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屏蔽哲学谬题——学术批评用语自洽整合,还须经历百年纠结(草稿)  

2018-04-27 03:06:53|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易经》、《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等古典“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两千多年以来没有达成“对其中的前三句”解读解析通透;对于“哲学”谬题跟风研讨了百年之久,没有丝毫在学界可以达成共识的学术成果。个中的学研不得法前因,只有一个——研讨整合成全“总学说”议题时,关注其发生前因,把关注“误导”到“次学说”级别的议题上去了。

学界早有应用成习的学术批评用语——称“总学说”为体系论,系子学说为系统论。而华语学界近百年以来对“哲学”谬题的学术研讨,皆偏离了“总学说整合成全法”议题,以求证所谓的“哲学” 的发生前因为是,“脑子出位”回不来,去“追求真理”、“继承发展思想”去了———遗失了对“总学说”的研讨。如此就发生了“研讨议题蒙昧”学术现象。本来研讨的是“总学说”对发生起源、演变过程、演变趋势怎样论述的问题,却胡扯到“思想家”怎样想,“科学家”怎样揭示物质运动真理问题上去了——而“学术批评家”直面的问题却被晾在一边——给晾凉了。

————晾凉学术批评家的理由很充分,学术批评家无一不是“骂人专业户”——骂全体华人是找不到文化根源的“吴妈”,骂所有跟风起哄闹革命的人是“临死也画不圆一个圈”的“阿Q(Q是‘群’字的声母)”,以及“岳不群”、“东方不败”、“九阴真经”、“灭绝师太”、“酱缸文化”、“东亚病夫”等等的“骂法”,无不根由于“遗失了至要问题”而关注“次要问题”这一个原因。

遗失了主要问题胡扯次要问题,与遗失了总学说议题胡片次学说议题是一样的。皆属偏执和读写能力不周全。我们研讨“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的整合成全法则问题,却跟风瞎扯到“追求真理”科研问题和 “承续思想”人类学议题上去了,怎能不越来越蠢呢?

对于古典“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解读解析不通的学术批评论文,我早就写得足够并重复解说过了。可当前华语学界的浅学浮躁之徒们,却大体是没有读书爱好的——不懂装懂,早已是两千多年以来的“优良传统”了!“学用语言找个托儿”,我师娘说的对,所以我说的对——这就是当前华语学界“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主流“学术腐败”特征!

学术新成果被以“标新立异”或“敏感言论”为名剿灭,启蒙向学的学术批评提示,被以“骂人不文明”为由屏蔽。对于当前华语学界,说明有史以来约定俗成并传续成法的公共文化成果体系是实在而有用的,比教猪学狗叫还难

学术批评成果是“是非正误”、“善恶荣辱”、“法策抗和”、“理想希望”的参照批评依据。没有批评就没有是非,没有“合作”就没有“和平”。

古语和今言不同,所以才有学术批评的必要;外语译本与本土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的“学说文本”发生由头不同,所以才需要辨析解说清楚。拿今言解古语解说不通 ,拿马村译入驴村构成的“骡子语言系统”解说华语学术问题也解说不通。我们批评每一种文化中的文化学术问题,都必须要整合成全一个用语自洽体系。猪哼解说犬吠,与用思想解说真理是一样的。一统皆属于“跟风瞎扯”、“猪放狗屁”。

不论是哪一种文化,意欲整合成全“总学说”,都必须要依据“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共学通用语言来整合成全,才可能成为一个学术用语自洽体系。儒学信徒作祟与马克思徒孙作大,永远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去”。这是因为华语文化优学传统成果,既不是“儒遭瘟”的专利,也不可能去适从译述粗劣的“马渴死主义”。


依据两千多年前华语学者写成的古典“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当前的华人学界皆解读解说不通透的学术事实而言,依据“哲学”这个译述粗劣的谬题下的一派跟风起哄的滥言百年以来没有发生过学界认同的学术成果来讲,那么我预测“华语学术批评用语的自洽整合周全”还至少要经历百年的历程才有可能,一点都不必感到惊异。

