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跟风胡扯约法、筹策、议案以外的问题,皆属半吊子学者在学舌胡诌。  

2017-11-23 03:37:33|  分类: 法策谘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敢于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论坛”发言,就已不是浅学者了。然而你的帖子却达不到“学术批评”主题的学研高度,你难道不是在跟风胡扯、人云亦云地“放你师娘的狗屁”吗?不论你有多少感触经验、知识、学识,都必须要变通成你自己的适时适用的“你自己的话”——不可以守旧学舌于中外文化古人的“死人话”——中外文化古人要是能为当前的活人筹划好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全人类就都没有必要再读书撰文了——中外文化古人已聪明绝顶了——你还有必要发言吗?

 

不论你是初学者还是几十年精诚求证的学研积累大体够用学者,只要你的学识不能变通(哲)到约法、筹策、议案高端议题上来落实学识的高端和终端公益无害应用功能,你就是一个二三流以下的学研还未涉及到“法学”主题的“不法”之徒。

 

承续华语公共文化传统成果得“法”,是极难达到的至高学研无误境界。说“人非圣贤,熟能无过”,是实实在在的浅学不法、推委担当学术责务的说法。学研还没有达到法理通透、智慧澄明的宏观高度,就必须要继续努力,决不可以用“人非圣贤,熟能无过”的滥言,来推托责务,放弃努力。这是学界前沿学者群的“底线”——不敢成为圣贤,也就不必再瞎掰胡扯遗害于学界,并制出造学研不得法的文化垃圾的一派滥言了。

 

对我们美丽的华语文化学识传续体系学研得法,属于整合文化常识的读写学评活动,如果不是遗失了重要的常识,是不可能发生学研不得法的一派“人云亦云”胡言乱语的。别人说“人非圣贤”,人人都有犯错误的理由;你就甘愿停留在“犯错误的水平上”了,那么你对华语文化史上传续下来的“传统学识”,就已不可能达成承续得法了。“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是文化先人们对后学者们所寄托的“语重心长”希望。我们所有的后学者都不可“自暴自弃”,而不敢向“文化学术最高峰”冲顶。

 

毛公也曾语重心长地讲过:“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好象早晨八九点种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们没有理由放弃求索,我们也没有放弃“成圣”、“成贤”的希望理由。你放弃了,也就不必再发言了。

 

在人类文化化育人类生活秩序文明和法策智慧的久远历史过程中,人类不断地遗失已经整合到语言文化学识体系中的常识,属于常态现象。只有在人类的“文化文明法策”智慧发育成熟的历史阶段中,人类才可能整合成全“通用母法学说(哲学学说)”。这是一定的。我们没有理由“自以为是”,也没有理由放弃整合学识的情志。  文化学识应用功能体系学说还没有整合成全过,是人类有史以来的一切“自抗内耗”人为灾难频发不止的前因。

 

没有通用母法学说这个“语言学法用法法体”论述学说,就不可能找得到法体结构所承载的“法理”,而法理论述依据不明,也就不可能发生“周正严谨的法学学说”。没有法学学说成全的前提条件,也就不可能发生公正无欺、调和无辱的“法策”和可行高效的“公益法案”。

 

我上述所述的,是学术前沿高端学研层次上的“综合学研(哲学)”议题。这个高端学研议题,是人类文化学术批评史有史以都没有达到过的“大一统”学研高度。“华语学界”跟风论辩“哲学”谬题百余年,也没有达到“统观学研高度”,已是我撰写数百篇论文重复证明过的了。浅学者读不懂我的论文很正常,但自知学研已经突破了当前体制内学界提出的“谬题”的前沿学者对我的论文缺失学术敏感失察,却是不应该的。

 

你已是在华语学界突破了体制内提出的“谬题”的前沿学者了,可为什么还要“固执己见”,不肯把你自己的学研突破成果纳入学评来谋求学界认可,并进而通过学界认可来达成广普周知呢?

