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最简单的常识,是人类从未搞懂过还是几近全面被忽略遗失了(草稿)?  

2017-06-30 02:53:19|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最简单的常识”?人类会说话、会交流、能传续优学传统学识,能找到保作生活的办法等就是最简单的常识。然而这些最简单的常识有没有被人类几近全面遗失掉了呢?

拿“说话”为例,每个人说的“都是话”这一点是一定的。这个常识极为简单并且没有谁会否定他讲的是“话”。而事实上人们在交流活动中,却大体不认可他自己“说的是话”,而是几近百分百的人会强调他“谈论的是事物”、“说的是理”、“讲的是法”等。个中的不肯承认自己“说的是话”的原因在于情志偏执。人说的是话,话谈论的是事物,事物的构成关系叫理,对理序的提示和应用才发生了法。这是很多个层次的问题,却为什么会被人样混为一谭呢?

自华语文化人群在读写交流活动中演生出个“道教”来,直至当前的“唯物主义”还在张扬推广的文化事实表明。华语学界整体,已把最简单而常识的“语言文化学识”在学说层次的高端学研层面遗失干净了。以至于连“说的是话”的常识也遗失几尽了。否则怎么会在读写学评活动中不研究语言在各个分类学科中的不同的学法用法和不同的应用功能,一但读书就“偏科”推崇起“道教炼丹养生术”、或“马克思主义工业资本主义”来了呢?

每一个家庭中的幼儿学会了说话,都能令其父母欣喜若狂,然而自以为学富五车的文化学者们,却怎么会偏执于“唯物主义”而抗拒学用所谓“形而上”范围内的语言文化学识呢?近期不出一个月的一则新闻,似应引发华语学界的深刻反醒了吧——华语文化中的拿到国际上参评的论文,被退回百余篇,即回的原因是有抄袭嫌疑。浩浩华语学识,通过变通活用语言来写几篇论文可能是很难的事情吗?用得着搞抄袭在国内外丢人现吗?我看就连“诺奖”也大可不必去参评镀金,华人学界自己应是会评奖的,又何必去过国外所设置的学术奖项独木桥呢?

对于当前华人学界还大量实在的道教信徒和唯物主义信徒而言,你试图造知他“他说的是话而不是别的”,你告知他千万遍,也大体是无效的。这好有一比。比如西方宗教法权秩序下发生了《物种起源》和《天体运行论》这样的学说时,人们会宁死不屈地抗拒一样。对于一个大量遗失常识和常识之间构成的关系及其应用功能关系的文化人群来讲,人们中只会信守旧有的谬论文化,抗拒新知和新学识。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是极为坎坷并要用流血流泪的人类自造的不必要害难来换取。对此我们文化者们是大可不必大惊小怪的——人类有史以来,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艰难地谋求智慧发育突破和秩序文明进步的。

我“三公大叔”通过四十年的精诚学研,已非常清楚当前华语学界的遗失语言文化常识的学研渗淡处于什么样的状况。官话语境文化流行、大学里的文科教材文本的文本名,几近百分百经不起批驳。这样的惨淡状况,当前学界和当局不仅仅会抗拒被揭示,而且还会极力打压。这在我看来是很正常的并且是“无知无过”的。

语言文化学识的发生原理、优用过程和应用功能,是全面覆盖人类所知的一切的“公道道体”。其通情、达进、约法、筹策、议案的应用功能,是全而整合了人类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成果的。对于私人的学用来讲,它叫“道体”,对于共学通用法则来讲,它叫“法体”等等,这里我已不必多说。

为什么当前的华语学界还会遗失“说话”这样的简单常识呢?这是因为,华人学界对“语言学”学识的承续,是有解脱不开的情志偏执障碍的。皇权统治时期你肯定不敢说“龙御天下”说法是扯蛋骗人的,而当前你也不可能达成公开批评“中国梦”说法之下周。个中的遗失常识原因,就这样简单。学界的志谓学者被当局分配了专家学者名份,个个在分科学研,这是必然会丧失综合学研能力的,所以华语学界的所谓“各派”学者们,也都大体各自秉承着半瓶醋夸“酸”——其酸腐之处大体是这样的——“孔子曰”、“马克思主义认为”——他说的不是他自己的话,而是圣贤泰斗的话————这难道不是公开的被学界整体认定为即合理又合法的“抄袭”吗——也难怪华人拿到国际上去参评的论文,一下被退回百多篇了吧?

一类人说一类话,一个学科有一个学科的适用语言,而对人类有史以来各个不同文化区互相融通学识的人类共创公用的文化成果的承续,如果不能通过学界的学评合作来整合成“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哲学)”,那么全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就一定还局限在欣赏历史文化遗存成果而缺失应用应用地活用语言的能力的学研惨淡状况。更何况在香港回归20年纪念活动中又彰显出了一个“政治排他性”说法呢?

当前全人类学界还没有整合成全过“法学学说”。国际割据互抗还是当前人类国际矛盾的主流。“地求村”、“人类共”等只言片语所表达的全人类共同的美好愿望的实现途径、法策约定、可行高效实施步骤,还是一个“梦”——不切实际、缺失约法筹策能力的抗拒全面合作的“黄梁梦”!

