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学、经济学、社会学、教育学、政治学、法律学等学说名的命名依据不靠谱  

2017-07-04 02:34:51|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一种学说的命名,应有多个“命名学(哲学)”要点是不可违背的。一是不可违背人们可共同鉴证的事实依据,二是不可违背学说应表达的公益诉求,三是不可掩盖生活秩序问题,四是不可违背主体知行活动的自主选择,五是不可表达狭隘情志而违背人类共有愿望,六是不可表达“整人”义项。文化学说的应用功能必须是公益无害、调和无欺的,否则就不可能通过全人类的审查并必然会被批驳证谬。

1、“历史学”学说名,违背了人们可共同鉴证的事实依据。我们把过去了的,当前活着的人们已不可能鉴证其事实的群体经历统称为“历史”。既然是已经过去了的“历史”,人们已经不可鉴证其实情了,也便是活着的人们已没法再研究的了。而所谓的“历史学家”所研究的人们可共同鉴证的依据,是通过考古所获得的前人的生活遗迹、通过史料查寻所阅读的文献史料记载。而这些都只是“历史”的“旁证”或片面的“一家之言”,不能作为过去人们经历的事实来看待。也正是因为这样,太史公对史料的整理和对历史事件的记载的写成文本,才会命名为《史记》,而没有命名为《历史》。

2、“经济学”学说名,违背了应表达的公益诉求。“经营周济”,贵在“周济”而不在于“经营”。不应强调“经营术”,而应张扬“周济法”。个中对“经营周济”的简说法分别表述为“经济”和“周济”虽只有微妙的变化,但所表达的公益诉求却已发生了高下差别。“周济”表达的是纯粹的公益情志,而“经济”却不能解除“垄断经营嫌疑”。“金融经济”说法留有资本操盘余味,而“金融周济”却是倡导“解除金融操盘敛财”的说法。

3、“社会学”学说名,应用宗教语言把人与人构成的生活关系表述成了一个“整体”,却没有表述清楚这个整体的构成要点是“秩序”问题。孔夫子强调“非礼勿动、非礼勿视”,就在于违背了秩序公正法则的知行活动,就一定是遗害深远的。“社会学”这个说法并不能表明其学研议题是“生活秩序”。而“社会制度”与“生活秩序”这两个表述式所表述的“作为主体范围”也不一样。“社会制度”是当局统治者拍脑门所制订的“制度”,而“生活秩序”却是由整体生活人群在生活中合作生活所形成的“公序良俗”。前者纳私,而后者是“因私奉公”公共活动成果。

4、“教育学”学说名,违背了知行主体的自主选择。成长主体的学习兴趣、成长取向、是非判断,是不可能违背其成长阶段学习、成长、判断能力被刻意规划并按着头适从安排而不发生“叛逆”的。既然学界的所谓“教育者”们已知成长主体“叛逆期”的实在,又为什么要按照“中国式教育”来搞“教育流水线”却寞视成长主体的成长自主选择权呢?中国式教育是欺凌教育、同化教育、服从教育、辱没人才式施暴管教。高墙森森阻断了“试错”和知识、学识与实用体验历练的对接。而“学校”一词,又是把军事用语乱学滥用到“文化学识传续议题”和成长主体成长主题上来的滥言。一株被捆绑的树苗是很难长成材的。一个被强化了“服从”理念的人是必然缺失自主个性和探索发现创新能力的。“教育”说法本身是“聪对愚”、“尊对卑”的欺凌辱没后学或成长主体的说法,如果再把教育一词用成“教育党员”、“教育群众”、“教育人民”、“教育职工”等等说法,也就彰显出了“教育”一词的用法的背后,潜在的“大明白”了。学生们本就在高墙内课业压迫深重难当了,再在校外“报班”,个中的所谓“教育问题”的层出不穷就已不仅仅是“教育者”们先在地自认为聪明胡管乱教,进而已彰显出了以教育名义敛财之实了。“成长”问题,不叫“教育”问题。成长主体综合能力的获得,并不是那些师范毕业当教师的人们所能传授示范给学生们的。这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教师”们都大体是一些缺失做事历练的生活自理能力欠缺的人。教师终身师制、干部终身制这种败相,早已是华语文化人群中千年不治的顽症了,还接续由这些综合能力缺失的所谓“教育”者们来作贱人,文化人格的“奴性”败相要是不成为“文化人格发育不全”主流,才是怪事情了。人才的历练成长问题不叫“教育”问题,文化学识的传续问题也不叫教育问题。教育问题是华语文化专权统治文化中的统治者们“装明白”的腐朽滥言,用腐朽的滥言来命名学说,学说要是不腐朽,也就是怪事情了。“教育学”纯属学用语言不得法的浅学者跟风学舌“抄袭来”的胡言乱语。人类代际纵向合作、人们横向的行业合作,根本就不存在因年龄长幼,从业不同而区分尊卑聪愚的必要!对“我来教育教育你”这样的说法,你能事读出其中的尊卑、聪愚义项来?

