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高端学术问题要由前沿文化学者群来研讨批评,网络哲学论坛该歇菜了!  

2017-03-07 01:55:42|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金钢钻,就别揽磁器活。对高端学术问题的研讨批评,并不是浅学的后学者所能具备研讨批评能力的。不懂装懂地执意作贱学术,累死你们这一窝浅学的文化小瘪三儿,你们的“好心”,也是用来制造了文化垃圾了。这是网络哲学论坛近十几年以来,制贩了大量的文化垃圾的事实。


——若问十几年来在哲学论坛制造和贩卖文化垃圾的文化瘟猪是否懂哲学——你就问一问他们这些跟风胡扯之徒们——哲学的议题范围、采证依据、应用功能、终端结论、学评依据、公信法理等学术要点问题,这一窝文化瘟猪们皆是不可能具备回答能力的。这是什么样的愚、蠢、贱、坏、赖的人文缺陷?


——有勇气标榜百年以来华人学界不知所以的高端学术议题,至少要有建立学评公正秩序,来通过学评彰显前沿学术成果的“文化良知”。可网络哲学论坛的十年来的胡作非为、贩卖了大量文化垃圾的事实表明的却是——无知、无畏、无良。


——没人逼迫你们不懂装懂,也没有任何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有兴趣责骂你们——你们对人类有史以来遗留未解的高端学术问题不知敬愄,敢于让浅学的文化小瘪三儿在论坛上把持学术加精置顶,这已表明“文化良知沦丧"事实——已穷得只认识钱了吧?


——该歇就歇了吧——断子绝孙的事做多了,是会作“不得好死”恶梦的!

 

对于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综合研究,是涉及各行各业各个分类学科的。各个学科所应用的文化学识构成关系所构成的“学说总论”结构,是“米”字形结构——即互相交叉、互立互成结构关系。


“米”字形结构,即“阴阳八卦”结构。其结构法理,必须要适从人类所知的所有常识而无所违背,才可能达成公信不疑的“完全正确”宏观高度。其中的研究适从法理,是极为复杂的;所以才会发生华人学界对于所谓的“哲学”研讨争议了百年之久,也未能达成共识的学研批评能力不济文化现象。


宽度决定了高度,高度决定了深度。学研批评能力积淀不够用,对于宽度、高度、深度,就不可能达成“靠谱”。

 

学术问题是整合常识的议题范围内的问题。不是常识,就不可能达成公信不疑。然而常识是一个浩繁的体系,被人们忽略并以为不必再谈的常识,恰恰就是所谓的“哲学”中的“最要命”的问题。最常识的,就是最重要的;最高深的,就是最常识的。

 

整合常识的思辨解说法应用,绝不可能是“一分为二看问题”就能思辨解说清楚的。在人类的沟通交流智慧还处于幼稚期时,对于任何问题的研讨批评,都一定会发生各有偏执的“窝里斗”交流障碍。这也正是百年以来,从来都没有解除过人类自抗内耗人为灾难的原因。


只要人类生活中还有生活合作问题难于解决好,就是人类的交流沟通能力还不够用的事实证据。人类中的几近百分百的人的交流沟通能力,都是处于幼稚无法状态的,那么人类情志相抗所制造的人为害灾,就是没有可行高效的办法解除的。这是永恒无误的结论。


人类谋求解除人类自抗内耗恶害的办法只有一个——通过协商合议来达成共识,共同信守合议约定的“公约”。这是“不二法门”。失信即失聪,欺凌即抗争,聪明人与傻瓜蛋本是互为表里的一类问题——全都是人类自己的互立合作问题。失互立,则必相抗;各有偏执,则必相辱。学识的宽度即宽容度,学识的深度对应的是宏观高度。人类中的劳苦公众宽容,那么劳苦公众就是“高人”。未见富贵重情义,只知患难见真情——这是全人类行为能力人共有的生活经验吧?


经验是验证是非的依据。公正是解决问题办法的法纲。调和是人类的共有情志。共和是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富与贵,是人际无欺不可能实现的“成功”;高与下,是不比较不能发生结论的。好人吃亏,是人类生活合作智慧发育不周全时代必然会发生的结果;人类的生活秩序文明进程,就是要靠好人吃亏的担当,来屏蔽杀伐恶害,才可能实现的。“民”是被搜刮群体,“官”是得志猖狂无赖。当人类无官无民时,就实现了人类共和。全人类共和法约秩序是无贵无贱、无官无民的所谓“无政府主义”合和秩序——没有人“说了算”了,一切问题的解决办法,都要由合议协商来约定解决法案并共同信守。这就叫“信法不信人”——只要是人能获得特权,就一定会做蠢事、做坏事。这才是人类有史以来张扬“信仰”问题,却找不到该信仰什么的公信不疑“信据(所谓‘价值标准’)”的实情吧?


