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对“心理学”谬题的“人心隔肚皮”反省!  

2018-07-18 00:53:29|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心理学”谬题的“人心隔肚皮”反省!


——只要我们能通透地读得懂“人心隔肚皮”俗语,也可知“心理学”是没法研究的一个谬题。

可是为什么,我们当前的大学文科教科书,还有所谓的《心理学》文本,并瞎掰胡扯一些并不靠谱的所谓的“学问”呢?大凡学研积累大体够用,并具有了一定独立学研能力的学者,都不会跟从他人提出的谬题起哄。而对于“心理学”谬题的跟风起哄之风的考查,还要从华语学界两千多年以来的基本特征来作出周到的分析判断。

华语文化史发展到当前,其主流历史发展过程是皇权统治过程。这也就是说,华语文化的主流文化仍然是皇权文化。在皇权统治文化中被皇权统治者认可的“名份学者”,大体是拍皇权马屁的马屁精。而以皇权统治文化为主流文化的语言学法用“实用语言体系”,也大体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君爱民”、“得民心者得天下”之类“代皇权言论”。皇权统治集团“爱民”本是谎言。然而谎言被模仿应用成习,也就被“当真”而不察了。

——我们可以相信在皇权统治之下,也可能发生学研得法的学者;但我们进而来思考皇权文化舆论之下,尽管可能发生罕见的学研得法学者并提出了“公益”、“公正”、学用语言得法所提出的正确议题,又怎么可能不被“官话”和“奴话”埋葬于无形呢?

——“心理学”谬题,正是被当局包养的潜学文化嫔婢们试图标榜自己博学而提出的谬题。人类对人类脑活动的研究还是一个很复杂的科研议题,人类通过仿谈来推断解说思考过程和判断被访谈者的学识欠缺导致的知行活动偏执,实际上所研究的依据是“语言”。既然通过访言研究的是语言,研究的就是“语言学”问题,而不是“心理”问题。


说华人学界的所谓学者们“好为人师”,不如说“好忽悠”,“好不懂装懂”,“好学舌”、“好抄袭”——当局包养的名份学者,本就是被名实不符的优厚待遇养逸得既懒又贪的“学术混混”。不仅虚假论文丑闻层出不穷,而且还数千年以来没有学会过通过学术批评合作来彰显前沿学者的学研成果,所以我所专题批驳过的“哲学”、“逻辑学”、“心理学”、“经济学”、“历史学”、“政法学”、“社会学”、“教育学”、“医学”等达不到“公益”主题高度的伪学说层出不穷,也就不奇怪了。

——“医生”不是为了健康而是为了通过治病敛财,医患纠纷能不层出不穷吗?“教师”不是为了传续优学传统学识而是用“教育”学生的办法来剥夺学生的承学自主权,学生能不厌学并自杀现象频发吗?“史学家”明明研究的是“史料”,却大言不惭地胡扯“历史”……华语学界在沿续什么样的文化瘟疫?

————“心理学”议题是不成立的。当前人类个体之间的特征差异,是由文化学习环境、生活合作环境、法策实施环境、读写学评环境等综合差异造成的。这并不是可能通过“心理咨询”就可能找得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的。听信所谓的“心理学家”瞎忽悠,年都能过错!

——你说对陈胜吴广起议\康梁变法维新\孙中山革命该怎样做“心理咨询”?大凡有大忽悠嫌疑的,都是浅学者。凡是学识
积累丰厚的学者,无不在张扬“回归常识”。说哪个学者的学识高得不得了了,这本身就是谎言。遗失了常识,才会瞎掰胡扯;最高公益功用的学识,从来都没有超出常识之外。

华语文化有史以来直至当前,还没有突破过学术批评合作障碍。在无评无优劣\无共识无学说的混乱局面下,公益言论和公益学说,必被多得了非本权和利的少数互相勾结人群所围剿。这说明,当前华语文化学识体系的“文化文明法策”的公益无害应用功能还没有得以充分发挥过。进而说明华语文化所化育的智慧,还处于“幼稚期”,所华育的文明,不处于初级阶段;所化育的法策,还达不到命名为“公信公行公约”终端正确。

母用母学说还没有整合周全并达成学界共识,那么任何子学说的命名依据都一定是混乱的。人类有史以来不断整合学识体系,在“学识体系整合学说(所谓哲学)”还没有达成周全之前,几近百分百的子学说都是谬论——学识体系要顺延统合,学说体系的命名,则要依据“母学说”的体系结构来精确严谨地命名。没有“母”,就没有“合法”的名实相符的“子”——这也是常识。


我在风络中呼吁建立读写学评公正秩序,通过学评合作来澄清学术问题并彰显学研得法的前沿学者群已精诚努力了十几年,可当前的华语学界还大体属于“文化学术瘟疫”之下的一窝被畏养的“文化瘟猪”。连批评责骂都承担不起的浅学瘟猪,怎可知学术批评是关乎全人类文明进程要义的至要问题?

——文化学者的可敬之处就在于视学术问题的澄清,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不吝把一生献给学术。

——————醒醒吧“东方睡狮们”——其实你们当下是一窝“文化瘟猪”!我试图教会学界中国猪通过学好用好语言来说明\说服\说和,比教猪学狗叫还难!累死我了!

文化苍蝇乱嗡嗡,
学评无序败学风;
猪哼犬吠噪声大,
无法无策无精诚。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