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道有三重,我亦有三重;学一会读写就不知何为道名(网络启蒙草稿)。  

2017-05-29 11:04:33|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论解说什么 问题的言论都是“道”——采用学用语言的办法可以解说所有问题,而你偷着想过什么,说出来却是不能作数的。这是因为解说怎样想的言论也是言论。这就是“一切都是道”的“解说一切法则”。以为解说宗教教义和科研物理的言论不是言论的人,是因为他是一个“半吊子”学者。婴儿出生后呀呀学语,就“得道”了。其所提是第一种道。半吊子学者们以为 解说科研、宗教、人类学问题的言论不是言论,大体还处于托儿所级学的学研层次上。上初中语文课时,语文老师讲构词法、造句法等,属于“第二重道”————即道可道——语文老师所讲的是“第二重道”对“第一重道”的学法用法。当把字、词、句、章、文等各层次语言学法用法整合成学说时,这个语言学学说就是“第三重道”——即“非常道”——不是有几十年从事语言学研究的学者,不能获得这个能力。

“能说会道”是第一重道,对第一重道的学法用法加以解说即“道可道”所发生的“第二重道”,第二重道学用的是语言,研讨的是语言的学法用法。把语言的各个层次的学法用法都解析清楚的“语言学学说”就是“非常道”。用语言研究语言的言论是“语言学”议题。对各个应用层次的语言学加以整合,就构成了语言学学说。第三重道叫“学学”——研究学说的学说。

听与说为“道”,读与写为“名”——听与说为“语”,读与写为“文”————学不好语文,就读不懂《道德经》。能够通透读懂《道德经》时,就一定具备了撰写“语言学学说”的能力。

语言文化学识是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公道道体”。把所有言论都归属于道体并不难,难的是区分清楚宗教文化、科研文化、人类学文化与语言文化这四大类文章的读法和写法。这四大类言论的思考依据是不一样的,所以最终所提出的倡导和筹划生活秩序的意见也不一样。宗教信仰、科学信仰、人类学信仰和语言文化学识信仰是不一样的。当前人类已知“信法”很重要。但宗教、科研、人类学、文化主题所秉承的法却是不一样的。信什么 法的问题,才是当 前最迫切需要澄清的学术问题。信宗教教会的法、信科学对真理的追求法、信人类调和生活的合作法、信皇权、党权统治法、信守所有学说的写作通用法则以及写作法在法学学说写作中的应用要求,这些议题是不一样的。语言的学法用法要随着议题的改变来“应题变通活用”的学说,就是“哲学”谬题所要讲清的学问。

上述有那么多不同的议题,而达到一统总观、一统总述的“统观总论议题”学研高度的华人学者,我上网搜证十几年,一个也没有发现过。这很正常——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智慧发育,还并没有达到发育成熟的地步。也正是这个常识,被“百家争鸣”说法误导的浅学者们是不肯信从的。所谓“奴性”正是指文化公众受了当局搅扰学术纵容,中了以胡吵乱嚷来掩盖其非法统治的“不法之处”的奸计。学用的是“党权统治法”语境下的话语,所说的肯定是以党为托儿的话————不是自己的话。

说什么话都归属于“道”,但说别人的话却已违背了“私道”;私道之不存,哪里还有公道?私+私=公。公共秩序是在活人之间建立起来的生活合作秩序——找一具中外死人的的死尸当托儿来学说话,所说的肯定不是当前适时适用的通俗人话——而是“鬼话连篇”。

公益无害的言论,就是完全正确的言论——没有人会试图批驳公益无害的言论并歪典其为谬论。所以说,“完全正确(绝对正确)”的说法,是很常见的————比如我说“你是人”——你就必然不肯批驳这个说法了。

从呀呀学语,到会读书、会写书、会评论,是一个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成熟的过程。这个过和人类还没有完成,就不可能达到会读、会写、会评的能力周全程度。大学问儒要大情怀,大情怀主导大视野,大视野才有大策划,大策划才能成全大法案——全人类共和法案。秉承狭隘的国族情志,死守中外古人的几句过时言论,甭说学会读写,就连适时适用地学“说自己的话”的能力也不可能达成完备。

《道德经》所努力张扬的是“第三重道”、“第三重名”。第三重道是“道学学说”,第三重名是“研究学说的学说名”。对所有的学说中的应用语言不识其适用语言的适用议题范围,读书跑题和撰文跑题的学用语言不得法现象,就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常态”。什么时候人类把所有言论的学法用法和适用学科范围都审查清楚了,什么 时假就达到了文化智慧发育成熟的文明程度。否则达不到统观总论学研高度的一派浅学跟风胡言乱语,所提出的议题几近百分百是谬题——什么爱教、爱国、爱党、爱人民、自由、民主、科学、法治等一派胡言乱语,皆不入“全人类共和法策主题”————这正如时下美国总统的“美国第一”的一派胡言一样,是国际相抗滥言而不是适用于“全人类共和主题”的言论。新当选的总统尚且处于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状态,你难道比当前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还聪明吗?

