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置顶] 与学术前沿学者达成学评合作意向书(再校稿)

2016-9-1 11:47:25 阅读59 评论11 12016/09 Sept1

人类交流活动中的一切问题,都不可能超出语言文化学识范围之外。

体系论(哲学),是人类有史以来就试图成全而直到当前也没有成全过并达成广普辅学的学说。

作者  | 2016-9-1 11:47:25 | 阅读(59)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引题:

人类可以成全的应用功能周全的学说是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功能周全的学说。有了应用功能周全的筹策学说,也不等于从始因入手来解决因循相关人类生活问题的可行高效实施法案就能达成公信并引导公行了。贪欲驱动所养成的文化恶习是顽劣难改的。我不仅已知华语文化筹策学说已达成了完备,还进一步深知关涉全人类公益福利的至要筹策学说的辅学广普,已在法权垄断统治下遇到了重重障碍。官们及其包养的学界“名份学者”们是“要面子”的,而他们的“面子”正是他们所张扬的狭隘学说;而不知个中被歪曲为“文化冲突”的玄机的浅学者的跟风学舌和轻率搅局于学术的错害还在其次。仅仅这个“其次”的学术搅扰也足以埋葬所有的学术常识了。这才是人类文明发展迟滞、衰退和消亡现象的恶因。在学术批评上纠正指东说西的滥言是极为艰难的。法权垄断统治者要“治”、“教、“管”而抗拒“共和”,文化奴才和文化奴隶们就会异口同声地跟着

作者  | 2014-10-20 2:46:03 | 阅读(322) |评论(28) | 阅读全文>>

“礼”是指“法策秩序”,“乐”是指“守本份”,不可超越本份地辅张“摆谱”。所张扬的是“公务从俭”、法策公信共守“公道”主题。全篇所张扬的是对周代法策秩序(周礼)的崇尚和遵循情志。

——“法策语言学(周礼)”主题,始终是《论语》全篇保守的最高“公益法策主题”。《论语》与《道德经》这两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是一脉相承的。孔夫子曾经就学于《道德经》文本的作者,也是有史料记载的。试想,华语文化史料记载的第一位“图书馆馆长”,会有什么“专业”特长?你们把整合“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层次的学说,给胡诌乱解成了“非语言学”学说,说明你们的读写能力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的“大一统学说”议题高度。因而,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学研宏观高度的后学者们,就是不可能具备对各个分类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要领把握周全的能力,也不可能获得对各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功用关系的

作者  | 2017-11-19 4:15:56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学评合作,是一项人类知行活动中最伟大的公益事业。不论哪一个人类文明历史阶段,只要彰显了公益法策的“公信公行公约”功用,就一定是一个合和兴盛的时代,反之,则一定是走向衰败的时代。而彰显法策的公益功用的作为,无不是学界精诚合作的作为。

人类有史以来并不缺少法策学说。尽管当前学界并不会把宗教当作法策学说来看待,但宗教教议却的的确确是其发生时代的人们对知行法动法策的约定教条。这些教条所张扬的无不是超越人类的狭隘利欲的教条。

当“天体运行论”和“物种起源”学说证谬了神、仙、佛、主“人形偶象”的实在,人类才建立了试图通过证明科学真理的“新教义”,来试图解除人类有史以来的自抗内耗灾难。直至唱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他靠我们自己”时,人类的智力水平才初步达到了“以人为本”的发育水平。这是我们当前可以初步审明的人类调和生活秩序的智力水平发育脉络。

作者  | 2017-11-17 9:22:30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华语学界自“戊戌变法”追随“假洋鬼子”胡扯“哲学”谬题以来,就已全面丧失了“整合文化学识”的能力。早已把研究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的读写学评问题,给“吹”到科研的“宇宙”、宗教的“世界”和人类的“生活”问题上去了——从来都没有搞懂过“哲学”二字的组合应用法所命名的是“学说文本名”。所以华语学界百年来的跟风胡扯“哲学”的人云亦云浅学徒孙们,早已把语言学法用法语言文化常识给遗失尽了。所余下的,只有崇拜历史文化人物、相信极少数所谓的圣贤聪明绝顶了,就能替会人类安排好生活中的一切问题——从来都没有高懂过自己的鞋跑丢了,中外历史文化中的“死人”,已不可能把你跑丢了鞋,再找到、并拾回来了。华语整体学界包括历代当局,能愚蠢到这个程度的前因,在于抗拒语言的学法用法常识——已不知读书识字有用,狐狸能修道面仙是瞎编的鬼神古事了。

————何以会愚蠢到这个程度?这是因为承“道教”

作者  | 2017-11-12 6:00:51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读书,读的就是文字的组合应用法。如果我们守不住这个文字组合应用的“第一目击事实”,就一定会把好文章给读作贱。

比如我在人大经济学论坛“哲学版块”研讨学术问题,指出人们“说的是话”,而“话所说的问题”不一样,结果我的发言权就遭禁了。这就属于华语学界的所谓学者们几近百分百地“不懂人话”的问题。

