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唯物主义者和道教信徒意向言外,不会读书  

2016-06-10 04:09:38|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论(文化论——):

我们读书,读到”唯物论“几个字就去观天象,读到”道德经“几个字就去研究大自然规律,要是读到”屎“字是不是就该去积肥,读到”痔疮“就该去当医生呀?

——显然不能这样读书。然而“唯物主义者”和“道教信徒”却正是这样读书的。

我一再强调指出并已强调了十几年——”唯物“思辨解说法是用来搞物理科研的思辨解说法;所谓的”唯物主义理论“也是书。而《道德经》是一部语言学著作。作者就是通过归类整理图书目录时发现”道可道“,”名可名“这个语言学法用法常识的。“道可道”、“我可名”是明摆着的交流多方共同目击常识。在听和说活动中,语言叫“道”;在读和写活动中,字和词叫“名”,用语言解说语言,就叫“道可道”;用字词来解析字词,就叫“名可名”。

我们所读的书中,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但却不能因为读了不同的书,所以就改变了读书事实。


你读书,读到了一个“道”字——它就是“道”字而不是别的。我们辨析解说“什么是道”这个议题,所辨析解说的实际问题是”对‘道’字怎样解说“。

“道”是一个字,它是对所有的“言论(道)”的总称。说道说道,能说会道——不说不写就没有道,也没有《道德经》。“物”是一个字,它是对所有物类的命名总称,没有“物”字的学用事实,就没有“物理学”,也没有“唯物论”。

生活用语,宗教言论和科研用语,人类学用语等,是隔着语言学用事实来审查“事物”或“教义”的。而语言文化学者却不能这样学用语言。语言是“特征的名称”,而不是实物和实事的名称。种、属、类、事的名称,不是指“事物”。

我们对学用语言事实的”日用不知“,就是因为在提出问题,作出的解说时,所应用的无不是“道(言论)”这一事实造成了忽略——“物”字也不能例外——可人们却对言论学用事实视而不见,就在于对问题进一步辨析解说时,没有拾回学用言论事实这一事实环节。隔着言论学用事实谈论“事物”是人们习常养成的用语习惯(常道)。文化学者却要克服谬用语言的习惯,学习用语言来批评语言的“学术批评法”,不断提高读书和写作能力。“书名”就是对一篇文章的“命名(名可名)”。如果书名改成《屎德经》或《唯爱论》——你是不是我们读书还得到厕所考察一番,并且去给恋爱男女当电灯泡呀?!

唯物主义者与道教信徒犯的是一个毛病——不会读书。

正论(文明论——):

“唯物主义”谬论,对“形而上下”作了分割,认定“真理”在“形而下”范围;不包含“物”字——把“物”字看成虚而不实的——读到了“物”字,也不承认“物”字是瞪着一双瞎眼读到的事实。而“道教”与“物教”是一样的——皆没有读懂对言论的“负阴抱阳”学法用法。

对所谓的“负阴抱阳”应当这样来举例说明:

“见”为阳,入脑而所“见"转阴,”思“呈阳;”思“为阳,写出来则”思“转阴,而”言论“呈阳——这就叫”哲变“——对《易经》用当前通俗言论来命名,要命名为《变化学说》。目击的一切都在变化之中,因而就必须要不断变通活用言论,才能解说清楚不断发生的变化。我们读书所读到的不是“事物的变化”,而是“事物的变化”这五个字的组合应用法。这就叫“负阴而抱阳”。

看到了、想了、说了、写了是不同的事实,“见”、“思”、“写”这三个字是有语言的学法用法构成关系的——没见过,就不能纳入思考,没思考过,写下来的就叫“抄袭”了。

当前网络中几近百分百的人都是浅学不法之徒。这里的“不法”是指“学用语言不得法”,对人类的问题用“世界”来表述,对生活问题用“社会”来表述,对承续学识问题用“教育”来表述,对生活合作问题用“政治”来表述。这样的一派胡言的发生前因,就在于跨过了“对言论的学用是否正义问题”的审查解说——其脑子的用法是“隔着语言学用语言”的——读书和写作搞学评,是不能意向言外的。学术批评所批评的是文章,而不是人或人的脑子。不批评文章而批评人,就叫“人身攻击”——你看看满网络中搞人身攻击的学评不得法浅学瘪三儿多不多?“窝里斗”、“文人相轻”,早已是华语学界的“优良传统了”——何其冥顽!

