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读写学评活动所必须要适从的“基本法”,不是你乱认的“师娘”发明创造的。  

2017-02-11 05:12:48|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学活用语言,使人类的文化舆论适时适用地实现公益无害应用功能,是不必找个“托儿”来拜认为“师娘”的。古人说的是“古话”,外国学者说的是“外国话”,你自己说的是你自己的话——你要是曾经跟风起哄地认为“孔子曰”或“马克思主义认为”所标榜的“古话”或“译述不周的不内不外的话”言中了要义,这正是你违背了语言的活用活用“基本法”,已丧失了活学活用语言, 使你的言论达成活学活用并进而达成公信疑不的,“违背基本法”事实证据。

——读我的帖,得首先要秉承严谨的学术态度,把人类有史以来自搞内耗不止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耻辱”带入到我所提出和解说的问题中来读——浅学而不知耻,你就不必再读我的帖了。对于无知无畏的浅学文化瘪三儿,我没有兴趣“办托儿所”。如果说人类难于解说清楚的学术问题是不存在的,也就没有立论研讨的必要了,而只要是学界执意立论研讨的问题,就一定是几近百分百的所谓学者们,都不具备通透解析能力的。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只要是学界有一位学研得法的学者具备了通透解说清楚人类有史以来都没有解说清楚的问题的能力,就一定会在学界发生如同得罪了全体同代学者的学术批评现象——这个“大聪明”,百分百地会指出,当前学界的所谓学者们,全都是学研不得法的“傻瓜蛋”——这就是所谓的“学术创新”文化现象——与四十年前我当中学教员时了解到的一篇叫做《火刑》课文中的“布鲁诺”的遭遇一样,受到群起而攻,死于宗教或类宗教所设置的刑罚。这才是人类生活秩序文明程度,难于必变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前因。

 

学术批评是不可妄下断言的。因为前沿学者们涉及的学术批评问题“全都是”人类有史以来,是是而非的,还没有达成说明无误并进而达成学界共识的问题。这一类问题,是承载着人类有史以来的仇怨和血泪相抗不止的问题。这一类问题比我们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亿万倍!当前人类几十亿人——哪个人的死活,都不可能凌驾于全人类公益活策秩序之上而受到全人类关注!

 

能不能说明问题、说服人、说和法策,是学用语言是否得法的问题,而不是别的问题。文化论取“法”,文明论见“术”,法策论得“势”。吕淑湘模仿西学句法称之为“主”、“谓”、“宾”——这是学研不得法的!而学术古籍论述大体以“道论”、“法论”、“策论”为题。物学信徒则胡扯为“世界观”、“方法论”、“价值论”。而周正的“文化文明法策”,则要以议题整合无谬,论述依据公鉴,论述结论公信为是。这样的高端学术问题,你大体不具备发言能力。所以必须要学会反复解读,并要慎思谨言————你吃错了药死你一个,而文化舆论失法失策,却会“蠢一窝”——整体文化人群信口胡扯,在国际上遭遇全人类其它文化人群厌恶!文化学者认可自己为“中国人”而不是“华语学者”本就是阴差阳错的滥言了,却还在跟风胡扯“哲学”、“国学”、“儒学”、“马克思主义”——你无知无过,我却是替你脸红的。


一元论”或“体系论”亦或叫“大一统学说”的“总观统论学说”还没有整合成全过,当然会发生跟风胡扯“哲学”的论述依据不能达成共识的各有偏执一派胡言。文化议题定位、文明论述依据、法策总结结论——我这样讲就已经是学界难于读懂的“天书”了。然而我这样讲却洽洽是被错误命名的所谓“哲学”高端学研成果。学说名有误的唯一解决办法是通过学评来“正名”,否则就不可能达成学研得法。

 

如今搞学评,已极为罕见综合学研能力大体周全的学者。学评谎凉根由于物学信徒秉承“物理”,以物质文明能化育精神文明谬题为是,不断用一些学研不得法的胡言乱语来强化学术恶习,其结果必然是追求“物质文明”、鼓唤“经济核心论”造成了贪欲横流和环境污染实情彰显出来,并难于补偿其深远遗害。这就不得不再延续着谬题,瞎扯出一个“放缓发展速度”的主张来了。浅学者信口胡诌,不到学评公正秩序放在眼里的“散沙文化”要是能发挥其应有的实用功能,是不可想象的!


