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站在人类生活的统观总论高度,就只剩 合作议题可研讨了。  

2017-03-19 07:49:37|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论怎样张扬合作议题,可当局文化无赖们却不肯下台并张扬合作法约——执意要领导管教——这是人类的灾难!

 

人类不论对什么议题的提出和对什么议题的作结,都是不可能脱离学用语言提出议题和学用语言回答问题这个“永恒固定不变”的“圣人抱一法则”的。这一句话,已经把人类过去、现在、未来的所有问题,都一统解说清楚并永恒无谬了——你试图不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批驳一下试试?
——我对于浅学无知并不知羞耻的文化小瘪三们,从来也没有把他们当成文化学者看过,所以我在近十多年以来的网络交流活动中的呈现事实状况时——谁跟我的帖子, 我骂谁。这样的“骂”的理由,是一定会申明“唯一正确的法理”的——申明办法是知会跟帖者说:你妈到公共场所去,是不是流氓们都有跟在你妈的身后,实施性骚扰的权力呢?


——华语文化中的浅学瘪三儿们,早已被“百家争鸣”的屁话致瘫了脑子。对不论是什么议题都敢插嘴胡扯——而不论交流对方,是否把他当人看过。这就叫无知、无畏、无耻、无良!


合作议题,不仅仅是当局管治或公众造反的事情;更实在而“要命”的是“学评合作”问题。学界学不会合作,任由当局皇权统治者或党权统治者们胡管乱治并垄断话语权胡说八道,就永远也不可能发生公益无害、公正无违、调和无的法策学说如何才能写成的议题。法策学说写成法则不彰,非法统治当局的一派胡言乱语就成了谬法欺权的唯一可彰显的舆论纲领。这个纲领是抗拒合作用,实施非法统治理。


——合而达和。家不和、乡不和、国内不和,是全人类不和的前因。只要全人类还没有全面解除人类国际割剧互抗,还在张扬着“美国优先”、“中华掘起”,就不可能实现“全人类共和”。“地球村”是文化公众表达情志的实话实说,同时却又是人类非本份利益和荣誉“强盗”们所极力抗拒屏蔽的说法。这正如商君变法一样——得罪既得利益群体,就能焕发“统一六国力量”,焕发了统一六国力量,就一定会获得“车裂”刑罚。这是因为“秦国”,根本就不是秦国人的秦国,而是皇权集团的秦国——为皇权卖命,是绝不可以有好下场的。


——为皇权卖命必无好下场场的另一个华语文华所彰显的法理是,诸葛亮六次侵略他国,耗尽国力,也难敌司马
将军之一策——边空城也不攻——耗死侵略者。所以诸葛“六出”,却死于“五丈”的狭小之隅,并非“天定”,而属人情。 人类本无战争括疆诉求,只不过是非法统治集团得志猖狂,庸人自扰而已。所谓“中国”,历经异族统治而不改的,只有文化传统。这不仅仅是汉人可珍视的,更应是全人类共同发现的“信仰遗存”。


——说人类当前的信仰出了问题。这是不精确的确。说人类有史以来的信仰被歪曲了,才是当前人类文化的实情。美国优行以及中国掘起等一派胡言乱语,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不论是哪一种文化,如果不能在这种文化人群的内部发挥出“公正而调和”的实用效果,就不可能达成全人类公信向学的学风!


你以为当前的中共后党是有所作为的吗?


——向学之风未彰,敛财所得就一定会积累成恶害暴发的“决堤”前因。你以为计划生育是“正确国策”,你以为“党的领导”是“不败法则”,都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中国的成败兴衰,是中国人的事——绝不可能沦落为后党管治下的“奋斗目标”。“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想往来”,要是沦落为“党徒的奋斗目标”,就已永久都不可能实现了——没有任何一个“腐败份子”是在其腐败事实败露之前,肯于认罪服法的——这是永恒无误的常识!


