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了当前大学文科教材名,大体都实在严重“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滥言,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了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说“跨学科讨论”主题,必须要归纳整合为“法学主题”?  

2018-01-09 04:49:47|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何学科都有必须要达成行业内共识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学科问题级别的解决问题办法,应是由该学科前沿学者群所讨论议定的“今后学科发展方向”指导文献。而把所有学科的今后发展方向指导文献作一下归纳整合,就构成了对“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的“指导学说”。对这种在“跨学科”研讨高度上的“解决问题办法指导学说”文本,我们可称之为“大一统学说”。

“解决问题办法总论学说”文本,就叫做“法学学说”。这是当前华语学界,还没有达成共识,而只有在我的论文中才可能找得到的“说法”。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也正是当前人类的“约法筹策文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还没有提出过周正严谨的法学主题的事实证据。

“法学学说”与“法学”不一样。研究解决各类问题的办法的文本,都可以称之为“法学”论文;把所有法学问题都统合整理成一个法理因循关系循环解说体系的文本,才可以称之为“法学学说”。这是一个在学术上很难达到的,以“法学”为主题的“统观总论”宏观高度。所以说当前学界对“法学主题”这四个字的组合应用法,是应当慎读谨言的。

“法学主题”是一个反思人类有史以来“法策主张相抗不合”,并从而引发“人类自抗内耗人为灾难频发不止”的主题。法学主题的立论意图在于求证“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解除利欲相抗”的“合作”办法。在这个以“合作”为主题的法学学术研究主题下,一切“领导”、“管治”、“教育 ”办法都是“违法”的。这是纯纯粹粹的“法学语言学”问题。对法学语言学用不得法,就会胡乱模仿学用“朽败过时”的“不法统治文化滥言”。这才是“跨学科讨论”的难点所在。学研达不到“法学主题”的立论高度,在学科范围内研究解决学科问题的办法,其研讨成果终不能达到“一统解决所有因循相关问题”的统观高度。

“法学论述”是一个把所有“不得法”问题都纳入到“问题因循相关体系”来一统论述的“法理关系揭示”论述主题。“法学主题”与“法理关系揭示论述主题”不一样。对“法学主题”的论述所要回答的是“什么叫法学”和“什么叫法学学说”。而“法理关系揭示论述主题”所要回答的是“什么是法理”和“什么是法纲”。法理论述的论述结论是“失合作”是“失和睦”的前因。可见“合和”二字的组合应用法,要比“民主”这样的模仿滥用的说法更严谨、精确。“民”做了主,就成了“官”;“官”下了台,就变成了“民”。“官民对立”的语言学法用法,属“学科”级别的适用语言,站在“官”的立场上声言“民做主”,实际上所学用的是“皇权文化应用成习”的“陈旧滥言”。这从语言的学法用法法理关系上来讲,可以作出“旧言论不能适用于解说新问题”的“语言学法用法”总结结论。

——研究解决语言的学法用法问题的议题,当然也在“法学主题”一统范围内。语言的学法用法,是“法学学说”的构成“法体”。没有语言学法用法“法体”,就无法通过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揭示论述“法理”,而“法理关系论述不清”,当然也就不可能发生周全严谨的“法学学说”。“法学学说”,是揭示“法学”、“法理”、“法纲”、“法策”、“法案”等法学学术要点问题的“统观总论”学说。

——“法学学说”文本,必须要成为一个全面覆盖人类学习、生活、合作所面临的所有“新问题”的“应变”学说。人类所知的一切问题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的,而解决人类一切所知的问题的“解决问题办法总论”这个“法学学说”文本,不能适时“应变”地宣讲出可行而高效的“法策主张”,也就不可能成为学界共同批评认可的“法学学说”文本了。

“对对错错”,本就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问题”。当前华语学界的学研不得法之处,主要体现为试图用简省文字的说法,解说清楚复杂的问题——这是永远都办不到的。且不说“历史学”、“心理学”、“社会学”、“哲学”、“经济学”、“政法学”等等我已无数次批评过了的我们当前模仿应用成习“过时”滥言,仅仅对“我所组合应用的”的并不违背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法则的“语言文化”、“语言文化学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等语言的组合应用法,学界就会大有意见并很难读得懂了。这是我在网络中精诚批评语言文化学术问题十几年早有经验和体会的了。你搜遍网络,也不可能在别人的文章中找得到“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这八个字的组合应用法。为什么华语学界对于语言的变通活用组合应用法能力会如此惨淡呢?这是因为华语学界的所谓学者们,大体延用的是“道教”和“唯物”的“隔着语言学用语言”的思辨解说法。试问,遗失了"语言学常识"的研讨,还能算作“跨学科讨论议题”吗?我看这样的遗失语言文化常识的“跨学科”,是“跨越了”语言文化常识。跨越了常识,就什么问题都批评不清楚了。

