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与台湾一学术著作出版业者谈学术要点问题和学术著作出版业发展远景筹划(网络跟帖)  

2017-07-01 02:18:00|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文化大师”的文化是文化的不幸,没有大师的文化是学界的不幸。学界以优学传统文化为尊,所以无人可成“文化大师”;学者以学评彰显出来的学研得法学者为师,可少走许多承学不法弯路,因而三人行必有我师。“师”是人,而“文化”不是人。“文化大师”说法亦属“谬言”。对优学传统文化学识传续的人们都是“学生”。传续学识所共同承学的是优学传统文化学识体系的学法用法通用法则。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同谓之玄”,对学法用法再批评法则“玄之又玄”,是文化学术批评的入门功课(众妙之门)。学者只能成为“学术大师”,永无可能成为发明创造文化学识的“文化大师”。

 

所谓的“学术大师”应是对语言文化学识综合研究大成的学者。即在所谓的“哲学”的高端研究层面,整合成学识体系整合法学说的学者。也正如《道德经》文本中所述——“圣人处众人之所恶”——如柏杨先生、鲁迅先生等精诚学者一样,由于是“揭短”的学者,往往会与主流文化不睦。

学术著作的出版问题,我以为要以拾回被忽略遗失的语言文化常识为主题;进而应集纳一批学者对字典、词典适时加以修缮。字典、词典是通用基础学说。基础学说还朽败不堪,高端学说就不可能得以成全。我作为大陆体制外独立学研的学者,还不了解台湾学界的学术批评活动开展情况,但学术环境比我所处的环境要好是一定的。港台和大陆文化的受不同文化影响程度不一样。若能深入交流合作应是一件学术盛事。十几年前我曾在网络上倡导学评合作,在中国思维的哲学讨论区与诸多网友一道合作开展过三届(每年一届)学评活动,评出了数篇较优秀的学术论文。我首推其中“草根思者”先生的《试论权力拜物教形成的历史文化根源和中华文化的重建》一文。我希望该文能在贵出版社出版。按照我对大陆学界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华语学界近百年以来在“文化学术”上是少有建树的。这是因为人类仍然还处于工业文明时代,文化时代、文化法策时代的高级秩序文明阶段的尚学评学风,还没有成为当前人类的文化主流。“美国优先”、“民族复兴”等狭隘情志表达言论仍达不到“合而达和”的法策文化全人类公益高度。因此,我不仅希望贵出版社能领“重新整合文化学识”之出版业风骚,也应在试图整合成“知名学评机构”的更大设想上敢于执牛耳、吃螃蠏。

近百年以来的华语学界的学研状况,在我看来是极为惨谈悲摧的。特别是在大陆学界,已几近把所有的语言文化常识都遗失尽了。依据研究史料文献的学者大体没能突破“历史学”错误学说名的情况来看,台湾学界在受外来文化杂合影响下,也应是大体处于对“知识”、“学识”、“学说”的发生原理和功用区分不清的乱学滥用语言的状态。个中的文化浮躁,也有出版业浮泛逐利的一份不是。

愁人啊!连对“说话”一词的解读解说和应用,都大有不周。整体学界不能认定人际交流“说的是话”、“读的是书”、“写的是文章”——大凡涉及“语言文化学术”议题时,就把分类学科的适用语言套用过来,陷入了偏离语言文化学术议题的陷阱。这可怎么得了啊!各个分类学科适用语言和各类生活范围内的适用语言连同学术批评“统观总论”议题适用语言,构成了“语言文化学识体系”。对语言文化学识体系按照语言文法结构法理来整合成的条理清晰体系结构功用关系解说文本,叫做“文化学说”。文化学说要靠周正开展学术批评,首先在学界达成学评共识,进而才能通过广普辅学来落实为公信通用的“法体”——这才导出了法学议题。没有“通用母法学说”,就不可能发生完整圆融的公益无害“法策学学说”。这样的高端语言学问题,怎么可能用跟风胡扯“历史学”、“心理学”、“逻辑学”、“社会学”、“政法学”、“哲学”等学用语言不得法的“滥用语言命名学说文本”语言达成体系自恰解说?我试问贵出版社的资深业者,所出的书的书名体系混乱无秩序,每一个序列的书都不能区分出学研高下层次的发生原理和应用功能关系,又怎么能整合成全“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进而揭示清楚语言文化学识的通情、辨理、约法、筹策、议案应用功能层次关系呢?