人类面临的生活问题,涉及的是尊卑问题和禁止搜刮劳苦公众的本份利益问题。说劳苦公众是“衣食父母”,可这一类谎言,却是华语文化中的非法统治当局,从来也未肯信守的“真实情感”。得志必猖狂,才是化语文化的“坑爹”文化特征。


——随着后工业时代的机械生产能力增生,当局及其官后代和富后代集团,已越来越“狂妄不能自已”了。在当
前的华语文化人群中的名份当局和名份学者们看来,“名份”是先人传下来和拍马屁得来的“来之不易”成果“,然而却不知人类有史以来,开元一代的精诚努力必然会沦落为其血亲后代的”败家“结果的——两千多年来从未终止过的分分合合”周期率“。而这种周期率所呈现的”惯性“,则是必败无疑的,”富贵传不过三代“的俗语所断定的”死局“。


人类总有一些想不清和道不明的问题是正常的。而当局垄断话语权任意胡扯,却是不正常的。知识、学识、经验收、能力是广在泛存于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浅学而耍无赖的非法统治当局,自古以来极力屏蔽广在而泛存的知识、学识、经验、技能,个中的原因,就在于”怕下台“——防民如川,就必然会被官欺民抗的洪水淹没。这才上政权频繁倾覆”周期率“循环,难于被阻止的原因吧?


人类生活中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非法统诒者所解析的”载覆“屁话可能解说清楚的问题。这是因为了,人类生活中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当局统治者或统治集团所面临的问题。当局把人类生活中的问题解说成”怎样领导管治教化“才可能解决好的问题,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坑爹法策“,并没有把劳苦公众当成”衣食父母“来敬仰,才是其得志猖狂的前因。


把全人类已知的问题统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体系,并不是某一时代的前沿学者如一定能合议解析清楚的问题。”大一统学说“还没有成全并达成学界共识,就已不可能有任何问题是可能达成解说无误,不留质疑批驳余地的了。
——应时活用语言,依据一切都在变化过程中的”永恒不变法理“来应时应用活用语言的至高无尚大学问,并不是每一个个人就能成全的。对于公共问题,私人必能有所作为;然而私人的作为,永远也不可能等同于”公共文化成果“——”公道“不是”私道“或”党同“的这一条法理,永不可能被篡改!


——统观总论大一统学说,是贯通人类所有文化学识的,整合学识学说。这种学说的整合,不可能看任何人的”面子“,也永久都不可能把浅学学者的胡言乱语”当人话看待“。这是因为,争议是有益的;学评秩序不存的争议是有害的。 秩序不存的文化瘟猪嚼狗舌头,永远都不是他自己的有知、有畏、有耻、有良的”人话“。两千多年以来的”人性论“谬题,涉及的正是”人类实话实说“,所必然遇到重重障碍的问题—— 试图让当权当利的既得权利统治集团放弃非常本份利欲,大体是不可能的。非”揭杆而起“以暴力制衡暴力,是无法令当局”下台“的。这就叫”悖论“!


这个悖论,是”说服不可行悖论“——说而不服,必须得”打“!打不殘非法统治法,全人类就砂可能有好日子可过。


体系论不是系统论。全人类不能达到统观总论的学研宏观高度,被当局分配了分科不研的文化嫔婢们,虽已得专家学者名份,却是永远都不可能获得综合学研能力的。这是因为,”名份学者“们,太看中被当局赐的一份”狗食“了!这才是华人学界,必然会对学研得法的学者的论文,羡慕嫉妒恨的,必然会吠学的前因。


学评秩序不存,吠学的一派胡言乱语埋葬了学研得法成果,这才是”华语文化废墟“中的语言文化垃圾,两千多年以来无人打扫的前因。


地球是全人类的地球,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华 语文化是华人的文化——这样的说法已无任何可质疑批驳的余地了。可是,这对于东亚病夫中国猪而言,却无疑是灭顶之灾! 他信从的是儒遭瘟师娘或马渴死主义,根本就没有坚信过”人话有用“和”学说是写成的“。谁能拿这样的一窝抗拒语言学常识的文化猪狗有办法?


——信从马渴死主义或道教教义,就已不知自己学用的是语言了。形而上下一分割,就已确认人类学用语言的事实不是事实了——你他妈地实在是”太聪明了“!