屏蔽“儒学”、“国学”、“哲学”谬题,学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地“实话实说”很难。如果华语学界能在百年之内完成这个“伟大学术批评任务”,已是我“高估”了华语学界的公益作为担当。有名份的学者皆一统属于被包养的文化嫔婢,没名份的学者即使是学研大成也处于“编外”而没有发言权——这才是华语学界经历过的实情。被临幸的嫔婢阳光灿烂,学研得法的学者“被褐怀玉”——“实话实说”的伟大文化,还离华人学界很遥远。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也只不过如同说“皇上不急太监急”而已。“统治法未灭”,“共和法不成”。

《法权公约》未成,而《宪(命令)法》当前,正是华人“共和”生活秩序还没有达成“名实相符”的事实证据。“法权公约”的成全,既不可叫“人民民主专政”,也不可表述为“坚持领导”——没有名实相符的“合作”法,就不可能发生“和平共处”事实。

——————我的话若不能令全体华人人人都感到“受了剌激”,那么我就肯定不是学界的“太上老君”。“圣人处众人之所恶”——骂不透华人祖上十八代和“断子绝孙”式谬法失策的“辈辈惷”实情,我就没有必要再码字写文章了——一窝文化瘟猪已经从文化猪圈里爬出来了,我就已没有在猪圈外呼唤“爬出来”的必要了。

我精诚学研四十年早已透支了健康,与两千多年前的学研得法学者一样,不论写成了多么优秀的学说也没有用——两千多年以来读不通《易经》、《道德经》、《论语》等,我写成了《文法语言学学说》你就能读懂了吗?在皇权统治下的“民”,与在集权统治下的“官”,是同样愚昧的——皆一统不知“自己是人”,何“民主”说法合理合法的依据之有?

民巴结着当了官,官下了台为民——官民转换何时休?“做人难”,根由于读懂一个“人”字难——学好有好一个“人”字仍然是个难题,那么学术用语自洽体系的整合周全,岂非“百年大计”?若华语学界能在今后百年之内整合周全“学术批评用语自洽体系”,那么当前华人学界的人们,也不算“白活了一生”。

————对于两千多年前就已整合成全过的,上述我例举的经典“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你们解读解析不通,就算是百年之后的华语学界证明过了“总学说”的立论意图、论述依据、论述结论并达成了学界共识,也没有你的一份功劳。

——————天下作为舍我其谁?我无作为而“天上掉馅饼”给我吃——是不是我做错“中国梦”了?对于学术批评用语自洽整合问题,你跟风胡扯起“追求真理”、“传承思想”谬题来了,能不“乱认师娘”吗?

我早已完成了“学术用语自洽体系整合”的学术批评任务。可我又非常清楚我完成了这个学术批评任务也没有用。当局包养的文化文化嫔婢和浅学的被洗过脑的文化奴隶们,不可能热读我的论文。再过一百年,或许精诚向学的文化学术批评家就几近“绝种”了,华语文化所化育的文明将会沦落为“又一大文明消亡”结局,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华语学术批评用语体系自洽整合周全,再过一百年可能实现,已是我极为乐观的推断了。我所看到的当前华语学界,皆一统在“自断文化经脉”——跟风胡扯“师娘”的“真理”、“主义”、“思想”——未曾知晓过“通用总学说”的文法结构,也必须要有一个“文法结构法纲”,来一统所有的言论的学法用法。这样的学研不得法华语学界学研不得法,与我的学研已远远地超越了当前学界的论述进程却无人认同一样——你们和我,全都是“无用的废物”!

这正是:
学识有用你不信,
马死儒瘟成主流;
学用语言找个托,
师娘正确我聪明。

————“实话实说”不拉风!猪犬一窝误前程!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