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应学术哲学谬题来审查“心理学”、“历史学”是否成立(草稿)  

2017-05-02 04:00:37|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和“心理”是没法研究的,因而“历史学”和“心理学”当然是不成立的。

所谓的史学家研究的是“史料文献”而不是“历史”。这是不争的事实。所谓的“心理学”研究的是表达其思辨法应用的语言。这也是不争事实。然而“历史学”、“心理学”这样的学说名为什么会发生呢?

对语言文化学术深入研究,我们就会发现文化史中遗存了大量的不靠谱的各类名称。而学说名的不靠谱,则根由于学研浮泛、没有获得纠错学说名的学研批评能力。

模仿言论是人们承学的基本办法。这对于文化公众来讲是很正常的。但学界搞学术批评却不能延用旧名。一切都在不断变化,文化学说对文化学识的归类整理也是不断改变的。应时应变地活用语言,是能够更加精确无误的说明问题、说服人、说和法策的“终端办法”。我们早可能把所有的解决问题的办法统合起来并命名为“法学”的。

我们知道当前的所谓教育问题层出不穷,应试式“人才工厂”已成了很难突破的顽症。可是我们只知“教育”问题层出不穷是个顽症,却不知这个顽症的病根恰恰是对教育一词的模仿滥用。我们倡导师生应成为“同学”般的互相尊重关系,倡导家长与子女要成为“朋友”一样的亲密关系。这实际上就是对“教育”一词的批判。共同承学公共文化成果,让每一个成长主体都能获得主动成长的自主动力,这不叫“教育”、而叫做“辅导”。我们再从更高层次的法学议题上来看,“管”、“教”、“治”这样的说法,是与“共和法策”格格不入的。对于在校的这生而言,成长的主体是他们自己,不仅对承学内容具有选择权和选择能力,而且对所谓的“教师”也是应当具有选择权的。

我们知道“教育”一词的当前应用范围不仅仅涉及师生和长幼关系——进而还涉及了各行业之间甚至是幼对长、官对民等等关系的。且不说不平等或不合作的关系是违法言论,仅这类表达了尊卑、聪愚意项,就是不文明的。

华语文化发育数千年,是以皇权统治为语境的文化。对这一点我们搞学术研究的前沿学者们必须要审查清楚。文化化人。当前学界共知的所谓“奴性”,是植根于皇权文化语境的。什么“载舟覆舟”、“民为邦本”、“修齐治平”等,早就不能适用于“共和”法策语境了。所以说,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还要从对“教育”一词的批判入手,来清楚模仿滥用的守旧文化言论,让新的时代,有新的适时、适用法策语言。文化学识的传续,是整体文化人群应共同担法的公益责务。在“共和”法策秩序下,人际已没有官民之分、贵贱、聪愚之差别。学研浅薄的所谓“教师”也应早下讲台——教育终身制与干部终身制一样,是一定会养逸出腐败现象的。而文化的腐败,才是最根本的腐败。

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是针对乱学滥用语言的文化现象的。即不是针对当局,也不是针对哪一类人。语言文化学识体系是“公道道体”,“道体”混乱不堪,也便讲不清道理了。“道理”不存,那么“法理”又何在呢?

要想说明问题、说服人、说和法策,首先要学好用好语言。学术批评荒凉无秩序,学研拉不开档次,各有偏执的浅学者争夺话语权并美其名曰“百家争鸣”——就什么问题都解说不清楚了。

学术问题是在人际交流学用语言的活动中发生的。在人际之间发生的才叫做“公道”。而古人所述的“中庸无为”、“守中”、“中和”所讲的正是语言文化学术问题。在学术批评议题下,每个人都不可争夺话语权试图有所作为。人无作为,才能彰显出文化学识的“文化化人”的潜移默化功用。守住文化学术议题,使人承交流活动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的这个“中间发生的学识体系”发挥出化育人、化育文明、调和秩序的公益功用,是为“天下大同”。“学同”不等于“志同”,“大同”不是“小同”。古语中以“大”为“公”,以“小”为“私”。“大同”即文化品性被公共文化成果同化。没有优秀的文化,就化育不出文明的生活秩序。

语言文化学识是一个学法用法法体,它是人类在交流活动中约定的通用公益法体。皇权文化的皇权统治语境,必定是“官说了算”的文化语境。所以才会频繁应用管、教、治等言论。皇权文化的主流特征是欺压特征,而皇权统治下的文化奴才们的言论,则大体体现为“拍马屁”的特征。而作为“心理学”、“历史学”这一类不靠谱的学说名的言论应用特征则是“忽悠”特征。

人类群体的“过去”叫历史,一个人的过去叫“经历”——我们每个人昨天干了些什么,今天已不以完全记得了,而人类的过去的事情也是没法研究的。而所谓的“心理学家”对他人的“心理”更是没法研究的。这需要当前学界通过学评来唤起“实话实说”的勇气——“心理学”、“历史学”学说名不靠谱,一定要及时纠正。所谓的“心理咨询”只不过是分析受咨询者的“诉说言论”,来帮助查找其“诉说”是的问题而已。又何必拿“心理”、“历史”来忽悠人呢?“大忽悠文化”必然有其潜在的忽悠人的难改恶习。这些恶习潜在于对语言的学法用法中。“学术哲学”是“学说自己的话”的学问。人人所学说的“自己的话”都必须要符合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的适时活用语言法则。我对“心理学”、“社会学”、“逻辑学”、“哲学”、“历史学”、“经济学”等等诸多不靠谱的学说名都作过专题批评。这里不再多说。

