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哲学”是以变通活用语言为批评目的的学术批评学说  

2017-04-29 04:37:43|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问题是对语言的学法用法正误如何进行批评的问题。对学术问题进行归纳整理所整合成的无遗域、无谬误的学说文本,叫“学术哲学”。
 
“学术哲学”与所谓的“抱一法”有关,又叫做“一元论”学说——即把人类所知的所有问题所转化成的文化常识纳入学术批评一统,来批评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使人们对文化学识的承学和变通活用达成法理通透、智慧澄明。
 
“学术哲学”不是学者个人的承学问题,而是学界学者群如何能建立学评公正秩序,通过学评来彰显学界能达成共识的学术新成果的学说。这也就是说,“学术哲学”作为一种学界共同参予才可能得以彰显的“学术批评学说”,是公共学评秩序下所成全的“学术批评成果”。
 
学说是由个别学者写成的,但学说的应用功能却是在学界达成学评认可后,才可能通过学界共同广普辅学,来实现其公益功用的。
 
只有学术批评,能把人类所关注的所有问题通过学用语言的办法来纳入到学术批评活动中来。《道德经》这部著作中所述的“圣人抱一”说法,其中的“圣人”就是指具备把所有的问题都纳入到学用语言的一统体系中来,通过学评来达成学评共识的学者。
 
在学术批评上各有偏执的说法,是学术批评活动中的常见现象。学者各人的说法不能达成学评共识,那么个人的说法就会在学术批评中被批评为“谬论”。然而被批评为“谬论”,却不一定就是“谬论”,这正如《天体运行论》发布之初,会被宗教教会视为异端邪说一样,人类文化公众的文化智慧发育,是与学界前沿学者群的智慧发育有一个延迟发育过程的。这个过程是新学识的达成广普周知的学界辅学过程。这个过程的问题发生初端,是有“一个”学者精诚努力写成了一种学说;而学说的达成学界学评共识的过程是在公正的、在前沿学者群构建的学评秩序下,通过周严的讨论批评来达成学界共识;而对这种学说的公益功用落实,还需要前沿群的精诚辅学来广普学识,才能使新成的学说的公益功用达成更广泛的落实。
 
对于“学术哲学”古称之为《易经》。“易经”学说名所要彰显的是“易(变通活用学识的学问)”。后由华语史料记载中的华语文化中的第一位“图书馆馆长”——老子,对《易经》再次进行承学整合,写成并命名为《道德经》。个中的要点在于“听与说”为“道”,“读与写”为“名”。而“道”与“名”对应当前的通俗说法中“语文”。
 
我们美丽优异的华语文化,是当前人类“四大文明”唯一幸存下来的“愿生态文化”。华语“简图字”具有卓越的“自述”功能。我们读“地球”这两个字的组合应用法就已可知《天体运行论》发布之前,华人是认为“天圆地方”的,“地球”一词才发生了五百多年。这样的字与词能够“自述”自己的发生年代的卓越文化,不仅是人类极为珍贵的文化遗产,而且还是极难承学的。其难于承学之处在于当前人们的读写能力的达成周全,是很困难的。绝大多数文化学者倾尽一生的努力,也很难达到读写能力周全的的程度。这也是我们作为华语文化学者,必须要热爱并“信仰”自己的母语文化的理由。
 
语言文化、语言文化学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在这四个说法中,只有“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才能叫做“学术哲学”。
 
“学术哲学”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发生的“互学互评”并达成前沿学者群共识之后,才可能发生的“察公情”、“讲公道”、“说公法”、“筹公策”学说。
 
——我们关注“哲学”,首先要把“哲学”一词的首发来源搞清楚。我们学研积累大体够用的学者们大都知道“哲”字首见于《诗经》,其说法为“既明且哲,可以保身”,后演化成了“明哲保身”成语。而“哲学”一词的组合应用法,则首见于清未张扬变法维新的“公车上书”文本。是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倡导变法维新,从华语子系文化——“日语文化”中“译入”的一个日语“片假名”。这大体是有点阴着阳错的感觉吧?
 
用“哲学”一词来命名一种学说,是偏离了语言文化学识传续“约定俗成法则”的。我们的华人学界对于“哲学”的研讨,已研讨争议了百年之久,然而却没有搞懂“哲学”这个文字的组合应用法正述的是“学”——而我们研究“学说”,所研究的是学说文本,而不是“宇宙”或“世界”以及“大自然”和“物质运动”。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学研不得法问题!
 
我们可以暂且不计较“哲学”一词,而只研究“学术”一词所标定的学研范围——对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叫“学术”——此外哪里还有“学术”可言?宗教言论要学习和审查、科研用语要学研和审查、生物学言论要学研审查、人类学言论要学研审查、思想观念表述言论也需要审查、学术批评用语体系的用语自洽问题更须要达成充分严谨的审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也并不是大学文科毕业、有了硕士博士学位或专家博导名份,就一定能具备周全的读写学评能力的问题。往人类文明的长远发展前景上看,人类有史以来直到当前的全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都不周全,才是正常的文化现象吧?
 
——如果说人类的文化智慧已经发育周全了,那么人类生活中就绝不可能再度发生战争灾害和侵占他人的应得本份利益的现象了吧?依此来判断,只要人类生活中来存在着不必要的自抗内耗人为灾难,就是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阶断的事实证据吧?
 