1、“道”是言论——要不是言论就不能在人际交流活动中提出问题。这正如《道德经》举例说“无,名天地之始”一样。“无”这个字也是有约用的表达知行活动诉求的始因和必要的。要读懂这一句,得知道古人把人的脑袋称为“天”,把四肢称为“地”的语言学法用法。解读古文,不能拿当前的通俗用语去解读。

2、“德”是学用言论所表达的文章主旨。所以说“讲道德”说法就讲得通,“守道德”说法也讲得通,而“做道德”的说法才讲不通。由于“道

作者  | 2017-11-12 1:59:06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不要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个议题大有研究必要;不要以为相关问题容易辨解清楚,我建议你们试写一篇论文。

预设思考题:

1、很显然的常识是一切问题都是在听、说、读、写活动中发生的。此外还可能发生任何问题被确认为公共问题吗?

2、为什么在“天体运行论(日心说)”文本发布后,人类才知道“地球”,而人类确说地球形成于数亿年前?

3、人际交流共学共用的显然是“言论”,可为什么人们在交流活动中会发生“我说的是那件事”的语言文化现象?

4、在人类文化史上,“学说”是在语言文化学识“优学成法”的前提下才可能发生的。这说明文化学说属于某一文化人群常期学用语言交流和批评问题的公共文化成果。然而我们当前往往会指着一部文化著作说“这部著作的作者是某某”,这样讲是不是错误的?


学研宏观高度提示:

作者  | 2017-11-12 0:51:54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模仿学用语言是初学者们的常态 ,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要把一切听过的人话和读过的书都变通成“自己的话”、“写成自己的论文”来试图与人达成学评交流共识————已经不再可以去适从“学用语言找个托儿”的“人云亦云”不良学风了。你已是精诚学研几十年的“文化学者”了,已不再是跟风起哄“模仿别人的话”的浅学“言不由衷”的“徒孙子”了。

——语言文化学者,不可以有“分邦拉派”的胡乱作为。这是因为所有的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都一同属于“承续优学传统文化学识得法派”。帮派林立,是因了学研还很浅薄;还没有发现过人类的交流活动共创通用的“公道”体系“是实在的”——还没有搞懂过语言文化学识的通用“法则”是“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公共文化成果”。你“说话”时不识“公道”道体 、“讲”道理时不识“道法” 、“道器”、“道用” 、“道德”、“道善”的“恒与善人功用”。你这浅学不法的“徒孙子”们,还可能够读得懂“什么学说”?

作者  | 2017-11-7 2:50:39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这里所批评的,皆是纯纯粹粹的学用语言不符合文法问题。批评语言的学法用法谬语与批评人的主题不一样。所以我经过了四十年的精诚学研努力,来辅导华语学界学好用好语言,不仅无过,而且有功。功在千秋!

 

我对打扫学研不得法的“语言文化垃圾”敢于担当并有所担当,你们以华语五千年文化为骄傲的文化学者们也要有所担当,不可“不由自主”地封删“语言文化学术论文”。管治舆论,是“自断文化经脉”的蠢事。官方嘴大,阻断学评,是华语文化近百年以来遗失常识,不知何为“哲学”和哲学有什么用的前因。“学无评优无学说”。浅学者秉承枪杆子霸言,而不肯与学界达成学评合作并接受学界的学术批评,是语言文化垃圾泛滥成灾的前因。 “怕人话”就不必再“装人”了。

 

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是公益无害的。纠正错误舆论,达成学用语言调和无欺的法

作者  | 2017-10-30 4:19:05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统一”总学说怎样写成的问题很容易回答————多写多评,写作和批评能力达成了周全,就能写成。不写就没有学说,无评就无所谓是学说还是谬论。

——过去学界的研讨,是偏离了“读写法”主题的。所以关注的议题是错误的。学说不在人际交流活动范围以外。而人际交流活动范围内的事情,无不是听、说、读、写之事。以为言论是空洞的,说明还没有学会过读写;以为总学说的写成是靠私脑子好用就能想清楚的,说明还没有读懂过“学说”二字的组合应用法。思辨解说偏离了主题,对所写成的文本的批评也便是在胡批乱评。其结果只有一个并且是人类常期以来所处的状态——文化智慧发育不全。

————学说是写成的文本。文本的写成法则不能海涵一切,就不可能混过学界的学评关,成为被学界认可的“大一统学说”。

—————

作者  | 2017-10-29 12:09:52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拿所谓的“外国学者”的言论来论述华语文化中的问题,所奉行的“掌来主义”,本就是不伦不类的——把新文化运动时其译述粗劣的所谓“哲学”当谱来搞大合唱,所唱响的即不是马村主义,也不是驴村主义,而是一个非驴非马的“骡子主义”赞歌。不论所唱的是几声部合唱,“骡子”终不能“生出个小马驹来”。这就是百年来的所谓“唯物主义”思辨解说法广普应用的遗害。百年来整体华人学界跟风起哄研讨哲学,竟然不知该研讨“学说”议题,都纷纷地装扮成了物理学、天文学科学家,去研究宇宙,研究世界去了。这难道不是一窝“文化瘟猪”吗?