——聪是优劣,是人际互评活动中发生的。“自以为是”是不能能作数的。无评,则无优劣是非。“公道”之“公”,就在于私人无权定夺是非、优劣、聪蠢、正误。欺世盗名的皇家“龙种”谎言,不是已经终结了吗——龙子龙孙的说法,已变成“断子绝 孙”的事实了吧?

读书时是不可以“眼瞎”的——你读道的是书中的“言论(道)”,就不要去跟风胡年“道在言外”,不懂装懂地去“悟道”————私下里“悟”而不“说”——你就会被误认为是个“哑巴”。能说者会道,而哑巴却不能说。华语学界两千五百年以来被当局解说垄断法权理由的一派胡言洗脑,早已把劳苦公众坑苦了!要不是胡搞到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当局是不可能许可“每个人都发出最后的吼声”来替非法统治当局的胡管乱治遗害用鲜血和生命被偿的!

————然而新一轮的非法统治,还会任用奴才而排斥人才。这是因为人才跟本就不会买非法统治当局的帐。无才、无良、无能、无德,连人才都不肯遵重——怕的是“功高镇主”——所以当局首要对“开国元勋”必诛之,对各类人才必杀之——得到了非本份权利,就必然会有所忌殚——保安如林,嫔婢如云,已不敢见人了;又怎么可能学会说正常的人话呢?

——常道、常名,是谈人论事的言论。古训说得好——“莫论是非”。公道的公益功用在于解决公共问题。公共问题不是党徒的问题、政府的问题、私人的问题、总统及所谓领导人的问题。人人都是平常人,才可能发生平常人之间发生的公共问题——皇上怎样统治、当局怎样领导、名份学者们怎样实施教育、通过大选发生的总统怎样被金融财才绑架作为————这一类问题根本就不是公共问题。不是公共问题的解决办法,就不可能发生公益无害的结果。

“自然科学”作为“语言文化常识的应用功能狭隘课题”,其适用语言是有限的。对于当前人类,宗教言论、科研用语生、生活用语、各个学科的适用语言,都不是能够达到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 案应用功能周全的语言。分类学科论文,可以由独立科研有所突破写成;但是,统观总论语言文化常识应用功能的学说却不是由乱人写成了就能作数的——公道必须要纳入到公评活动中,通过学评才可能达成学界认可!这才是“第三重道名”的“非常道、非常名”要义所在。其“非常”之处在于,必须要“因私奉公”、“弃私从公”、“公道公议”、“公理公评”、“公法公约”,才可能达到“大公无私”的“道之以德而成经”的“成全公益无害的学说”的学品周正境界。以国族情志私情而屏蔽全人类公益法策的抗拒全人类共和的前当国际割剧各执一套偏执说辞的“国梦”滥言,也正是当前全人类各国皆各自任用奴才而屏蔽人才的理由。以全人类公益为终极诉求的学研得法学者,一定会获得本国当局的“叛徒”之类“欲加之罪”——他不可能把本国当局的狭隘情志放在眼里——必斥责其非法统治法对全人类共和秩序建立所造成的阻碍。

“入道”的“得道”过程有三:一是模仿学用语言——全人类几近百分百的人皆如此。二是具备撰写语言文化学说的前沿学者群——全人类几近百分百的前沿学者,皆有其撰写成的语言学法用法文本为证;三是能把所有的语言学法用法学说整合成一部“语言文化学识承学创新法则学说”的学者中的学者,这类古称“圣贤”、近称“伟人”的学者,千年才可能发生一个。而这样的学者却实实在在地是“平常人”的样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不吹牛B,而只是千万遍地在强调“共学公用的常识”具有交流应用功能而已。他责骂过道教徒孙、骂惨了唯物主义浅学瘪三儿、骂学说人话拿中我死人当托儿、骂学不会读书、学不会写作的遗失常识“文化瘟疫”——“太上,处众人之所恶”——学研得法的两千五百年以前的《道德经》作者,早已被华语学界的浅学之徒们发配到宗教谎称的“天宫”去当生物化学家炼制令富贵的人们死不了的“长生不老丹药”去了。可“太上老君”所炼制的“仙丹”,却没能挽救人间的“龙御天下”特权!

