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华语文化常识传续,被精心设计了学习和应用恶习障碍。  

2017-03-05 08:18:32|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语文化“博大精深”不假。可博大精深的语言文化常识“学法用法”优用成法“法体体系”,却被两千多年以来精心设计、嵌入了人物宗拜“病毒”和模仿官话恶习。这是精心设计了两千多年以的,在“语言应用功能”上屏蔽“合作议题”、“生活公共秩序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法策学问题”的语言恶习灌输“编程”。这个浩大“编程”是,精心打造一个寄希望于富贵阶层的“良心发现”,来由富贵阶层实施特权管治为劳苦公众谋求“天上掉馅饼”福利。这样的屏蔽“法学”常识,张扬“政治核心”的精心筹划文化舆论,显然是富贵阶层的一派“管教得法”谎言,而不是精诚合作、合议商定解决问题的办法的“法学”公正话语系统。“法学”的学用语言文法法纲是“公正”;而富贵阶层的“坚持领导”秉承统治特权言论,则是“违背‘共和法约’”的“不法”言论。

 

用违背语言文化“约定俗成”发生原理的“秉承崇拜人物的思想”的“不法”言论教化文化公众养成“服从和顺应”的诡伪懦弱人格。这才是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以来的“文化舆论”编程程序,只化育“奴才”而不化育“人才”的,以实现不法统治为应用功能的败坏人格文化,来屏蔽与劳苦公公众协商合作议题、屏蔽法学议题、屏蔽通过学术批评来筹谋“调和策略”的“抗拒合作”议题的“腐败文化伎俩”。管教欺凌的“非法统治舆论”虽然是声言顺应“环境”、“天道”、“规律”、“自然”等,但却是极力屏蔽文化常识,抗拒“合作”议题、解决问题的“公益办法”议题和“调和言论”学法用法议题的一派虚托理由的“管教一切”滥言。在富贵生活的优裕养逸之下的“衙内”和“富后代”们,早已养逸成了不学无术、综合能力丧失的“无赖”了,却还在把持话语权,屏蔽“约法”、“筹策”议题,信口胡诌着通过“政治”、“教育”、“管理”可能实现的“伟大理想”谎言!

 

人类生活中的所有问题,都一定是通过全面合作,发挥每一个人的合作担当作为才可能全面解决好的。这个通过合作来解决问题的“常识中的常识”,已经被屏蔽歪曲了两千五百多年,并还会被歪曲下去!

 

在歪曲合作解决问题生活法约常识的同时,极尽张扬地宣讲并灌输着既得权利富贵群体的管治特权。这样的两千五百年以来的“语言文化话语权富贵病”,只有在毛泽东时代,实施过大范围文化“扫盲运动”,使“话语权”向劳苦公众倾斜过!对“文化革命”这个说法,我们也要结合“扫盲运动”和“话语权”议题来辨析解说,才可能最终找到一个公正的、公信不疑说法来作结论。守旧文化,就是保守非法统治特权的文化;公权文化,才是适从法学的“公正”法纲的文化——“党权”与“公权”不一样;信法与信党不一样。党凌驾于法之上,还是法也要约束党,是一个必须要作选择的“选择题”——不可能用“不矛盾”来蒙混过关。 

 

当前华语文化人群不论谈论什么问题,实用语言都必然会与实用功能“错格”的文化现象一点都不奇怪。主述歪曲实用言论的应用功能的“错格”的“文不化法策”文化舆论现象,是华语“非法统治文化”精心设计的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上的,对“语言应用功能论学说”的歪曲“编程”。其“编程”的编程要点是“保守富贵阶层的话语权”得以延续。从商秧变法、到“公车上书”再到“改革开放”以及当前的“反腐败”,其非法统治舆论的“统一口径”,都是认定“人犯了忌讳”,而不是“法失公正”——要试图通过当局的“反腐败”、“修吏制”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与公众达成更全面的合作和约定“法约”来解决问题。这才是“依法治国”谎言的发生原因。商秧要是能关照了老秦富贵阶层的特权和利益,就不会因为得罪权贵而身着异处;康有为、梁启超要是不触犯“太后老佛爷”集团的特权和利益,就不会发生“变法失败”结局了。所以说,华语文化中的实用语言应用功能,是以保守特权为应用功能的“非法编程”——这个“编程”实用功能要点是,“当局说了算”。

