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对清华资中筠“领航”滥言的批判  

2018-04-23 02:39:28|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代以来的华语学界“不是解放后沦为奴隶的”,而是在解放后,被强制着进行劳动改造、被强制接近和深入百姓生活,仍然难改“脱离群众”的养尊处优恶习和顽劣学品——有个机会就吹,见了名利就上!

——情偏、理狭、法谬、策阻——这个因循关系是秦代以来由当局包养的学界自己编结的“上吊绳”。

——尽管华语学界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学者早就指出过“圣人被褐怀玉”、又有后续“苦、劳、饿、拂乱”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论的张扬;但在当局统治下的争风吃醋之风,仍是当前学界的主流歪风。

——《道德经》中讲:“圣人被褐怀玉”。“太上,下不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其次畏之、其次辱之”。《论语》中讲:“人不学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可这样非常明确的学研提示,却教不会学界寻找学研得法的学者以从学就读。这能怪谁?

——处于学界最前沿的学者,就是“在学术批评上不给任何人留情面的令学界和当局人人避之不及的学者(处众人之所恶)”。这样的“君子”在"批评学术问题时不情绪化(不学而不愠)”。

——连不识字的人都会说“高手在民间”————这话在学术上说白了,就是指“情志不偏执的学者,一不会混在官场里争名,二不会混在商界争利”——一定混迹在百姓中过着平常而朴素的生活。情志博爱,才可能是学研得法的“学用语言既不会撕裂国家认同、种族亲情,也不会谈‘窝里斗’人和事”的“太上”。

——大白若辱、大辩若讷、大智若愚、大音息声、大制不割、大器晚成……要学会寻找“统观总述语言”来“说合”和“说和”。否则你的“‘官民’二分、‘管教与被管教’二分’、‘医患’二分、‘好坏’二分、‘男女’二分的即‘说不合’,又‘说不和’滥言”,岂不就是“舆论搅屎棍”?

——作为学界处于最前沿的“情理通透”、“法慧澄明”的学者,怎么可能发布一些“撕裂国家认同、种族亲情”的言论呢?进而对于关乎整体文化人群共同成长进步的“传续学识”学术问题的澄清,又怎么可能给任何浅学不得法之徒包括当局“留面子”呢?

——学研得法并已是处于学术最前沿的“太上老君”了——当然他非常清楚“谁说的都不对”——一顿臭批之下,人人皆敬而远之(处众人之所恶)了——本就是在学术上争风吃醋,欲“领航”的“争名利”不知深浅滥言,怎么可能不遭遇“无情批判”?

——我向你们清、北、人以及所谓“社科院”的所谓专家教授们提出“挑战”——你们中有一人能通透解析《道德经》和《论语》前三句话,就算我输了。可就是这样的“比赛”条件,你们三所大学和社科院中的所谓学者们合起伙来也赢不了我——因为我早已鉴证过你们读写能力惨淡的“胡猜乱解”了。

你们不肯相信学界自古以来不缺学研得法的“非名份学者”事实是实在的,也不欲、不敢通过学评合作把文化学识传续问题和学识体系最高公益功用问题批评清楚。被包养的嫔婢不肯批评其“主子”的言论很正常——拍马屁还来不及呢!

秦代以来的“分合成败周期率”循环不止——兴则两极分化育灾难,亡则内战外辱撕裂国家、种族。这是学界学不会合作,丧失了约法筹策智慧的耻辱!这是你 的耻辱,也是我的耻辱!

——古来没有发生过有能力“领航”的人,有了什么样的文化,就会化育出什么样的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