——你以为《道德经》是科研论文吗?两千五百年以前的文化学者,已经突破了宗教文化、标立了天文物理学科研议题?你谬读谬解《道德经》的一派跟风胡扯的胡言乱语,在我看来你是“吃错药了”、“疯了”!

被华语学界跟风胡扯了百年之久的“哲学”谬题,实则是只知“物理”,不懂“物理知识”;只知人类有“知识”,而不知人际交流活动发生“学识”的“不识公道”的浅学起哄之徒在模仿学用他乱认的“师娘”的一派胡言乱语。“公共文化成果”是所有文化学者所承学的“公法体”。承续公共文化成果文化学者们,皆一统是文化“分子”而不可能成为“分母”。可浅学而不得法的跟风起哄之徒们,却偏偏要执意寻的一个”儒遭瘟道德“或”马渴死主义者“师娘来参拜——拜文化分子为师娘的,就已是”分孙“——在“装孙子”了吧?

——读书不好好读,以”装孙子“为是,是已知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人类共学共用文化学识在人际交流活动中通用共识公信的文化学者吗?拿费尔巴哈、黑格尔、马渇死、德莫克利特、亚里士多德、迪卡尔、霍金、科学社会主义、工业资本论等狭隘的滥言来说事来把你自己打扮成一个学研狭隘的徒孙,就能证明你聪明了?小学生就会模仿学说”学而时习之“,可你学至今日,”孔老二“收过你这个徒孙吗?

《道德经》的作者是华语史料记载中的首位”图书馆馆长(守藏吏)“。你以为管理图书会发现什么问题?让你来当这个图书馆包馆长,你总得首成”目录学“以便于为借书者找来他所要读的书吧?可你阅读两千五百年以前所写成的《道德经》,却不知作者”是干什么吃的“,把作者归类到”天文物理学徒孙“范围内了——你是马渴死主义者,两千五百年前的文化学者也是马渴死主义者————也”唯物“?你倒底是疯了还是傻了,你得把你自己搞清楚!

——对于图书管理者来讲,他已知馆中所藏图书无不是由学用言论写成的。没有语言学法用法中各类学说的写成法,就没有各类学说发生的可能。而统观总论一切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的学说,首先要申明语言文化学识在各类学说中的应用功能,然后才可能进一步澄清各类言论的不同学法用法,并整合成全”通用学说“。没有”统观总论学说“得以成全的前提,各类学说的应用功能就不可能揭示无谬并在大一统学说体系中精确定位其公益无害应用范围。国族情志适用于”国内“,并不能通用于”国际“——”美国第一“就是名至实归的欺凌他国的滥言。人际全作则没有尊、卑差别,国际合作则没有大国、小国差别。”法学“的”法纲“是秉承公正无欺法则的,如果法约文本的被命名成了”宪法“、”刑法“、”法律“,就一定是当局说了算所胡乱”规定“的”制度“——不可能被命名为《公约》。

你以为读不懂”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样的两千五百年之前发生的言论组合应用法的遗害有多么严重?你只要知道鸦片战争以来,华语人群死过多少人,劳苦阶层的人们受过多少欺压搜刮,就已知问题有多么严重了。当局无能,搞得”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就不得不下台,再用劳苦公众的性命来补偿其亚法遗害了“。这问题严不严重?

————你家先人吸毒、你当前岁数不小了并已知你爷爷奶奶曾被日本鬼子死拉死拉地油、你一族血亲曾为国共双方互相残杀,而你当前则官话民话不分,各类学科适用语言不分——跟风胡扯、瞎掰胡诌——即使是涉及到了全人类公益议题,所采用的也是”依法治国“的官说了算的管话并以”民主“滥言为是————民作了主就当了官,官下了台就贱为民了————君、臣、民这样的皇权文化语境的滥言,你还将模仿滥用几百年?

