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遇见鬼——情志偏执是读不懂公益学说的。  

2017-06-14 05:30:02|  分类: 法策谘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说说“公益”这个议题。

对于什么么是“公益”这个议题的思辨解说,必须要站在“大公无私”的超越自我的情志高度上来解说,才能解说得“公正”而不留批驳质疑的余地。说富人发了财,拿出些钱财精力来帮助周济穷人是“公益”活动,根本经不起质疑批驳。私人能做的事情,肯定不是纯纯粹粹的公益之事。这是因为私人做的事,并不能等同于私人与私人合作所共同做的事。两个人合伙做生意,这个生意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是公益的。但这样的狭隘的所谓“公益”,却达不到“全人类公益”的公益高度。进而说梁山好汉智取生辰纲,在山寨里大秤分金、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取生辰纲这件事对于梁山好汉是公益的。再进而说商秧变法对于秦国是公益的等等,这都不是纯纯粹粹的公益无害活动。纯粹的公益作为在宗教教义中发生过——创世纪、开天地、造方舟、担苦难……人类赋予了宗教文化偶像以母性品格,然而尽管宗教偶像大体是全知全能的,但其作为也不能达到纯粹的公益无害境界。这是因为万能的宗教偶像,并没有把万能的本领传授给所有人,使信众们永远也不再有求人的必要。

人类个体和狭隘的群体所做的事,都不是完全公益无害的,而只有人们通过公正合作所做好的事情是合作多方公益的。公益活动即公共活动,而对于一个文化人群群体的公害无害的公共活动,只有一类事是纯正的公益无害活动——对语言文化成果的承学传续活动。我们读书,并不是读什么书都一定是有益无害的。只有那些应用功能无偏私的书,是对整体文化人群公益无害的。比如算学、乐理、语言学等等。这里提出的是“读书遇见鬼”议题,为什么要拉入“公益”议题呢?这是因为,不是公益无害的书,就不是好书。说皇上爱民如子、老百姓“载舟覆舟”,无不涉及仇怨是非。只有不涉及情感是非,才能不发生情感是非纠纷。这是批评书是不是“公益学说”的依据。华语文化丰厚的文化积累中并不缺少公益无害的好书。《易经》、《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等都是公益无害的好书,但华语学界在两千多年以来的承学和传续学识的过程中,却一直以来都不断地发生“读书遇见鬼”的学不会读书的糗事。这几本书的书名,变通成当前的通俗言论来重新命名,那么“易经”该叫做“变化学说”,“论语”该叫做“语言的学法和用法”,“道德经”该叫做“依据语言文法结构主题变通活用语言学说”,“大学”该叫做“公益学说的写作要点”,“中庸”该叫做“取人际交流活动中遗存下来的公益学识来应用”。这样把古语变通成当前的通俗言论来重新命名这几本好书,就已从对“书名”的重新命名上,把这几部书的公益无害要点说明得清楚无疑了。

“读书遇见鬼”的把好书读作贱了的文化现象,是人类有史以来一直都在发生的正常现象。一方面是读书人读书时抱有私欲贪念,谬读谬解了好书;另一方面原因是读书者和写书者的文化智慧水平相差的档次太大。我在我的多篇学术论文中一再强调,《易经》、《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都是纯纯粹粹的“语言学学说著作”,并申明了学不会读书的思辨解说法应用“出鬼”问题。人类有语言文化史以来,学用语言所表达的“内容”无不是人的情志诉求,而不是“对事物的认识”。读到“山”字就爬山,读到“水”字就下水,读到“厕所”上厕所,读到“飞”字想上天——采用这样的思辨解说法,根本就不可能读得懂公益学说。也正是因了思辨解说法的应用有谬,读《易经》遇见鬼就衍生出了许多算命先生,读《论语》遇见鬼就发生了许多顺服统治的文化奴隶,读《道德经》遇见鬼就发生了许多炼丹养生之徒,读《大学》遇见鬼,就读不懂“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把文章的主旨——“德”谬读谬解成了个人的修养,读《中庸》遇见鬼,就读懂书名已经解说清楚了的人际交流活动“取中为用”学用语言法则。可怜华语文化中的丰厚文化学识传续积累,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东施效颦般地奉行“掌来主义”,把表音语言文化中的所谓“语法学”、“心理学”、“逻辑学”、“哲学”拿来,做了一锅不东不西、不内不外的语言文化夹生饭。

