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问题层出不穷的解决法案,在于提供正常的成长环境——并不是“怎样教育”所能解决的问题。  

2017-02-13 03:40:53|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认同“教育”一词跟风胡扯怎样“教育”,到不再认同“教育”一词,把学生当成成长主体,发挥好所谓教师的“辅学”责务。这是一个所谓的“教师”们,学用言论所述的作为主体的转变过程。这种从认同“教育”一词无误,到发现“教育”一词把“成长主体”表述错了的“思辨解说法纠错”,进而所获得的“提供正常成长环境”智慧,就叫“哲学智慧”。

 

——而从模仿学用“教育”一词,到遗弃了“教育”一词,认识到了“向学主体的成长环境”是成长主体的“自主选择成长取向自主条件保障”,从而通过变通活用语言,把所谓“教师”和“学生”谁是成长主体,教师与学生共同承学优学传统学识的关系表述清楚的“从蒙昧模仿学用语言到精确严谨学用语言所达成的变通活用语言学识”过程,就叫做“哲”。

 

——而把变通活用语言的学识集成为“学说”时,这种学说就是近百年以来学界谬用语言,错误地命名为“哲学”,并且研讨争议了百年之久,也没有达成过学评共识的“学说名”怎样来命名,才能达成正确引导承学的“问题的问题”。

 

————“问题的问题”是两重问题。没有多重问题的实在,连“哲学”二字的组合应用法也就不可能、和没必要发生了。我们学语语言写文章的用语“跑题”了,就一定是犯下了“把此问题谬述为彼问题”的错误。这就至少涉及到了“双重问题”进而一定还会延殿为“多重问题”。如果你以为所谓的“哲学问题”是简单易懂的问题,你就大体不可能达成学研入门了。所谓的哲学是极为复杂的问题,同时又是常识问题。正是因为“太常识”的问题不易引发关注,并且是绝大多数人认为是没有关注和复述必要的,才会被大量地遗失。艰涩难解的问题是最易引发人样关注的,而艰涩难解的问题大体是解说不清楚的。这是因为,只有大量地遗失了常识,才会提出艰涩难解的问题。而用常识来衡量艰涩难解的问题时,结论却大体是“艰涩问题是谬题”这个结论。不是谬题,在人类共知的知识和学识的范围内,就是不可能解说不清楚的确。而“教育”、“领导”、“管治”等这一类问题的提出,皆属谬学谬用语言,所提出的谬题。


“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在于谬学谬用“教育”一词所提出的议题,并不是正确的“师生共同承学优学传统学识”的议题,而是把成长主体的成长问题,给谬述成了“教育者抬台唱戏”的“由教育者主导的”问题。我们知道“成长”是自主的活动。“强扭的瓜不甜”——人类一代一代人的成长,都不是完全可以由“上一代人”或“教师”、“当局”来规划设计的。成长环境,才是成长主体的“全部成长要素”——把学生关在大墙内,隔绝“学与用”的应用学识成功体验,强行灌输教科书中的“教条”,就必然会发生“高分低能”的“应试教育”遗害。而以“毕业证”为人才选用参照依据的人才识别门槛,恰巧就是认同了“高分低能”的学生“是人才”的,“屏蔽人才”门槛。


——把学生围困在校墙内,实施替代学生搞人生设计的”人才观“是错误的。这种错误的人才观是导致认同”教育“一词,并模仿滥用语言的原因。成长环境不正常,就在于所谓的”教育者“们自作聪明,剥夺了学生群体的成长自主选择取向,约束了学生自主成长的选择可能几率,造成了自主积极热情——只有应试升学这一个”独木桥“可走。这就是模仿学用”教育“一词,并纵容了所谓”教育者“、”领导者“们胡乱设计、胡管乱治所造成的”人才养成环境不正常“的”教育问题层出不穷“的”对成长主体实施奴化统治“前因——说”中国人“的”奴性“特征很突出,就在才”教育法“,还不是”师生共同成长法案“,而是所谓的”教师规划欺凌学说,胡乱设计成长环境的“人才独桥木法案”。是不是这样呢?


“死记硬背”的学习法,并不是完全错误的学习法。必须要记得牢并终生不忘的学识,就是得死记硬背。但对于何以要死记硬背的要义,却是后学者或绝大多数学生们所不知的。之所以无知,才需要辅学——辅学者不可超越辅学者的责务,欺凌成长主体(学生),这才是“教育”一词,纵容了“辅学者”的超越本份责务作为,“过尤不及”之处。


人生应当是愉快的。生长痛、成长痛,得由成长主体来自主情愿地体验和承担。说“循循善诱”所述的才是所谓的“教育者”的本份责务——你无权“教育”学生,无权为成长主体设计成长路线,无权违背成长“自主法则”来欺凌学生。更无权辱骂、体罚学生并声言“我是为你好”。