————全人类最可怕的就是”没文化“。中共党一代自声言”人民站起来了“之初,就大兴”扫盲“学风,而当前的当局和被当局分配了分科学研特权的学界,却大体还是达不到统观学研综合研究高度的一群”文盲“。这一类被当局左右的文盲,被逼死也不敢涉及法策议题——因为这些被包养的文化嫔婢 们已知法策议题是其”主子“的”专利“!

华语文化学评秩序败坏,从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史上来看,是很正常的。当前还处于经济金融时代的全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周全了,才是人类中发生的怪现象。当前人类还处于”金融经济“还没有转化为”合作周济“的,即使是经济发达国家仍被金融大鳄们绑架公务的”富贵“传承”失公正“阶段。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美国价值 “、”生产力“、”生产关系“、”逻辑“、”心理“、”思想“、”哲学“等等一派胡言乱语,只不过是学用语言不得法,写文章胡乱通用于不同议题的语言的胡言乱语而已!把生活问题歪曲解说法成了社会问题,把人类的问题胡乱解说成了世界问题、把公共合作问题歪曲解说成了当局胡管乱治的政治问题,把法策议题胡乱解说成了政府管教领导问题——如此乱学滥用语言,还可能有什么问题的提出议题无谬?还怎么可能提出”全人类公益法策“议题?中国、美国以及”各国梦“,都只不过是情志狭隘的抗拒”全人类共和“主题的一派胡言乱语而已。全人类的自抗内耗不必要人为灾难,此起彼伏!建设了再毁坏,合了再分;国相抗而信仰不一,何时得了!!!

学不会读写学评的文化遗害是极为深远的,这个”深远“不是编造出来的,而是人类有文化史料记载以来所记载的言论事实。仇怨相抗的人类是不配享有全人 类共和公益法策福利的,对于一个受统治的被奴化人群来讲,其国放情志一派情志狭隘滥言,才是扇动人际情志相抗的”恶源“。没有教人相抗的坏话,就不可能发生战争公害——这用《道德经》中的话说,就叫“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可见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哪一国、哪一个文化人群都不可用“强国”、“复兴”的滥言来煽动狭隘情志,地球是全人类的地球,也是生界共同生活的地球——一国无权作为,全人类也无权安排生界的未来!

无权管治、教化、领导,却非要胡作非为不可,才有了人类有史以来分分合合的恶性循环周期率难于解除的当前人类生活权利不公正现实。“法权公属”是永恒不变的人类生活合作法则。权与能、勤与利、公与私、情与理、理和法、法与策等问题不能达成对应并合和无误,就已经证明了人类有中以来的文化法策智慧还没有发育周全过。难道不是吗——人类自身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过,还在不断地发生战争公害,能证明人类是聪明的动物吗?

“以德统道写成经”,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发生的问题。人际交流活动统合了人类有史以来的经验、技能、学识、创新能力,所以语言的学法用法才不是空洞的“形式”——语言文化常识体系的构成关系是互证互解关系。在这个语言的学法用法互证互解关系体系中,不可能发生“语言指示的事物”的所谓的“事实内容”。这是因为人类在交流活动中发生的事实体系是“公道体系”,而“公道”是不纳“私情”的。这正如《道德经》文本的最后一句总结结论所表述的一样——“天道无亲,恒与善人”——“公道”是谈论公共问题的言论,而你把“孔老二“、”马克思“、”爱因斯坦“等私人的言论当成了”公道“来解说,是何道理?”公道“议题可不是你乱认个”师娘“,跟风胡扯”师娘说了“就能有效的吧?

什么叫”没文化“?对于学界有向学志趣的学者们而言,”拿师娘当托儿“就是没文化的表现。你师娘有文化不等于你有文化。你模仿学用了”孔子曰“或”马克思主义认为“,可你还没有读懂过你所”引用“的言论才是学术批评必须要质疑批 评的要点内容。这正如读不懂《道德经》中所述”天道自然“,把”天“胡扯成了”宇宙“,把”自然“胡担成了”“宇宙物质运动”的跟风胡扯是一样的道理。语言文化常识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自然发生和自然传续的。不知语言文化学识传续“公道”体系的实在,胡扯出了一个“哑教”、“瞎教”的“脱离学用语言事实”的“悟道教”来————你悟吧,可千万别学用语言——否则你就违背了“瞎教”、“哑教”教义——想“装孙子”,也装不象了。