——各自都自以为是,批评不得,把学评问题给搞成了“人身攻击”,怎么可能学会读书和写作呢?“见”要有“看法”,“思”要有“想法”,“说”要有“说法”,“写”要有“写法”——而“写法”的实在,正是我们能有书可读的前因。哪一本书都是写成的。

谈论看法、想法、写法的书都是书,都是书就都是写成的。对“道”和“物”不写,就没有《唯物 论》和《道德经》。在我们读《道德经》和《唯物主义理论》时,显然也是应当具备批评纠错能力的。批评纠错能力体现为对其中的言论学用不得法之处的证谬、纠错。可是“唯物主义者”和“道教信徒”们,读书和写作时,为什么不审查文章的语言结构文法,而是审查作者的脑子呢?读书没有读懂文章(唯物论)的“主旨”,而是读懂了“马渴死主义思想”;读《道德经》,没有读懂“道之‘德(言论的文法结构主旨’)”,而是以为《道德经》不是写成的,而是“悟”出来的——这是什么问题?

——这是把“思考”当成了“终端”,而没有把读到和写成的文章当成交流终端的,不会读书和不会写作问题。不会读写,那么也根本就不可能学会搞学术批评了——能不“窝里斗”、“骂祖宗”吗?前沿学者有权骂学研不得法的后学者——因为责骂剌激,能提示反思——其“责骂”有理有据——根本不叫“骂人”;而浅学的后学者跟帖吵骂,就已不是“欠骂”,而是“欠揍”了。

读书、写作、学评不得法,就跟本不可能写成“法策学说”;即使是早已有了法策学说,浅学者隔着言论意向书外,也读不懂。

——华语文化中为什么两千多年以来都没有写成过《法策学说》?

就是因为还没有搞懂过言论的学法用法叫“法体”,法体的结构叫“法理”,辨析法理的言论叫“法学”,宣讲法学的言论叫”、“策略”——所以读书读不出其中的“法策”来——只能读出“主义”、“思想”。这是当前当局和被当局包养的整体学界还没有学会过读书写作搞学评的——滥用“不合文法”的“非法”言论的事实证据。

我们已知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多年以来是在皇权统治和党权统治之下,不许可批评法策的学术事实。抗旨不遵者“死罪”,批评《党章(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宪法(生活秩序调和法约)》当前叫做”妄议“。读、写、评,阻断于“评”——当然会不知是非正误。“是非正误”是学评结论——没有学评结论而只有“皇上”、“领导”的“说一不二”,当然也就不可能揭示清楚学术批评的批评法理依据总纲(所谓‘价值标准’)。这是华语文化虽然是两千多年以来”文化法策智慧“积淀深厚,可学界还没有学会读书写作,还没有写成过能够超越古人的写作能力的,贯通情、理、法、策的好书。而我所写成的《华语全人类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法,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已写成了五六年之久,整体学界和当局还没有读懂,还在抗拒学术批评——遇到学术批评问题,几近百分百地会跟挖了他的祖坟一样歇斯底里抗拒或“装死”。

——学术批评批评的文章而不是人;法策学评所批评的是法策语言的学用有谬,而不是批评当局。对这个学术批评常识都没有搞懂过,学界和当局,能不装死的装死、装疯的装疯吗?

语言的学法用法,从诸多学科上讲,有多学科、多层次的分类应用功能,并可依据应用功能关系,把所有学科的适用语言,一统整合成对“语言的学法用法”大一统学说。不同学科的适用语言,不能随便通用。特别是法策学说用语——”领导“、”管治“、”教育“、”代表“、”命令(宪)“、”刑法“、”法官“等等,这类失公正、失调和的法策滥言,是不能适用于“法策学说”的用语。《生活秩序调和法约》以“公正”为法纲;《优用学识文化策略》以“调和”利欲为应用功能。情不偏执、理不狭隘、法不失公正、策不失调和,这样所整合成的《共和法案》才能达成公信、引导激励公行、并成为可行而高效的实施法案——成为名实相符的《公信公行公约》。