——试图整合成全“统观总论学说”时,所秉承的“基本法”是错误的,整体话语系统的应用功能就一定是脱离实际的。这正如对史料的整合学者们谬称自己研究的是“历史”一样,“历史学”和“史学家”皆为不靠谱的滥言——所谓的“史学家”连自己是“干什么吃的”的定位能力都已丧失了,才会连他自己研究的是“史料”的“实话实说能力”也遗失掉吧?

 

——你有所秉承,并以为当前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大体是周全的,这对于浅学者来讲,是可表彰的;而在学术前沿议题下,当前全人类几近“万分万”是一些浅学不法的“傻逼”才是实情。你把你自己当学者看了,在前沿学术批评议题下就敢于胡乱发言了——几近百分百地不受人待见——有没有人把你当人看过,你也不知道才是实情。学评问题是不可轻易作出总结判断的——如果还没有精诚学研几十年的经验或有过十分把握的已经验证过的“无人能证谬的结论”,是不可以张扬自恃的——毕竟,“正确或错误”,是学术批评活动中发生的“他人的”评述。学评问题,是不可以“自以为是”的。


遗失了“文化论”议题的“文明论”,是难于导出“法策论”的谬题。人的知行活动取法,与学术批评活动取法,是不在一个学研高度档次上的议题。前者审查的是知行活动主体——“人”,而后者审查的是读写学评,涉及“约法筹策”问题的高端学术“公共”问题。“文明发展脉络”根由于“文化信仰”的演变脉络——信神还是信人,信物理还是信知识、信学识还是信法的问题,是要用“人类不可能达成大公无私”与“法策以公正调和为功用”的论述关系来证明的。这难道不是当前体制内学界学研不得法,遗失了大量语言文化常识,读写学评能力还很低下的事实证据吗?!

 

这里要强调的读写学评必须要遵循的“基本法”是——不论是文化论、文明论、法策论,在交流终端,皆受“文法结构法则”一统。这个“基本法”是华人学界从来都没有批评解析清楚过的问题。请搜读我的由“文法语言学学说”一统的所有论文。读写学评所遵循的“基本法”,是在学术批评终端,落实严谨周到的撰文论述能力的“基本法”。正所谓“独学无友,则孤陋寡闻”——文化学识的传续,就是靠一代代的学者们互相交流批评学术问题,互相辅学并不断修缮文化学说来实现的。阻断学评,禁言法策,正是“自断文化经脉”的“不(pi——批评)学无术”事实证据!

 

当前华人学界还没有达到提出“统观总论”议题的学研宏观高度,跟风胡扯假洋鬼子译述的“哲学”却不知其是一个错误议题,这当然会大量遗失语言文化常识。所以说,体制内学界读不懂、解不通《易经》《道德经》等学术著作,也就成了必然的结果。

——不知“基本法”,就无可信守。“立法权垄断管治法”与通过学评来合议约定和修缮的“共和法”这两种法,是不一样的。前者是“根上烂”的必败“周期率”恶性循环无止法策;后者是“绝学无尤”、“开万世太平”的“大同”、“共和”、“公益无害”法策。其核心要点就在于是“欺凌管教”,还是“全面合作”——在“学法和法学”议题下“装死”、“装疯”,早已是华语“非法统治文化”的“优良传统”了。若非如此地“优良”,也就不可能获得“东亚病夫”这个“光荣称号”了!你不知耻我知耻。一个不热爱自己的母语文化的人群,跟风胡扯工业金融所标榜的天文物理真理,永远是看不到希望的!你肯于跟风胡扯“爱国”、“爱党”,正是你“没文化”的事实证据。

 

——华语文化读写学评不得法的事实证据是“装死”和“装疯”。

 

