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统观总论宏观高度的无谬学说文本,不可称之为“经典”。  

2017-06-19 03:41:49|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经》译为当前的通俗用语应叫做“应变学说”。而“哲学”谬题,对应这一说法,则应“正名”为“应变学说”。然而即使是这样,也不能用“应变”来解说清楚应变的的是“法体”这个问题。一切都在不断变化中,解说变化的语言不可守旧不变。人类学用语言来应变解说一切,所应用的是约定俗成、优用成法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法体”。这个法体不是“由人发明创造”的,而是由人们在公共交流活动中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这里已把华语学界近百年来对哲学谬题的胡乱研讨而没有遗存下来任何学术成果达成学界共识的所有问题,都一统解说清楚了。

《经》和《典》是一类书,都是学界通过读写学评传续下来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集成文本。说得令当前的学研不得法学界更明白一点,“经典”就是指当前人们习惯于用工业用语所称谓的“工具书”;而用更合语言学用通用法则的学术批评用语来说明,则应称之为“文化学说”。“文化学说”统合纳入了科学、人学常识,议题提出的学研高度,高于科学和人学。不是最高学研宏观高度的文本,不应称之为“经典”。

《字典》是“字法语言学学说”,《词典》是“词法语言学学说”,延展至“句法”、“章法(逻辑)”、“文法(哲学)”等高端学研层次的学识,才能构成一部完整的“经典”著作。纯粹的“经典”只能发生一种文本,当羊这种文本被华人学界跟风起哄地称之为“哲学”。

《经》和《典》并不是人们通常的认定的“名著”。“四大名著”并不在“经典”之列。因为这类文学作品所主述的并不是“文化学识传续”议题。学写文学作品用来参照学习的文本,如“诗经”、“文心雕龙”等文本,虽有被称为“经”或“典”的应用实例,但对于前沿学术批评来讲,还必须要找得到区分“公共文化成果”和“狭隘学用技巧”的学评用语,来把它们区分清楚。这就是所谓的“哲学”的通过学术批评来传续优学传统学识的任务。能够称之为“经典”的,只能是“整合常识的学说”。常识是不能用来忽悠人的,因为常识是由朴实无华的“理据”和“法慧”构成的,“法理”在其应用功能上,不迎合狭隘的情志主张。

所谓的“哲学”议题的学术批评立论必要在于整合成由统一的法理来贯通的“大一统学说”。个中的“哲变”要领是从言情、辨理议题,导出“说法”议题,为“法学学说”的整合提供“法理”论述依据。这个“法理”是“文法结构法理”——即一切情、理、法、策、案的载述通用“母法”。由于语言的学法用法是单向序列和“文面”的“平面”排布,因而文法结构的“议题”、“论述”、“结论”三部分对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的“立体排布”对应法则,就需要学界通过学评,来揭示清楚其贯通“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统观总论思辨解说法”应用法则——学识的学识、理论的理论、说法之法、整合学说的学说。个中的高端学术问题,还大体处于当前学界的学研盲区。

的出审查“经典”议题的学研“总观”、“总述”高度,应已处于当前学界的前沿,但还没有达成一体总观,一体总述的一统无外“体系论”。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和应用功能分为多个层次、学科,大一统学说则必须要揭示清楚“统观总论学说”的写成文法结构法则和“次分割系统”的结构关系。这是一个学界在读写学评活动中的难题。

