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华语——难于挽救的抗拒语言学(道学)常识,“文不化法策”低级思辨解说法文化癌症!  

2017-01-11 06:01:20|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题:


华语——难于挽救的抗拒语言学(道学)常识,“文不化法策”低级思辨解说法文化癌症!

 

一种语言文化的总体应用功能取向是什么,就是什么类型的文化。不同类型的文化标志该文化人群所处的不同生活法约秩序文明程度发展阶段。

宗教文化标榜神性,工业文化标榜真理,金融文化标榜敛财,统治文化标榜特权,人文文化标榜精英,语言文化标榜约定俗成法则,法策文化标榜修缮法策学评秩序,全人类共和秩序文化标榜人类共和法案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

我首先要对读者强调的要点是,你不必纠结于我的言论的批评激越和丝毫不留余地,也不必纠结于我的主张是否可行高效。语言文化学术批评的最终批评目的是纠错学用不得法的语言,通过正义学用语来把人类理想化的合和生活秩序得以实现的可行高效实施法案的实施步骤和实施程序解说清楚。所以必须得指出当前人类的生活秩序文明程度是处于低级文明阶段的。否则就没有立论和论述的必要了。对于人类生活秩序更加文明的将来的筹划,你没有合情、合理、合法的抗拒接受情由、理由和法理依据。只有你能解除情志狭隘抗拒情绪,才可能潜心读懂我的学术论文。所以你对于纯纯粹粹的语言学议题下的揭短,还要周周正正地把握好语言学议题来审查。

当前华语文化处于以标榜工业创新能力为主题,以商贸金融敛财强国为论据,以“统一”管控“复兴”的“中国梦”为目标的低级文明阶段。这个低级文明阶段的文化特征标志是浩浩舆论不涉法策议题,同时所提出的法策议题却是谬题。不涉法策议题和提出法策谬题的低级文化,驱策低级的诉求,张扬着一派沸沸扬扬地逐利趋权滥言,吸引着人们的眼球,煽情于忘义无耻的欺骗、背叛和淫逸享乐……

在文化舆论处于低级文明诉求的语言文化环境中,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处于被屏蔽、受围剿的被埋葬惨淡状态。整体学界,不知何为法学,更不知约定俗成、共学通用、优用成法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法体体系,是法学学说因情辨理、依理约法、依法筹策的读写学评依据。浩浩网络中,甭说涉及法策议题的言论必被禁言,仅涉及语言学议题,就已必然会遭遇道教信徒唯物主义徒孙的群起而攻了。这才是我此篇学术论文以《华语——难于挽救的语言文化》为题的前因。



——依你的浅学判断,以为追求真理就是最高目标了;但你可知知理而不得法"便一定是无法应用的文化垃圾?这才是思辨解说能力低下,只知有理论,而不审查论理之法,导不出法论议题的模仿学用低级思辨解说法的遗害吧?

人类文明处于低级文明阶段时期的文化人群所采用的低级思辨解说法,决定了该文化人群所处的生活秩序低级文明阶段。低级的思辨解说法应用,诱导着低级文明程度的知行活动,缺失前瞻约法筹策智慧,纵容了腐败再反腐败救火。国家内部的积仇积怨窝里斗事件层出不穷。丧失了自我反思能力和诚挚悔过的智慧和、,所遗失的正是宽容谅解的父性、母性品格。文化舆论以修道成佛、顺应自然、养生长寿、科技创新、敛财成功、军力增长、管控有效等为主流,虽然已蒙懂可知信守法约是生活秩序公正文明的保障,但所学用的却是依法治国管控滥言——遗失了约法公信、全面合作的诚意。就连“刑法”这样的朽败不堪的滥言,还在实用着!这就是当前华语整体实用言论体系,违背共和文明生活秩序法纲的实情。


在标榜了共和国的情况下,整体实用言论体系的应用功能错位异变成了管控话语系统。其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变异的根源在于,人们在交流活动中共学共用语言的事实,被整体文化人群否认。这种低级的思辨解说法应用的否认学用语言事实的理由是————学用的语言事实不是事实,而是语言表述内容事实的虚拟外壳。这就是当前全体华人,共同抗拒语言学的理由。然而这个理由,在公共交流活动中只有学用语言事实是公鉴事实的,人人可目击的事实实在的情况下,却是不成立的——谁能把思想一词指示的所谓事实内容纳入到交流活动中来,并且还不是学用语言的事实呢?