“装死”的办法,古称“失兼听”,并有选用奴才而屏蔽人才的“优良传统”——这是可以由“隐士高人”的文化记载为证据的——非法统治当局屏蔽人才而任用奴才,学研得法的学者们都跑到高山密林里去躲避直来了——当局渴望人才,放了把山火也逼不出来——宁肯被烧死,也不肯屈尊当奴才。而“装疯”的办法,则由“焚书坑儒”、“文字狱”等说法为证据的。当局防民变,民变为谋权——官民二分相抗不已才是“政权更替”周期率循环不止的实情!这在文化学术批评上是极为简单就能从“基本法”根源上永久解决的问题——不再标榜官们的“权威”,也不必标榜“官为民”的谎言——人人都是平常人,就没有必要再区分“官”与“民”的祖上有德或祖上无德的差异了——全面合作,“官”与“民”的“合称”,就都叫“人”了——这样变通地活用语言,把尊贵的“官”们和下贱的“民”们合称为“人”的“语言文化常识”,就是所谓“哲学学说”所要张扬的“文化学识”。你要是守旧于“道教”和“唯物主义”的一派胡言,就会以为“文化学识”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真理”——你要是遇到过一位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文化学者才可能辅助你懂得“语言文化学识”的“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的“基本法”。

 

——“法”不是用来约束人、惩罚人的,因而不可称之为“法律”;“法学”是用来主导“公正”,许可人们通过“试错”历练,不断成长的,因而也不可设定“刑法”——正所谓“有罪可免”、“无知无过”。这才是所谓的“法律精神”屁话,所要试图讲清,却从来也没有讲清过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把“法律”滥言,纠正为“法约”,直观地说明其发生于“协商约定”的“法理”————而不是非法统治集团屏蔽协商合议的欺凌管治“立法”屁话!后党张扬“两学一做”,所屏蔽抗拒的正是“合作”常识和读书字常识。而遗失了读书识字常识所丧失的,正是约法筹策能力——这就为文化公众“被洗脑”而沦为“文化奴隶”上了保险。华语文化中的非法统治法两千多来以来必败而半死不活地未败,就在于歪曲文化学识的公益应用功能而不断地“洗脑”的投机技巧,还没有被全面地揭穿其“无良情志”。以为知理却不懂法,就离析了法理关系。理不公的结果,必然是法失公正。官要是能管治好一切人类公益公务,“腐败份子”的爹、爷和祖宗就早已死绝种了!法不公而私执,永远都不可能有好下场!

 

——“策”不是用来标榜“官”的管治特权的,而是用来调和人欲的。法失“合”,则“策”必然失“和”——“官”们连“群众路线”都敢走,“群众”就无路可走了!“合”法不可违,“和”策不可控——人类共同担当才可能解决好的生活法约秩序问题,永远都不可能由少数标榜聪明的浅学文化瘪三儿们通过非法管教解决得好。你不是已知所谓的中国的所谓“教育”问题层出不穷吗?所谓的“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人,就在于“教育”一词所提出的根本就不是文化学识传续问题,而是自以为聪明的被当局临幸的文化嫔婢们,自以为学研得法,胡讲乱教所造成的确——文化学识的传续传统,是以“所有人”为主体,并在校园中是以所谓的“学生”为承学主体的确——“教育者”与“被教育者”二分的一派胡言的情志根由是什么?不过是被当局包养的文化嫔婢,以为获得了“学者 ”、“嫔妃”之类的职“称赞”,就以为他自己有了学识,就可以跟风学舌胡扯其“师娘”的一派“没文化滥言”,对学生们实施胡管乱教了。就算我三公大叔可以把你看成是“象样的东西”,可你总该有过“象样”的表现吧?“中国猪”把自己的后代们禁闭在校园院墙内实施管教,令其沦落为“听话”的奴隶,丧失选择自己的人生生活的规划能力量,并主张“一”

 

被“新文化运动时期”精诚向学的文化学者们误称为“哲学”的学说,就是求证“合法”以谋求“和策”的学说。文化学说的立论意图是“公益无害”的——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学者都在纷纷地“装好人”——不得不看所有人的面子,才可能“装好人”装得象的,学界共同适从的“语言学法用法‘基本法’”,正是有了这个“基本法”,人类文化才能通过优选优用,遗存下来“好话”——而那此非法统治法“恶言”,虽然是可以在某一人类文明发展阶段流行并得到非法统治强化灌输并使文化公众模枋应用成“恶习”的,但却一定会终有一天,被全面“揭穿”其抗拒全面合作,实施非法统治的“司马昭之心”的。失“合法”的言论,必失“调和”策略功用——人类有史以来的历代非法统治集团的被驱逐下台,都根由于言论失“合法”,策略失“调和”前因——“合”而达“和”,就是“哲学”谬题所要试图说明,却从来也没有说明过的立论意图。

 

