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道德经》中所述的“公道”不适合由任何私人和狭隘利欲团体操纵。  

2017-05-31 02:56:06|  分类: 法策谘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是因为当前华人学界几近都认为《道德经》是一部“哲学著作”,我才会把“公道”议题在这里拟题讨论。

百度帖吧中有个网友提出的这个议题好——《道德经》适合哪一类人读?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周全——任何人私下读书都不必看他人的脸色,但交流读写学评问题时,却是不可以跟风胡扯,食人牙秽的。“孔子曰”、“马克思主义认为”不是你的读写学评意见。读写学评活动不能达成交流共识,就不能澄清共同关注的问题。我们关注读书问题,不是关注书的作者。读书不好好读,关注起作者来了;正是还没有学会读书的表现。

《道德经》所论述的是“公道”——而公道必须要达成公论、共识才能实现其广普辅学通用功能。因而《道德经》只适合在学评合作秩序井然的前提下所彰显出来的前沿学者群来合议批评,否则无秩序地胡吵乱嚷一番,只能是越吵越糊涂并“文人相轻”窝里斗不止。《导读华人学界两千五百年来未解读通透的<道德经>连载》一文,就是我写的。个中的要点问题是许可周正引述批评的。但如果你拿作者其人说事儿,也就不必发言了。读书,不是读作者。能历数多少中外学者,与会不会读书不是一类问题。

“道学著作”即“语言学著作”。两千五百年以来,“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者”们,同属于抗拒语言文化常识的跟风起哄之徒。所以其争议结论必然会认为道之玄奥“不可说”、“不可道”,并以为作者也主张“行不言之教(哑教)”。于是就理所当然地把“否(pi——批评)言之教”谬读谬解为"不(bu)言之教"——“哑巴教”了。读书读成了一个“哑教徒孙”,就已是不会读书的事实证据了。《道德经》的作者不是主张“不(bu)言教”的人。它写了这部著作的事实,就是“尊道贵德写成了经”的事实。难道不是?你以为你读的不是“经”,“经”中没有“德”,“德”不足以统“道”吗?

读写能力并不是很容易养成的。对于《道德经》这部受到了全人类关注好评的优秀著作,是不可以浮泛读过就妄言置评的。没有把握好全篇的文法结构法纲——“德”,就不可能具备周全的研讨批评能力。

华语文化有史以来是以“官装聪明”为主流语境的“装文化”。富贵阶层学识浅薄却个个装深沉,什么是连他自己也不懂的,就跟风胡扯什么以达成“蒙人”有效,目的是维持对文化公众的愚弄统治。所以这样的以奴化统治为主要应用功能的文化,就必须要保守“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优良传统”——必须要“和其光、同其尘”保持统一的蒙人口径。所以华人学界的文化学品品相的具体表现,大体体现为“孔子曰”、“马克思主义认为”、“俺娘说了”这样的“说别人的话”的不由自主、不敢自信、说守旧的死话、说死人的鬼话的学品悲摧特征。

把知识、学识、经验纳入到语言的学法用法中,才可能写成优秀著作。一篇文章的表达内容是作者的“情志主张”而不是“事物”。然而华人学界两千五百年以来却把这个语言文化学术常识遗失尽了——宁死不屈地贩来了“形而上学”滥言来作为抗拒读写学评的理由 。读书则瞎掰胡扯作者的思想、观念——要是不能把死作者从坟里挖出来作证,浅学跟风之徒们就不肯承认读书事实,必然继续跟风胡扯思想、主义。你问他读的是书还是关注写书的人——他自己也说不清。

“公道”问题是交流学评公共关系中发生的问题。公共问题必须得通过公共合作才可能得以解决。当前的华语文化仍然是拜人、拜物,不肯信仰公共文化成果的公益无害功用的文化。连公与私都区分不清的一个文化人群,获得读写学评周全能力的可能是没有的。

读书问题既是私人面临的问题,又是公共文化成果传续公共问题;但归根结底是公共文化成果怎样提取和广普应用的公共问题。我曾写过一道以“公论”为题的主,其中就申明了这样的学术批评要点“私论公道私心隐,公道公评公法明”。即使私人对《道德经》的解说解说已达完全正确无误,也是不可能在一派胡吵乱嚷的无秩序文化人群中达成公信认可的。无秩序的文化人群,永远是一群瞎嗡嗡的文化苍蝇——不可能摆脱官民相抗的”窝里斗“人为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