“什么是经典”这个议题,必须是区分“经典”和“次经典”的议题。提出这个议题的能力比解说这个议题的能力更重要、更高端。大一统学说的结构,必须是最直观可见的“文法结构法则”,才能被学界公鉴共识并能够达成学评公信。这就给我们提出了重新审查当前文科教科书的分类学科名,是否能贯通学识体系,达成学识体系命名自洽问题。这个统观高度的议题,涉及的才是“哲学(名学)”问题。由于近一百多年以来,华语学界大体在跟风胡扯“哲学”这个谬用语言胡乱命名的“学术谬题”,因而对学识体系的应用功能和通用法则的整合,还局限于“科学”思辨解说法的应用。这样不仅连“人本”思辨法都建立不起来,而且还必然会延用“道教”和“唯物”的思辨解说法,把科学设定的“客观事物”说法,纳入到“人类学(人本)”议题下,连人类所知的都是“人类的知识”的——先有人类的知行活动,后有人类的一切知识的关系都揭示不清。这就在语言的学法用法上,造成了把“物质世界宇宙自然”谬述成了非来自于人类感官活动的“非知识”——造成了对“物理”和“物理知识”的认识混乱。而事实上,统观总述人类所知的一切的用语是“知识”,而不是“世界”、“宇宙”;人类通过读写学评活动所承学传续的是“学识”,而并不以“追求真理”为是,来关注科学狭隘议题。人类更高的追求是文明公正的法约秩序。可能达全人类“信仰”公信的办法,只有因约法、筹策、议案程序公正无欺,使人们所共同信守的法策公约,将法策公约落实为名实相符的“公信公行公约”这一个办法。此办法以外,不可能发生名实相符的“公信公行公约文化策略实施法案”。对于还没有下过二、三十年精诚学研功夫的浅学不敏后学者而言,你读我的文章有因难是正常的。对应当引发学术关注的前沿学术问题缺乏学术敏感,对学评合作的广阔前景看不清一丝前途,对追随前沿学者群向学的“成功”希望视而不见,对华人学界自己不会评奖而去参评诺奖,并对刚刚发生的医学学术论文因有抄袭嫌疑退稿事件也不能知耻觉悟。这才是化语学界最“要命”的问题!

在读写学评活动中,学界所涉及的只有一个事实体系——读写学评共同面对的“语言学法用法事实体系”。此外一无所有!这是常识中最真观的共同鉴证“公常识”。这个常识已不是“听与说”常识,而是“读与写”常识。如果读写学评没有“白纸黑字”来作为学评依据,“窝里斗”一万年,也不可能有任何学术问题被学界批评清楚并达成学评共识。不论是不是被不同时代和不同学研高下层次的学者们所认定的“经典”,只要脱离了语言学法用法“听”、“说”、“读”、“写”议题,就百分百是“谬论”!这是再过一亿年,都不可能被证谬的学评终端结论。我三公大叔精诚学研四十年,对官场语境文化和学界抄袭歪风以及近十年以来的网络学术被网站垄断经营的现状,早已了解通透。模仿言论学说别人的话,跟风胡扯研讨他人提出的议题的所谓学者,守旧不弃区分不清古语和外文译述不周夹生活的所谓的“文化学者”的浅学不敏,早已是华语文化人群中有史以来的“常态”了,不则怎么可能发生鸦片战争以来的外辱内战人为灾难?而如今,在“共和”旗帜下却仍在跟风胡扯“管”、“教”、“治”、“领”、“代”等等 一派违背“共和”法策的“语言文化垃圾”,贩卖官民二分的“共和谎言”,何也?不知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是“全人类共和秩序筹划学说”而已。所以华语文化才会在“无知无过”的劳苦公众容忍前提下,包容了夏商周秦唐宋辽金元明清统治政权————我为什么不提“汉”?这是因为我已被当局的户耤管控规定为“汉族”——可事实上,当前地球上的任何一人想当“汉奸”也早就排不上号了。汉唐以后 ,无不是汉唐奸人——如果说读写学评是以军事割据范围为拟题依据的,那么读写学评议题,就永远都是“秀才遇到兵 ”的问题。人类有史以来的所谓的“经典”,以美利坚合众国联合“盟国”击败德军和日军为例 ,而当前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声言“美国优先”,其“优先”说法,可能达到全人类满意并包括所谓的“孔布粪子”满意的公信其“公益无害”法理通透、智慧澄明高度吗?

我们不谈人类“四大文明古国”议题,只说秦汉唐政权统治已达到过“地球村先进村”境界,后来却衰败得一无是处事实。这难道不是自古及今,华人学界把历朝历代都已全部奸过了的事实吗?