一个人,做事之前要有“想法”,决定做事要有“规划”,这是可能把事情做好的前提。一群人,做事之前要有商讨,商讨过程要学好用好语言,这样才能达成商讨共识。在人类的商讨活动中,想要干什么叫“议题”,怎样干才能做好叫“论述”,所达成的共同追求共识叫“法”,张扬“法”以达成广普周知,来统一行动的动员言论叫“策”。

 

——承学语言文化学识,是要秉承文化良知来精诚学研的确,是不可以乱认师娘跟风胡扯的。跟风胡扯“马渴死主义”、“儒遭瘟道 ”,你所说的话,就已不是“你自己的话”了。而说“别人的话”的所谓“文化学者”,则无一是“跟风起哄”的浅学之徒——与阿Q跟风起哄“闹革命”并无二致。文化学者是不必与阿Q一样,非要追究是否“姓赵”不可的。人间面姓,不论姓什么,都是“人”——你难道不是“人”而是别的什么劳什子吗?文化学术的难点在于是“做人”——做人的情志失周正,理辩护和取法必失公正并必失调和。

 

——“合”与“和”是因果关系——这两个字标示的因果关系,是人类有史以来都没有证明清楚并达成学界共识的“最高学术成果”。弄来译述不周的“哲学”二字就能把你搞糊涂,那么你学用三五个词的组合应用法的读写学评能力,也便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文化学者的“功成身退”要义,在于辅学。不能辅助一大批后学者成为前沿学者,那么被标榜的“圣贤”,也便该“正名”为“骗子”了。

 

——对于一个还没有解除非法统治并达成全面合作的文化人群来讲,其所标榜的“圣人”、“先贤”,就只不过是浅学者们的“托儿”而已。学用语言得法,在读写学评活动中彰显自己的学研得法不识,不必找个“托儿”来标榜自己是“儒遭瘟道德”之徒孙或“马渴死主义”外公的外孙子——“装孙子”,正是浅学而不得法的事实证据!

 

情至公,才能达成全人类工鸣;理至公,才能达成全人类公信;法至公,才能达成全人类共守——人类的基本特征是“牲畜”,所谓“人性论”议题,是依据人类交流活动共创共用语言,人人都在“装好人”的装好人情志下,对语文化的的约定俗成和传续成法法则,所提出的“优用文化学识”、“优化合作秩序”、“修缮共和法策”议题。然而这个议题,却是守旧跟风,瞎扯“人性论”偏执于“性善”、“性恶”的浅学后学者们,永远都不可能解说清楚的问题。这是因为,所谓的“人性论”,用“人性论”滥言来标榜议题,是个“谬题”——与“哲学”谬题一样,不能证谬其议题,再胡乱研讨一万年,也不可能达成学评共识。

 

谬题的发生前因,在于“挟私”——情志不能与全人类共有诉求发生共鸣,理辨狭隘而失大统,那么所张扬的法策就必然会失“公正”并进而必然失“调和”。“公正”是法学学说的“法纲”——这是模仿滥用“自由”、“民主”、“科学”、“公平”滥言,永远都不可能讲得清楚的问题。“失公”是“失正”的前因。每一个人都是“私人”,不可能不偏离“公正”之法——不论是谁,只要赋予其特权,就“万分万”地一定会贪脏枉法——不论他是“党人”或“国人”。这才是人类不可“信人”,而必须要“公信”法与策的公益应用功能的要义所在。

 

——私人与私人达成了合作,就构成了公共关系——在私人与私人达成合作关系的“文化合作”人类文明史中,发生了语言文化学识的“约字俗成”和“优用成法”公共活动原理“公法体”。这个法体的发生原理论、演变优用过程、公益应用功能体系,就叫做“基本法”法体————公法体是由人际交流活动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语言学法用法构成的。语言的学法用法,并不是“儒遭瘟道德徒孙”或“马渴死主义者”发明创造的,因而这一类浅学徒孙们没有垄断经营文化学术的话语权——拜认哪个文化死魂灵为“师娘”,都是无效的(即写草稿,累了未校——试图启蒙中国猪的努力,已让我严重透支了健康——我的文章不是给文化猪狗读的——你以为你是官,你却实在是不如猪——所以我的文章不是给你读的——我也没想把文章写好,达到让猪能读懂的效果)。

 

 

学研未求智与殊,
人同事同入和途;
得志猖狂官无赖,
欺世盗名不如猪!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