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在“身份”、“资本”、“统辖”议题下,来审查彰显公益无害学说的成全法策  

2017-07-15 01:09:16|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题:“经管之家”是谁家?

“经”是“富”之源,“管”是“官”之志。官一代和富一代,或有公益情志;但官后代、富后代,必是亡党亡国的“寿星”。这里的“寿星”是短寿之星。分分合合不止,依赖官后代和富后代的“赏赐”——不论是死拉死拉地油或花姑娘干活——无一不是官后代 、富后代奸奢淫逸讨来的“福利”。全人类范围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劳苦公众这一类所谓的“刁民”们制造的人类自抗灾害。
 
劳苦公众供养着好逸恶劳之徒,好逸恶劳之徒意欲管治一切。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聪明,而有生活自理能力却创用有余的劳苦公众却是自古以来被华语文化中管治一切的当局解说为“素质低”的。这就是文化事实。
 
你以为“经管之家”是谁家?
 
拿官后代、富后代之家当“人类之家”骗人,才可能发生“经管之家”屁话!
本文来自: 人大经济论坛 哲学与心理学版 版,详细出处参考: http://bbs.pingg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826855&page=1&fromuid=9489895

 

正题:——“身份”、“资本”、“统辖”议题,应是当前学界亟待研讨突破并达成共识的议题(不提供提出该议题的学者的学术研讨帖)。

 

——“身份”、“资本”、“统辖”议题,应是当前学界亟待研讨突破并达成共识的议题。其学研突破并达成学界与当局共识后,“身份”问题就已“哲变”为“法权公属”法理基础问题了;“资本”议题,则顺然“哲变”成了“金融周济”公益秩序问题;而“统辖”议题则必然地被归纳总结为“合作”议题。多年来少见能在交流学评活动中抓住要点问题的学者了。这些要点问题在近百年来的华语学界的研讨中,已大体被乱学滥用的语言——“世界”、“时空”、“宇宙”、“真理”、“经济”、“社会”、“心理”、“思想”、“精神”、“法律”、“领导”、“管教”、“宪政”、“概念”、“逻辑”、“哲学”、等等“跑题”言论所埋没了。

——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是公共问题。公共问题必须得采用公益无害的合作办法才能得以解决并达到“调和”的目的。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的发生,如果缺失了学评“公约(所谓民主)”程序,就不可能达成“公信”,进而也就不可能成为可行高效的“公行”法策。这些要点问题的解决法案的实施程序筹划,当然必须要通过学界自觉达成学评合作并通过秩序公正的学评活动来彰显前沿学者群,由学研得法的前沿学者群来合议约定成共识之“说法”并达成广普周知。也只有这样才可能由学界前沿学者群来进而督促当局向学,改变数千年以来把不破的面子大于学术的学品乱伦局面。谁支配着暴力谁就有发布“命令(宪)”话语权的人类文明低级阶段,早该结束了!

建立统观总述人类有史以来在知行活动中积累下来的公益无害文化成果的思辨解说法,就能扰一切问题都纳处到各个学研层次的语言学法用法一统,达成“圣人抱一”。听与说为“道(语)”,读与写为“名(文)”——“语文”之易在于“能说会道”,“语文”之难在于人类有史以来还没有写成过“全人类共和法策学说”并达成全人类共识。


学评不彰的前因在于历代法权垄断统治当局对“成王败冠”的疑虑难于解除。没有除旧的胆识和有为的勇气,当然也就不可能历练养成立新的能力。宗教文化、工业文化、金融文化、人本文化、“通用母学说(哲学)文化”、法策文化等这些言论系统共同构成了一个思辨解说依据不同的不可分割“统观总论(大一统学说)体系”。而“通用母学说”是全面覆盖人类交流活动中的所有问题的“总学说”。“总学说”是对过去和现在的文化成果的总结学说,而法策学说是应用总学说来筹划未来生活“法约”秩序及其宣讲“策略”的学说——这就已经说明了“通用母学说”还没有通过学评达成学界共识,也就不可能发生学界公认无谬的“法学学说”和“文化策略学说”的前因后果了。当前全人类范围内并没有发生过法理依据可能达成公信不疑的“法学学说”,其前因就在于没有“通用母学说”作为法学法理框架结构的论述依据,就不可能发生论述周严的法学学说。所以当前人类才处于以“统辖”为是的法策智慧发育低级阶段。分种族、分教派、讲名份、大选总统、党权传续、“国际割据”等不一而足。这说明人类的约法筹策“合和”智慧的发育,还不周全。

人类只有揭示清楚法权公属、法理公信、法条公约、法策公修、法序公评、法案公行法则,才可能通过学评合作彰显《全人类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法,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的公益无害功用。对优学传统学识的承续和对公益无害的学研成果的彰显,是学界首当其冲的学评责务。学评不彰,法策荒唐;学说未成,遗害无穷。个中的至要议题是要把人类交流活动中发生的问题一统纳入到“公共舆论”议题下来确认“学用语言”这个“公道”事实。不能确认共学共用语言这个“第一事实体系”,也便永远就不可能达到“圣人抱一”的统观总论学研高度。读写学评议题下,没有“非常识”问题——这是因为“不是常识,就不可能具备用来约定《公信公行公约》的“通用普适”应用功能。

 

驳题:

已发布,正在接受浅学之徒的审查——容被审查通过后提供该驳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