——在人类的交流活动中,唯一实在可证的事实,是学用语言事实。你还是把你所信从的”儒遭瘟“、“马渴死”猪屁放一放好了。你说学说的“别人话”,根本就不是适时适用的“你自己的话”——你连你自己说你自己的话都从来也没有学会过,你就敢于与我三公大叔“PK”?你他妈地省省精力吧!


“大一统学说 ”是整合人类所有学识的学说。人类的所有学识,都不在语言的学法用法议题之外。你以为 把“物理知识”谬述为“物理”有理,并不肯承认非物理学家所学得的“物理学学识”是你通过读书识字获得的——你他妈地自以为你是人,可我三公大叔却从来也没有把你当人看过!


——读写能力是不容易养成的。如果你还没有写成过象样的学术论文,也就不必“爱好哲学”了。浅学的瘪三们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一定是被张扬“百家争鸣”的文化猪狗的屎屁言,给洗过脑了——我三公大叔责骂你为猪狗,是实实在在的辱没了猪狗——猪狗也没有被洗过脑的人类文化贱奴愚蠢!


——人类交流活动中共不共用的文化学识体系是“公道”——公道不是哪一个圣人先贤发明创造的,也不是当局垄断经营的“成果”。文化猪狗不识公道,是其世世代代“被统治理”的原因。做人做到了不知“自己是自己”的地步了,能不跟风模仿“别人的话”吗?


统观学研高度,是人类生活合作活动,不可缺失学用语言交流活动才可能发生的“公道”高度。所谓“中庸无为“,偏执于私有情志或党同利欲,是永久也不可能达到的”公益无害“学研高度。高度不存,则深度不可能有成。我对于中国文化瘟猪的世代愚蠢,早已看透了”狗骨头“的实在原因。拜神、拜物与拜人,皆非信仰文化学只有用。这一窝浅学不敏的文化杂种,要是瘟不死,才是怪事情了!


体系论不是系统论。 体系论是集纳系统论学识而构成的系统学识应用功能”关系总论“学说。人类不论思考什么问题,都不可偏离"有什么用"主题。不知有什么用的学说——你跟你马渴列外公和儒遭瘟师娘商量去吧!


问题在交流活动中发生、辨析、作结。你要是以为人类不学人话而是替神仙佛祖、物质运动说话,也叫人 话的话——我劝你们直接去上吊——别再丢人类的脸了!


大一统学说,是人类学用语言合情、合理、合法写成的。你试向宇宙求证“真理”,正是你“学不会说人话”的前因。对此,我已厌倦了循环解说启蒙——自断文化经脉的华人瘟不死自己的文化,一定是个文化奇迹。该死的不死何为? 我三公大叔乐见中国猪死无葬身之地———中国猪瘟不死,天理难容!


——我三公在叔十几年以来精诚揭示中国猪学研要审查语言的学法用法“法体”,可我所见的“中国猪”,却是不肯接受提示的————猪狗皆竟是猪狗,教猪狗学说人话,几近是不可能的。中国猪形而上下二分,不肯认定学说人 话事实是事产,当然会猪哼犬吠般嚎叫,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十几年前就责骂申是过——我教中国猪学说人话题,比教猪学狗叫还难!可如今,并延展到五十年后——我三公大叔死了,中国猪这一窝文化牲畜们,就可能不会说人话了吗?我看这是不可能的。


——中国猪在“坚持领导”之下瘟不死,是不可能的。合作智慧不周全,永远也不可能过上调和无欺的生活。


——这一通牢骚是针对冥顽不灵“中国猪”的。但针对中国猪的议题,却不是语言文化学术议题。文化学术的研究标靶不是“中国猪”,而是华语文化学识传续体系统。


————你是中国猪,当然你不懂。你不懂就对了——中国猪要是能懂得语言文化常识的应用功能,就不叫“中国猪”了!


听与说为“道(语)”,语与写为“名(文)”—— 对于“语文”一词,你这文化猪狗,能读得懂吗——牲畜?

 

(此文未完,对于文化猪狗,不论写下多少文字,都不可能提示有效)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