宗教文化信偶像,科研文化信真理,人本文化信人的能力,语言文化信公益无害的言论,法策文化信守“合而达和”法策。这是人类的信守的转化过程。信守偏执则必相抗,交流不畅则必相辱——人类最重要的能力是沟通协商能力。沟通协商能力发育不全,就不可能达成交流共识。不能达成共识,也就不可能发生公信不疑、信守无违的“公约”了。“公约”问题,永远都不可能用“法律”滥言解说清楚。“法约”不是用来整人、责罚人的,而是用来调和合作情志的。我的博客中早已标定了“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这三个“撰文法”所逃避不开的“议题”、“论述”、“结论”撰文法要点。所谓的“三位一体”,所述的是“文法结构法则”——胡猜乱解就搞乱了议题。以德统道而成“经”,必须要遵循撰文法法则。不会写文章,也就不可能学会读书了。读与写是一回事儿。读的是语言学法用法事实体系,写的也是语言学法用法事实体系。读写事实体系一统构成了“语言文化事实”——你要是从来也没有读懂过“文化”一词的“文章化”用法,就已经说明你的学研还很浮泛浅薄了——没有“文章化”事实,你就已读无书可读,写无论文可写了吧?


华人学界乃至当前的全人类,还没有发生过学研得法的回答一切问题都“完全正确”的“撰文能力周全”文化学者。这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欺的学用“语言文化学识”不得法的事实证据。


你以为依据当前华语文化中的泰斗级文化学者——吕淑湘、叶圣陶等学者所秉承的“主谓宾”、“定补状”、“名动形”句法解析,就能学研得法了吗?然而你的学研不得法之处,却正是不知所谓“动词”是“动作名”,也是“名词”;所谓“形容词”是形态名,也是“名词”的“基本语言文化常识”了吧?


——任何学科、行业、族群的所谓“精英”,都是自信昭彰的。不可能“跟风起哄”地研究“哲学”。“哲学”这个华语“学说名”本身,不能说明该学说是什么学说,还有研究的必要吗?

 

对于谬用语言所提出的“哲学”谬题,甭说华人学界研讨争议百年不能达成共识——就算研讨一万年,也不可能在学界前沿学者群中达成共识。谬题的研讨结论,只有一个——“谬题”结论。不可能发生其它结论。


把“哲学”当成正确议题研讨,皆属跟风起哄文化现象。华人学界如果不能屏蔽“哲学”谬题,那么所谓的“哲学浴火重生”,就是不可能的。


——我对于“哲学”谬题执着研究四十年,早已透支了健康;于十几年之前就早已证谬了“哲学”议题——而你以为你“懂哲学”吗?我十几年前就早已知晓,跟风研讨“哲学”议题的华语文化学者们 ,皆属跟风起哄的浅学之徒了。而你的浅学,可能与我有一拼吗?


所谓的“哲学”,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发生的学说。人际交流活动中除去“听”、“说”、“读”、“写”事实以外,是没有任何所谓的“事实”可能成立并达成学界共识的。听与说的是“话语”,读与写的是“文章”——你他妈地睁着一又“瞎眼”、张着一对聋耳,不肯承认“听说读写”事实——我怎么可能把你当“语言文化学者”看待?


你跟我的帖,就必须要谈论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议题,你把你的儒遭瘟猪妈或马渴死主义狗爹请出来与我论辩——对不起,你所崇拜的死人偶像,在我这里“没戏”。


“易经”、“道德经”、“法家学说”、“宋明理学”、“儒学”、“国学”、“论语”、“大学”、“中庸”、“大同学说”、“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改革开放”、“中华复兴”等等的“学用语言事实”,所涉及的全都是“整合文化学识别”这一种学说。


——你想呀——没有语言学法用法的应时变通活用,还可能发生任何由“学用语言事实”所成全的学说吗?


————你读书读的是语言学法用法事实,你写书所秉承的是语言学法用法——除去语言学法用法“法体”事实以外,还可能发生人类交流活动中公鉴公信的事实吗?


——————完完全全是不可能的!


你读《道德经》这个由语言学法用法构成的“文本”,你的脑子却往读书事实以外用——你会读书吗?


————我三公大叔这一问,可是贯穿了华语文化发生传续全过程的。


————你学习写文章,却不肯承认你所秉承的是“语言文化学识”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撰文法”,你可能学会写各类文章吗?


————————完完全全是不可能的!


————我三公大叔这一问和这一答,可是贯通了“人类语言文化学识传续法理”的。可你能读得懂吗?


————读书能力和写作能力,并不是浅学十年八年就能养成的。学会了写作,才可能学会读书;读书读不出写作法来,就是你自知的不会读书事实证据。不会读写却敢于吹牛逼懂这懂那——你的他妈地就是发贱找抽!


人际关系要互相尊重,进而在学识融通和学术批评活动中,没有发生过互相认可的相约研讨学术问题的表述事实,浅学的文化小瘪三们,就不必自以为聪明地跟在他人的文化学术论文主由后边发布贱言讨骂了。人家没有把你当文化学者甚至于没有把你当人看过,你就不必死皮赖脸地跟帖讨骂了——你再下贱,也总得要学会“装人”吧?


