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道教信徒不能通透解析《道德经》是必然的——因为还没有达成“读写法‘抱一’”。  

2017-02-27 04:30:49|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不懂《道德经》的前因是,对于什么样是道、什么是德、什么是经,还没有在学界学评秩序公正的前提下,达成学评共识,并进而达成广普周知。劳苦公众这些“依食父母”们都不懂得的问题却能被劳苦公众供养的学界搞清楚,是不可能的。生活能力和交流能力,是两个层次的问题。生活问题纳入交流活动的因果关系,是无法被歪曲倒置的。说文化学者变成了聪明绝顶的人,这类绝顶聪明的人却是不肯敬重劳苦公众的——那么“学界装逼贩子”们,就一定是另拜了“师娘”的人类“吃里扒外”的“没良心”文化无赖。一代代的人类劳苦公众,精诚努力送子女上学,可“可依食父母的子女们”,却不知感恩,跟风起哄地异变成了某一中外文化古人的“发烧友”徒子徒孙——这属于什么问题?是不是属于“忘恩负义”问题?

 

不论什么学说,都是在人际交流终端,学用语言严谨精确才可能写成并被学界认可无谬的学说。学用语言稍有不得法之处,其整篇文章就可以在学术批评活动中“被批评”为“谬论”了——这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对于学界的所有学者所提出的“必要”要求——吃错了药,死一两个或毒死一批人,并不可怕;而“说错了话”的一个文化人群,却是一定会“蠢一窝”的——这是极其可怕的!其可怕的事实,已经在鸦片战争以来的不断屈辱挨打的百多年以来验证过了——尸横遍野、瘟疫流行、军伐割据、内战不止、国破家亡、女沦为“军妓”、男沦为“汉奸”——却如今还未知耻!还在秉承国族狭隘情志,抗拒全人类共和秩序——这不是人类的知行活动现象,而是包括了人类原知行活动现象并将人类的知行活动现象带入到“文化舆论现象”议题下的,“学用语言是否得法”的“文化学术”现象。

 

——文化化人、文化文明、文化学识、以文来化、文化学术、文化学评、文化法策——对于“文化”这一个词的学法用法和“正义”,华人学界何曾达成过学评共识?学评秩序不存的一盘散沙文化瘟疫,已延续得太久了!

 

如果说少数人聪明起来就能领导人类走向全类生活秩序公正无欺的文明康庄大道,那么人类在神权时代、皇权时代,是早已步入“全人类共和”佳境了——何以会发生国际割据相抗不止战乱遗害? 

 

——“正统”称“在野”为“匪”,在野称正统为“奸贼”——“恐怖份子”与“腐败份子”是一样的——全是人类文明肌体上的“肿瘤”。人类个体,无高低贵贱差别——全是一样的,所以才可以统称为“人”——这正是所谓的“人性论”必须要证明并达成全人类公信的所谓“人性论”议题。“全都是人”,就已没有高低贵贱差别了——遇到什么样的生存环境,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的“适从生存法则”的人类共有特征,才是实在而真实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遇官说官话,作犬吠学门——这才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实情。

——全人类谁都不容易——人类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都能放弃私利欲诉求而适从全人类公益法则。公益,是对“非本份权利既得群体”的“讨罚”。这个讨罚“非本份权利”的诉求,永远会被既得非本份权利群体“批驳”为“红眼病”。而供养既得权利“成功”群体的“依食父母”们,则永远会对“官们”的胡作非为,斥责为“腐败”或“没良心”——只要是人类的官民对立一派胡言乱语还在实用着,人类的文化舆论就事可能达成“合和无欺”——官要吹“依法治国”的牛逼,民要讨还“全都是人”的本份权利——官民二分的一派胡言乱语,永无解说清楚“全人类共和法策”的可能。

 

——人类承续公共文化成果的活动,不是认同私学得法或某些个别“大师”、“伟人”承学得法的活动——不论是哪个人,说错了话,都必须要达成批驳纠错——没有人可以例外!