对于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人类共学通用语言文化常识体系而言,人人都是承学传统学识的“分子”,而不可能变成“分母”——私人变不成公学的化身,而只能“几近于道”;公道公论法则永远也不可能被所谓的“圣人”、“伟人”改变;这是因人任何私人都是私人,可向学于“公道”,却永恒也变不成“公道”。我们尊重中外文化古人对人类文化学识整合的公益作为,却不可乱拜师娘,在非法统治法纵容之下屏蔽全人类共有情志、掩盖公共交流活动中发生的理辨问题、谬述合议约定的文本为“法律”、“刑法”、“宪法”。这是因为法学学说不是用来“约束人的”,因而其文本中的条款不是“律条”,而是用来激励人调和生活的合作条款;它不是以割耳朵、挖眼睛、剁手脚、砍头的“刑法”威慑条款,而是宽容互助的合作条款;它不是统治集团下达的让被统治者必须要遵守的“命令”,而是通过公开公正的合议协商所共同议定的“公信公行公约”。把公约谬述为当局所下达的死命令——不服从就不行————你以为你这样学用语言是无谬的吗?地球是全人类共同生知的共有的地球,你把约法筹策权委托给了非法统治当局的“奴性”是怎样发生的?

——数千年以来被统治管教已成了难改的积习,不等待非法统治当局为劳苦公众天女散花般地为劳苦公众分配福利,就别无它法。是不是 样?

学界的学研批评议题,要由学界拉开学研档次来达成各个学研层次的良好交流。这类事情与官后代、富后代们大体无关——官后代和富后代们在优裕的生活环境中早已逸养成了生活自理能力丧失的废物,其秉承其先人有为的名份来管治一切,早已智不如猪了——你还指望他们为你指明方向呢?学术问题并不是打着哪一类中外死魂灵的“招幡”可能解说清楚的问题。死圣人、死伟人是他们还活着的时代的人文明作为可敬之人。如果所谓的“圣人”、“伟人”是可以通用于各个人类文明阶段的,那么华语文化志标榜的“三皇五帝”早就把人类当前的所有问题全都解决无余了——这样的弱智说法,你信吗?解决当前活着的人类所面临的生活法约秩序问题,要靠挖古坟来求证办法——你做错“中国梦”了!如果说人类有史以来的任何一届所谓的“核心领导人”上台,都能解说清楚全人类公益无害的的办法,那么全 人类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早就 规划好了解决法案。已用不着任何人操心了。一两个聪明人领导代表一群傻瓜蛋实现永久公正无欺文明的办法,早已大行其道了——怎么可能会发生“腐败份子”和“无官不贪”的现实?

贪官反贪,应属于人类中的谎言有人信奇迹。信这类谎言的是奴才,而绝不是人才。中共党一代核心人毛泽东,从未把自己当成“人才”并明确指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往往是幼稚可笑的”。这就叫“有文化”。中共党一代之后有没有发生过有文化的牛逼文化学者这一点,得由当事者们自己想清楚。毛公大气诗词竞译竞读——你有何人类文明作为?逊于先人就不要冒充先人的徒孙——你不够格,也提供不出先人认领你这个徒孙的证据。又何必自讨没趣引发批驳质疑屈辱呢?

公道不是少数人领导管治教化多数人之道,而是多数人启蒙少数人不可胡作非为的“做平常人之道”。人要是自以来不平常,就已“不叫人”了——得志猖獗的浅学文化瘪三儿以为自己“得道多助”了,就一定会信口胡说“治国理政”不知深浅滥言——到底是你聪明,还是学界前沿学者群通过学评合作所评出的学研新成果有用,学界与当局一把手是不可能达成公正无欺对话的。说“兼听则明”,只不过是学界的一个良好愿望而已。当局非法统治核心人物,不兴文字狱,就已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大幸事了。然而这种事情却是不可能发生的——浅学瘪三儿要“治国理政”,你不让他胡管乱治,他会比死了亲爹还难受!

读写学评涉及的问题,是实实在在的公益无害的全人类公益问题。正是因为公益地害的问题不可能发生正常人的愤慨和屏蔽,所以才会发生 富贵阶层害性非本份利益受到质疑的“怕人话”现象————既然是怕人话,咱们华语学界就学说鬼话、官话、奴话好了!对于“以德统道写成经”这一类公益无害的学说,一定要歪曲解说——说这个华语文化记载中的第一位 图书馆馆长跑到天宫里为富贵阶层炼制长生不才仙丹去了,纯纯粹粹是浅学的当局集团及其包养的文化嫔婢的一厢情愿“谎言”————你爹死了会变成神仙?