——语言文化学术问题是公共问题,个人学研是否得法、学识积累是否够用,不在公共文化议题的主述范围内。任何人的聪愚,都不是“整合文化学识”议题高度的议题。蠢死的人比比皆是,但却与 语言文化学术议题不在一个层次上。公共问题得由去私欲、求公益的前沿学者群来研讨批评。任何秉承升宫发财诉求的文化小瘪三们,都无能、无权讨论全人类公益问题。私情未去,公理不发。


——公益议题就如同你妈到公共场所“菜市场”买菜,色情流氓无权对你妈性侵骚扰是一样的。学术论坛上的学术论文,也不是谁都有能力并有权力跟帖发布学评言论的。没人邀请并认同你的学研得法,你跟帖发贱,就是在讨骂讨辱——骂你的人,没 把你当学者看等过——可你还执意跟帖发贱,就已连牲畜也不如了。


《道德经》很难解析通透。这是因为该著作是融通了所有语言文化常识(道),对语言文化常识的公益地害应用功能加以整合(可道),所成全的语言文化学说(非常道)。道德经的作者把语言文化学说,称谓为“经".。这才是不知何为“经”,就不知何为“德”,不知何为“德”就不可能获知何为“道”的“反序”思辨解说结论。


——人类在交流活动中的思辨解说能力达成周全的正确途径,是从反序追溯因果关系,到正演遵循因果关系的守整的“往返过程”。往而不返,则必偏执谬解;返于终端的学用的言论却”不化“往返过程,则必然会成为”谬论“。


人类从学用语言提出问题,到学用主言回答问题,还没有达成从提出顺问题到回答问题的周严循环解说,就证明人类的交流交流活动中的协商合议能力发育还处于幼稚期。学用语言是要贯通人类所知的所有常识的。对于文化常识整合能力还不周全的所谓”文化学者“来讲,其言论不发生违背常识谬论,才是奇怪的事情了。


在人际交流活动中,没有学用语言事实以外的事实是可能成立并达成公信不疑的。”话错了“的事实证据是”写错了“。说错了话可以抵赖——因为话语不能延时存续——证据会即刻消失;而写错了的”白纸黑字“,却是作者无法抵赖的——即使是作者死后,学用语言的事实证据也是实在公鉴的。


不论是”经“或”学“,都是由学用语言写成的。听说为”语“,读写为”文“——语文——这个常识你难道是不知晓吗?


学界中国猪,蠢就蠢在了长了一副猪脑、瞎眼、聋耳——又于人际交流活动中发生的事实,宁死不屈地不肯承认。他要张扬”做“,而不肯审查批评”说“得对不对——所以华语学界这一窝文化瘟猪,才不肯承认”说人话“事实——这等同于是说——他爹是个教授,一辈子光说不做耍嘴皮子,等于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傻瓜蛋“——其爹傻,要是能有个聪明的儿子——”他自己“,是不要想象的!


————华人学界”中国猪“,当前全都是这样愚蠢。被”道教“或”唯物主义“洗过脑,就已不可能看清学用语言的”说空话“事实了——猪放个屁都能自知,华语文化瘟猪却不能自知—— 这是因为他说的并不是他自己的话,而是儒遭瘟道德”孔子曰“或”马渴死主义认为“。对此,我三公大叔早已在网络中验证过十几年了,我曾经对一头”华语文化瘟猪“试图达成启蒙,用了两年多少的精诚启蒙精力,想告知他”他说的是他自己的话“未果。这是当前还可以到《哲学人生》论坛查证的——该论坛置顶了我的帖,却杀了我的发言权。任由在我的帖声言”不许可跟帖“,有批评意见另立主帖批评的情况下,贱不知耻的”文化无赖“,还是在我的置顶主帖下,放了一通猪屁、狗屁!这是什么样的文化人格缺陷?


——由于采自于日语文化”片假名“的,华语子系文化”哲学“滥言,是名不正而言不顺的,因而”哲学“议题才可能发生华人学界不懂装懂,研讨争议了百年之久也没有对任何学术要点达成过学界共识的”跟风胡扯“文化现象。学说文本的命名用语,不能说明该学说的命名依据——不仅是人类不知该学说是什么学说,就连猪狗,也不可能知晓”哲学“是否好吃!


统观总论学说,是整合所有”论文“的学说。它是论文的论文,学说的学说,学识的学识,论述的论述,评论的评论。 如果说,人类的读写常识是不能许可解说评论的,那么就不可能发生”哲学“屁话所命名的学说了。这才是你是否"懂哲学"的“要命”问题!


——跟风胡扯的一派“装聪明”文化垃圾言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装聪明者“自己的话”——你说的是不是你自己的话,才是所谓的哲学必须要澄清无误的问题。放神屁、放官屁、放哲屁、放猪屁、放人屁——所述绝不可能是“约定俗成”、“优用成法”的严谨无误的“人话”!


————华人学界中国猪,从来都没有认可过他自己的写作用语是“人话”,哪么“中国猪”就已永久都不可能学会说“自己的话”了。


————不会说人话的文化牲畜,“它”能“懂哲学”?


“中国猪”的文化水平,从来就没有比猪还高过——责骂“华人学界中国猪”,没有辱没人,而是辱没了猪——装聪明的“文化瘟猪”,智不如猪狗。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