有网友在我的帖下跟帖,我拟定了一个专题来试图启蒙他的学研,结果是该帖被删除了。所谓的“

作者  | 2017-10-21 1:09:13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读书可以知过去,精诚做事可以知当下做事艰难;既识得过去的要点问题又知当下的要点问题,就获得了筹划将来的论述依据。这样才可能搞得懂在“哲学”这个百年谬题下 ,哪些哪些学术要点问题是不可遗失的。
 
你肯定不是古人,没有亲历过古事。而华语学界的浅学徒孙们冒名“历史学家”,借当局赏赐的便利读过几本史料,就自以为自己已经“知历史”了——这是骗得了自己,骗不了我“三公大叔”的。华语学界中被当局认可过的所谓“史学家”们,实际上不是“史学家”,而是“史料学”学者 ——并且大体是对“史料”学研不得法的。对此,我早已以易中天其人的博客为例 ,将《易中天中华史》批驳得“一无是处”了。对于靠解说《论语》粉丝成群的于丹其人,对《论语》中的前三句,一句也没有解说通透过我早已提示过了,可于丹却在“装死”;对靠在“百家讲坛”讲解《百家姓》的钱文忠其人,也不曾知晓过他自己所讲解的是“

作者  | 2017-10-20 2:48:44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人云亦云、跟风起哄,是文化学者的大忌。知道什么就讲什么,不可跟风起哄,瞎猜乱讲。自己有多少学识是自知的,不可以在交流活动中强辩。人类有史以来遗留下来的难题,是只有极少数精诚学研的体制外学者,才可能解说通透的。“高手在民间”说法并非虚夸。所以说王国维才会讲“那人在灯火爛删处”——这里的“爛删”录入虽然有误,但“灯火希少处”的意思却是明白无误的。古来学者多磨砺,不是寒天梅不开;历来官贪生民怨,成败周期难阻断。思路不通,是一切问题说不明、说不服、说不和的前因。

这个问题,我通过拟定不同议题的办法来加以学研提示,也已不下数千回了——十多年以来我在网络中不断地提示,所写的提示论文却大半被浅学不敏的“网络精英”们给删除了。这是因为,浅学的文化瘪三儿们禁止质疑证谬“马渴死主义”、“舌毁主义”自有其身不由已的原因。你没有“主见”和公益“主张”,能不跟风胡扯似是而

作者  | 2017-10-18 2:54:55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华语学界及其当局,是一群文盲!

2017-10-12 0:34:19 阅读17 评论13 122017/10 Oct12

——你们错拜了“师娘”没有学会过听、说、读、写,试着“学师娘话”胡扯一番,却不知言论表达的是诉求,文章要有明确的表达主旨。于是却按着你的师娘的教导和指引,研究起天文物理、大自然规律并以“追求真理”为交流目的了。这个得了“失语症”的“怪病”是怎样发生的?

————仅仅“说的是话”、“写的是字”这一点点语言文化常识,我试图让华语学界及其当局的文盲们关注并拾回来;就已比“教猪学狗叫”还难了!我白白地在网络中浪费了十几年的精力,试图启蒙这一窝道教徒孙和唯物主义信徒,实实在在是不如到养殖场去给猪讲课去了!

——你们自以为“表达对事物的看法”没有错,可你们“说给别人听”时,还叫“对事物的看法”,而不叫“交流诉求”吗?华语学界的浅学浮泛“语言文化烂要病”,根深蒂固——早已让这一窝文化瘟猪吃尽苦头了。可这一窝文化瘟猪们却连“什么问题都得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解说”的常识都完完全全地遗失尽了!

作者  | 2017-10-12 0:34:19 | 阅读(17)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杜甫,字“子美”;李白,字“太白”。

就好比专门研究杜甫的人写成的文本名叫“子美学”,专门研究李白的人写成的文本命名为“太白学”;“哲学”这个学说名是由“新文化运动”早期的留学生们贩来的“日语假名”。日语从华语中贩走了华语《诗经》中的“既明且哲,可以保身”说法,并用来命名译述西学的译本。转了一圈,华语“哲学”学说名,用的是日语假名,命名的是西学译本。当前华语学界跟风胡扯的“哲学”就是这么来的。牵强地搞出个“子美学”、“太白学”来,即使是不能得到学界公认,也不至于把人们搞得糊涂难当并纷纷跟风起哄。可华人学界跟风胡扯“哲学”争风吃醋一百年,没有一点点学术成果得到过学界公认————竟然还不知道违背的是“名不正,则言不顺 ;言不顺,则事不成”文化常识。

————一个个死皮赖脸地在不懂装懂,东抄西抄地瞎掰胡扯——为了面子,不惜把爹娘祖宗贡献出来让人骂!

作者  | 2017-10-6 1:46:09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陕西省 渭南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近期心愿人类只有一种办法的实施程序可以解决好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接受学界前沿学者对约法、筹策、议案程序的指导。
POPO  lyuquan45@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