在当前抗拒语言文化常识的华人学界看来,每个人学用语言都是用过脑子的,因而学用语言不得法的谬学谬用语言的事实可以忽略不计,应当受到检讨问责的是交流活动中的私人的生活经验不足、学研积累不足和脑子冥顽不灵。这就混淆了私学是否得公法,和公法是否被私人承学无谬的公私关系问题。所谓“人治”或“法治”这两个用词不当滥言之间的纠结之处,就在于“法体是人”还是“法体是字”的问题。



每个人都是私人,每个字都是约定俗成的公成文化成果。如果私人或小团体有权“立法”,那么所“立”之法不论是否可行高效,都不能解除公众有“猫腻”的审查嫌疑。如果私人或某些团体是无权“立法”的,所拟定的法约条款是能够利用当前网络交流便利,通过公正的学评秩序,经过了学界的学评认可的,那么通过公开、公正的学评认可的法约条款既使还有缺陷,也能达成文化公众的公信不疑和信守不悖。这是因为,其法约条款是与文化公众的文化智慧发育状况相适应并对应学界的学评能力的。这才是法约实施的适时、适度的“适用”法则。

 

对公共学评活动议题和私学是否得法议题区分不清,才是华语文化人群自古以来文人相轻和学术批评窝里斗不止的原因。个中的原因在于学界把学术批评所批评的是语言的学法用法,不许可搞人身攻击基本法则,用模仿滥用的低级思辨解说法给屏蔽遗失了!这就造成了学术批评不审查字、词、句法和章法、文法,不能以全篇文法结构法纲为依据来批评学术问题,不仅会断章取义胡批乱评,而且几近必然的会把儒学道德、马克思主义、孔孟老庄等古人从古坟里挖出来,谬述其圣贤专利来冒充学术批评依据。这已是两千多年以来的遗失学评依据的拜人、拜物抗拒语言文化常识的固疾难除学术批评恶习了!

从学用语言提出问题,到学用语言回答问题,是一个思路贯通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和现实生活经验以及个体学研批评能力审查的思路循环过程。私人学用语言用过脑子是私人自知的私人活动事实,这个私人活动事实纳入到公共交流活动中来时,就转化成了学评交流活动互动关系事实。这个互动交流关系事实,以学用语言事实为证据。可见,是否能学好用好语言,并不是纯粹的私事。私用语言不符合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通用法则,所写成的文章就是谬论“——这在学术批证结论上,并不是私人的思想不靠谱事实,而是谬用了思想一词事实。

这里的结论是:

在学术批评活动中标榜思想,是偏离了语言文化学术批评事实依据的谬题

 

如果文化古人的思想是可以拿来交流的,那么拿来研讨的就已不是古人遗留下来的文化著作了。我们研讨批评文化著作中的问题,不是研究古人的脑子怎样想,而是研究古人遗留下来的文章怎样写。


我们总结归纳以上论述,我们可能明确的是一个什么问题呢?语言文化学术批评问题,是对语言文化学识的承学问题,而不是一个意欲拜某一文化古人为师爷的装孙子问题。对这个法体公成、法权公属、法条公约、法理公信问题,开国先师毛泽东先生的论述是“共产党的最终追求目标,是消灭共产党自己”——还法权以“公属”。

华语文化有史以来都没有摆脱过学术批评装孙子的智力障碍,其装孙子的根由就在于学研浅薄而学识不够用,因而无所晾晒。所以才会挖坟拜师装孙子,缺失话语能力自信,欲借师爷盛名来扩张话语权。这才是当前华人普遍实在的文化奴性病根!

语言的学法用法法则,不是任何人发明创造的,也不承载褒贬情绪。对优学传统学识的承学得法,体现为对字法、词法、句法、章法、文法这五个学研层次的语言学法、用法承学能力达成了周全。语言的学法用法法体,是人类有史以来在交流活中约定俗成、评优成法、共学通用的公成法体。正是因为它是公成法体才能用来揭示公理、公法。这个公成法体的学法用法和应用功能,是全面覆盖着人类的过去、现在、并可以用来规划将来的;是全面覆盖着人类的现实生活和知行活动而无遗隅的。正是因为这样,这个法体公成法则,才能成为法权公属的论述依据,进而为公正法纲提供法理论述的正无误论述依据。

——
什么叫法学?

