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从“东语西哲”的驴唇不对马嘴,看两千多年来华人浅学之徒对《道德经》的跟风瞎掰。  

2017-02-19 03:57:36|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德经》是一部“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论”学说著作。是一部以“善”为诉求,以“德”为法纲,以成“器”为功用的“语言学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然而两千五百年以来,在史料记载和当前网络中,却找不到对《道德经》解读解析通透的证据,对于《道德经》文本的写成能力是“学用语言得法”的能力这一点,你问遍被华语文化所化的当前活人,除我以外,无一人坚信不疑————否则就不可能发生当前华人体制内外学界,都不把《道德经》当成语言文化著作来解读解析的“群体脑残”文化现象了。
————当前活着的现实人类,还是承学能力和筹划将来的法策智慧发育不全的傻瓜蛋。这是当前学界必须要达成共识的至要问题。
学用的是华语,搞出的是“西哲”——其驴唇不对马嘴之处就在于“学说”是“写成”的文本这个事实被歪曲了。哪种文化中都能发生学说,但A种文化中发生的学说,却绝不可能成为B种文化中的“B学说”——化语文化中不可能发生“西哲”的名实相符事实;而被谬述为“西哲”的学说文本,是不东不西的译述不周的“语言文化垃圾文本”才是实情吧?
——驴马杂交生骡子——“骡子学”是可能成为“驴学”或“马学”的吗?
——“半吊子”、“墙头草”、“杂种”、“二皮脸”、“奴性”、“窝里斗”、“叛徒”、“装逼”等这几个词,全在“哲学”屁话错误命名的学说范围内,是人类的各类特征因循相关的“一回事”。
华人体制内学界跟风胡扯的前因,在于意在与非法统治当局达成“通奸”——其混一份狗食当奴才的诉求和其诉求已经得以实现的事实是昭彰公鉴的——否则“腐败份子”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了 。
被体制领养的文化嫔婢们,其情志偏执之下,根本就涉及不到公益学术议题——除非是辞官、辞职或投“汩罗江”,与非法统治当局决裂——再无消息。
以浅学无知的假洋鬼子们瞎译胡年的“哲学”为例,被假洋鬼子胡乱译为“哲学”的学说,是把全人类的知行活动都纳入学研范围的,不分“东”或“西”;“哲学”屁话所试图说明的学说,是“大一统学说”,不可作分割研究。“不可作分割研究”的学术批评要点是指,不论是在范围上、阶段上、因果关系上、发生原理上、应用功能上,都不可分割研究——必须要达成综合研究,对各类学识都无所遗失——全面覆盖人类的所有学识,才可能在“统观总论”的综合研究中,找到“总述无误”的“总论”语言。而被“哲学”屁话所命名的学说文本中,所论述的就正是“局部与整体”、“过去与现在”、“前因与后果”、“来源与功用”等综合关系,而这种“综合研究法”,一定是对于每一个学者来讲,都是累死,也不能完全解说清楚的,因而必须要找到“继往圣续绝学”的可靠办法。这个办法是,学好用好语言。
为什么说“学好有 好语言”,就能达成“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这里引述所谓“理学家”张载的言论,并不意味我认同其言论是正确无误的,而是因为大家都熟悉并大体认同其说法)”的学研得法境界呢?
——这是因为,人类的语言文化,其“约定俗成”发生原理、“优用成法”传续过程、“学评推优”吐故纳新成果,完完全全是人类的“公共活动”;而语言文化成果,也完完全全是人类公共活动成果(张载学会叫“妈”,也是跟他妈学的——其直接的“文化学识”来源是“他妈的”,而他妈,也不是‘妈’字发明人)——公共活动是屏蔽了私情,共谋共有诉求得以实现的美好将来的活动。只有这类公共活动,是“大公无私”的——这才是文化学者们,学会读书、学会写作、学会搞学评合作,来共同解析和修缮学说,使公益学说实现其公益功用的要领。
《道德经》是其作者承学语言文化学识得法而写成的学说。文化学者能写成被学界公认的好学说并能传续千年进而达成广泛国际认同,所有读者的认同依据,都是《道德经》文本中的“言论学法用法”的“玄之又玄”。而对于《道德经》文本中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说法,当前华人学界的学研,“还没有入门”。这个“还没有入门”的前因,与“学用华语搞出西哲来”的驴唇不对马嘴问题,是一样的。读《道德经》不好好读,胡扯起“宇宙”、“时空”、“世界”、“真理”来了。学用华语涉及把西学纳入华语整合接洽问题。但对“译文”是否有误的批评依据却是“华语”,而不是译述外语不周的不东不西“夹生”言论。
不论是哪家学说,都不可“不看全人类的脸色”。不能符合全人类共有的诉求,就一定会遗留被批驳为谬论的实在学用语言不得法批评依据。华语学界两千多年以来对《道德经》瞎猜胡解,根由于对“生活”问题、“读书”问题、“思辨解说法”问题、“学评”问题四个个方面(域中有四大)的,“部分与全部”变通解说关系的语言学法用法关系,拼死抗拒。
——读书涉及人类的所有经验技能,但读书所读到的事实结构法体,是语言的学法用法共学公用法体,而不完全是私人或小团体所鼓吹的“思想”、“主义”滥言系统。部分不是全部,前因不是后果,发源不是终端,过去不是现在。
东语不论西哲,古文不是今言,官话不叫人话,党人不是众人,国人不是文人,学问不在言外,经书无不可道,道必以言为证,言论适从公道,公道无不归一,归一无不得法律,得法于读写常识。
你读书就是读书,是不可以把其它问题胡扯到读书问题中来的。然而读书问题,又的确是必须要把你的祖上八代、人类初有、文明历程,法慧渐成等,浅学者不知的所有问题,都一统纳入学研议题来综合研究的(待续写或校对)。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