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草根思者”已故,华人应为他树碑立传。  

2017-06-21 02:26:35|  分类: 法策谘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与华人学界两千五百年以来对《道德经》从未解读通透的问题因果相关的问题。 “草根思者”是一位网络文化学者的网名。十多年前由我首倡网络学评,在诸多网友的合作下在“中国思维”的哲学讨论区开展过三年、三届学术论文评选活动。三届论文评选活动中所彰显出来的优秀论文,我首推“草根思者”先生的《试论权力拜物教文化形成的历史文化根源和中华文化的重建》一文。我已知多年前草根思者先生已中风卧塌,学研之精诚是必然会透支健康的,我很痛惜!

该文与华语学界两千五百多年以来不能解读通透《道德经》的因果相关之处在于“拜物”,因谬读谬解了“天道”说法中的“天”字,就造成了“道在言外”的“哑巴教”谬论。而事实上古语中对“天”字的学法用法是指“脑袋”的实例是大量实在的。最为公知的是“刑天舞干槭”神话故事。“天”是指脑袋,那么与天字对应应用的“地”字,当然就是指“四肢”了。如此,我们对《道德经》中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雏狗”的译法,当然应译述为“知行活动丧失了对劳苦公众的感恩良知,就会把劳苦公众的情志诉求当成祭祀统治者的祭品”。个中的“天地”译为“知行”,是有语言学考据依据的,而个中的“万物”一词译述为“情志诉求”也是有语言学考据依据的——“言而有物”的“物”,就是指言论所表达的“情志诉求”。

草根思者先生所述“权力拜物教的历史文化根源”,正是“道教”根源并延续成了“唯物主义”主张。如果“道在言外”,就一定应叫做“哑巴教”————而《道德经》文本,却正是学用语言得法所遗存下一的典范著作——难道不是吗?没走过人脑的“天道”成立吗?没有用言论写成著作的《道德经》是哪个神仙鬼怪鬼使神差来的?

“中华文化的重建”议题,在于把唯物主义徒孙们歪曲学用语言所述的“形而上”纳入读写学评事实体系中来。不要再隔着学用语言事实学用语言了!“历史”你没有见过,你是“史学家”?跟风胡扯自标榜为“史学家”们,所研讨的只不过是“史料”而已吧?却为什么他所研讨的不叫“史料学”、“文献学”、“文化学说”却会撒了谎,搞出个“历史学”错误学说呢?由此我们可以举一返三,研究人类叫人类学、研究生物叫生物学中、那么不论哪个学科的研究成果都一统要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说明,是不是各学科都一统在“语言文化学识”范围内呢?没有你们谬述的“形而上”载体,就能鬼使神差地发生“形而下”科研成果,你师娘教导你的“追求真理”办法,就是歪曲听、说、读、写事实不是事实吗?

我说“东亚病夫”这个“光荣称号”是名实相符的。以为“哑教”、“瞎教”也能成立,你私下里的“悟道”,私悟的肯定不是"公道"——“公道”是通用普适共学通用的“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语言文化学识体系,装哑巴,并认为一切都“不可道”,一说必错,是因为你遗失了共学共用通用成法的所谓“形而上”文化学识体系的学法用法常识“法体”。没有“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者”们的“拜物”偏执情结,就不可能连学用语言表达的“内容”是交流活动所表达的“情志诉求(物)”,而不是“世事”或“物品”的常识也被遗失的可能。你学用语言所表达的情志诉求主张是什么,你得自己想想清楚。你想不清楚,我把你的眼睛抠下来放在学用语言写成文章的事实上看,你也不可能学会读书。把读书议题歪曲解说成了科研问题——你读书时能不脱离读书事实瞎猜胡扯地跟风起哄吗?

——你要研究宇宙,却不知“宇宙”是一个词,你要研究“世界”,却不知“世界”是吊天堂、人间、地狱构成的“宗教”用语,浅学不敏却敢于吹牛逼声言“改造世界”——当下阎王爷正换届选举,你快去竞选阎王爷吧——这个职位可比各国当局一把手都厉害——没有谁能不到阎王殿报到!

读写学评议题,别往科学、人类学、生物学、天文物理等“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分类学科”上瞎扯!哪个学科脱离了学用语言事实都不成立。不同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要采用不同的思辨解说法才可能达成学研得法。以为“猪”不是一个“字”,而是“动物”——你就是一头没被文化所化的猪!

