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了当前大学文科教材名,大体都实在严重“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滥言,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了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你们把《论语》这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全都给读作贱了!  

2017-11-19 04:15:56|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礼”是指“法策秩序”,“乐”是指“守本份”,不可超越本份地辅张“摆谱”。所张扬的是“公务从俭”、法策公信共守“公道”主题。全篇所张扬的是对周代法策秩序(周礼)的崇尚和遵循情志。

——“法策语言学(周礼)”主题,始终是《论语》全篇保守的最高“公益法策主题”。《论语》与《道德经》这两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是一脉相承的。孔夫子曾经就学于《道德经》文本的作者,也是有史料记载的。试想,华语文化史料记载的第一位“图书馆馆长”,会有什么“专业”特长?你们把整合“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层次的学说,给胡诌乱解成了“非语言学”学说,说明你们的读写能力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的“大一统学说”议题高度。因而,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学研宏观高度的后学者们,就是不可能具备对各个分类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要领把握周全的能力,也不可能获得对各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功用关系的周全把握的读写能力。学用语言不得法,当然是不可以获得周全的读写能力的。所以,对于华语五千年积累下来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批评著作读不通透,一点也不奇怪。五千年的文化史中没有遗存下来“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是不可能的。而大量实在的“语言文化学术著作”被我们给读作贱了,个中的学研不得法原因只有一个——没有把语言文化学说当成“学术著作”来读——把学术著作给胡诌乱解成“科学论文”和“人类学”文本了。《论语》是用言论来解说言论的学法用法的“内容和形式都是言论”的“抱德守一”学术著作。这样的学术著作对于习惯于采用“科研”和“人类学”思辨解说法的思路不通后学者们来讲,是极难读得懂和解说通透的。“一分为二地看问题”,是不可能搞秘懂有了人的知行活动系统,进而就发生了人类的知行活动获知系统,再进一步就发生了人际交流共学通用的“语言学法用法”这个“第三”公道体系的。你只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说法很了得,但却没有精确地解说“万物”是指什么的读写能力,当然会把言论表述的情志主张给误读误解成“事物”。言论所表达的是情志主张,当然“言而有物”所指的是有诉求、有情志、有主张、有法策。否则言论岂不就丧失了表达交流诉求的功用?

不能具备阅读“通用母法学说”,和写成通用母法学说的能力,就是不可能达到“圣人抱一”的统观学研高度的。高度有失,当然深度就有误。《论语》这个文本名,已经说明了全篇谈论的主题,没有偏离“语言的学法用法”了。因此你已不可以再人去亦云地瞎猜乱解了。人类的读写能力发育还处于幼稚期,读不懂优秀古籍很正常。对于《易经》、《奇门遁甲》、《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等文本读不通透 ,是很正常的。读法不对,当然会曲解乱猜——读书读不通“写成法”,当然就不可能获得写成学说的能力。写成学说的能力达成了周全,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可读的书了。用当前的通俗公通语言撰写学说著作,当然会比古籍更加易懂易学。

我们不必把古籍看得太神密了得了——所整合解说的全都是“常识”——不是常识 ,就不可能具备广泛的共学通用功能。放平心态,别把宗拜文化古人因而遗失优学传统学识的偏执情志,用到读写学评交流活动中来,学界的学者们就皆圣、皆贤了。获得读写能力,不必争夺话语权——承学得法者对言论的组合应用是非对错,是一目了然的。所学用的言论文不对题,却硬要偏执地强辨自己的想法没错,就太幼稚了。在人际交流活动中的“想法”是不成立的,所以在华语五千年文化史中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思想家”,而只发生过对言论学法用法正误的“学术批评家”。学用语言止于“想”,而达不到“交流用语正误终端”评审,就一定是一个“谬论家”。《论语》这个文本名,已把整部著作谈论的主题讲得清清楚楚了,你还在采用“唯物”思辨解说法抗拒所谓的“形而上学”——你的学研档次,还可能“上”得去更高的台阶吗?

五千年的文化学识传续史中缺失了“语言文化学术著作”是不可能的。大量实在的文化学术著作被我们给读读误解了,才是我们遗失了常识而不能自知的唯一可能。我们读书撰文,唯一可适从的是语言的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法则,不可以所传续优学传统学识的承续公共文化成果活动,给胡搞成了崇拜历史文化人物活动。古人能学好用好语言并讲清语言学法用法要义,我们也能做到。如果文化古人是难于超越的,那么人类的承续学识能力,岂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吗?

两千多年以前遗存下来的文本,肯定是有今人难于解说清楚的问题的。我们知道不同方言区的人们互相交流就已有了方言障碍,所以我们对古籍的解读解说是不可以死抠硬撑装明白的。把握了古籍文本的全篇主旨(道之德),就可以轻松地变通解说通透了。断章取议式胡猜乱讲,只能是庸人自扰、难于自圆其说。“论语言的学法用法”,不是“论脑子”、“论孔夫子”——古人不是语言文化学识发明家,而只是一个公创通用的语言文化学识的传续者。古人会传续学识,我们也能学会。古人出的主意、想的办法不能适用于解决当前的问题,而我们当前的活人却能找到可行高效的解决问题办法。承学得法才能获得学用语言解说一切的说明、说服、说和能力 。承续共学通用的语言文化学识 ,不必“找个托儿”并标榜为圣贤。无们自己若不能成为圣贤,圣贤岂不就绝种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