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人类交流活动中的一切问题,都不可能超出语言文化学识范围之外。

体系论(哲学),是人类有史以来就试图成全而直到当前也没有成全过并达成广普辅学的学说。

作者  | 2016-9-1 11:47:25 | 阅读(34) |评论(6) | 阅读全文>>

引题:

人类可以成全的应用功能周全的学说是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功能周全的学说。有了应用功能周全的筹策学说,也不等于从始因入手来解决因循相关人类生活问题的可行高效实施法案就能达成公信并引导公行了。贪欲驱动所养成的文化恶习是顽劣难改的。我不仅已知华语文化筹策学说已达成了完备,还进一步深知关涉全人类公益福利的至要筹策学说的辅学广普,已在法权垄断统治下遇到了重重障碍。官们及其包养的学界“名份学者”们是“要面子”的,而他们的“面子”正是他们所张扬的狭隘学说;而不知个中被歪曲为“文化冲突”的玄机的浅学者的跟风学舌和轻率搅局于学术的错害还在其次。仅仅这个“其次”的学术搅扰也足以埋葬所有的学术常识了。这才是人类文明发展迟滞、衰退和消亡现象的恶因。在学术批评上纠正指东说西的滥言是极为艰难的。法权垄断统治者要“治”、“教、“管”而抗拒“共和”,文化奴才和文化奴隶们就会异口同声地跟着

作者  | 2014-10-20 2:46:03 | 阅读(290) |评论(23) | 阅读全文>>

谦谦非君子,温良是蠢人——学评秩序高于一切!

2017-7-23 5:04:37 阅读5 评论1 232017/07 July23

学术批评的最高批评目的是澄清人类有史以来都没有得以澄清并达成广泛共识的学术问题,从而解除人类有史以来都没有全面解除过的不必要人类自抗内耗,使人类的信仰、追求和法策主张达成一致。

人类有史以来从未完全解除过并在当下还在断发生着人的类自抗内耗灾害,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能不全情况下的共造耻辱,它即不是非法统治者的专制遗害,也不是所谓战犯的独创。“一个巴掌拍不响”——人类生活中的问题必须要纳入到“全面反省”议题下来研讨,才不致于把人类群体共同干过的蠢事,归罪于少数人。

学术批评秩序是人类共同研讨、协商、约定解决问题的办法的活动。抗拒研讨和协商合作,就已不可能有任何问题是可能澄清并达成学界共识的。对于学评无秩序,数千年以来早已应当达成共识或已经达成过共识的问题还在由浅学者无限重复提出,应是学研有成的文化学者极为痛恨的。对于关乎全人类公益福利的大事的研讨不识要义,还以以“谦”为是 ——这不是学者的作派,而是蠢人的文化陋习。

作者  | 2017-7-23 5:04:37 | 阅读(5) |评论(1) | 阅读全文>>

学评无秩序,你写成了关乎全人类公益福利的“要命”学说也没有用。人类文化史有史以来 ,学界的所谓“大师”、“泰斗”皆如金庸先生所述的一样——“独孤不败 ”——皆一统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岳不群”——废物一个!
 
——大凡学研有成,必能带出一批学研入门的学者。既已成了“唯一”的“聪明绝顶”之人——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傻二。文化学识是共学通用的,谁敢垄断经营?聪愚二分、官民二分、尊卑二分的一派胡言乱语煽动之下发生的人类流血流泪自抗内耗灾难,难道还不够多吗——至今还在战事频发——这是学界学者和各国当局的耻辱!
 
——自以为聪明的文化学者们还没有学会过通过秩序公正的学评来彰显学研得法的学识,你还指望非法统治当局或文化古人的死魂灵来给人类公益秩序文明“上酒上菜”呢 ?哪家的浅学瘪三儿能独自聪明起来?对于一群不知自我反省的浅学之徒而言,其自标榜的聪明,

作者  | 2017-7-20 4:19:58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对所谓的哲学感兴趣,首先要在所谓的“什么是第一性的问题是哲学的根本问题”的问题上下足功夫、达成思辨解说周全。否则就永远也跨不进该学说的门槛。

统观总论的学研高度,必须要将一切的发生始因、一切的演变过程、一切的当前事实、一切研讨交流技能都统合在内。这个统合法,非得用学用语言的办法来统合不可。如果“语言学学说”不是“母学说”,好么一切分类学科就都“不存在”——人读到的所有学说都是用语言写成的————你找不到“瞎教”、“哑教”、“无字教”、“无书教”。不信你试试?

——我试图启蒙瞪着一双瞎眼不肯承认读写学评事实的“道教”和“唯物主义”文化奴隶们,已快把我累死了!

语言文化学说,是全面覆盖人类的知行活动成果,在人际交流活动中统合一切知识和学识,整合成“母学说”的“语言学法用法学说”。华语学界跟风胡扯了两千多年却对学用语言事实视而不见、日用不知,这是多么深重的文化灾难啊!

作者  | 2017-7-19 4:34:33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前题:“经管之家”是谁家?

“经”是“富”之源,“管”是“官”之志。官一代和富一代,或有公益情志;但官后代、富后代,必是亡党亡国的“寿星”。这里的“寿星”是短寿之星。分分合合不止,依赖官后代和富后代的“赏赐”——不论是死拉死拉地油或花姑娘干活——无一不是官后代 、富后代奸奢淫逸讨来的“福利”。全人类范围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劳苦公众这一类所谓的“刁民”们制造的人类自抗灾害。
 
劳苦公众供养着好逸恶劳之徒,好逸恶劳之徒意欲管治一切。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聪明,而有生活自理能力却创用有余的劳苦公众却是自古以来被华语文化中管治一切的当局解说为“素质低”的。这就是文化事实。
 
你以为“经管之家”是谁家?
 