“学术哲学”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的“简说式”。这个简说式中,是必须要把“哲学”这个说法剔除,才能整合成为“学术批评学说”这个正义说法的。
 
不论是什么 “学”,都是由学用语言提出问题,学用语言解析问题 、学用语言回答问题所“写成”的学说。依些我们可能总结归纳所有的学说所适众的法则为“写成法”。《道德经》中批评道“撰之不得其名”——也便无道、无名、无经了!
 
学术问题是学界有志于澄清学术问题的精诚向学学者,倾尽一生的精力也并不一定能全面澄清的。从数千年的文化学术史中遗留下来的学界难解问题,并不容易解析清楚,并且是解析清楚了也很难达成学界共识的问题。在关涉人类公益福利的学识承学传续问题上,学界前沿学者如缺失了学评合作的文化智慧,那么就不可能有任何问题能够通过秩序井然的学术批评活动来批评清楚并达成学评共识和广普周知——这才是学术问题难于澄清的要害!
 
在《道德经》这部几近达成了全人类各个文化区域的文化学者们公认为“经典”的著作中,其全篇的论述结论为“天道无亲,恒与善人”。那么我们作为后学者,如果不能把这八个字的“道德经”总结结论解析清楚,也便证明了我们的学术批评能力还很惨淡。
 
——“天道”即人类的思辨解析问题之道,并有“刑天舞干戚”对“天”字的用法为证。“天地”古语,对应当前的通俗用语“知行”。思辨解说之道,不是人际亲疏问题,而是永恒不变的“调和(善)”人类的生活的问题。
 
“不术哲学”这个说法,作为学研讨论议题的标定用语,并不周正。我称“学术哲学”这个并不周正的说法所标定的学评议题为“文法语言学学说”。学术问题是学用语言范围内的问题。学用语言的通用法则是依据文章的“主题(德)”来寻找到适用于该议题的语言——不可乱学滥用适用于不同学科议题的“跑题”语言。
 
我的由帖是试图寻找到学研积累够用的学者,来共同谋求学评公正秩序,集结一批前沿学者来搞好“读写学评”活动,彰显学界前沿学术成果的“邀请帖”。语言文化学识的传续,是文明发展的命脉,进而还是“文化法策”信仰共识的前提。学评无序则无学说。文化学说是通过学界前沿学者群开展公正的学评活动来“评成”的,而不是由哪一个学者“写成”的。写成的学说不能纳入学评达成学界共识 ,就不能发挥出公益作用,也不可能进而达成广普周知和共同信仰 。
 
——全人类有史以来,已经经历过宗教信仰、圣贤信仰、军事暴力信仰、科学信仰、经济金融信仰和“以人为本”信仰的坎坷波折,然而还没有成全过对“通用母法学说”的信仰。“通用母法学说(文法语言学学说)”还没有成全过,那么“法学学说”这种应用通用母法学说所成全的学说,就不可能得以成全。
 
通用母法学说是“文法语言学学说”。文法语言学学说是把所有的人类所知问题都还入到“写作法”一统来“写清楚”的学说。而“法学学说”,则是把人类所知的所有的解决问题办法都纳入一统,通过写文章的办法,来讲清楚解决问题的办法的学说。
 
————我这样讲,自知是后学者难于读得懂的。这是华人学界从来也没有鉴证过的学研宏观高度。我这样讲的意味,也不在标榜我自己的学研得法,而在于试图通过建立学术批评秩序、拉开学研档次、辅助一批前沿学者学研得法,来发挥广普学学学界学研新成果的作为。如果一种文化中没有一大批学研得法的学者群在努力发挥作为,那么学界共同崇拜的“圣贤”,就一定会“被利用”为“骗子”。而“儒学道德论”和“唯物真理论”就正是“骗子学说”——人类只能表述人类的知识,人类只能通过不断传续文化学识来华育人类的文化智慧。人类不可能找得到适从宗教教义的可行高效办法,也不可能找得到适众物质运动规律的“死法”,而只能找得到适从人类生活诉求的“活法”——这个“活法”,要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通过计写学评活动来达成共识。
 
——在人类的交流活动以外,没有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在人类的读写学评活动涉及的学术问题以外,没有问题。一切问题都是由学用语言提出的,由学用语言来辨析解说的,由学用语言来人出结论的。这就是全人类必须要达成信守不移的“学术常识 ”。
 
对于人类这个易于淡忘一切的生命如体而言,拾回被遗失的常识,是最重要的问题。此外已没有有必要重申的问题了。
 

学术问题能够搞成学说,其学说是不可以称之为“哲学”的。必须要命名为“文法语言学学说”。否则就不可能把学术议题的发生由头和学研范围、学术论证的 采证依据、学术论证成果的终端结论和公益无害应用功能解说清楚。
 
无情感关注则无理辨,无理辨则于适从法则,无适从法则就没有运筹意图,无运筹意图则无实施法案。语言文化学术的功用在于“说明”、“说服”、“说和”。“合”而达“和”是永词无谬的结论。从这个学说的全人类公益功用上来讲,“学术哲学”则应命名为“全人类共和学说”。
 
就此打住。即写草稿未作精确校对——精力有限不再修校。
 
本文来自: 人大经济论坛 哲学与心理学版 版,详细出处参考: http://bbs.pingg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557690&page=1&fromuid=9489895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