“权力拜物”,是非法统治文化“官话语境”的必然先择。非法统治一但拜“法”,就露出了非法统治不合法的马脚——就得被迫下台。这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的必然“常态”。人类有史以来都没有突破过这个“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欺的常态。这很正常。如果人类有史以来的非法统治当局不再“焚书坑儒”、不再“兴文字狱”,才是不正常的。当前人类的国际割据互抗的哪一国当局是肯主动下台并张扬全面合作的?这在人类文化史料记载中还从来没有过吧?说“禅让”是在华语文化中有记载的,可你又怎么能证明“禅让”一词,不是非法统治当局所包养的文化嫔婢的“拍马屁”滥言呢?

草根思者先生,是我上网十几年所发现的唯一处于华语学界最前沿的“二流学者”。其“权文”是纯粹而周正的“文化论”主题论文,此外搜遍网络,也找不到第二篇论述不“跑题”的“文化论”学术论文。何也?浅学不敏的文化瘪三儿们,都跟风起哄研讨“宇宙”、“世界”、“心理”、“逻辑”、“哲学”、“政治”去了——没文化,也可能搞出周正的“文化论”文来吗?

我之所以称“草根思者”先生为“二流学者”,是因为文化论、文明论、法策论“三分一统”才能构成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而会说“公约公信公行文化”、“公行公约公信文明”、“公信公行公约法策”这样的“罗圈话”的人,我自知在当前人类中,只有我一人会说———你可以去查证。然而你学研不敏,查证之后又能怎样?还将跟风起哄学说别人的话,谬读谬解《道德经》。《道德经》的作者,是华语文化史料记载中的第一位“图书馆馆长”,他会读书,可你却不会读书,因而也不可能写出“读书心得”著作来,也读不懂“读书心得(道德经)”。

“道”是言论,不瞎则读书皆可见;“德”是言论学法用法的公益无害主旨,非精诚学研的学者不可能具备周全的读写学评能力,“经”是写成的文本并公认为好书,才会被广泛诵读为“经”。

“拜物教”不是“拜书教”——读书时脑子隔着书中的写作言论事实往书外用,正是读不懂书外的一切知识、经验、学识、情志已经纳入到书内的事实证据。你读书脱离科学、脱离生活、脱离实际、脱离学用语言事实抗拒所谓的“形而上”,是永远都不可能学会读书的。以“道教”和“唯物主义”弱智思辨解说法为是,脑子能不“二”吗?

大一统学说为“一”,而你的脑子“一分为二看问题”了,已没有不“二”的可能——你这个“二货”!

把“一切”都纳入到受一个发生原理一统的体系,才可能整合成“大一统学说”,而这个“大一统”,如果能脱离学用语言事实,就一定是在“放猪屁”!

————你读《道德经》是在读书,别把你的猪脑子往书外用,如果你以为是的书外的一切不能纳入书中达成“写作法”一统,那么《道德经》就一定不是作者写成的书!你能读懂我的人话吗“二货”?

学术问题是人类有史以来遗留下来的难解问题,能够懂得语言文化学识的文化化人、以文来化、人类为文所化、学识化而为文、文化情理、文化法理、文化法策、似定法案的“全面覆盖人类所知的一切而无遗隅”的应有功能的文化学者,如果没有精诚学研而不惜透支健康的学品担当,是不可能成为首先突破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局限的“圣人”的。然而华语学界的文化人们,却是有史以来崇拜“死人”的——如果草根思者先生仍在世,我以为幸甚;如果草根思者先生已故,或可成为“东亚病夫”们的幸运————作者已故,当局和文化奴隶们可以放凡崇拜而不必担心功高镇主了!

如果草根思者先生已故,华人应为他树碑立传;其公益担当学品当与日月同辉,至于对于我“三公大叔”这样的贯通文(文化论)史(文明论)哲(法策论)的“一流学者”,你们就不必崇拜了——我还没死,会吓死当局和被当局统治的文化奴隶这些“宝宝”们的。语言文化学识是人类数千年交流经验智慧的公成法体,就算我死后你想冒名是我的徒孙,到了天堂或地狱,你也是个假冒伪劣的徒孙——你想装孙子,爷也不会收你。如果你丧失了自立能力、自主意志、自信品格、自说自话的能力,你已不叫人了,又何必冒名死人的徒孙呢?

——我还活着,你不活着;你若肯精诚向学来拜我为师,那么我只能告知你“我们是同学”——共同承续语言文化学识的精诚有为学者。人非“师”,以优学传统学只为师——文化学者是承续公共文化成果的“分子”,而不是“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文化学识“分母体系”。正是因为这样,《道德经》文本中才会强调指出“以吾之见其不得已”——把公共文化成果误读谬解成“圣人”的发明创造————你快拉倒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