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权”是“法”的应用功能,“公正”是法学的学评依据。  

2016-07-18 08:00:29|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字,即“秤砣”或“天平”,所“喻说”的是“公正”法纲。公正法纲,是法学学评的批评依据(所谓价值标准)。法学学评的批评依据——“权”的确权问题还没有达成共识,就无法成全法学学说。

“法学学说”是无权“私成”的学说。因为“权”属“公器”。《道德经》中说,“国之重器不可以示人”。其意识是说——法策的应用功能落实,是以公益无害为学评依据的;因而“法策学说用语”不可以“忽悠人(示人)”——既不可以标榜先知,也不可以标榜垄断法权实施统治的理由,更不可以张扬领导、管教、发财、强国。

法学法纲是“公正”——不公,则不正。秤砣的应用功能是达成“平衡”,必须要“统一度量衡”而使之成为公用的“法器”。

——“价值标准”,是“工业金融资本论”议题适用语言,不能适用于法策议题。在法策学评议题下,“价值标准”说法,要变通表述(哲表)为“学评依据”。

——私学是否得法,得纳入学评来批评认可。《宪法》、《党章》也不能例外。没有学评认可过的自以为是学研成果,连“错误”都不是——因而就无法落实学研是否得法事实;更无法进而落实学术成果或“学说”的公益应用功能。

在所谓的“哲学”这个议题下对于学术问题的研讨,需要突破多个学研议题范围——工业科研议题、人类学议题、思辨解说法议题等等都必须要突破。这样的学研突破,是在不同的学研议题下来审查所学用的语言,是否符合各类议题,是否能够达到精确学用语言来成全法策学说的学研高度。导不出法策学说的所谓“哲学”,是还没有“哲变”贯通所有议题的“半吊子哲学”——而半吊子学说不叫“学说”,而叫“谬论”。

由于“法学”是以“公正”为应用功能和学评依据的,因而才把“公正”标榜为法学学说的纲领。进而由于“文化策略(舆论宣传)”,是以“调和”人欲为终端功用的,因而法学言论的宣讲不仅要“公正”,还必须要适从“调和”的法学学说终端宣讲应用功能。失公正、失调和的法策不叫“公益法策”,而是欺凌人的“宪法”。

法权公属,没有人有权私成法学学说,一党一国也不能例外——法策必须得纳入学评来达成学界批评认可并通过“筹划实施(宣讲筹策)”,才能达成广普周知并落实法策学说的主导“公正”、调和情志应用功能。

法学学说的主导“公正”应用功能,是依据“理论”证明了“公理”,并进而来“依理约法”,才可能成为学界公信不疑的文本,进而通过广普法策学说,使文化公众对学界通过学评所约定的法约,达成公信不疑和公益无害认可的。私成的文章属“私法”,一国之法也不能例外。通过全人类学界学评认可后才能成为“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使学评达成的法学公约成为整体文化人群的“公信公行公约”,则必须还要经过筹划“优用学识文化策略”的筹策过程。否则,即使法学学说已成全完备了,缺失了广普学识辅学过程,也无法落实法学学说的主导生活法约秩序公正的应用功能。一国之法公正无欺、公信不疑得到了一国实践验证,进而才能达成在全人类各国推广应用——使之成为《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法,优用、广普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

所谓的“哲学”,是跨学科综合学研才可能成全的学说。抛开情志关注审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理,所遗失的是“情理(爱智慧)”议题,而“情理”不能变通(哲)落实为“法理”和“广普文化学识策略”私成的学说就没法落实其公益应用功能。

所谓的哲学,是随着人们的思考贯通所有问题的过程,在不同的议题下来变通活用语言的学问。在法学议题下还在滥用语言谈论“教育”、“管理”、“政治”、“领导”、“法律”问题,就已把“共和秩序”的合作问题,给歪曲表述成了“少数人说了算”的胡管乱治问题了——学用语言违背了法学学说的“公正”法纲,所滥用的词语,就已是法学学说的“跑题”滥言了——人类的生活合作问题,不是由谁来说了算的问题,坚持不弃地滥用“坚持领导”言论,“共和国”中的“共和”一词,就在法失公正、策失调和之下沦落为“谎言”了。

——华语文化中从来都没有成全过法学学说(请参见《人类从来都没有写成过应用功能周全的哲学学说,也未曾发生过哲学家》一文)。

法学学说是研究语言学法用法主导“公正”的“语言文化法策”学术批评学说。把所有的失公正言论,在法学议题下打扫干净了,就从“法理上”做到了知法、懂法、信法。公法策由学评公共活动来成全——没有人有“权”私成法学学说,没有人有权将法学学说的应用功能垄断经营成狭隘一隅的“私用”功能,为保守非法利益和名誉所张扬的“有权管治”言论,是“违法”言论。

权是公用“法器”。法权公属。公务职位的“职能”,与公务职位“责务”不一样。公务职位的职能是常设的,而其“责务:还需要就职者来担当,才能实现公正。“赎职”根由于对常设公务职能职位的“权衡”责务蒙昧不知,担当公务者,误以为就职就有了私“权”,因而就必然会发生恃权乱法赎职。

私人无“权”。法权公属。跟风胡扯“人权”,正是不知什么叫“法权”的事实证据。权是法学学说的应用功能,并集中体现为法学文本以”公正“为法纲的文法结构法理。周正的法学学说中的“权”的应用功能是公益无害的。在法学学说中,人与人没有“官民”、”性别“、”老幼“、”城乡“、”职业“、”国别“差异——都叫“人”,都在公属法权的荣辱、勤能、利欲本份的保护之下。爱欺凌的人和欺凌人的人,还不叫”文化人“、”文明人“和”法约信守人“这就是所 谓的“人性论”的结论——不守信誉的人,还是半畜半人。

“权”是适用于“法学学说”议题的语言。乱用语言,在天文物理科研议题、生物学议题、人类学议题、生活事物议题下谬用了“权”字——百分百会把“公法权”移交给意欲”说了算“的“私人”——私人有权,则必乱法——总统、首相、党魁、教主也不能例外。

平权无权公权生,
法策公成公法明;
党国弄权欺法策,
人类共和合不成。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