 

——对于一个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文化人群来讲,其承学“优学传统学识”不得法的遗害,必然是拜神、拜人、拜物、拜党——不相信公益法策秩序能够主导人类的生活秩序公正调和的“公创、共学、通用文化学识”的公益无害功用。因而也不可能学会在传统文化中提取公益无害的文化成果来优用。这就必然会把古老失活、译述不周的中外的,早已过了应用时效的一派胡言乱语,当成还能适时适用的言论模仿应用不弃。一切都在变,却死守着中外的“过时”言论不弃,所学用的语言也便丧失了应时活用功能。语言文化学识的应时活用法则,不是浅学者们所做的“中国梦”——人拉屎狗吃,狗拉屡鸡吃,鸡下蛋人吃,人拉屎狗再吃的——吃了拉,拉了再吃的“吃屎循环”就能实现的“黄梁梦”!总得要审查清楚“吃下去的叫饭,拉出来的叫屎”的事实——以避免在文化学识的承续上“吃屎不厌”。

 

——听、说、读、写,是人类的所有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文特征”的发生前因。其它动物有“听”与“说”活动事实可证明,但却没有发生过“读”与“写”交流活动成果的事实证据。所以说“鸟言”、“兽语”,是必然会随着其生命终结而消逝的,而只有在人类中,才可能发生“死而不亡者寿”的“文化学识传续”现象。《道德经》全文所述,正是“道可道、名可名”的文化学识传续问题——学说著作的作者早已死去了,可他写成的学说著作还在传续着——这是学用语言得法之功,而不是作者“独辟溪径”之功——个中的学研得法要点是因为语言的学法用法,并不是哪个文化学者独创的,而是人类在“公共交流活动”中所发生的“约定俗成”、“优用成法”的“公道”——是人类在交流活动中约定俗成、优用成法并必须要达成学评认可才可能发挥出学识长久传续的的“公成法体”。人类共同面对的公共问题,永远也不可能伦落为少数人有为的“党同”问题或“私人有为”问题——“人”字的的结构,就是互相支撑——这早已是华语解说清楚过的问题了——浅不瘪三们还在试图垄断约法筹策话语权实施领导管治教育——其一派胡言乱语,早已被证谬过了——可得志猖狂的浅学文化小瘪三们却仍不知试图管治一切之耻——这才是文化败坏癌症的延续不断病根!

 

——文化学者试图写成学说,是可敬的追求;但写成了学说并被学界公认“是一本好书”,所承学应用的学识,却并不是作者自己独创的“自说自话”的学研成果,而是作者对公益传统学识承学无误、整合无谬的“公共文化成果”。这才是华人学界数千年以来,都没有澄清过的,并在学界达成共识过共识的——当前在网络中搜索找不到华语学界突破过“一言堂”承学无误实据的实情。你试图把公益优学传统学识歪曲解说为“马渴死主义思想”或“猪遭瘟道德儒学”是永远无效的。

 

“一言堂”是有害的,“百家争鸣”更有害的。学评秩序井然所彰显出来的“前沿学者一言堂”是有益的。学评秩序公正所发生的“百家争鸣”是有益无害的。学评秩序败坏的无法无天秩序下发生的所谓“百家争鸣”,是学术流氓打群架事实证据。我们应当学会审查,华语文化中两千多年以来的学评秩序不存的“一言堂”,正是华语文化中“非法统治集团”抗拒话语权公正秩序,试图垄断经营约法筹策话语权,强行实施“非法统治法”的弄权欺法事实的学评问题。两会开过无“决议”,所彰显的却是个别人的“重要讲话”。这属于什么样的问题?是每一个人,都能讲清楚的法策问题吗?

 

——把人类生活中的公共问题,异化表述为“军事割据”狭隘问题或“某党”的狭隘党纲问题或“爱国”问题,才是当前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全人类共和秩序”遇到的“非本份利益既得群体抗拒公益法策言论”的实在问题。我敬重毛公在数十年之前,就申明了“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公法则;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中共党一代之诚信,笃信不疑。而今华语文化中的“依法治国,官说了算”,却正是丧失了合作智慧的,对法策语言学学识谬学谬用事实证据。如果说“全人类共和秩序”是遗失了所有法人的合作公行作为也可能实现的,那么人类文明就一定是发生一两个聪明绝顶的“大师”、“圣人”、“领导”,就能由极少数聪明人,领导一群傻瓜蛋,实现全面文明合作的——这是不可能的!·

 

道教信徒读不懂《道德经》是必然的。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时期,不会读书和不会写书,是回避不了的人类文明低级阶段过程。这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滥言解说不清楚。《道德经》文本所提出的议题,是“公道”议题。“公道”是不论哪一个浅学的文化瘪三或狭隘的党同利益群体都无权垄断经营的。人类不能达成全面合作,由全人类“法人”共同担当公益责务,就不可能有调和无欺的好日子可过!