以道统道、以名成名,并不是学三浅薄的文化小瘪三儿们可能具备发言能力的“非常道”、“非常名”。非常之常在于“评”,私学之常不可能成为公评“评常”——公道公成、公理公议、公法公约、公策公宣、公案公信——你读不懂我的帖就对了——你是抗拒所谓“形而上”的“唯物主义亲师娘的亲儿子”——屏蔽读写学评常识,是你家“马渴死主义”亲外公教给你的“大本事”——不必学用语言而装聋作哑,就能“悟道”了,至于你“悟来”聪明,是否能转化成“道名”、“语文”,还得靠你乱认的师娘来指引——孔子没曰过,马渴死主义没认为过,就绝不肯发言。这是文化奴隶的“本色”——要说就说别人话,不可自主拿主意。被儒遭瘟道德和马已经渴死主义洗过脑了,不能白白地被领导管治一回。总要找一个“不由自主”的理由。

为什么华语学界两千五百年以来对于《易经》、《道德经 》、《论语 》、《大学》、《中庸》等语言学著作皆读不懂?这是因为浅学不法的被 洗脑文化奴隶们,个个都以为学用语言没有用,以为被“马渴死主义”所强加胡扯的“语言的内容"并不是人际并流所表达的“诉求”,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物————泥马——你这文化病毒这样学用语言 ——祖宗十八代没有学会过做人,也就不奇怪了。猪学狗叫学不会,奴学人话也不可能学得会。对于浩浩华语文化,竟然不知文化中必然会发生大量“语言学学说”,那么你认孔曹瘟为师娘或认马渴死为师爹,就已是我管不着的事了——甭说是否肯向学问题,就是你想 上吊跳楼,我哪里有制止你的精力?你想死就去死吧——你死了就少了一条文化学术吠犬。如果浅学的文化吠犬死绝了,学界何不乐见其死相呢?

读写学评拉不开学研档次,是华语文化学评无秩序的“非法统治法病根”——当局及被当局包养的文化嫔婢要依据当局赏赐的名份到处招遥撞骗,也便如当下央视“百家讲坛”中的名份学者们一样——钱文忠把“男权血统论”百家姓当学问来胡扯,于丹连《论语》前三句也没有读懂过却也装学者到处“讲学”,易中天之类所谓的“史学家”不知他自己三究的是史料,不仅能跟风胡扯出“历史”来,而且还能胆大妄为地搞出一部《易中天中华史》来——这属于猪传染了你们,还是你们传染了猪的“文化瘟疫”?

我看“百家讲坛”是纯纯粹粹的“后宫淫坛”——纯属抄袭“师娘”的滥言,而一无是处!

我尊重任何人的发言权,却绝不会尊重被当局包养的名份学者的一派胡言乱语——你家主子要是名实相符的“伟光正” ,你也就不必发言了——人类有史以来的非法统治文化看门狗们,早就名垂青史了——你能冒名“师娘的徒孙”是你的荣耀。不“装孙子”,怎么可能上得了当局谬立的“百家讲坛”?你们舌长嘴贱而不知耻地在“百家讲坛”中瞎掰胡扯,是因了你们有“主子”撑腰——难道不是?

我对钱文忠的男权血统论、于丹对《论语》前三句解说不通、易中天谬述“易中天中华史”、李银河把“性学法理学”谬述为“交配学”等,已作过大量专题批评——什么“三校社会学论坛”、“人大经济学论坛 ”、上海学界主办的“国学论坛”,皆不过是跟风有扯、胡说八道而已。公益学说永久都不可能成为在狭隘的范围内成全,而通用于全人类的公益无害公信学说。你自己信仰什么,与公益议题不相干——就算你信仰亡并上了吊 或跳了楼,你的死并不能对公益文明秩序带来不可补偿损害。这是因为你并不是一个主张全人类共和的学者,而是党奴、国奴、族奴——根本就不可能具备提出“公道公论 ”、“公法公约”、“公案公修“议题的能力。你是缺失自主作为的奴隶——试图等待当局为你天女散花般地撒下”公益大馅饼“————你等着吃吧——可千成别被撑死!