——
你要是以为皇上的圣旨、商秧变法、当局的命令(宪)就是法学的研究标靶了,那么你根本就不懂法学”——学法都不懂,却能反观搞懂法学,这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说法学学说的研究标靶不是公成通用公益无害的由证明公理而依理所成的公法和任何个人或小集团都无权垄断经营的,那么拿什么来标立法学学说的公益功用和公正法纲?还拿“大公无私”、“官为民服务”这样的不靠谱言论来忽悠人吗?

 

如果说管控也能纳入到法学学说中来标榜其应用功能,管控法正是违背合作法法则的恶法。以为法,以为策,才可能通过“调和”的文化策略来潜移默化人类的约法信法文明品格和合和的生活秩序吧?

法学学说,是以谋求人类生活秩序公正无欺为立论意图的学说。法学学说的写成和实施程序公正适从法则是提取公益无害的语言文化约定俗成的通俗言论来优用,审查辨析用语言表述的约定法约条款是否有生活约定必要和是否能达成可行高效实施效果,所写成的法策条款纳入学界开展学评,是否能达成公信不疑和实施程序公正无欺学评认可。法学的“天敌”是违背“公约公信公行”发生原理、公开程序和学评认可公正秩序。

由于当前华语文化人群通用的思辨解说法是文化智慧发育处于低级阶段的思辨解说法,还不能从学用语言提出议题初端到学用语言回答问题终端构成一个贯穿人类知识、学识和经验的圆通周严循环,所以当前华人学界以及当局的言论和当前大学里的文科教材,百分百地都是半吊子学说。这是华人学界近百年以来跟风胡扯被错误命名为哲学的这个谬题,对该统观总论学说的立论意图、论述依据、适从法则、论述结论、学说功用等学术要点问题无所共识,必然会发生的结果。通用母法学说还没有整合成全过,那么任何分类应用功能子法学说就不可能正确无误地定位其在母学说体系中的应用功能和与其它子学说构成的功用关系。这是永恒无谬的学评结论。

华人学界两千多年以来遗失语言文化常识,跟风胡扯天道自然物质运动,演生了一批批道教信徒唯物主义徒孙,极难启发其懂得天道自然物质运动,只是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体系中的一小部分适用于科研的用语,不能胡乱在其它议题下通用。科研用语连人类学议题的谱也靠不上,也就更靠不上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和法策学说议题的谱了。这就是两千多年以来的华语文化瘟疫实在的实情。声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浅学徒孙,其父母大体不可能是教师教授。如果是,那么其父母岂不是一生光说不做的缺乏实践之人?而实践所要检验的真理也与其父母一生在讲台让光说不做,说得对不对无关吧?


——
华语文化人群不肯认定学用语言事实是事实的顽劣恶习沿续了两千多年未能在学术研究上达成突破,不能揭示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是独一不二的公成法体,更不能揭示法理法纲法权法序等法学学说发生原理、要点问题和论述依据,其至要的前因还在于非法统治当局,是敏感于学术批评涉及法学议题的。因为法学学说所谋求解说清楚的公正法约秩序议题,是必然会搂草打兔子批评当局所秉承的违背合作法理的非法管控法的。

法学学说得以成全的至要障碍在于既得非本份权利的少数人阻挠法学。而两千多年以来由皇权非法管控当局所传续下来的有效阻挠办法,就是误导文化公众对优学传统学识的关注,造成整体文化人群集体抗拒学用语言的局面。用“圣贤”、“真理”、“爱民”等极少的词语,离析了集纳在语言学法用法中的经验、学识和文化法策智慧来张扬拜人、拜物,再标榜一些韩信钻裆、君子报仇、各为其主、大隐于市、难得糊涂、二桃三士、胜王败寇等胡言乱语充当语言文化学识误导承学……

 

撰写各类文章的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母法学说不能整合成全,大家只要学用语言就一定会用语跑题,也就不可能证明法体中实在的公理、公法并导出公正、公益的法学议题了。这就给非法管控法的延续,上了保险”——这样的上保险愚弄人办法极为有效。不必当局来阻止通用母法学说的写成,只要学研积累大体够用的学者涉及语言学议题,就一定会发生一群文化奴隶群起围攻的景象。这不正是当前网络中的道教信徒唯物主义徒孙围剿提出承学语言文化学识议题的网友的言论的一大景观吗?