 

文化学识传续议题,不是人类学议题并大于人类学议题涉及范围。“域中有四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样的因循法理关系,并不是浅学不法文化瘪三儿们所能够解读解析通透的。只信书,不如无书。所有的书是人类有史以来,集纳人类的所有经验学识技能和法慧,集纳而成的“法体”。对于这个法体,必须要达成一体统观、一统总论,才可能撰写成“总论学说”——而“总论学说”是整合所有分类“子学说”的,“整合学说的学说”。整合所有的学说“写成总论学说”的立论意图,在于找到一统解决人类遇到的生活问题的“从基因入手来一统解决的办法”。 人类还没有全面解除过人类的自抗内耗人为灾害,就是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事实证据。人类还“无法”一统解决所有问题,就不可能写成周全严谨的“法学学说”。这是永恒无谬的终极结论。

 

“玄之又玄”,即“批评学法的法学学说”。“统观全人类解决生活问题的所有办法”才可能撰写成“法学学说”。“法学”和“法学学说”不一样。解说解决任何问题的办法的学说,都在“法学”议题范围内,而“法学学说”却是必须要把人类所有的解决问题办法都纳入一统,撰写成全面覆盖人类生活问题而无遗隅的“办法总论”学说。所以说,对于“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个说法,并不是浅学者可能解读、解说通透的。其解说通透的”观其妙“之“法门(玄门)”在于“观其复”、“又道”。

《道德经》所述的第一个“道”,是“常道”;第二个“道”,是对于“常道”的解说之道(法学)——既听、说、读、写等“学法”衍生的“法学(玄学)”议题;进而对“法学”语言的学法用法再解说批评的文本,就已是“非常道”了——这是极难达到的统观学研写作法“抱一”高度。

 

学研得法的学者,一定是受到当时的活人群体排挤诟病的——这是因为,他的言论在“污陷”人类全是傻瓜蛋——没有一个人达成过文化觉醒——议图辅导其学好用好人话,比“教猪学狗叫”还难!

 

“圣人被褐怀玉”、“太上处众人之所恶”,与奥运冠军一定会受到所有同项目参赛选手嫉妒的道理是一样的——这已解说清楚了所有问题解说遵循法则的学说作者的“高处寒”感受。学研得法的前沿学者,就是“骂”全人类,个个都长了一副猪脑的人。如果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已发育周全了,就没有必要再搞文化学术批评了——皆之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其不善矣”——你要是学研得法的学者,还用得着我三公大叔来“骂你”吗?

 

当前人类还并没有在的“文化法策”议题下,成全过如奥运会一样的公正“学评”秩序,所以还有“装聪明的耍赖空间”——这正如特朗普与安倍的“美国优先”和“正常国家”诉求表达言论一样——完完全全是违背了法学学说的“公正”法纲和文化策略的“调和”功用的“流氓无赖”言论。美国总统以为他自己是“老大”,战几国首相不肯承认战败事实——其不法言论,皆属其整体文化人群“不知法”的胡言乱语——根本就不叫“人话”!

 

人类学用语言不可违背“调和法策”——言情必符合全人类共有情志,辨理必适从生活合作法理,说法必符合“合作法”秩序“公正”全人类公益法纲,筹策必秉承“调和”全人类法约秩序诉求。国际割据互抗滥言,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必须要经历的人为血泪灾害“生长痛”——当人类自抗血泪还不足以资用反省时,全人类共和文化智慧就不可能成为全人类公信不疑的文化信仰。信仰不同则相抗不止——这也是永恒无谬的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