试想,浩浩华语文化数千年的文化学识积累传续,怎么可能会发生语言学学说著凤毛鳞角的惨淡景象呢?即使是用脚后根想一想,也能识别语言文化学说著作吧?然而当前华语学界,却是的的确确地在近一百多年以来,把我上述所例举的几部语言文化学说著作,全都给读作贱了。难道这还不是“读书遇见鬼”的可悲现实吗?!

语言文化著作是纯纯粹粹的公益无害学说。公益无害的学说不会把私人和局部人群的狭隘利欲问题拉到书中胡扯一番。正是因了公益学说不涉及私有情理和有褒贬倾向的问题,所以其中的词句才必然是公益无害的言论。我们读书,所读的是书中的言论;会不会读书的批评依据是你对书中的言论是怎样解读解说的。是书中的言论使你的脑子想到了“上山、下水、上厕所、飞天”的。睁开眼睛看仔细——山、水、厕所、天——全都是书中的字和词。“隔言用脑”的思辨解说法应用,所采用的根本就不是“读书法”。书中的一切,全都是言论,你以为“在书外”的一切,也都必须要变成言论才可能跑到书中来。我们所知的所有的书之间所构成的应用功能关系,实际上是适用于不同学科的言论所构成的互证互解关系。

“读书遇见鬼”的原因是不会读书。会读书的人无不知道书中只能承载人类的知识、学识、主张、诉求,以为“物理学”学说文本的写成主旨是“揭示物质运动规律”,也便读不懂揭示物质运动规律有什么用了。揭示物质运动规律有用 ,但写不成论文也就没有用了。写成的论文就叫“书”了——书里只有字、词、句等语言组合应用法,没脑子什么事儿————要想找脑子的事儿,你得再以脑子为题写一本书。

隔言读书,不审查语言组合应用法,不能从全篇结构法则上来统观把握,读书的能力就肯定是不周全的。读书的能力不周全,表现为不会写书。没写过书的人以为自己是会读书的,是自欺欺人的。情志偏执,读书时所采用的思辨解说法就造成了宏观高度不够,没有把这本书有什么用的问题搞得清楚周详,书中的学识能够承学一半、遗失一半,也便属于读书高手了。

“读书遇见鬼”的不会读书原因,是情志偏执。以公益的名议在脑子里事先输入了一个是非关注程序,就有了哪句是好话、哪句是坏话的认定依据。而事实上,公益学说是不涉及偏执情志的,而语言文化学识本身也没有事先注入的褒贬义项。即使是“骂人话”
,也不是“话骂人”,而是人用话骂人————骂人的人骂人,用的是话。语言文化学识是公益无害的公约、公信、公行公共文化成果。公共文化成果来源于久远的约定俗成、优用成法读写学评史。共学通用的语言文化学识体系,是公成公用的公益无害交流共用“法体”。读书不得法,就会“遇见鬼”——跟风学舌于子曰诗云马主义,结果却一定是如鲁迅笔下的“阿Q”一样,爱上了“吴妈(没妈的文化)”,却“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薄子踹了一脚”。如此读书承学法,要是能读得懂上述列举的“语言文化学说著作”,仍是“遇见鬼”了。

读书法并不象当前华语学界的所谓专家学者们想的那样简单。大体上能够达成学研入门的文化学者,其读书能力表现为写书的能力和评书的纠错能力。读写学评能力并不是“万里路、万卷书”就能成全的,而读写学评能力一但达成周全时,也便看清了华语文化硕果累累,而模仿乱抄的实用言论却是一个文化废墟的实情。看清了实情就要骂人——这是因为一个文化人群不受剌激就能达成文化智慧发育突破,是不可能的。公益无害的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是“交流”——应用这个整体文化人群共学共用的法体来交流,不仅活人与活人之间达成良好的交流是可能的,已经死了的古人也有大量著作遗存下来供今人阅读。不会读书就不能通情、达理、知法。