我知道台湾当局的法策公务机构仍叫“立法院”。“立法院”所“立”的法,肯定不应叫“公约”。不是名实相符的“公约”,就无以达“公信”、导“公行”。这才是法学学说中的法理论述要点吧?我们从入小学读书识字,到作为文化学者、文化法策学评学者、再到议定公益法案实施程序的高级公务员,无不是在学识体系应用功能这条长河中涉水,并由浅入深、由流归源的。狭隘的偏见以泉为源,宏观总说则以大海为源。当前华语学界以流为源的学研不得法现象集中体现为崇拜人和物,遗失母语文化中的公益无害语言学法用法常识。大名鼎鼎的学者不知他自己说的“首先是话”,然后才是“话在不同议题”中的用法。这就造成了“说的是人和物”、“说的是事情”、“说的是理”、“说的是法”的“隔着语言学用语言”的学术问题忽略遗失——以至于在学术批评中几近于把语言文化常识遗失尽——如近百年以来华语学界对于“哲学”谬题的跟风起哄,研讨争议了百年之久,竟然对“哲学”议题研讨的是“学说问题”的共识也没有达成过。学说是写成的,是用来读的——用天文望远镜、强子对撞机研究物质能量和天体运行,研究的是“学说”吗?

学界的浮泛跟风与出版业的近利远义,是必然会造成文化学识的守旧蔽新的。早已过了时的“刑法”、“法律”、“宪法”、“立法”、“教育”、“政治”、“医疗”、“经济”、“社会”等守旧蔽新文化垃圾言论,早以把秩序公正、成长试错、生命健康、学识传续、约法信法、悔过帮助等公益法策议题都埋葬了——哪里还有应时应用的活用语言文化学识可传续?就连两千五百年前的文化学者所述的“道”、“名”古语,严正对应译述为今言“语”、“文”的语言变通活用法常识也遗失了,学术批评能不各自背着一位“师娘”当托儿,来“说别人的话”并“窝里斗”不止吗?

 

——我声明,我的上述言论贵出版社可无偿使用,即写草稿录入错误之处不再修校。

文化学术批评和文化学说的出版,所担当的是对人类有史以来流血流泪自抗内耗不止反思的良知。有担当才会有作为,不肯担当或担当不周,则一定会因为失公信而使出版业从业光景日下。

读写学评活动中发生的问题,除去学用语言事实以外,没有任何问题可能纳入这个“第一事实体系”中。《道德经》中所述的“圣人抱一”和《儒学》中所述的“中庸(取中为用)”,所谈论的正是这个人际交流活动共学通用的“公道”学识体系之内的问题。所有的公共交流法动中发生的问题都不可能跑到“言外”或私人的脑子里去。这才是当前华语学界必须要拾回的被遗失了千年之久的学术常识。光阴紧迫,应只争朝夕!为此我已在网络中呼号十几年,烦扰之处,关乎华语文化命脉。

你的此帖所述“古史教授”说法有所不周。“历史学”是不成立的。这是因为所谓的“史学家”研究的是文献资料——必须要“实话实说”学研事实,言论的学法用法才是无谬的。当前华语文化中的各个分类学科学说命名体系的体系自恰整合问题,必须要通过学评来张扬“变通活用语言的学识(哲学)”,把个各学科的分类应用功能学说整合成为一个不可再分割的“应用功能体系”。将其不可再分割的应用功能落实为约法、筹策、议案公益功用。引导科技金融工业文化,向法策学评文化文明高度再次突破,是当前学术批评的最高公益责务。学界和出版业首先达成合作接洽,才可能推出一批前沿学者和学评新成学说。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