 

实用言论的应用功能与语言文化常识学法用法的应用功能不一样。语言文化常识的应用功能体系,是由不断屏蔽有害言论,彰显公益无害的无情志偏执言论来优用传续成“法体”的。语言文化常识的学法用法法体,是各行各业各学科通用的“母法”。没有这个“母法法体”作为参照依据,就不可能发生“法学学说”。这才是华语文化中“通用母学说”还没有通过学界的学评达成认可过,那么所有的“子学说”的应用功能,就无法进行公益功能定位的,当局抗拒合作、实施非法管治的“承学不得法”原因。权钱交易,行贿求官、当官发财,这是一个似乎无解的恶性循环,也华语文化区两千五百年来的从未止息过的“政权倾覆”周期率。

 

——钱能通“逆来顺受”之“神”。重赏之下必出“叛徒”。而官民对立的离心离德“抗拒合作”非法统治法当局,则必然会成为“文明秩序的叛徒”。不论何朝何代的政权倾覆事实,都是背叛前朝的事实。背叛大秦的叫“秦奸”、背叛大汉的叫“汉奸”、前叛大唐的叫“唐奸”、背叛大元的叫“元奸”以及其后发生的“明奸”、“清奸”、“假洋鬼子”、“阿Q”、“民国汪伪政府”、“民国腐败政权”、给日本鬼子汉翻译的“翻译”、“二鬼子”等,皆为“抗拒华人合作”的奸情事实。然而当前华人,却只知有“汉奸”而不知有“诸奸”——何也?

 

——被强行灌输了对“汉奸”一词的顽劣守旧学用语言恶习,不辨“诸奸”的实在,已不知“腐败份子”即“内奸”而已吧?

——“奸情”在于谋求富贵权利,顺应官管教一切的“潜规则”,丧失了“合作公益”约法筹策智慧。对“非法管教”之类“抗拒合作”、“坚持领导”文化垃圾舆论,丧失了批评能力——谁家没人打扫垃圾,都一定会变得跟猪窝脏。而文化垃圾不能及时打扫,其实用语言的应用功能,与公益无害的学用法则能不“错格”吗?

 

——人类生活中的公务问题,永远都不可能由少数人把持来找到可行高效的解决办法。找不到通过合作来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不法之徒”;而不法之徒,就是腐败份子——贪权比贪钱的文明遗害,要深远得多!集财成贪的暴发户死了,还能通过其子孙成为“败家子”来散财复穷;而一但“公权”被非法垄断经营,其官衙内当权的“综合能力沦丧却胡管乱治”的遗害,则是华语文化中古来都没有解决过的辱公权、欺公法的“封建”潜规则吧?

 

可怜语言文化常识的学法用法法体的公益应用功能,被歪曲解说问题的“错格”滥言,精心地“编程”了两千五百年,已把所有的通过精诚合作才可能解决好的问题,解说成了“由富贵阶层管治”可能解决好的“一派谎言”了。在这样的谎言流行文化废墟中,华人精诚合作的议题,被歪曲解说成了富贵即得权利群体的“简政放权”问题;文化学识传续问题,则被歪曲成了“聪明人如何实施教育”问题——而实际上就是浅学不法的富贵养逸的丧失综合能力的文化小瘪三儿们,在垄断话语权信口胡扯——胡扯着“官衙内”和“富后代”必须得“说了算”的,“立法为公”一派谎言。

 

言必“管治”、事必“领导”、学必“教育”等——已把凌驾于公众之上的欺凌谎言模仿应用成了难改的恶习,对这些被固化在脑子里的“抗拒合作滥言”蒙昧学用时,就已不可能提出“承学‘公约公信公行’文化成果”议题、“传续‘公行公约公信’文明成果”议题和“优用‘公信公行公约’法策智慧”议题了。偏离了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议题的一派管、教、治的“得志猖狂”胡言乱语,正是分化瓦解“同心同德”合作情志的“文化病毒”!