——腐败份子已在你家门口唱神话、鬼歌、做中国梦了——你何不应和一下撒?朗个装神弄鬼你都学不会,自以为是”顺民“,而实则是贱奴——你有过自尊?

读书问题,就是人类活着的人们的自主自尊问题。活人看死人的脸色生活,所适从的就已不是”人道“而是”鬼道“;所张扬的就已不是”阳谋“,。而是”阴谋“————这个阴谋对于当前的华语学界来讲,就是拿中外死人当托儿 ,而无视人类有史以来的公益无害优学传统成果的实在事实————把宗拜的”文化分子“当成文化学识传续”分母“体系来祟拜,把分子拜为发母,所崇尚的必然是”儒遭瘟道德“或”马渴死主义“——根本就不是华语文化。一个不 肯就学于母语公共文化成果的浅学不法人群,可能不遭遇鸦片战争以来的百我年屈辱吗”?自己失作为而蒙羞,你怪别人?西特勒怎么就没敢偷袭珍珠港呢?

读写学评问题,是贯穿人类有史以来所知的所有问题的“一统总观”、“一统总述”、“一统总评”议题。读书时 “瞎”,交流时 “哑”的装聋作哑浅学 不法文化小瘪三儿们,必须得闭上你们的猪嘴!发言能力是与发言权相对应的,你拿你乱认的师娘、师爹、假洋鬼子和“马克思外公“当托儿装聪明——你别到我的帖下来装学者——你就 算装猪装狗,我也不会把你当牲畜看待。

————读书问题是,读的是书问题。 你跟风胡扯起天文物理科研议题是何道理?你们”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
信徒,可能涉及读写学评议题吗?

————不可能!!!!!!!!!!!!!!!!

你们是一但遇到学用语言议题,脑子就必然会更替成抗拒学用语言的”猪脑子“的。我说你们智不如猪,不是辱没了你,而是辱没了猪!你们这一类不由自主的,不能具备提出基本无误的 学研议题的浅学瘪三儿,就不必猪学 狗叫了。良知不存,则”公道“不存!

阅读《道德经》涉及的道道道 、名名名三个不同的读写学评议题,并不是跟风胡扯之徒所能具备解读 解析能力的。我三五多年以前所教的中学生中的优秀学生,比当前百度中的”自以为是学者“, 要聪明得多——不信你们与我当前在美国、回拿大、奥大利亚、国家安全局从业的学生们比试一下?

我已知当局及当 局包养的文化嫔婢们是要面子不要里子的——你们活不起!如果不养几条吠学犬来为你们的名份作注解,你们抄袭乱学滥用的”屁话‘,早就遗臭千古了!连浩浩华语文化中传续下来的“语言学学说”都读不懂,你说你是你师娘的学生 ,还是人类文化的败类?

————华语文化瘟猪们以为,不必学用语言提出议题也能 悟出“公道”来,却不知其自己这一类浅 学跟风的文化小瘪 三儿的脑子,被输入过“洗脑程序”——要誓死抗拒语言文化常识。你要是有学会读写学评,猪就能担当全人类导师的重任!然而当前华语学界这一窝被当局包养的嫔婢,却只知天下文章一大抄,不知自立自主学研的要义——猪师娘说过的就是正确的——别人说的对,自己却没有勇气和能力说。所冒名“瞎教”、“哑教”徒孙,才能不懂装懂并有浅学者相信。可这一类要面子不要里子的浅学徒孙们个个见不得我三公大叔的公益 无害法言。这些文化苍蝇们批学术问题时,必然会质疑交流对方——拍后党的马屁,攻击所有的学术论文作者,这是因为他已经沦落为文化看门狗,除认同其主子以外 ,已不可能认同任何人的读写学评论文。这才是浅学的贱奴信读《道德经》,几然会把该著作歪曲解说为 “唯物主义”滥言的前因。已经找到了主子的“文化丧家犬”,已知找到主子不易,必为其主子看门吠学————狗嘛 ,要保持卖身求荣“本色”!

学不会读写的学界名份文化贱人们,永远也不可能有勇气质疑批驳当局的非法管教统治法。良知不存,情理安在?

学不会读书的问题是文化人品败坏问题。情志周正,就不可能读不懂偏执滥言 所表达的领导、管治、教育、命令等滥言的不知深浅。如果全人类共同面对的生活秩序问题是不必通过全面合作、共同担当公益作为才能解决好的,那么自以为是的浅学文化瘪三儿们 ,早就带领全人类奔向康庄大道了————少数几个聪明无比的傻瓜蛋,领导全人类走向光明, 应属于“共惨主义”奇迹!