 

——全人类自古以来的“大师”、“泰斗”同属于“废物”;他没有敢于将自己的学研成果纳入到公正的学评秩序中来开展学术批评并达成“学术前沿学评认可”,又怎么可能在学界认可的情况下进而达成广普辅学,使天下人皆成“圣贤”呢?

 

————学术成果的发生,是不可能由学界的某些个别学者“自以为是”就可能得到学界认可的。学界未认可过的所谓“学术成果”,只不过是后学者们皆难读懂的“胡言乱语”而已。对于这一点,我十几年来努力在网络中倡导建立“学评公正秩序”,把学术前沿学者群彰显出来,以便拉来学研档次来开展学评,把最前沿的学术成果彰显出来未果;可我却读到过许多“学研大有突破”的论文。突破宗教、突破科学、突破人类学的论文大量实在!可突破对“理”的论述,达成论理无误并进而达成“依理得法”的学者及其论文却极为罕见。统合语言文化常识的公益无害功用并整合成公益无害的学说,本是在学评秩序公正前题下很容易完成的学评任务。可在以“百家争鸣”为名义下的拉不开学研档次的一派胡吵乱嚷,却正是造成华语实用言论是一个学研不得法的“庞大的文化废墟(马克思语)”的前因。你不知你当前的实用言论是一派胡言乱很正常。可你不知言论正误必须要纳入学评秩序公正的学评活来验证是否学研得法,却是你自己犯下的无知无畏错误——没有任何学三得法的学者会谅解你。

 

——————我们试想,一个学不会达成全面合作的文化人群能够建立起来“共和”法策秩序是可能的吗?学界学研大有突破成果的“前沿文化学者群”还没有获得“学评合作”智慧,那么“共和法策”下的“公正无欺、调和无辱”的法公策正“共和”秩序的达成“名实相符”,还离华语文化人群有多远?

 

不论我们有多少见闻、经验、知识、学识、智慧,只要还没有达成学界共识并进而广普辅学达成“广普周知”,就一定是不能实现其应用功能落实无误的。而所有的“公益无害功用”学识得以落实,都必然地会落实到“约法”议题 、“筹策”论述、“议案”结论“终端”。这就是“撰文法”终端的“议题无误(文)”、“论述无误(史)”、“结论无误(哲)”的“贯通“文化观”、“文明观”、“法策观”的‘三观’”要义。

 

学研拉不开档次,学评秩序失公正 ,就永远也不可能达成学术前沿学者群认可的学评共识。因此,前沿学者的学研突破成果,也就不可能进而达成广普辅学应用。这样看来 ,自古以来的“圣贤”,只不过是“废物”的别称而已。《道德经》的作者两千五百多年前就明确指出过“以吾之见其不得已”——公共文化成果的承续“传统”,并不是哪个文化古人的发明创造或独立完成的学术成果,而是对公属文化成果的承学传续得法学术成果证据。我们读经典学说,是不可把经典学说当成“私人了得所整合成的文本”的。我们必须要把人类文化史 、文明史、法策史遗存下来的“语言文化常识”视为“全人类知行活动成果在交流活动中呈现”的“人类公共文化成果”。非如此,则不配成为“人类文化学术批评史中”的“青史留名”学者。正误荣辱,本就是文化公众所认可的,“自以为是”的正确或光荣,是人类文化史上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公认事实”。

 

我通过四十多年的精诚学研表明,学研大成并大有学研突破时 ;必须要守望好对“人类公共文化成果传续体系”的信仰,稍有偏差并试图标榜自己学研得法时,就一定会造成“学识广普辅学障碍”。这障碍不是来自于环境的障碍,而是由我们自己试图彰显学研得法的学识而过于偏执于“自我”私情,所造成的交流障碍。全人类从来都没有错过,而错了的只有人类语言文化学识传续“前沿学者群”。前沿学者群不能为人类的合和秩序追求达成“学评合作”示范——你自己不聪明,还可能指望“天上掉下来的‘聪明绝顶’”降落人间吗?