 

这样的,两千多年以来误导人们的关注,谬解全体华人的共有的诉求,歪曲人际合作公益问题的语言文化常识学法“垄断约法筹策话语权文化病疫”,早已被劳苦阶层和情志亲和劳苦公众的文化学者们参透,并指出了“无官不贪”和“阿Q正传”、“狂人日记”式“自淫”特征。可当前的“官衙内”和“富后代”却正处于史无前例的得志猖狂的又一个“文化败坏高峰期”。“合”、“和”二字已约用了两千五面多年,甚至于已达万年之久了,可华语文化废墟中的所谓“文化学者”们,却从来也没有实现过通过学评,来解析通透并达成广普周知过!毛泽东先生不惜殒命所谋求的“人民民主专政”、“推翻三座大山”,也终因“曲高和寡”,当前被秉承人类公益志的学者们千呼万唤地不断强调,仍处于“文化信仰边缘”!这是痛彻骨髓的“法失公正”、“策失调和”的千古之痛呀!

 

——华语文化人群近几十年所取得的所谓“改革开放成果”,不过是释放了一点点被约束已久的“许可做事”的非法统治权而已。占全人类人口的比例与“鸡的屁”的全球人均比例,还没有达成过对应比照审查,就声言“掘起”了、“强大”了、不怕引发国际相抗了,脑子是怎么用的?

 

文化学者要秉承平常心和公益情志,来看待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发生于公共交流活动中的“公道”。公共交流活动中的有益无害“公道”,辨析解说的是“公理”。“公理”不表达私人的偏执情志,因而是公益无害的。公益无害的语言文化学识应时变通活用法理,构成了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法体”。这个公益无害的语言文化常识学法用法法体,由“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学”、“章法语言学”和“文法语言学”构成。“文法语言学学说”,则一统纳入了前述语言学学识,构成了对“语言学法用法”揭示无谬的“文法语言学学说”。而跟风胡扯“历史学”、“心理学”、“思想理论”、“儒遭瘟道德”、“马渴死主义”、“逻辑学”、“哲学”的——模仿滥用“别人的话”的浅学文化瘪三们和试图把持话语权永不放弃的“衙内”和“富后代”们,由于其情志偏执和关注偏执,则永远也不可能达到能提出“公道”、“公理”、“公法”、“公策”议题的“统观学研”的宏观高度!

 

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以来的“官话系统编程”,是不可能揭示“合作法法理”的。“官衙内”和“富后代”把持话语权所“立”的法,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合作公益”的“公信公行公约”。试图管治一切,本就是文化无赖的耍无赖行径。所以其声言“民主”,恰恰是“借用西学”的谎言,其声言“法治”,恰恰是表达保守其胡管乱治特权的“抗拒合作”胡言乱语;其根风起哄瞎讲“人权”,又正是其不懂“法权公属”法理基础的,抗拒“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的公成文化常识学法用法“法体”的实用功能,“放‘官’屁”、“放‘富’屁”、“放‘强’屁”、“说‘梦’话”、“说‘客观规律’鬼话”的————宁肯蠢死十八代,也不肯屈尊向学,与学界一道谋求建立学评公正秩序来提取广在泛存于生活中的“文化常识”来优用的“耍无赖”文化流氓们两千多年以来,不肯放弃“胡乱编程特权”的,“华语文化败坏事实证据”!

 

——“骂你们”是因为还抱有对你们的一限希望,“恨你们”,就已不可能再实施责骂了——“欲想令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何不也跟风起哄“拍马屁”——拍死你们?

 

——文化学识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公成法体”。公益无害的语言学法用法常识是公益无害、没有情志偏执倾向的“共学共用”公有文化成果。公有文化成果不是浅学徒孙的崇拜人物发明创造的,也不是党徒们的“实施非法统治”的“专利”、“特权”的解说依据。任何人、任何结党营私集团,都无权垄断经营公共文化成果和“公属法权”。打着“儒遭瘟”、“马渴死”的旗号,也不行!这是因为,公益无害的语言学法用法文化学识,不是“圣人”、“先贤”、“伟人”、“神仙”、“科学家”、“领导人”这一类“抗拒文化常识”的浅学瘪三儿们乱学滥用就一定用法正确无误的。其学研不得法之处必须要纳入学评,由学界批评认可。不看劳苦公众的脸色是欺凌管治公众,不看学界的脸色就是文化流氓信口胡诌!文化中的所有“得志猖狂”管治教化欺凌滥言,和学用不得法的谬学谬用滥言,都必须要通过学评来当作文化垃圾打扫干净。否则连“语言”都被胡扯成“工具”的浅学文化瘪三们的一派胡言乱语,就能埋葬数千年积淀下来的所有语言文化常识!“东亚病夫”、“中国猪”的光荣称号,就是因为“自断文化经脉”乱学滥用语言并造成了文化活力全面沦丧而“荣获”的!