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必须是全面调和而无所偏私的。正是因为公正无欺而无所偏私,才会引发受到过偏私屈辱的同事的尊重。只有调和无欺的文化学识,才是人类文化史上传续下来的共学通用常识范围内的学识 。宗教法权统治 、皇权统治、党权统治 、金融资本垄断侵夺话语权统治,都只不过是全人类的约法筹策智慧发育,还处于一年级以下水平而已吧?全人类自古以来的最可耻之处,就在于抗拒承学公共文化成果,”“屁颠屁颠地跑到中外文化的古坟场里去”找师娘“。山呼万岁或师娘英明的一派跟风胡扯滥言发布之后,所张扬的千古事实却只有一个——人类还没有 摆脱过”非法统治法“,拿中外死人当托儿的投机之徒的投机“预算”,

从“唯物”思辨解说法转换(哲变)为“人本”思辨解说法,就揭示清楚了“物理”和“物理知识”的不同发生原理;再进一步转换应用思辨解说法,才能进一步揭示清楚“物理”这一个词与“物理知识”这两个词的组合应用法,在什么样的学研层次高度上。

“经典”一词与学术批评史中遗存下来的所有学评用语一样,都要随着时代的衍进来适从涉及新问题、筹划新法策的应用要求。这才是“哲学”谬题提出时的立论“必要”。在所谓的“哲学”议题下,找不到适用于“统观总论议题”的适用语言,揭示不清“通用母法”法体的发生原理、衍变法则、衍化趋势,就不能为“约法”、“筹策”、“议案”议题提供说明、说服、说和的论述依据。没用古语跟风胡扯“经典”、“本质”、“方法”、“价值”,所应用的还是守旧的学术用语,守旧的学术用语所提出的还是“不能出新”的旧议题议——谬题。

——只有完全屏蔽“私学”,才能揭示清楚什么是“公道”道体——公道述公理、公理成公法、公法促公议,公议成公案。所谓的“经典”,在学评达到“统观总论”议题高度时,必须要揭示清楚“总学说体系”与“次分割学说系统”之间构成的“文法结构法理关系”。“文法结构法理关系”,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批评所有问题,必须要一统把握宏观高度上的法理关系。这实际上是一个在一体总观、一统总述的学评用语宏观高度上,“怎样来命名大一统学说”,怎样能使学说体系的次分割统统“用名”达成用语符合总法理、适从总议题,从而来指导体系次分割系统以下的分类学科的命名,使人类传续久远的“文化学识”,在学术用语上达成自洽统一,不至于再犯断章取义、用词、用语、结章成文的“跑题”语言的问题。

——“正义”学用的语言,是“完全正确(绝对正确)”的,不会留有可质疑批驳的余地。正义学用语言来审查整合文化这识的发生原理、优用法则、公益无害应用功能,所成全的是公益无害的学说——常识。正是因为“文化学说(所谓‘经典’)”,是公益无害的,不表达偏见的,所以它才叫“公道”道体,其应用功能是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不会因了照顾任何人的面子而应变。是不是这样呢?

——沿用“经典”一词,就导不出“语言文化学说”这个说法来。不能应时应用变通活用语言来把各类“应用语言文化学识写成的文本”的应爰功能和应用功能关系整合清楚,那么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框架就立不起来,因而学界的思辨解说法应用还将混乱下去。又由于“百家争鸣”说法对学评的误导,学评无序之下,也就什么学术问题也不可能解说清楚并达成共识了。

华语文化有史以来发生的所有问题中的至要至高层次的问题,是学评是否有秩序,学研得法的学者是否能获得话语权的问题。学研得法的学者在当局的统治下不能获得话语权,学界学不会自觉搞学评合作,那么这个文化人群中的“聪明人群体”尚且是一些无秩序的人,还能有指望建立名实相符的“共和”法约秩序,过上更文明的生活吗?华语文化有史以来的分分合合周期率难于阻断,皆根由于话语权与话语能力不能达成对应无误,一时一代的所谓“圣人”、“伟人”终不能取代“语言文化学说”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

只有“大公无私”的公道道体是载述公情、公理、公法的通用“法体”。不在这个法体范围内的所谓《经》或《典》,一定是留有批驳质疑余地的。留有批驳质疑的余地,也就留下了被批驳为“谬论”的可能。华语旧文化中的“经典”一词,在统观总论文化学识的发生原理和应用功能的“大一统学说”议题下,必须要变通解说为“公益学说”、“文化学说”和“整合学识的学说”等说法,以明确区分“公共文化传续成果”与“私学得法的学者的学研成果”,把私学成果归纳到“公体系”中来(即写草稿累极停笔,不再修校)

 

————如果说人类是不知是感恩 、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