5、“政治学”学说名,表达的是当局的统管一切狭隘情志,违背了全人共有的“人类共和”美好愿望。“共和国”没有官尊民卑、官管民从的法约约定人际关系。“法权公属法则”是全人类最终必然会全面实践无所违背的公益、公正法则。当前人类的生活法约秩序还没有达到公正而调和的高级文明程度,并不能证明,由少数人“执正而治”的“政治学”是公认合法的学说名。人类自古以来信人而不信法、信当局统治法而不信合作调和法所造成的血泪灾难,已经足够全人类反思、反省的了。如果一个文化人群的生活秩序是依赖所谓的“政治家”来赏赐公益福利的,那么这种“福利”就一定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期率,永无实现全人类共和法约秩序的可能。“文化信仰”问题,正是“相信公共文化成果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还是相信历代、各国的当局统治者的问题”。文化既可以化人,也可以化法策。如果文化公众是不能对公务执行程序达成全面监督的,把公务职位垄断经营成了私权的官们变不成“腐败份子”这种事情会发生?就算你能把人的公益情志吹破天,却一定是吹得连你自己也不肯信的结果吧?“合作”问题不叫“政治”问题;“合作学说”被谬名为“政治学”已是华语学界数千年以来乱学滥用语言所造成的阴差阳错了。一切都在变,而言论不能应变活用,所说的就是“古话”、“死话”、“鬼话”、“师娘的话”,而不是应时应用的“自己的话”并一定是不符合言论应用变通公成法则的。狭隘的情志决定了言论必然会悖人情、辱公愿。“美国优先”或“中国梦”决不可能成为全人类公信的公正无欺、公益无害的“合和”法言。而学用语言不得法的浅学之徒能够成为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生活约法筹策的合格的所谓“法师”、“策略家”是不可想象的。

6、“法律学”学说名,违背了法学的调和生活秩序功用,表达了“律”人的约束欺压人义项。如果“法学学说”用三个字的组合应用法来表述,应表述为“法约学”。法约条款是由人们合议约定的,才可能达成人们的共同信守。而不知约定过该法约的人们的违背该法,却是“不知无过”的。我没有跟你达成过合作约定,你一意孤行没有把事情办好——你怪谁?法学学说的应用功能是用来调和人类生活秩序、激励人们合作做好一切事情,解决好人们共同面对的相抗不和问题的。不是公共问题,没有经过公共活动程序发生的“意见”不能成为“公约”。不是“公约”就不可能达成公信,不能达成公信,就不能共同实施其约定。公益文化学识的发生愿理和应用功能是“公约公信公行”,人类的公益无害文明活动的发生原理是“公行公约公信”,人类的公正无欺法策的发生原理和应用功能文本叫“公信公行公约”——你学用语言“不合文法”,议题部分不明、论述部分不清、结论有什么用也不知,你可能读得懂“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这样的贯通了所谓的“文”、“史”、“哲”的“锣圈话(哲学语言)”吗?

所谓的哲学是“研究学说的学说”,当然是哪个“学说名”不对,也在其批评范围内的。把所有的语言文化学说文本,包括宗教、工业科学、生物学、人类学、语言文法学、约法筹策学、议案程序公正学说按照其发生先后次序、因果关系、演变过程、应用功能关系等整合成一个“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的文法结构框架,就把人们所认为的“不在语言学范围却必须要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解说的所有问题”都一统纳入“大一统学说”了。个中的学研得法要点是要把一切问题首先都看成是“人际交流活动中的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提出的问题”。非如此,永远也不可能整合成“大一统学说”,也永远搞不清什么叫“哲学”。如果“哲学”学说名是正确无误的,那么就不可能发生清末以来华人学界研讨争议了百余年,却无所共识的文化学术现象。我们研讨“哲学”,实际上研讨的是“哲学”二字组合应用法作为“学说名”来使用,所命名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学说。所必须要达成说明无误的是,哲学议题提出的立论意图,论述解析的采证范围和采证依据,论述结论的公信不疑和共同信守。对议题、论述、结论这“三个文法结构部分”的说明必要在于,要合议拟定面向未来的“全人类共和法案的实施程序”。由此来看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公益无害功用则在于为人类将来的知行活动筹划“解除人类自抗内耗人为灾害”的知行活动法案。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承旧而出新。对过去传续下来的旧有学说名,不能整合成一个用语自恰的学术批评用语体系,就不可能把人类有史以来遗留下来的公益无害的文化学识整合成一个应用功能不可分割的整体体系。不能揭示清楚语言文化学识的发生原理、优用演变过程、应用功能和筹划未来的学评目的,就不可能有任何学说是应用功能定位清楚无误的名实相符的学说。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应当叫做“学学说”——“研究学说的学说”的最终成全文本样式,只能是“文法语言学学说”并永恒正确无误。不论是哪类文章如果不能符合学界共识通用的文法结构法则,就一定是“谬论”——永恒不可能发生例外(三三法案辅读即写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