一切问题的提出,都必须要通过对语言的变通活用来提出;否则你模仿学用的旧言论所提出的就不是新问题。对一切问题的辨析解答,都必须要依据当前实在的问题来变通活用语言来解答;否则你乱学滥用的“过时”旧言论所解答的就不是新问题而是旧文化所提出的“皇权文化”中的“治理天下”、“治国”等“不法统治”问题。而“皇权文化不法滥言”,全都是违背“共和”法纲的“违法”言论。我在这里所说的“违法”是指违背了“法学学说文法主题”。法学学说是用来调人欲,共同约定“合作法案”的,而不是不法统治当局用来标榜霸权管治“合情合理合法”的。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可以懂得“跨学科讨论”议题,是不可以跨越共学通用的“语言学法用法法体”,“隔着语言学法用法常识”胡乱提出问题和讨论问题的。语言的学法用法“公道道体”通用法则,就是所谓的“基本法”。这个“基本法”是“公道”而不是“王道”。“公道”是全人类中的所有人都必须要适从的,稍有违背,就必然会谬述为遗害无穷的“王道”。“合作”即公道,“坚持领导”即王道——这是纯粹的法学语言学法用法问题。

——然而我在这里所应用的“公道”这两个字的组合应用法,仍然是“过时”了的旧言论。用“公道”这样的旧言论来提出议题,所提出的肯定不是适时适用而合法成策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主题”。复杂的问题,必须要用复杂的语言组合应用法来解说。这个问题是已被华语学界遗失了两千多年之久了的常识!可气、可悲、可耻、可怜啊!!!!

“跨学科”研讨,不是“跨越学科”的研讨,而是把所涉及的学科问题都统合起来,在更高的学研高度上一统来求证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更高的宏观高度上的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学说,我们统称为“法学学说”。“法学学说”必须要成为一个全面覆盖人类学习、生活、合作、交流、批评、约法、筹策、议案等所有问题的“大一统学说”。“法学学说”稍有遗隅,就会成为遗留下来可质疑批评余地的“不周全学说”了。而不周全的学说,则必然会被学界批评为“谬论”。

我此篇论文的总结结论是——“跨学科讨论”议题的提出意图是求证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约法”、“筹策”、“议案”办法。由于“大一统学说”的立论意图必须要导出“法学学说”主题才可能实现,所以该学说就必须要首先求证“一切的起源”。而“起源论”议题又是用“性质”、“本质”、“真理”这类过时“旧言论”讲不清楚的,而“大一统学说”的公益法策主张,用“价值标准”这样的学用不得法滥言,也是永远都解说不清楚的。法策的公益无害评审依据是“人人都有权”还是“当局有特权”。“法权”不能达成“公属”,其法策就一定是“管治欺凌法”,而不是“合作法约”。公属法权必须要发生于公共约定活动,当局的强制命令所违背的是法学学说的“合而达和”公益无害“法纲”。

我们首先要懂得的学术要点问题是,应时提出的问题都必须是“新问题”。过去也提出过跨学科讨论问题,但过去提出的跨学科讨论问题已与当前提出的跨学科讨论新问题不一样了。一切都在不断变化之中,我们在读写学评活动中对同样的表述式的解读和解说,也要“吐故纳新”。有的要“吐故纳新”,有的要“除旧立新”——这就叫所谓的“哲学”,但却是用“哲学”这个不伦不类的“陈腐滥言”永远都不可能解说清楚的问题。当我们学用语言交流时,应用语言讲出或遇到了他人提出的难于解说清楚的问题时,个中的问题无一不是学用语言违背了共学通用的“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法则问题”。这是永恒无误的终端结论。违背了语言的学法用法通用法则常识,就叫“违法”。而“跨学科讨论”这个议题本身,就是“违法”的议题。对跨学科讨论这个“违法议题”的批评纠正结论是“统观总论学说”主题,该用哪几个字来组合用应才能解说清楚这个问题。连“法学学说”主题都导不出的一个文化人群,是自古以来的“不法人群”。不法人群中发生的一切自抗内耗人为灾难的原因,是自古以来都没有通透地懂得过一切问题的解决办法都必须是“合作法”,而不可以是“领导管教法”。而当前人类的国际割据互抗活动中发生的一切问题,都根由于还没有周正地提出“法学学说”主题,因而就必然会对解决问题的办法无所适从。人类自古以来在法策主张上相抗不止,皆因了所提出的“法学主题”还并不是一个“合作法”主题。这个问题用“意识形态”这样的不伦不类“朽败滥言”也是永远都不可能解说清楚并达成共识的。

