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了当前大学文科教材名,大体都实在严重“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滥言,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了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崇拜人物的遗失常识文化,根本就不可能有好下场!  

2017-11-29 08:32:11|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首先要旨出的是“信仰”,不是狭隘人群、狭隘国家、狭隘党派的诉求事实可以冒名顶替的;只有全人类公益无害的公益共和生活秩序追求,才可能成为全人类公信不疑的“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法“信从法策”。这是全人类的文化学术批评结论中的“总结论”并且永恒也不可能被“证谬”。

————我已是我在网络中以“大野迷宗”、“大欲宏观”、“三公法案”、“三公大叔”、“公益学术”、“读写学评”等网名所极力张扬的“公益法策”了。

一流学者的学术成果,二流学者读不通透;三流学者的对二流学者的学术论文也读不通透;这是永恒无误的学术批评事实!

前沿学者没有指望过后学者超越自己,所以宽容有加;整体学界也不可能超越文化传统学识体系,而承学无所遗失,也是不可能的。这也就是说,人类有文明史以来 ,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超越人类文明的所谓“泰山”、“北斗”、“大师”、“圣贤”这种“劳什子”——人人皆是平常人,这才是“各得其所”之“法要”。你要是聪明绝顶了,全人类就傻透顶了!

——可人类有史以来的“聪明人”为什么会层出不穷——并制造了人类有史以来的“人类自抗内耗不止灾难”,并没有阻断过“分合成败周期率”呢?这是因为人类中的“自以为是”的“大明白”们,“太聪明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全人类只有协商合作才可以能解决好的问题,被人类各国的军事割据统治者们给歪曲解说成“少数人有为”就可能解决好的问题了——这就叫“自欺欺人”——自欺蠢一个,欺人蠢一窝!

我的此帖标题责骂“法策学评无秩序的贱人”,就在于不论是当局崇拜人物,或公众崇拜当局,皆一同属于“不由自主”的“奴性人格”范围——你不自主,就只有一条“被做主”的“不由自主”出路了。这就是人物崇拜、替换了承续公共文化成果的华语学界传续学识不得法实情。

学评无秩序而以“师娘话”为是,是冒名学者的人的“大本事”;学研浅薄却以当局的统治法为是,是数千所以来被管教的文化奴隶门的“大本事”。其“本事”一同归属于“不由自主”。这是放几个“自由”猪屁,根本就不可能达成统筹解决的问题。

私人的信仰无数多,但公共文化信仰却很罕见。因公谋私,以私欺公,奉公谋私等现象层出不穷。止于腐败份子圈内发生“反腐败”的作为光照千秋,实实在在是“痴人说梦”!哪里来 的公益法策信仰可言?

只要是全人类各国秉承“国族情志”,其一派胡言乱语的“情感关注”,就一定是偏执的。从崇拜古人到冒名古人的徒孙,除去“装孙子”的理由以外,没有任何理由。学用语言找个“托儿”,早已是华语学界数千年以来“不作为”和 “胡作非为”的“优良传统 ”了————遗失常识而适从当局统治,是文化人格“奴化”的“不由自主”根本原因。

 

崇拜人物的败坏学风长期盛行,早已成了华语学界的学术癌症。

文化学术对语言文化学识体系的承学法、优用法、续展法研究批评主题。学术研究不是研究古人,更不是研究经典著作的作者。关注名人的学研批评法,已偏离了学术主题。一言面由于崇拜名人丧失了独立学研能力自信,另一方面,对于所谓的“名人名言”的模仿学用,也养成了所学用的语言与当前的通俗用语不能接洽的“食古不化”坏习惯。说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很简单,但把外文译语和古语转化为当前的通俗言论却是较难的。没有下过几十年的读写训练功夫,是达不到应变活用语言的能力周全学研高度的。

承学之法术、优用和续展学识的法术叫做“学术”。学术批评所批评的就是所学用的语言是否精确严谨并适用于当前的交流。中外古人也有其当时的优秀学术人才,并且以其写成的学说著作为证。但我们研究学术问题却并不是研究中外古人,而是研究中外古人之学术作为,把学术史的发展脉络整理清楚。所以说,学术研究和学术批评,大可不必以“引用”为是,直接把所学变通成自己的话,就减少发一些交流障碍。

所谓“实话实说”,并不是心诚就能做得到的。要把古语、译语都变通活用成今言,所说的才是适时、适用的“实话”——否则你所说的就是“古话”、“洋话”、“死话”、“别人的话”。这样下去,其学研能不偏离对公共文化成果的应用功能信仰,搞得治权大于法权吗?而官权大于法权,就正是分合成败周期率难于阻断的前因。官权大于法权,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