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就人大经济学论坛经管之家年会问答,来评述一下华语文化学术烂根病!  

2018-05-15 06:27:35|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对人大经济学论坛“经管之家”年会的问答,作一下宏观总结——“统观总论学说”还没有整合周全并达成学界共识之前,各类报刊杂志之间的学研取向定位,就是没有定位依据的。没有定位依据的一些期刊名放到一起来审查,则一定是“不成体统”的。

年会交流活动是难能可贵的。但会员提问、编辑作答的交流取法,却是有严重问题的。我也作过多年编辑工作,应知“高手在台下”的要义。编辑不是主角,而是要当好配角。这是当前出版界应当关注的至要问题。创新能力不是来源于编辑,而是广在泛存于行业基层。

年会活动应当成为严谨有序的读写学评活动。让写出过好文章的人发言,提出意见、表达见解,各类杂志才不会局限在编辑的水平上。互学互励的好学风并不是很容易形成的。不能立人立事的编辑工作,与皇权统治者垄断管治一切的办法一样,是必然冥顽不灵的。

我所说的“统观总论学说”是指一统整合文化学识体系应用功能关系的学说(哲学)。学识体系中的系统之间构成的应用功能关系的整合清楚,意味着所谓的“体制改革”有了明确的改革依据和行业之间的合作关系有了明确的定位。期刊杂志名之间构成的学研范围交叉混乱问题,正是“年会”所应讨论的要点问题。从来编辑都是一抓一大把的,而前沿学者却是极为罕见的。前沿学者的学术成果,编辑们读不通透,二、三流学者批评其为“胡说八道”是正常的读写学评拉不开档次的现象。所以“年会”要有智慧、有胸怀、有发现人才和彰显人才的程序策划。这并不是年会组织策划者们所能周全把握的会务程序问题。

——学术新成果是颠覆旧学识、克服学术陋习的“读写学评秩序策划”成果。学评秩序不存则学术新成果不存。这是学术批评公共秩序问题解决不好,学研得法的学者及其论文就必然会处于边缘的要点问题。年会的“主角”是谁的问题,标志期刊杂志年来所取得的成果是什么。如果编辑唱主角,那么彰显学术新成果就不是会务的要点。如果说诺贝尔奖颁奖大会上获奖者不是主角,那么就意味着诺奖有潜在的猫腻。

在我看来,这些问答一点都不精彩,并大有外行装内行嫌疑。

如果让我来逐一批驳上述“答话”,大体会批评得“一无是处”。所谓的“经济学”,在学识体系中只能是“系统论”,并且是“体系论”的构成“部分”。而上述“答话”却大体盲目地作了“经世致用”定位。这正是拿部分当全部的“偏执”证据。我已明确批评过“经济学”子学说名的用名不得法之处,子系学说的应用功能定位,必须得带入到“母体系”中来定位应用功能关系。这用数学语言来喻说,则是“分母不存,分子安在”的学研入门问题。


编辑、社长、名份学者们不肯放弃学术话语权,就必然会“剿灭”学术新成果。华语学界数千年来崇拜文化名人而遗失传统学识的“教训”,早已是血泪模糊的了。高端学术问题,是如何才能永久解除“分合成败周期率”的“法策学说”约定和修缮层次的问题。信死人而不肯信法策,正是当下华语学界的所谓“信仰”缺位问题。

正是因为当前的人类还属于“得志必猖狂”的“动物”,所以“人性论”谬题,才难于“哲变”成“法策论”公益主题——信人还是信法的问题,正是当下华语学界的选择题。不知法者无过并“有罪可免”,但华语学界“不识文法”,却是数千年来跟风起哄的耻辱!

————学研得法的学者,不可能跟风研讨他人提出的“谬题”。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华语学者就已经在其名为《道德经》的著作中讲过“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的要义了——可当前华语学界仍以“经济学”为是,是不是冥顽不灵的呢?贸易敛财成功或升官的“名利追求”果然是人类的共有诉求吗?我看不是。

以“合”为法,以“和”为策——策为法纲——文化法策舆论,是“文化化人”的所谓“人性论”的论述依据。没文化的“类人猿”不是人。贪官奸商也不是人。毛公讲过——“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雷锋日记》中写道——“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所谓“经济学”谬题,必须要归纳到“生活合作秩序”主题下来,才可能导出“合和无欺”的“法策主题”,进而才可能知晓统合了“系统论”,是逼近“体系论”的“变法”议题。华语学界跟风胡扯“哲学”谬题百余年,既没有证明过“哲”字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证明过“哲学”二字的组合应用法所“正述”的是“学”。研究所谓的“哲学”问题,皆纷纷跟风起哄,不拿天文望远镜和强子对撞机来研究,已无法研究了——怎么会这样?

