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网络公司人员,可怜可怜你们自己吧!  

2016-06-03 08:44:34|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网易,网易爱我——就一定会创造“人间奇迹”。这是实话。

——这个奇迹,是网络技术提供学评便利所必然会发生的奇迹。只是当的网络公司,还没有获得“使奇迹变成现实的筹策智慧”而已。

——对“法”的实施,所必须要遵循的是“法法相因”遵循“法理”的实施步骤。对这个步聚宣讲的“文本”叫“策”。我这样讲,几近“只有我自己”能懂。这就叫“先知之知,后学者不知”。而我所讲的却全都是“常识”,正如人们看不见自己的眼睫毛一样,至常识的问题,人们都以为不必讲,因而才造成了遗失而已。

语言文化学识,是不能“发明创造”的。任何人首先学会说人话的事实证据,都大体是学会了“妈妈”一词。“妈妈”是约定成俗的“类名”,则不是对“一个人”的称谓。猪妈狗妈也是“妈”,却不是人类的“妈”——人类文化交流活动中极易被遗失的,就是这类“语言文化常识”。

网络的诞生,为人类提供了史无前例便利。当前我们去购书来读,已实在是没有在网络中挑选一篇好帖来读更能受益了。这是因为,我们早已认定须读的“教材”,大体是学研不得法的“文化垃圾”——是被“统治法”所包养的文化嫔婢们“学舌”、“背书”所写成的“别人的话”——根本就“不是”学会了变通活用语言的“自己的话”。人类学用语言还需要“找个托儿”吗?

——“马可死主义认为”、“孔子曰”这类“人话”,到底是“鬼话”还是学研得法并变通活用的“人话”呢?

——你说的是别人的话——这可能吗?

——网络的普及,给人们学说人话得法,带来了更加便利的可能。我们不珍惜人类通过了数千年的努力,才提供了网络交流便利的“机遇”,并不是“时代”没有给我们提供机遇,而是我们对机遇“视而不见”。

谁说的对,谁说的错,本就不是“自以为是”的,而是“学评”问题。未经学评,就自吹“伟光正”,就叫“吹牛逼”。学评秩序不存,就无所谓正确错误。

————然而,网络普及多年以来,却没有把网络学评便利利用好,这是很遗憾的事情。华人只知获诺奖光荣,却不知获诺奖的学评认定程序是否公正。这是“诺奖光荣”的“黑洞”。

——我相信网易,能把“黑洞”转化成华人们,人人可见并可信的“明洞”。这是一个首先以华语文化为“试验田”,在网络时代“彰显人类“文化法策”智慧发育成果的“执牛耳”式“试验田”——此“田”,是全人类仰望之“田”。不欲受到全人类关注,都是不可能的吧?

——“不得法”者,必“求之而不得”——是不是这样呢?

——这是完全可以试试看的。发个诚请我的邀约,对于网络公司而言,只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果“可能”成全“领航人类文明大事”,“失败百次”,又能怎样?

我这样讲——网易发出合作邀约,即使是邀来了九十九个“精神病患者”,造成了许多“麻大烦”损失,却偶然地邀对了一个学研得法的学者——那么损失与补偿相比“是否是值得的”?我以为值得——你们网易高层策划人员,是否同意呢?

——可你们经营网络,却没有发出过三五个邀约吧?这是不是你们网易高层,对网络中学研得法的学者,没有发现能力的事实证据呢?

——事实上,人类文化智慧发育的每一次突破,都是必然会经历“宗教法权为屏蔽科研成果而烧死布鲁诺”的“保守统治”事件的。布鲁诺信从“日心说”没有错,宗教法权秩序保守“已然秩序”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了“文化智慧达成了突破”。突破了,就否定了现实。否定了现实,就必须要接受“重建现实”的麻烦。

——难道不是?

我们已知人类文化发育曾有过“四大文明”,而当前仅存的,只有“华语文化”化育文明这“一支”幸存下来的“原生态文化”了。如果我们华语文化学者对此不珍惜,那么人类“无核化”——不以能力(所谓‘丛林法则’)为信守,而以法策为信守的文化,就没有达成“全人类共同信守”的希望了!

“龙”是一个“海陆空全能”的文化代符。我们崇尚能力,但却必须要在能力认定的“学评”公正程序下,来认定能力并达成公信——官后代还当官,富后代还富有——这是不“合法”的!

——什么叫“合法”?

“合法”是说,不论是官后代或富后代以及穷后代和民后代,都得在“同一起跑线上”比拼“能力”——是龙还是虫,是骡子是马,都得“拉出来蹓蹓”——还没有达成比较,你就“伟光正”了,是不可能服人的。

人类文化法策智慧发育周全的前沿学者,必然是会令人们厌恶的——谁都不对,而只“吹嘘”自己聪明——这是必然的。

——人们以为他在吹牛,实则他是在申明常识——人们遗失的常识太多了!

————拾回被人们遗失的常识说——写的是字,说的是话,辨析的叫理,申明的叫法。人们大体会不以为然——常识还用得着你说吗?

可是,没有前沿学者来拾回被遗失的常识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对写作事实不认同,硬说写下来的文章叫“主义思想”——这就让学说著作,“胎死腹中”了——没有学说著作,没有“法学学说”和“文化策略”,而只有不能在交流活动中共同鉴证的“主义思想”。

——法策文章为什么不叫“学术著作”,而叫“马渴死主义”、“舌毁主义”呢?

————其中的阴差阳错,我已经极力解说十几年了——我快被累死了。可华语学界和当局,还是不知学说著作有用,并且是读写活动事实,而是把写成学说著作的前因“思想”,当成了“读写”事实。

——你何曾对别人作过“开颅手术”,看见过别人脑壳里的“思想”、“主义”、“精神”?

————愁死我,累死我了呀!

—————你们不必可怜我——可怜可怜你们自己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