 

——华人是一个文化学识传续群体,全人类是一个有共同祖先的生命循环群类。华人不可分裂,全人类也不可搞国际割据相抗。华人官民相抗和人类国际割据相抗问题,找不到“统观总论”议题的适用语言,用官民二分、国内国外二分、男女二分、贫富二分等等“一分为二说一半”的胡言乱语,是永远都不可能解说清楚解决问题析“合法”、“和策”的!找不到“统观总论”语言的“说一半”一派胡言乱语,才是人类自造相抗矛盾的前因。

 

华语文化的“败坏”,不仅仅是“华语文化败坏”的独有人类文化现象。当前全人类的约法筹策智慧发育,不处于幼稚期并以“族群歧”、“国际相抗”、“法权垄断”、“学评不彰”等文化现象为事实证据————如果我们给语言文化常识强加了“对错”、“是非”、“好坏”、“正误”、“褒贬”等“情志二分”狭隘情志,也就不可能达成对所谓的“哲学”学说的写成法则“学研入门”了!公创通用的文化学识,并不是秉承狭隘的情志所可能承学得法的。纯纯粹粹的“公益无害语言文化常识的学法用法”法体体系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正是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以来并直至当前的“非法垄断经营”的“歪曲文化常识的公益应用功能”的“非法统治文化”,所极力歪曲的。“非法统治法”的“怕人话”前因,在于“怕下台”——怕归还“公法权”于公属;怕归还对“第一桶金”的“金融非法经营”于“公益‘周济’功用”——这才是当前全人类都在标榜“经济学”,而不肯标榜“金融周济学”的——“衙内”要欺公权以承官位的“封建”,“富后代”要欺公益以承金融资本的垄断经营“操盘”来获取金融操盘所得“非本份利益”的实情。权与利不分的“猪脑子”,根本就不可能区分清楚“利益私得”、“法权公属”的“私+ 私 =公”的权与利构成关系!

华语文化常识,被精心设计了学习和应用障碍,集中体现为通过话语权垄断来强行灌输不法宣传舆论,张扬非法统治权和对金融资本的操盘经营权。这就是华语文化以及当前的全人类所有文化区域,标榜统治权和金融操盘利益,造成人类生活“两极分化”的,秉承“政治”滥言抗拒“法权公属”法理;秉承“经济”滥言,抗拒勤利公正秩序;秉承教育滥言,抗拒传续公益传统文化常识的实情!

 

——依据我对上述情况的充分认识和解析,我已千百次地强调过了文化学识公创、通用、公益的学法用法“法则”。可当前全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对此我已试图通过强烈的责骂刺激来唤起反思向学努力了十几年。可是当前华人学界这一窝跟风起哄乱学滥用语言的“文化瘟猪”,仍然是百唤不醒!——纯纯粹粹的“语言学问题”,实实在在的应时、应变活学活用语言的语言文化常识学法用法学说,已被模仿滥用“朽败失活滥言”的“逻辑”、“哲学”、“道德”、“主义”、“思想”、“精神”等一派胡言乱语的文化垃圾埋葬不存了!

 

————愁死我了啊……自断文化学识传续经脉的“中国猪们”,何是才能从文化垃圾厚积难除的“文化猪圈”里爬出来呀?!

 

——华语文化常识传续,被精心设计了学习和应用恶习障碍的前因,在于情志偏执,抗拒合作。所违背的是“合”而达“和”的“合法”与“和策”——当前的华语文化实用言论系统,仍属于“无法”、“无策”的“非法统治法”和“调和策略不周”的歪曲解说文化学识的公益应用功能的“语言文化系统”。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