“教育”一词的发生源头,是皇权统治文化源头。皇权统治文化中的要点词语,是不能被皇权统治当局许可证谬的,所以皇权统治文化滥言,才能被浅学而不得法的文化公众们应用成习沿用下来。然而文化公众却不是搞专业研究的“ 语言文化学者”,所以对“教育”词的延用成习,就成了华语文化“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短暂时间内难于争议批评清楚的问题了——“新文化运动”时其的“问题与主义之争”,就是这一类问题。


当前华语文化中的“承学环境不正常”、“人才秩序不正常”、“干部制度不正常”、皆根由于“学评秩序不正常”——学评秩序公正无欺之下,就不可能还有当前人类的认知交流能力范围内的问题,是可能批评不清楚的了。


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在于谬学谬用“教育”一词,所提出的不是“传续传统学识”的议题,而是一个所谓的“教育者”搭台唱戏的议题。“教育”议题是一个错误的议题,那么不论怎样讨论“教育问题”,所讨论的都必然是“怎样实施管治教育,为后代设计人生”的谬题——而不是“成长主体怎样成长”的议题。违背了成长主体成长原理的“教育”,不论是怎样用尽了心机,都一定会造成对成长主体的欺凌,并一定会引发生成长主体的厌学、抗争情绪。


正常的成长环境,是人类生活所能遇到的“全部”问题所构成的环境,而不是由所谓的“教育者”、“领导者”们所偏执地规划设计所提供的环境。这一点可以提示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类有史以来所遇到的所有问题,是不是只有通过全面合作才可能解决好的问题。一些人发挥主动作用,而另一些人发挥被动作用,是不是可能把人类所遇到的所问题都解决好,并达成无怨无抗的。


我三十年前当过中学语文教师,当前反思的结果是我当时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语文教师。而不合格的原因,就在于我把我自己当成了“教师”——而不是与学生们共同承学优学传统文化学识,共同成长进步的“同学”。


承学于优学文化传统学识的问题,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主导人类生活秩序文明公正的问题,也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而人类将来的更美好的生活,也是只有全人类共同来规划、共同来研讨、共同来担负公益责务才可能做得更好的问题。


——我无数次地强调指出过——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不必要的自抗内耗灾害,都是由得志猖狂者“太聪明”、”太负责“、”瞎规划“、”胡作为“所造成的。而”教育“一词,正是”失本份“的”古老失活“词语。人类通过传续优学传统学识的合作,来获得更加”本份“的生活合作智慧,进而通过读写学评,来把将来的生活法约秩序规划好,必须要获得在读写学评活动中的互样尊重、慎思谨言的学评能力——从学用语言提出问题始端,到学用语言批评问题过程,再到学语言作出总结结论终端,达成全面贯通人类所知的各类问题,并落实为所学用的字和词、句与句所构成的章法、章节与章节所构成的文章,全面不留质疑批驳的余地。这个能力,就来源于对所谓的”哲学学说“的承学无误。我称华人学界百年以来谬称为”哲学“并胡乱研讨了百年之久也未达成过学评共识的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


从”文法语言学学说“的学研高度上来讲,”教育“所提出的”文化学术议题“是错误的,那么学界这个议题的讨论结论就只能有一个结论是正确的。这个结论是”教育问题的提出,是一个错误问题“,谬用”教育“一词,所要试图提出的问题,实际上应是”怎样为后代的成长提供正常的成长环境“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的解说,毛泽东先生有过极为”经典“的激励成长”指导言论“。因而,我此篇论文就已不敢用我自己的言论来作结论了, 而是模仿应用毛泽东先生的两处言论来为我此篇”语言文化学术论文“来作结论: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澎勃,好象早晨八九点中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获得起码的知识。


这里对“教育问题层出不穷”的论述结论是——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源于乱学滥用语言,不知”教育“一词是学用语言不得变通活用之法,把人类共同承学优学传统学部优问题给谬述成了”教育者搭台唱戏问题“。这是永恒无误的,被错误地命名为”哲学“的,对该学说中的所有问题全面澄清后,所取得的学术成果。


最后要说的问题是:不要跟风胡扯别人提出的议题,要学会自己提出议题。研讨别人提出的议题,是不可能达成解析无误的,也不可能获得解析无误的“他人提出此议题的用意”的事实证据。


 

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并不是“怎样教育”所能解决的问题,而在于怎样提供正常的成长环境,怎样辅助后学者们并与他们一道共同成长并获得综合能力。

 

——“教育”一词,是居高临下的,歪曲了成长主体的古老朽败言论,这一类居高临下的管治言论在长期的皇权文化言论应用成习的文化环境中,是极难纠错的。学堂是师生共同承学公共文化成果的文化学识传续圣地,而不是给所谓的师搭建的欺凌管治学生的表演舞台。“教育”问题是一个谬题。对谬题加以研讨,不可能找得到正确的解决问题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