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哲学”学说名的发生原理,与古人“有名”还可以“有字”是一样的。  

2017-10-06 01:46:09|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甫,字“子美”;李白,字“太白”。

就好比专门研究杜甫的人写成的文本名叫“子美学”,专门研究李白的人写成的文本命名为“太白学”;“哲学”这个学说名是由“新文化运动”早期的留学生们贩来的“日语假名”。日语从华语中贩走了华语《诗经》中的“既明且哲,可以保身”说法,并用来命名译述西学的译本。转了一圈,华语“哲学”学说名,用的是日语假名,命名的是西学译本。当前华语学界跟风胡扯的“哲学”就是这么来的。牵强地搞出个“子美学”、“太白学”来,即使是不能得到学界公认,也不至于把人们搞得糊涂难当并纷纷跟风起哄。可华人学界跟风胡扯“哲学”争风吃醋一百年,没有一点点学术成果得到过学界公认————竟然还不知道违背的是“名不正,则言不顺 ;言不顺,则事不成”文化常识。

————一个个死皮赖脸地在不懂装懂,东抄西抄地瞎掰胡扯——为了面子,不惜把爹娘祖宗贡献出来让人骂!

我们知道周代的“社科院”曾集体创作了一个文本叫《易经》,被学界称为“周易”。“易经”也可称为“易学”——“易”者,“变通”也。应一切都在不断地变化着,创作出一本应变的,交流活动共识、共用的“应变”学说。我们大可不必关注它叫什么学说,更应关注的是它有什么用。学说要有用,并必须要具备浅学者们学用宗教言论和科研用语所胡扯的“普世价值”——什么都用“价值”来表述,大体属于“穷疯了”。

应变,不是“变戏法”——想怎么变就怎么变;而是要依据学说写成法则来“应题”变通活用语言。天文学科研研究的是“宇宙”,宗教言论称之为“世界”,以人为本时,要把“宇宙”和“世界”都纳入人类的“生活”议题。而纳入人类生活议题了不不够——过去了的叫“历史”,现在经历的叫“现实”,将来期盼的叫“未来”。这在思辨解说因循关系的议题下,就得变通表述为“原因”、“过程”、“趋势”了。议题不同了,就得找到适用于该议题的“统观总述语言”。否则你所学用的语言就永远是对一半、错一半的“一分为二”滥言。

——我们在读写活动中缺失“语感”,是因为我们精读的书太少和写作训练太少——不知哪个“词”,适用于哪类议题。所以才会发生学用宗教言论的人要“改变世界”,学用科研用语的人要“探索宇宙真理”,而“以人为本”的人类学思考却是要“解放全人类”的交流用语不一致冲突。可上述这些说法都是不涉及“法学”议题的。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全都一统归类为“法学”议题范围,才可能全面覆盖人类的思考关注问题而无遗隅。这说明“法学学说”就是“大一统学说”。这个大一统学说是因情辨理、依理约法 ,依法筹策的学说。一切皆“关情”,谈一切问题都得“讲理”,讲理的文本还得进一步“成法、成策”。我们这样“应题”变通活用语言,最终就能把全人类共有的诉求提取出来作为“文本的结构法纲”来完成“学说”的写作了。

——不关情的、不讲理的、不能秉承公正法则的、束手无策的文本,什么“学说”都不是——而是“谬论”。而从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题转换到“议案”议题——这样的变通活用语言的转换议题过程就可以艰涩地叫作“哲”了。个中的至要学研要点是“变通”。学说“别人的话”、“死人的话”、“官话}、“民话”,皆不属于纯粹的“人话”。所学用的语言都不是“自己的话”和适用于“合作协商活动”议题的用语,志违背的是“共和”法纲。我们已知华语中的”近义词“多——可是再多,也是有其发生理由的和适用议题范围的。我们研究“大一统学说”这种学说的写成法则时,所研究的当然是“所有的学说”中的语言学法用法差异。所谓的”哲学“这个不伦不类的学说名,所试图命名的文本就是“整合学说的学说”——把所有的学说都纳入到“言情、说理、讲法、筹策、议案”这个所谓“五维转环”议题下时,就构成了“主题”转换的“阴阳变化”语言学法用法法理结构体系——个中的学研要点是“情”必须至愽爱、“理”必须要至公通、“法”必须要至公正、“策”必须要至调和、“案”必须要成为”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可行高效实施法案。

——你以为我的网名”三公大叔“是要给你当叔叔谋长尊吗?我是精诚学研四十多年,几近耗尽了心血的担当学术责务的文化学者。“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这样的所谓“贯通文史哲”说法,是华语文化有史以来由我首成的说法。我所标榜的“大叔”不是辈份问题,而是学术上的“先驱”——不论你比我这即将六十岁退休的人年长多少,我的学识都在你之上——我的学研进展,“长你一辈”。华语学界遗失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公共文化成果”太久了!没有公共文化成果的传续,哪里来的“学说”?拜人拜物,跟风起哄,是遗失语言文化常识的前因!!!!!!!!

崇拜文化人物、抗拒所谓的“形而上学”,从道教徒孙读《道德经》读不懂都纷纷试图羽化成仙去了,到“唯物主义者”读马克思工业资本论读不懂 ,皆纷纷追求物质运动真理去了,皆不属于会读会写的品相。本就抗拒读写 ,怎么可能学会读、学会写——既不会读,也不会写,你可能懂得什么叫“学说”吗?

如果说被“哲学”谬题欺骗了百年是情有可原的,还真就不如让“子美学”、“太白学”欺骗一百年更可谅解——至少你的学研还不能跑到华语文化学识体系之外去,成了鲁迅笔下的“假洋鬼子”。

这正是:

假洋鬼子懂哲学,

阿Q革命志未歇;

临死未圆一个圈,

人血馒头寓病邪。

在新文化运动时期首先译入《天演论》文本的严复先生已申明过,所谓的“哲学”,即“名学”。“学说名”是必须要正义学用语言说明其“议题范围”、“采证依据”、“学说功用”等学术要点的——你不知“哲学”有什么用和怎样用 ,就肯跟风起哄地试图在学术上“捞点面子”——是不是倒霉摧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