法统治者,却是绝不可能无所责骂的——这是因为——全类文化中的所有不必要的自抗内耗灾害,无不是非法统治者制造的。非法统治令华语文化人群的先人们包括“皇上”,都没有学会过“做人”;而学不会做人的遗害,还将遗害后代子孙——这是不可谅解的!


——对瘟疫文化的改良只有一法——“骂”。


————“骂”是在把“挨骂”之人视为“本家人”才可能发生的。“骂法”是善决昭彰的;而“打法”则是仇怨永续的。


——————“改良”只有一法——“骂法”。对此,我党当前党首已明确指出“要接爱严厉批评”——识骂——“不识骂”,就必然会发生“打”——如毛太公的阶级斗争做法一样——推翻“三座大山”——文化败坏大山、文明败坏在山、法策败坏大山!


——“文化文明法策”,是学界和当局的唯一的一条正确出路。此外无正路!


——————这条正路,就是“直观”出路!


————————————非直,则曲!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