——浅学者不懂装懂,谋得了话语权和钱财名份就不肯放弃,正是华语人群有史以来“分合成败周期率循环不止”的原因。适应环境、“难得糊涂”、不肯担当公益责务,一但得志必猖狂胡扯——学用语言找个“托儿”——自认家门、自辱自弃——自标榜为孔夫子的徒孙、道教道徒、马渴死主义信徒——学研不得法“滥言”层出不穷!学不会变通活用语言“说自己的话”,搞不懂“人话”是应时、应用、应变的“活学活用法体”——而是认定“正义学用的人话”是其“师娘”、“师爹”、“师祖”的“发明专利”!那么“经管之家”滥言,是不是这样发生的?

——你要“经管”,我处于何地?你聪明起来了,别人都是“傻子”?学说人话不得法,“屁话”横生却自以为是——你有生以来可知晓过是非正误本是“他人的评判”?

————常识——越是常识越容易被忽略遗失。所遗失的常识由于“太常识”了, 所以才难于发生拾遗补课学术批评活动。把“物理知识”谬述为“物理”——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者们在放纵张扬谬读误解的“天道自然”和“物质运动真理”的同时,无疑是在说“不是人类的知识,人类也有权谈论”——“神知鬼知师娘知”——我不知不要紧——“师娘”是知道的——并且伟大而光荣,光荣而正确!

————不能把一切都统合总述为人类的“知识”后,人类是无权谈论“非人类知识”——“学说鬼话”的。跟风胡扯“经济学”、“历史学”、“教育学”,瞎掰胡扯出个“经管之家”来————你当了“经管”的总管,别人往哪里摆?“合而达和”的法策智慧,没有你自认的“师娘”教导过你的实情,才是事实吧?你自称为死人的徒孙子,可那个你的死人师娘,却不认识你吧?

————古来“徒孙式”冒名抄袭的伪学者几近百分百,而古来学研得法的应时、应变、应用的具备变通活用语言的能力学者却是五百年罕见一个的。可能达成所谓“经世通用”、所谓“普世价值”的是什么?难道是没有学会变通活用语言的“哑教徒孙”也可能解说清楚的吗?


————以为“不可说”、“一说必错”的浅学者,是因为还没有学好用好过语言学常识。学用语言不合文法,就叫“谬论”。

————“经济学”、“历史学”、”心理学“、“教育学”、“医学”、“政法学”、“逻辑学”、“哲学”等,皆是学用语言不得法所提出的谬题。显然所谓“医学”的最高追求目标不仅是“健康学”的更高高度,还要进一步提升至“情志豪放”的“审美人生”议题上来,才不致于频发所谓“医患纠纷”吧?我是“治病的人”——你没病不要来找我,你有了病找我来治病,得先付钱——“医学”配叫“学说”吗?进而所谓的“历史学家”,所研究的根本就不是"历史",而是“文化史料”——这又有什么不敢“实话实说”的理由?此段所述的“谬题”,我早已逐一批评过了,我已无耐心无限度地复述。

————再过百年之后,“经管之家”屁话,就已是比猪屎还臭的滥言了——这是必然趋势。我十几年搜遍网络学术论坛,竟然没有发现过一个论坛的“论坛名”是正义学用的语言。这就叫“文化瘟疫”。如果说我们讨论问题,永久是不能最终研讨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法学议题”上来的,那么就证明时下华语学界的所有文章,都是“半吊子文章”——进而所有的学说,都是“半吊子学说”——只知有“理论”,却未曾知晓过“依理约法”的论述要义,那么满大街上都挂满了“和为贵”标语,学界也不可能彰显出一个能通透解说“和为贵”法纲的学者。是不是这样?

————上了讲台,就死皮赖脸地不肯下讲台;这是华语文化学术自秦代焚书坑儒以来,害怕“文人乱政”,促使不法统治者下台而谋求全面合作的原因吧?

————“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所批评的是“公道”、所揭示的是“公理”、所张扬的是“公正”、所谋求的是“调和(善)”——何弃取好人坏人之有?“坏人”说法是诬陷,“好人”说法是谎言。人之初“性非善”亦“性非恶”。人之初学人话,学不会说人话就不要发言!学说师娘话的是“徒孙子”,模仿官话的是“贱民”——学说人话的要义在于“说自己的话”,表达自己的情志诉求。“经济”不是“学问”、“教育”也不是承续学识活动——一些人说了算安排一切,另一些人任由摆布就叫做“欺凌和被欺凌”——早已“共和”了,华语学界为什么还是冥顽来灵地学不会搞“学术批评合作”呢?

————合而达和。这是永恒无误的法策学说论述结论。装聪明、装学者、装大明白————这正是所谓的“文化劣根”。一切智慧皆在于“平常”,平常人的平常之处在于“知本份”——一但自以为“不是平常人”了,就会异变成“欺凌”、“搜刮”、“装逼”的人文良知丧尽的“文化败类”!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