 

——如果学用语言得法还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只有用私脑子而认定了语言学无用的拜人、拜物哑教徒孙才能聪明起来获得不会解说、不会批评的打哑谜沟通能力吗?

对于一个抗拒学用语言,抗拒传续语言文化学识,抗据对共学、共用学法用法法体的通用功能揭示,以为学不好用不好语言也能凭私脑子聪明把问题想清楚的标榜思想、主义、观念、精神的文化人群来讲,是必然会表现出自以为是的愚顽文化人格缺陷特征的。因为这个人群两千多年以来,还没有搞懂过是非正误属于什么问题。还以为谁上了台,谁就有了话语权的非法统治文化现象不是可耻的文化现象,还有光荣之处可表呢!是非正误是学评交流活动中的学术批评结论”——并不是哪个屁响,哪个屁就是香的!当前华人学界不是标榜《道德经》、《论语》吗?可是对《道德经》、《论语》中的前三句,当前局和当局管控下的学界,无一人、无一篇论文能解析通透。除非是听信了我的批评劝戒,把这两部两千多年前就写成了的“语言学著作”,当成语言学著作来解读解析——否则还将愚不灵地胡扯乱解几十年——或再蒙昧百年也未可知!

 

——当前华人学界,没有任何人能比我三公大叔投入的学研精力更多。这是我在网络中克意搜查十几年年出的判断。信不信由你,可骂不骂却在我——以为公创、通用、评优成法的共学共的语言文化学识空洞无用的文化瘟猪,你还没有瘟死已是奇迹了!


我应当拿怎样的说法而不是思想来作为此文的结束语呢?

 

我所要正言相告的是:

 

文化学术批评议题下的一切问题都是在交流活动这种读写学评活动中发生的,一切问题的是非正误不可能超越到学用语言的是非正误范围之外。认定并秉承交流活动事实,对于语言的学法用法达成抱一不偏,这对于当前华人学界来讲,还并不是一个容易把握牢靠的浅学层次的问题,而是百年以来学界还没有达成共识的统观总论学说(哲学)如何来成全的高端学研层次的问题。这个高端学研层次问题的得以解决的表现是说明如何才能屏蔽主义思想逻辑哲学世界社会历史心理时空相对矛盾实践领导教育民主法治等学用不得法的是是而非滥言,使文化学术批评用语达成体系自洽的问题。这是一个在多个不同高度的学研议题层次,多次重新学用语言的议题。情志关注不能至广泛,思路辨理就不能至公通;思路贯穿有遗域,法理兼覆就不能达成至公正。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母学说整合成全后,要正义地命名表述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不可以再跟风瞎扯胡诌为哲学了!

文法语言学学说是撰写各类文章的通用母法学说,学说所揭示的是各类文章的适用词语不可胡乱通用,一定要适从各类文章的主题的文法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法则。说白了,就是写文章用词不可以跑题”——共和法策议题下,你用宪法一词来命名法权公约文本,是违法的;在生活合作活动中单方的“立法”是违背协商合作法理的。不是程序公正秩序下发生的“公约”,就不可能达成“公信”。

法策议题下的文法语言学法用法法体的学术批评用语是否能达成自洽,可以用下列两套用语实例来严格对应比较。通过比较,其是非正误是不难得出正确判断结论的:

1
、文字学、词汇学、语法学、逻辑学、哲学、政治学

2
、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学、章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法学

————
通过以上比较,你是否还会在今后顽固不化地认为法学语言学学说不在法学议题范围,而法厅的论辩和裁决宣判用语不是人话呢?我看你很难突破你自身实在的“学用语言到公成法体之内找个人来当“托儿”或到‘华语公成法体之外’找个‘托儿’”的文化奴性!这是因为模仿学用语言而不能达成变通活用语言的文化恶习,是极为顽劣难改的!也不是浅学者通过自察就能具备纠错能力的。不能利用当前的网络学评便利,通过公开、公正地开展学评活动来彰显学界前沿学术批评成果,有再多的学术成果也是必然会被埋没的。这才是“管控法”能得以千年沿续不败的“绝密”大法。

这里最后要解说的问题是:宣讲互立合作法《公约》的文本叫“文化策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