人类共学共用的学识,只明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彰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和约法、筹策、议案学说。此外没有共识共用的文化学识。科研用语、人类学用语、学术批评用语、法策用语等各自是一个自恰系统。各个分类学科的适用语言是不可能胡乱通用的。在A学科议题下用B学科的适用语言来解说,所采用的是“喻说”法,这正如当前人们习惯把一切用具都称为“工具”一样。生活用语和文学作品可以喻说说法,但学术批评用语却不可以胡乱“喻说”和胡乱通用不同议题适用语言。受马史思“工业资本论”影响,把语言也解说成了“思维的工具”,脑子就给一套特定的话语系统“打工”去了。这是极为有害的。

华语学界当前的所谓“语法学”也是不靠谱的。这是因为当前教科书中的所谓“语法学”,是由吕淑湘等学者应新文化运动后的译述外文学风,参照所谓的“西学”整合成的一套“语言学法用法”文本。其中的“动词”、“形容词”的说法是不符合华语传统的。“动作名” 也是名,“形态名”也是名——“道可道”、“名可名”这就把所有的语言学要点问题都解说清楚了。学说名也是名,只不过它是“非常名”而已民。对于“学术批评学说”,华语早期学者称之为《道德经》,这是学界都读过的。

学术批评所采用的思辨解说法是,从学用语言提出问题为问题切入点,以学用语言作出结论并达成共只为交流终端。在读写学评活动中思路不论是贯通了多省问题,都必须要落实到读写学评交流终端来确认“语言学法用法”的层次和事实。这样的思路,才是一个完整的循环。

学术批评不批评人。因为人类的生活“活动事实”跑不到书本中来,人类的“思想”也不可能跑到书本中来,读写学评胡扯“事物”就更不靠谱了。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学术批评的高端批评内容就是“学说名”。学说名不靠谱,才是最不靠谱的事情。试图通过语言分析来揭示人的“心理”,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是因为解析语言特征所揭示的是文化人格特征,而不是“心理”。同样我们研究史料,研究的也是历史文化,而不是历史。史料只能揭示古人的文化智慧发育状况,不能谬称史料记载的是“历史事实”。

华人学界沿用隔着语言学法用法事实来学用语言的学研不得法陋习,已经数千年了。我们研讨“哲学”议题,研讨的是“学说”。研究学说与研究人类和研究天文物理的文本,其思辨解说依据是不一样的。但其中的共同特征是它们都是用语言写成的文本。这就为我们提供了《道德经》中所述的“圣人抱一”、以及儒学中所述的“中庸无为”等说法的“正解”依据。

我们学研积累大体够用的学者们都能懂得所谓的“哲学”,是从部分正确逐步向完全正确步步逼近的学问。这当然是涉及到了学说名的“部分正确”而不“完全正确”问题的。高端学研议题是把各类问题统合起来作简易解析的问题,这当然是涉及把诸多学科整合成“总学说”这个至要问题的。最终把所有的问题集纳起来进行统观审查,那么人际交流活动中的所有问题无不是学用语言正误问题。这就是对所谓的“哲学”的读写学评终端成果了。“以德(文章主旨)统道而成经”的学问,就叫“哲学”。但“哲学”这个学说名却是不靠谱的。靠谱的这一学问的学说名是“文法语言学学说”。

——在对各类学说的整合过程中,不断以统合各类学说,其学说名就得随着议题范围的扩大而变通命名相应的学说。随议题改变,命名该议题的学说名也要不断地“变通”——这就叫“哲”,而“哲”到了最终,整合成“大一统学说”时,对这个大一统学说作出“正义”命名,这个命名就是一统海涵了所有学识的学说名。这个学说名就是完全正确的不说著作名了。“文法语言学学说”这个对“哲学”谬名的“正名”结论,是我投入了三十多年的学研精力才论证清楚的结论。这样的正确结论可以指导我们在读写学评中少走许多弯路,拾回长期以来被忽略遗失的文化常识。

当大一统学说还没有整合成全过,那么这个包容所有学识的大一统体系中的各个分类学科在整体体系中的学识应用功能关系,就是没法定位清楚的。对于应用功能定位不清楚,那么对该学科的命名就大体是错误的。统观总论学说整合成全后,各个分类学科的学说名,都得要重新审查命名。相关要点问题请能见我的其它论文。

读写学评活动的要点问题是严谨。在没有十分把握的情况下,不可轻率批评。文化学者互学互评的周到之处是充分了解对方的学研情况再作批评交流。否则就扰乱了学评秩序。学评秩序不存,则学研新成果就不能得以彰显。

个体学者写成了大一统学说是无效的。必须要纳入学评来达成学界批评共识,才能使学术批评学说的应用功能得以广泛落实。过去我们崇拜圣人先贤的学研批评法是不靠谱的。哪个文化学者都是“文化分子”,而不是“文化分母”。优不传统学识才是文化学者们共同承学识体系。热受自己的母语与崇拜文化人物的学研法是不一样的。崇拜人物就已不可能达成学研得法了。

在学术批评议题下,各类学科是不同的语言学法用法系统。所有的学科一统构成了语言学法用法体系。“系统”是部分,“体系”是全部。对于“体系论”而言,“系统论”是部分。“系统论”是不全面的学识,是偏执的。体系论的构建法则是通用于所有学科的“通用母法”。如“心理学”、“历史学”这样的不靠谱分类学科名,必须要依据“通用母法名”来分别命名。这已涉及了学界的学研盲区中的问题,就此打住(即写草稿,不再修校。读读帖者联系上下文来读通其中的录入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