 

——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就是对“全靠我们自己”的启蒙。“我”不作为或胡作非为 ,还可能发生“我被作为”的无欺无辱“人间奇迹”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人类文化学术批评议题下的一切公益无害议题,都必须要落实到“合和无欺”、“调适无辱”的法策合和秩序下来;稍有偏差,就已不可能达成“共和法策秩序”的名实相符了。

 

情至博爱出公情——情理至公通彰显公理——依公理成法则法至公正——依据公正之法筹策来筹划法策宣讲策略,则策至调和——依调和法策议案,则“全人类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法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必然会达成可行高效。

 

我精诚学研四十年,首成的“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法”约法筹策秩序实施法案,已被我在网络中极力张扬过近十年了,可这样的“罗圈话”却很难让人读得懂。这在我看来正是全人类的“文化文明法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的事实证据——当前全人类还处于“还没有聪明绝顶的历史阶段”,读不懂前沿学术成果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们不能自知学研浅薄或不知自己达成了哪些文化学术研究突破,我们就没有资格发言——多读一读“超越了我们的学识的艰涩难懂学术论文”又有什么不可以精诚向学的理由呢?好的学术论文不仅要反复读,而且还要在自己的人生不同阶段不断地重读,才可能达到 “大器晚成”的“学研评优共识”境界。“诚实”,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全之策”;把诚实的品格应用到公共文化传统学识体系的承学续展“学评秩序公正法策”上来,才能充分地提取华语公共文化成果,达成公益无害学识的广普辅学应用——用于“文化文明法策”终端。

 

————————我以上所述,无不是学用语言是否得法问题。在人类有史以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人际交流活动“听”、“说”、“读”、“写”以外的问题。你被学研不法的“洗脑文化”致瘫了脑子并以为“形而上学”是并不能集纳人类的知行活动成果的;这正是因为你还没有学会过读书和“写作学说”的事实证据。早已懂得了“一切都在不断变化中”,却不知没有不断变通活用的“共学通用”解说一切变化的“交流媒体”就不可能解说清楚一切变化;这也正是华语学界跟风胡扯“哲学”谬题百年以来的,抗拒并遗失读写常识的“脑瘫”病因。

 

“法策语言学”,从人类有史以来就处于人类语言文化学界的学研盲区。这正是人类还没有永久解除战争发生的可能的前因。信据暴力来垄断话语权就会“不讲理”、“不知法”、“无和策”;因而也不可能张扬可行高效的“知行活动法案”的公益无害功用。“实话实说”从来就没有恶意。正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我才有必要申明“人类有史以来学研不得法”问题。

 

“法学学说”必须要成为一个全面覆盖人类的知行活动而“无遗隅”的“一统解决人类已经遇到和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的学说。因而“法学学说”,就必然是在“通用母学说(哲学)”达成广普周知之后,才可能依据“母学说”的“结构法理”来确认“法理论述依据”的“法理通透”、“智慧澄明”学说。“通用母学说”不成,“适从母学说之法”的“法学学说”就不可能得以成全发生。这才是我此帖标题指出“学研不得法”的拟题论述意图。不知没有情就没有理、没有理就没有法、没有法就没有策、没有策就不可能发生“知行活动法案”的因循法理关系,华语学界的学研,就大体还没有“入门”。

 

学研不得法,是不能达成依法筹策的前因;对依法筹策议题缺失敏感,是不知全人类共同需要“可行高效知行活动法案”的前因。读而不能达成因用而学,写而不能达成因用而写,评而不能达到审查“全人类共和法案”的所有学识公益无害应用功能学评终端,你的脱离了学识公益应用功能的一派人云亦云跟风胡扯,不是为了吹牛B,就是为了歌颂极个别人伟光正——你的一派胡言,就已丧失了公益功用。这才是你学研不得法的情志偏执“要害”吧?