读写学评议题,与人类文明有史以来的当局统治者的聪愚和被当局包养的冒名学者傻二们,不在一个议题范围。人类有史以来的公道公序,从来都没有因为哪一个学者死了而终止过。华语文化中的皇上死绝了,才可能贩来“民主义”屁话。“联俄联共,辅助农工”被转化成了“攘外必先安内”,才可能会发生“花园口”攘外必先祸内的事件吧?我应用“中国猪” 这个说法,不叫“骂人”而只是“实话实说”。学不会读写的前因在于情志扭曲————想当一把手管治一切,想装聪明“君临天下“——如不然,又怎么可能发生“贯彻落实重要讲话精神”屁话呢?两会开过无决议案,一把手放的屁全是香的————原来人大、政协全是当局按排的骗人的摆设!

学不会读书的问题有多严重?人类有史以来的全人类不必要发生的自抗内耗灾害有多严重,不会读书的后果就有多严重!人类所有析自抗内耗灾害,无不是没文化、不会读收的浅学文化瘪三儿匀秉承狭隘诉求煽动出来的。没有历代当局及其包养的文化嫔婢们的不学无术和强霸话语权非法舆论经,就不可能发生舆论非法公害。你以 为浅学不法的文化小瘪三儿到处信口胡扯讨人嫌,就算“百家争鸣”了——猪哼犬吠也争鸣,其发情之声与文化学术无关。

读写学评是只有人类才能有幸而对的所谓“人性论”议题。已得非本份权利者,无情无义、装B欺法——全人类就

剩下此类不知深浅的浅学瘪三儿最聪明了!其七七八八、三三五五的一派胡言乱语都只不是表达得志猖獗胡扯的“独得断专行”情志的“猪屁”而已——与猪发情无异趣!

读不会读,写不会写,参予学评也不敢“丢人现眼”——所要保守的是“面子”,与学术问题“里子”不相干——官放的屁全是香的,民批驳质疑官话,则叫“妄评”。“怕人话”的理由总能找得到冠冕堂煌的依据——汉高祖的亲娘被龙强奸过,党后代还是党,匪后代还 当匪,富后代还会富,官后代还当官等,这就是华语文化区历代非法统治当局,必然会秉承的“封建”谎言、帝国梦谎言和金融大鳄们绑架公权的敛财致富,以钱贿权的“当局提拔任用贱奴的”,扼杀各行业人才的后党领导下的通行 做法————这样的遗害公益秩序的非法统治法,不仅会设置诸多任用奴才的莫须有解说理由,还必然会对倔犟而有个性的人才,分配一个“伯乐”。伯乐是一日走不得百里的投机懒货,却敢声言认识“千里马’在马市撞骗;与人类有史以来的历代非法统治当局一样,都在精心编造着谎言!若无不可见人的私有诉求促动,是不会自欺欺人地编造谎言的。连公益地害 议题要通过学用公益无害的言论来提议协商的常识都遗失尽了,能不得志猖狂地信口胡扯吗?你们当局统治集团和被包养的文化嫔婢要是能获得语言学法用法常识启蒙,就已不可能执意装B,强霸话语权了——何以会发生害怕并屏蔽法策学评舆论的”不自信“文化现象呢?防民奕胜于防敌的当局非法统治者们自知欠情、亏理、不法 ,才知必然会发生仇怨相报恶果。所以才会声言”禁止妄议“吧?不是猪哼犬吠,皆属”妄议“。怕实话实说揭示不法之处,皆自知是”怕在骨子里“!与”共和“主题相悖。读书读不懂好赖话,写作论文时乱抄胡扯一通,自己也不知自己放的是哪家的猪屁,混个职称名份终身享用相关的一份”狗食“,才是名份终身制、干部终身制、腐败搜刮特权终身制、腐败份子反腐败终身制的——怕文化公众说实话、干实事的理由吧?果真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已经”当家做主了“,你们自作聪明瞎说胡扯的浅学之徒们倒是说说——民作了主,官是不是已沦落为奴了?

合和的人话学不会说、学不会读,学不会交流 合作、只知学评有未明要领——你就能获得读写学评常识?这一类问题如果是能够轻易找到解说所有问题的可行高效效办法(即写草稿,累了歇笔)。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