正是大量地遗失了语言文化常识,才不可能整合成全“公益功用总学说”。非公益无害的学说不叫“学说”而叫“谬论”——“美国优先”是文化法策谬论,“中国梦”也是文化法策谬论。只有人类各个文化区域的前沿文化学者群达成觉醒,张扬读写学评合作后,人类各个文化区域中的文化学者们,才可能拾回自己的母语文化常识。你“说的是话”还是“话所表达的事物”亦或是“话语结构所彰显的主题”,这一问并不简单。对这个并不简单的问题能作出周全的解答的能力养成,也并不简单。“主题”是“文章的”、“诉求”是“话语的”,“话”是“人说的”。以上述常识来看,当前的华语学界是不是对于“说话”、“读书”、“人性论”、“哲学”等这样的简单的语言组合应用法常识也不具备周全的解读解说能力呢?百年来研讨被五四新文化运动前期的“假济鬼子”胡学滥用语言谬名为“哲学”的这种著作,研讨了百年之久却还没有搞懂过“哲学”二字的构词法可归类为“偏正构词法”,并正述的是“学”——研究“学说”问题,却都跟风胡扯研究起宇宙物质运动来了并以“唯物”为是————这难道不是把“话的是话”这样的语言文化常识都全面遗失了的事实证据吗?

“学说”不是写成的,而是“评成”的。拿几篇胡抄乱拼的文字就敢到国际上参评——华人学界自己都不会评奖,即使你能获得诺奖,难道就光荣之至了吗?我以为华人学界的学研不诚和爱面子、好镀金的并不周正学品,不仅不光彩,而且还很悲摧。在华语文化中,“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日用不知”这样的说法,大体是千年之前就有了的说法吧?这样的劝戒,何以会不能引发华语学界的深刻文化反省呢?“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是否就是华语文化大量遗失文化常识的学术批评秩序败坏的真正原因呢?“文化学说”,是在人类文化学识积累优用到一定的历史阶段,才可能整合成全的。学说不是哪个学者的发明创造,也不是一种文化中就能达成“承包”的——母语文化成果积累整合成的学说著作,不能达成整体文化人群公信通用,就不能在这个文化人群中全面有用;进而不能在国际上达成全人类公信通用,就不能在全人类范围内发挥出调和生活秩序、约定信守法约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学说是否正确无谬,取决于是否能达成全人类共同认可,人类中有一部分聪明人带领另一部分不聪明的人实现文明的幻想,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影视剧中的“台词”——“不抛弃、不放弃”。这样的说法才是最珍贵的文化反思成果吧?

“说话”,正常人都能学会说;但会的程度不一样,会的范围也不一样,但不论说什么问题的话“都是话”,而不是“语言的内容”。我期待着华人学界和当局统治文化机构中能发生一大批精诚学研的学者,通过精成深入的学评合作,推开拾回被华语学界数千来遗失的语言文化常识,把握好华语文化学识约用成法的“文化命脉”,通过学评来整合广普“约法筹策学说”,让语言文化学识发挥出其应用的“约法”、“筹策”、“议案”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学研不“诚”,则无以达“精”;不“合”则无以致“和”。语言文化学识传续这个“公道”道体,历来就不是圣贤、泰斗、伟人的发明创造,如果全人类不能一统都变成“平常人”并具有一颗“平常心”,就不可能不发生“两极分化”和“仇怨互抗”,个中的法学法理和法学著作文法法纲,必须得通过学界在学评秩序公正无欺的情况下,通过公开公正的学评来揭示清楚,否则胡乱签发“命令”的“法学智慧惨淡”状况,就很难情调观。公约达公信,公信导公行——人类中的非法统治法,早该终结了!

“说话”是很复杂的问题。听、说、读、写的能力很难养成。两千五百年前的华语学者能写出《道德经》这样一部从“无”字和“有”字的对应约用,讲到法策语言学应用高端的“语言文化学应通用功能总论学说”,然而当前的华语学界的所谓学者们却大体无人能解读解说通透,这难道不是遗失了语言文化常识的学研不得法事实证据吗?我们读《道德经》是在“读书”——好书是因了作者学用语言得法而写成的——你胡猜乱解作者是怎样“想”的、怎样“悟”的,而对作者是“怎样写的”却视而不见,你可能学会读书写作吗?两千五百年前的文化学者能写成的著作,当今的文化学者们要是写不成比两千多年以前的学者写的更好的著作来,你以为你是一个名实相符的文化学者吗?明明研究的是史料文献,却错误地命名了一个“历史学学说”才是实情吧?而《易中天中华史》这样的书名,不就更加荒唐可笑了吗?

——人类的交流活动中只有学用语言事实是“公道”事实。公共问题永远都不可能由私人的作为达成全面妥善解决,而“生活秩序调和法约”与“优用学识文化策略”文本,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哪此偏执之徒们所能整合成全并能达成公信不疑的。

当前全人类对于一个“人”字,都还没有学好用好,对于所谓的“人性论”和“人的定义”谬题的讨论还没有达成过学界共识,那么对于“说话”、“读书”、“学评”、“约法”、“筹策”、“议案”等等这些“要命的”由两个字组成的词,也就更难解读和应用无谬了。情志偏执,就不可能提出“公共问题”,把人类合作问题谬述成了当局管教问题,还不能算作“会说话”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