——你领导我,我领导谁?不会读书、不会写作的浅学之徒胡管乱治,会读书会写作的文化学者受其压迫。这难道不是朽败不法的文化吗?为什么当前的华语文化人群的约法筹策智慧还发育不全?为什么华语文化还不是通过学评来约法和修缮法策的文化?为什么召开了“两会”却没有彰显“两会决义案”,而是彰显了“重要讲话精神”?法学学说,以“公正”为“法纲”,宣讲法理的“文化策略”以"调和"为应用功能——可为什么还会彰显“坚持领导”一派胡言?“两会”为什么没有彰显过“法策学说”的公正不谬、调和无欺应用功能,而是彰显了“坚持领导”非法统治滥言呢?华语文化的文化成果,到底是以写成了公正无谬和调和无欺的法策学说为文化成果,还是以统治者管治一切,“为民服务”、公众坐享文化成果为文明终端呢?到底是整体文化人群不分官民共同信守法约、宣讲策略、共同实践法策的可行高效实施步骤,还是由一群少数抗拒合作、“坚持领导”的聪明人领导一群傻瓜蛋,奔向“共产主义”呢?

——人类生活中的一切 问题层出不穷并自抗内耗不止的前因,都是还没有写成过公正无谬、调和不欺的法策学说。而人类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迟滞的原因,正是因了隔着言论学用事衤学用语言,遗失了一个事实审查环节,还没有学会读书和写作。全人类的特征是大同小异的,人类中没有“坏人”,而只有“败坏法策”把好人逼成了“坏人”的生活事实和法谬策阻遗害深远的事实。解决人类所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得要适众约法筹策的协商解决办法——“整人”是“违法”的,而通过学界的学评合作来约法筹策,议定实施法案,才是合法的——这里的“合法”是指“合作法”而不是对约法筹策权的“法权垄断管治法”。还没有经过公正学评秩序批评,所谓的专家学者就被赏赐了学者名份,这不仅是“违法”的,而且是败坏学术的。华语文化经过两千多年对语言文化学识的约用成法、优用成策的文化积淀,还没有写成过周正无谬、调和无欺的法策学说。其根源就在于法权垄断统治法策,是败坏学术之法策。而这个问题,用“民主”、“法治”滥言正是越说越糊涂的问题(即时写作草稿,太累了,容后修校)。

——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来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就在于当局要“立法”而不是与学界达成学评合作来“约法”、“缮法”,并要“依法管治”,而不是与文化公众一样,共同信守法约。

结 论(法策论——):

——“法权公属”。“权”字指的是“秤砣”——它是公用的“法器”。“权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权”的议题,也是一个谬题。完全正确的“法学议题”是“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法”议题。“公约公信公行)”对应的“文化史料”议题,同时对应的是“过去”议题;“公行公约公信)”对应的是“文明过程”议题,同时对应的是“现在议题;“公信公行公约(”对应的是“约法筹策”议题,同时对应的是“将来”议题。这就是对所谓的“哲学”的“终端论述结论”,差一个字都不可以,并永恒无谬。

不要抗拒学评——我没想挖你家祖坟——我们有共同的祖先——“文法语言学”的交流终端是“写作终端”。写作终端学识的人类公益应用功能文本有三种样式——“”、“”、“”——“法”由定而成,“策”要共同守宣讲,“案”要共同践实施。法、策、案是公共问题,而不是哪个学者或哪一党派可以私自操持的问题。因而说,“我党”的“依法治国”和所谓“领导人”的“治国理政”言论也是“违法”滥言——还没有经过在过公正秩序下批评,进而达成公信不疑的言论,无所谓是非正误

不会读书,就不懂法策。这是永恒无谬的结论。统治法不合法,共和法全人类的文化公约、文明公信、法策公行终极追求目标。

不会读书、不会写作、不会或不敢批评法策——全人类就只能自抗内耗下去——不是争当统治者,就是被迫当被统治者——而统治者和奴隶,都不是“平常人”——这就是所谓的“人性论”的论述结论并永恒无谬。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