 

公益无害的“字法”、“词法”、“句法”、“章法”、“文法”,从来并永久不可能沦落为适从少数人的管教意图表达的“欺凌或奴化统治”语言。我们学好用好语言的前提,是“中庸无为(取中为用,不可胡作非为)”。个中的“中”,是指“公通”、“公益”、“公允”——不为少数统治者谋求非法统治,全人类各自都得学会说“通俗语言”、“调和言论”使“文化法策舆论”公正无违之“居中不偏”。“中”即“公”——不可标榜私人有为;“公”即“公法 ”——不可信人而不信法策的公益功用。全人类有史以来的任可被标榜为圣贤的先人,都是被“吹”出来的,而公益法策的公益无害功用,却是历代非法统治当局都极力掩盖过的——焚书坑儒、莫谈国是、禁止妄议、霸言拒评等不一而足——这是华语“文化法策”学术批评史上,从来也没有摆脱过的“学术批评无秩序状态”。

 

“学无评优无学说”——对这一句话我已强调呼吁过近千次了——可华语学界似呼学研有成的“天下第一”网络“文化苍蝇”虽层出不穷,却无一响应我的“学评合作 ”倡导。受人物崇拜遗失文化常识的“不法信仰”影响,“聪明绝顶之徒”们皆以为他自己已经成为“人间第一聪明王八蛋”了。“第一聪明王八蛋”不能把聪明传续给所有人,你就是金庸小说中所述的“东方不败”、“灭绝师太”,所练就的是“九阴真经”阴谋武功——然而你却不知耻!

 

学无评优无学说的“公成学说法理”,极为易懂易学;然而偏执于自己聪明的人间“王八蛋”们,却不肯与全人类共同达成觉醒向学——你说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被法权垄断文化致瘫了脑子”的自以为是文化牲畜?

 

法学议题,被跟风胡扯的“社会学”、“心理学”、“逻辑学”、“哲学”、“教育学”、“政法学”、“国学”、“党学”等滥言歪曲,这样的一群“不法”之徒,还可能有好日子可过吗?正义地学用语言的常识被全面遗失了,还可能有什么问题的解决办“法”被“说明”、“说服”、“说和”并成法成策成案?围着法学议题乱学滥用语言“绕”,绕来绕去的终端意图在于害怕“法学”议题得以彰显,害怕公益法策得以彰显,就会被赶下台。这才是法策主题在华语文化史上数千年以来被屏蔽的原因吧?公益法策不存,才可能彰显出所谓的“领导者”的作为。这已是华语文化中的“权大还是法大”的老问题了。权不服法,世代瞎哑!

 

————我责骂“华语学界中国猪”,除剌激向学觉醒的意图以外,没有别的意图。人类自古以来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是常态,但若是守旧不敏,就已不可能达成反思觉醒“突破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常态”了。对于一个守旧不敏的文化人群来讲,看不到远景希望才是常态——这个常态,已是五千多年以来的“分合成败周期率”常态了——我以为耻,而你却以为荣吗?

 

——向学不可耻,面子大于学术才可耻!别把秉承暴力立国当成永恒无误法策,全人类终将会“永久终结暴力欺法的不法统治”,最终实现“全人类共和秩序”伟大理想——“一切”试图阻止全人类共和法策秩序的“狭隘情志偏执者”,都必将会成为“地球村”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笑谈”——信不信由你,是否禁我的言也由你——我自知我出生在了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阶段,对一切“不由自主”的“禁言”胡作非为,我都得承受。我已老迈无能,后学当前途无量!

 

正所谓:

 

承续共识有阻隔,

学无评优无法策;

法策学评艰难事,

当局害怕无评说。

 

跟风起哄学不敏,

师娘正确纷学舌;

千古合和承一脉,

读写学评逆法则(即写草稿,承入错误不校)。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