“跨学科讨论”议题,实际上就是“怎样学用语言才能把新问题解说清楚”的“变通活用语言”议题。活人要学会“说活话”,不能模仿滥用语言“说古话”、“说别人的话”、“说违背人类生活合作主题的话”。文化公众模仿学用语言是常态,而前沿文化学者群必须要突破这个“常态”,通过学评合作来导出“新常态”主题。这个“新常态主题”,旧言论称之为“变法”,当前谬述为“改革”,而当前的学界所必须要达成的统观学研高度主题,却必须要用“法学学说”这个“说法”来立论,才能达成“立论用语”合法通顺。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在法学学说立论主题下,什么都是法;这与在理论主题下什么都是理是一样的。“论理”是为了“依理约法”。当前华语学界只知有“理论”却缺失了“依理约法”的导出法学议题的论述能力,是随处可见的整体文化人群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的,“学研不得法”文化现象。
语言文法是法理载体,策为法纲——法案没有“合作法纲”就一定是“遗害深远”的“不法法案”。不法法案一定不是“共和法案”,其中乱学滥用的“不法滥言”,百分百是“好必好意说坏话”的学研“不得法”的“抗拒合作,实施领导管教”胡言乱语。

乱学滥用腐朽的“皇权奴化统治滥言”是文化公众模仿学用语言的常态,但却是前沿文化学者群的赎职失责耻辱。朽败的舆论驱动着朽败的法策秩序,朽败的秩序强化着“不法统治管教滥言”。这是在“法学学说”主题上 ,延用着抗拒合作的滥言并延续着分合成败周期率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秩序败坏”原因。

学无评优无学说”。错误的“跨学科讨论主题”,永远也不会成为学用语言无误所提出的“法学学说主题”。对“对跨学科讨论”主题研讨一番不了了之,终究还是一群“不法之徒”——这里所说的“不法之徒”是指“导不出法学宏观高度的合作主题”的浅学之徒。


数千年以来的华语学界,在学术批评主题下“文人相轻”并“窝里斗不止”,这才是华语学界的赎职失责病根。这个问题怪不得当局对法策要点问题“敏感”禁言,只能怪学界整体学研浅薄,各自都专情于“成名成家”、“青史留名”、“为民服务”、“党同伐异”——我看学界学不会搞学评合作的情志偏执浅学之徒们只能留下赎职失责的“骂名”——崇拜历史文化名人的情结,正是学研偏执的遗失“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常识”的原因。公益法策的公益功用必须要屏蔽所有人的“面子当前”问题才可能得以彰显。不论是皇权统治或党权统治法 ,试图让其“面子”凌驾于“法学学说”之上,都必然会落得个“没面子”下场。上了台就不肯还法权于公属,不肯下台的前因就必然会导致被赶下台的后果。这并不是因为“统治法”完全没有用,而是因为统治管教法驳了整体文化公众的面子——所标榜的是极少数人聪明起来抗拒合作的统管一切“统治法”。“统治法”永远也变不成“合作法”。这是“法学语言”的学法用法问题,而决不是官与民自古以来相抗不止的“不法”问题。

——不论是对什么问题的讨论,都必须要在学评秩序公正无欺的情况下才可能达成广泛共识。争夺话语权的交流不叫“学术批评”。“学无评优”无学说。学术批评上的争夺强霸话语权现象,就是“不懂法”现象。我倡导学术批评合作已有十几年了,华语学界醒醒吧!睡不醒的所谓“东方睡狮”们还“不如猪”!


文化觉醒才是“全面觉醒”的证据。文化不觉醒的一统表现是所提出的议题,全是偏执狭隘情志的“学用语言不得法”不法议题。当前华语学界急须解读解说通透的是“法学学说”这四个字的组合应用法。对这四个字的解读解说还不能达成法理通透、智慧澄明,那么对“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法”这九个字的组合应用法就更不可能达成解读写说能力周全了。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很常识,但却是涉及整体常识体系的。遗失了语言学法用法常识,就已不可能有任何常识被解说通透无余了。自以为“矛盾普遍存在”说法有理得法,是因为长了一副“一分为二看问题的脑子”并冥顽不化。“二脑子”永远也不可能达成“圣人抱一”的统观学研宏观高度。统观学研的宏观高度议题的立论意图,是求证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提纲挈领”办法。这个求证提纲挈领办法的学说主题,叫“法学学说主题”。请不要再跟风胡扯“跨学科讨论”议题了,因为这个议题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高度,还不成体统(此文首发于“人大经济学论坛”的“跨学科讨论区”)。

这正是:
当局包养窝馕废,
养逸成瘫无学评;
凭生只会拍马屁,
只知有理法未明。

当局浅学谋管治,
抗拒合作和不成;
分合成败周期率,
有官无法人发疯!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