“公益”问题首先必须是秩序公正的公共识活动问题。私人或结党营私情志狭隘之人的所说、所想 、所做,永久都不可能达到“大公无私”——人是私人,变成成“公人”——任何弄权欺法之徒,都不可能在不受监察的情况下,“还法权以公属”。“交流”是语言文化常识的通用功能,语言文化学识在读写学评层次上的应用功能在于约法、筹策、议案。为什么华语文化成果积累丰硕,而实用言论却大体是一个文化废墟呢?这是因为,数千年以来的非法统治当局对文化公众所实施的是奴化教化统治,不许可文化公众获得公益无害的文化学识 ——也只有这样,官后代、富后代们才可能保有其先人遗传给他们的非本份利益和虚荣。而所谓的“三座大山”,不就是“威压欺凌”、“分配权利”、“放贷敛财”吗?如果敛了财再施舍也叫“公益”,那么先把人弄个半死然后再施救,就叫“治病救人”了。

“读书遇见鬼”的问题不在于书中有鬼,而在于心中有鬼写不出公益无害的好书;而对于幸免于非法统治法压迫之下“焚书”、“兴文字狱”之灾难,遗存下来的公益无害好书,心中有鬼的人也读不懂。公创通用并优用成法的语言文化学识体系中没鬼,学不好用不好才会出鬼。我们承学语言文化学识时,学识体系叫“道体”;我们应用语言文化学识时,学识体系叫“法体”。道体讲的是“道理”,法体的应用功能则是“依理约法”。只有公创、共识、公用、公信的公有学识体系是纯纯粹粹的整体文化人群“公有”的“公道”,只有公有的“公道”才是公益无害的。当前华语人群集中关注的就是“信仰”这信焦点问题,而所谓的“信仰”问题,就正是“公益无害”的“办法”问题。这个“办法”只有一法——即“信法”——“信法”就是不信人、不信神、不信邪、不信官——不是通过公开公正研讨约定的办法,不是“公约法”。不是“公约法”而是“命令法”,就不叫“公约”而叫“宪法”。“法律”、“刑法”也很难转变成“调和法”、“悔过帮助法”。会读、会写、会评,表现为应时应用地变通活用语言。这需要从“公约公信公行”文化体系中提取优用语言文化学识,从“公行公约公信”文明成果中提取公益合作智慧来优用,通过秩序井然的读写学评活动来不断共商修缮法策文体,使“文化文明法策”文本,成为名实相符的“公信公行公约”文本。在这样的精诚学研的读写学评公共活动中才能真正懂得公益无害的公益学说的发生原理、应用功能和应用程序。读不懂公益学说中的公益功用是怎样促成的怎样落实的,当然也就不可能解读通透公益学说。

公益学说不是哪家学说,也不是哪一派学说;而是人类有史以来在公共交流活动中传续下来的“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成果体系。言公情、辨公理、约公法、筹公策、拟公案,公益无害并永恒公属——“大公无私”。

会读书的前提是必须首先要学会搞学评合作——连学评合作的诉求都从来也没有达到足够强烈的程度,自闭学研、一盘散沙之下,胡乱鼓噪的一派学研不得法语言文化垃圾,就正是构成当前华人学界实用言论文化废墟。你相信过公共秩序的公益功用吗?读写学评问题自古以来就不是私学问题,而是公法问题。法不成法,法体不能全面覆盖人类知行活动中发生的所有问题,也便不可能发生公益无害的法学学说了。语言文化学说是公益无害的。应用公益无害的语言文化学说来约法、筹策、议案,才能衍生出公益无害的法学、策论、法案(即写草稿)。

读书遇见鬼,

鬼生纳私城;

葬完大明白,

来刮学评风。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