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语言的学法用法以”公正“为法,以”调和“为用——此外无学说。  

2018-05-04 02:57:41|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风胡扯白话文运动时期由浅学的假洋鬼子贩来的“哲学”烂学说名,并自以为聪明,实则是不懂装懂、跟风胡诌。


——装,是华语学界学研不得法的总病根。


————总学说,是对应全人类公益主题来立论的。学用语言以”公正“为学法用法法纲,以”调和“人欲为终端功用。我们关注某一学说的整合成全议题,首先要知晓某一学说有什么用才能有法研究,不知哲学有什么用、怎样用,就跟风胡扯起来,即使是想装学者,在前沿学者面前也装不象。


————华语学界“装聪明”,有着久远的不法传统。顺情说好话,善拍当局的马屁,就能被当局所临幸,赏个学者名份、专家称号——可自古以来,被当局赏赐过名号的所谓学者们,无一示是被当局利用的统治和坑蒙百姓的文化奴隶。


————集纳人类有史以来积累的丰厚学识才可能整合成“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这个学说必须是谋求全人类公益的学说才可能被全人类批评为正确、公正、公益的学说,并被全人类信守不疑——非法统治法文化中无“学说”,只有“谬论”。以国族兴亡为议题的言论跟本达不到全人类公益的“公益学说议题高度”。


“总学说”适用语言以“合和”为文法结构法纲(以德统道,止于至善)。总学说是集纳各个学科的语言学法用法,而整合成的通用普适学说。我们当前把分类学科的学术论述著作也叫“学说”——比如《物理学》《人类学》等,那么通用普适的“母学说”在学说的命名上就必须要区分清楚“子学说”与“母学说”的构成关系,所以说对于“总学说”的命名,就必须要用“学学说”表述式来精确严谨地定位其学研“总统”范围。


事实上,华语学界早已养成了把分类学科一统称之为“科学”的说法习惯。凡分科学研的皆属“科学”,凡综合学研统观总述理和法的文化著作,则用“哲学”谬题来统称。学界研讨”总学说“的整合成全法则问题,实际上是在搞”学术批评活动“。在学术批评活动中整合成全并达成学界共识的学说,一定是”学术批评学说“——即研讨”总学说“对”起源论“如何论述,对演变过程怎样来提取论述依据,对论述结论怎样落实为学界公信的结论和文化公众共同信守的法策的学说。总学说不能达成公信不疑,也就丧失了引导公行活动的周全普适应用功能。


总学说整合成全的目的在于把人类有史以来积累下来的公共文化成果体系,按照其系统之间构成的前因后果关系和应用功能关系整合成一个宏观框架结构,以便于后学者承学和续展学识。这样看来,在学术批评议题之外,是不可能发生任何”文化学说“的。是是非非总得通过公议、公评、公约才能达成共识。不能达成学界共识的所谓“学说”,只不过是“半吊子学说”而已。公约达公信,公信导公行的文化法策是全人类的指路明灯。信守法策,则公益无害;信从少数人的依法治国,必延续任人唯亲的人才秩序腐败。


——《文化学说》是以语言文化学识体系为研究范围的。依据不论提出什么问题都得采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提出的唯一可行办法来讲,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体系以外,已没有任何问题发生的可能。这是依据人际的交流活动来审查语言的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过程的。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体系,是”公道道体“、”通用法体“。公共文化成果体系是文化”分母“,历代中外学者皆是文化”分子“。关注”分子“就容易忽略遗失公共文化成果传续常识。我举例批评过的”乱学滥用语言“读不懂经典古籍也搞不懂什么是哲学的实例,皆说明华语学界近百年来的学研,是大量遗失了常识的。


我们研究所谓的”哲学“,。研究的是该学说。该学说的整合成全集纳了人类有史以来的经验和学识以及法策智慧,但却不能因而就改变了议题,变成”脑子学“、”人类学“或”宇宙学“了。没有人类就没有人类的所知——这就是常识,说”没有人类宇宙也会存在下去“——纯属人类睁着眼睛看来了,却又闭上眼睛”瞎说“——我看不看它,它都在哪里。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者们,就是这样”装瞎“来自欺欺人的。


一切学科,都发生在语言文化学识学用成法之后。”公道道体“不存,那人际交流活动中的一切问题就不可能发生。以为”哑巴教“才是高深莫测的,是因为浅学的文化瘪三儿没有学好用好语言却执意要不懂装懂。稍有读写常识的人们都会懂得,句法以上的学识就已很难整合周全了。对”章法语言学(所谓逻辑学)“尚不能周正命名,对”文法语言学学说(所谓哲学)“就能具备周正严谨的命名能力——是不可想象的。


——在人类的交流活动中,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私人脑子里的“思想”能被交流对方可见的事实。除去学用语言成章成文事实是公鉴事实以外,一无所有。


华语学界跟风胡扯哲学谬题百余年无所建树,又好装,要面子——结果浅学的名份学者千百万,皆都”有面子“了,却没有通过学评合作来彰显出”通用普适的常识体系学说“来。这是学界赎职的耻辱!


如果说”总学说“以”公正“为语言学法用法法纲和舆论策略以”调和“为功用的”法策纲领“能够达成全人类公信不疑,那么就永久解除了战争再度发生的可能。既然人类是”要面子“的,就不会干明知愚蠢却还要干的蠢事。


私人要面子,就会造成公共文化成果体系”没面子“。数千年以来传续下来的公共文化成果是”里子“,这个”里子“的实在体现为对语言学法用法掌握。”里子“不存,何来”面子“?


研讨把各学科的学识统合起来整合成通用普适的学说议题,关注分类学科问题回不到正题上来,跟风胡扯思想、观念、宇宙、真理——难道”总学说“不是在人际交流活动中整合成全并达成共识的吗?


————当前华语学界的学研批评能力惨淡景象——愁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