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用语言不得法,累死也无功  

2017-05-13 04:02:38|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语文化自周代试图建立公益秩序未果以来,就坠入了以统治集团为话语权主导语境的“文不化法策”深渊。以统治集团为话语主体的“官管民”一派胡言乱语,所违背的是公益无害文化成果传续法则。一方面标榜君权神授,另一方面强制推广欺凌管教滥言并以官话为是,造成了公益无害的语言文化常识的大量遗失,以至于整体文化人群都已丧失了应变活用语言来解说变化的能力。只知一切都在不断变化的“形而下”,却不知没有应时应用变化的“形而上”,所有的变化都不可能被人类解说清楚。

  ————学用语言难吗?

  ————对于“被洗脑”的文化人群来讲,难于上青天!

  ————用“形而上下”二分思辨解说法,给人际交流活动中唯一存在的学用语言事实编造、强加了莫须有的“事物”内容,就已全面屏蔽了“语言文化常识”——浅学而蒙昧的文化奴隶们太好骗了!

  不论在人类文明有史以来的任何时代,只要是还有少数人试图替代大多数人把生活中的问题都解决好,不论其“出发点”是否良知昭彰,也不论其作为是否达到了公益效果;只要是少数人要替代多数人谋求福利,都必然是不可行的,并必然会发生公益错害的。个中的错害发生前因在于违背了“合作法则”。其违背合作法则批评依据是,由少数人聪明起来,带领一大群傻瓜蛋实现文明的“中国梦”,永远都不可能实现!

  合作法则不可违!双方、多方、整体文化人群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的问题,永远也不可能通过单方的非合作作为或当局的“为民服务”作为解决好。劳苦公众没办法解决问题,就永远会被搜刮、受欺凌。人类作为植物生命特征、动物生命特征和人类文化特征“三位一体”的群类,永远也不可能在公务担当中不谋私、不腐败。华语文化标榜圣人伟人的谎言时代,早该结束了!

  公权和公职,是两类不同的问题。当职不等于当权。私人无权盗公权欺私人。人与人互相欺骗与人与人互相合作的知行活动不一样。这一类问题不必劳烦文化学者费心,就连幼儿、少年都能一眼看穿。抗拒全面合作而实施非法统治的皇权、党权“小算盘”打不得!

  学用语言是否得法的问题,是超越了私人情志和党皇统治诉求的“大公无私”公共问题。公共问题并不是私情、私念、私人所能主导解决的问题。所以说私人的“思想”、“观念”、“精神”,不论吹嘘得怎样天花乱坠,皆是不能作数的。公共问题只能通过公共合作活运来解决。而公共合作活动中首先发生的第一事实体系 ,就是语言的学法用法优学传统事实体系。


  读书视读写常识而不见,跟风胡扯“世界观”;读写学评不识“文法”,瞎掰胡诌“方法论”;学术批评瞪着一双瞎眼看不见学术批评论文中的学术“批评依据”,模仿学舌“价值标准”。这就是学研浅薄的“东亚病夫”们,对语言的学法用法蒙昧不知的惨淡现状。“道德”被跟风有扯了两千多年,却不知“道”是“言论”,没有学用言论事实就没有人类的交流活动事实证据这个语言文化常识 。


  全人类共和法策文本的主题,不是国家、党派狭隘议题。全人类共和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纲,也决不可是能是 “美国优先”或 “中国崛起 ”。

  学用语言得法的批评依据是会读、会写 、会评。读文章、写文章、评文章,皆不可篇离文章的文法结构法纲。宗教张扬神性、科研追求真理、人类追求公正、法策功在调和。人类有史以来累死、被当局赐死、被奸人污陷、被文化奴隶围攻的语言文化学者,从来也没有过“好下场”。这是因为其从来也没有噔过场,所以也从来就没有过“下场”这类莫须有的问题。、

  问题是由当下活人依据生活中实在的问题需要解决而提出的。过去活过的人与当前活存着的人,是不能同比的。今人无权批评古人,古人不可能为今人提供解决问题的周全法案。“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党人,要为人类的将来美好生活有所作为,每一个法学所认定的完全行为能力人都必须要有所担当、有所作为 。学用语言得法的最高学研层次的文法结构法纲,是屏蔽国族情志而张扬全人类公益。公益以公正为凭据,合作以调和诉求为法纲。

  把字词作为”类名“的学法用法跟风胡扯为私脑子里的“概念”,把章法结构法则跟风胡扯为“逻辑”,把文法语言学用法则瞎掰胡诌为“哲学”————我不想责骂于你,你自己想一想你是否学会过应时、应用变通活用语言?

  ————为什么“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而不是“农具”?为什么人类的美好未来是“共产”而不是“共和”?为什么学术批评依据不叫学评依据而被跟风胡扯锁定为“价值标准”?为什么全人类共有的美好生活愿望不能依靠全人类的全面合作得以实现,而是要依赖国族及共当局原良心发现呢?

  我是一个精诚学研四十多年的文化学者 。教过书 、办过广播、办过电视、办过报,并且是在网络时代唯一的一位倡导建立学评秩序,并在网络中与网友合作成全过三届论文评选活动的“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 ”的罕见以推出一批前沿学者为功,以标榜圣贤泰斗为耻的学者。说“圣人五百年出一个”,根就不靠谱 。全人类有史以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立人立事的“全面解除人类自抗恶耗灾害的”学研得法学者。这才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模仿学用“别人的话”,跟风起哄提出议题;其议题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公信无谬的议题。浅学者乱拜的师娘所述的“世界”问题实际上是人类的“生活”问题;浅学文化瘪三儿所述的“方法”问题,实则是读写学评的依据问题。而读写学评的依据问题,却早已被浅学不法的文化嫔婢和文化奴隶们胡扯成“价值标准 ”了。

  “洗脑文化”是说,不论是不是服从当局管治的文化奴隶,都必须要拜当局统治者为师娘。不服从就是图谋不轨、叛国谋反。对于清末康梁变法维新倡导“哲学”的主张,后学者大可不必认真,并必须要认真对待。不必认真的原因是“哲学”这个学说名根本就不靠谱,必须要认真的理由则是一种学说析学说名若是有误,那么就必然会发生研讨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也不可能发生公认正确的回答结论的结果。

  文化奴隶搅扰、文化嫔婢瞎掰,当局屏蔽法策、学界一盘散沙。这是华语文化有史以来都没有
  改变过的“必败”趋势。

  在人际交流活动事实体系中,永远也不可能发生“非形而上”事实。自以为学用语言所述的问题,并不是语言学问题的浅学瘪三儿们 ,永远也不可能搞得懂人际交流活动中除去学用语言事实以外,一无所有的“常识”。

  试图用隔着学用语言事实学用语言来隔言说事的浅学不法之徒而言,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语言文化传统学识,就是其可展望而不可及的“祖宗”。可浅学者们所认定的文化祖宗,却已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提出议题无谬的学者”了。


  跟风胡扯“世界”的是宗教信徒

  起哄瞎掰“真理”的是科学信徒

  张扬人类生活诉求合理合法的是人类学学者

  审查语言的学法用法是否严谨无误的学者,永远也不可能向非法统治当局妥协。累或不累,并不是公共问题而是私人的知行活动体验。铁骨铮铮而信誓旦旦,可通过自身努力青史留名(即写未完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