拿官后代、富后代之家当“人类之家”骗人,才可能发生“经管之家”屁话!
本文来自: 人大经济论坛 哲学与心理学版 版,详细出处参考:

作者  | 2017-7-15 1:09:16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此文是与网络学者的交流帖,不提供交流对方的原文而只解说读写学评要点。

第一段————没有任何人可能用“思维”与他人达成交流。脑子里想过的说了出来,就已“哲变”成“言论”了。“批判性思维”是否能代替“学术批评活动”,怎样把私脑子里的所想,转化成学评的依据——言论?

第二段————科学突破宗教、后人超越前人、当代文明于古代——这是常识。学研突破并不是对传统文化成果的否定而是“承而有续”。过去人们所秉承的诉求不论是正确或错误的,都是后来人达成突破的“基础”。这正如“失败是成功之母”说法是一样的。所以“否定”、“颠覆”、“埋葬”等说法是大有不周的。而师生相承的说法也是脱离了“文化学识传续主题”的。学术批评主题下,人与人的关系是为主题提供依据的“次分割问题论述”,次题为主题提供论述依据,但次题属“阴”,不可“呈阳”。以次题为

作者  | 2017-7-11 1:47:34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读写学评的批评信据是言论——言论守旧或乱学滥用适用于不同学科中的言论来讨论“大一统学说”中的问题,能不“跑题”吗?

我们对所谓的“哲学”感兴趣并加以研讨,所研讨的是这种写成文本,而不是书外的——凭空想象“不必用言论来解说的问题”。

————人类有史以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不用言论来解说的问题。而一切问题的提出解析和回答的正误,也无不是学用语言的正误问题————华人学界跟风胡扯“哲学”谬题的“病根”,就在于先入为主地相信了“道教”和“唯物”思辨解说法,已经在脑子里设定了“超越听、说、读、写”事实的“伪事实”。一切问题都是在公共交流活动中发生、解析、回答的。不涉及公共交流活动的“私认定”的偏执问题,根本就不在“公道”议题范围。你私下里怎样想是你的私事——与别人无关。只有你说的或写的不对时,才会发生交流对方的审查和批

作者  | 2017-7-6 0:47:15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对于一种学说的命名,应有多个“命名学(哲学)”要点是不可违背的。一是不可违背人们可共同鉴证的事实依据,二是不可违背学说应表达的公益诉求,三是不可掩盖生活秩序问题,四是不可违背主体知行活动的自主选择,五是不可表达狭隘情志而违背人类共有愿望,六是不可表达“整人”义项。文化学说的应用功能必须是公益无害、调和无欺的,否则就不可能通过全人类的审查并必然会被批驳证谬。

1、“历史学”学说名,违背了人们可共同鉴证的事实依据。我们把过去了的,当前活着的人们已不可能鉴证其事实的群体经历统称为“历史”。既然是已经过去了的“历史”,人们已经不可鉴证其实情了,也便是活着的人们已没法再研究的了。而所谓的“历史学家”所研究的人们可共同鉴证的依据,是通过考古所获得的前人的生活遗迹、通过史料查寻所阅读的文献史料记载。而这些都只是“历史”的“旁证”或片面的“一家之言”,不能作为过

作者  | 2017-7-4 2:34:51 | 阅读(1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有“文化大师”的文化是文化的不幸,没有大师的文化是学界的不幸。学界以优学传统文化为尊,所以无人可成“文化大师”;学者以学评彰显出来的学研得法学者为师,可少走许多承学不法弯路,因而三人行必有我师。“师”是人,而“文化”不是人。“文化大师”说法亦属“谬言”。对优学传统文化学识传续的人们都是“学生”。传续学识所共同承学的是优学传统文化学识体系的学法用法通用法则。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同谓之玄”,对学法用法再批评法则“玄之又玄”,是文化学术批评的入门功课(众妙之门)。学者只能成为“学术大师”,永无可能成为发明创造文化学识的“文化大师”。

 

所谓的“学术大师”应是对语言文化学识综合研究大成的学者。即在所谓的“哲学”的高端研究层面,整合成学识体系整合法学说的学者。也正如《道德经》文本中所述——“圣人处众人之所恶”——如柏杨先生、鲁迅先生等精诚学者一样,由于是“揭短”的学者,往往会与主流文化不睦。

作者  | 2017-7-1 2:18:00 | 阅读(7) |评论(2) | 阅读全文>>

什么是“最简单的常识”?人类会说话、会交流、能传续优学传统学识,能找到保作生活的办法等就是最简单的常识。然而这些最简单的常识有没有被人类几近全面遗失掉了呢?

拿“说话”为例,每个人说的“都是话”这一点是一定的。这个常识极为简单并且没有谁会否定他讲的是“话”。而事实上人们在交流活动中,却大体不认可他自己“说的是话”,而是几近百分百的人会强调他“谈论的是事物”、“说的是理”、“讲的是法”等。个中的不肯承认自己“说的是话”的原因在于情志偏执。人说的是话,话谈论的是事物,事物的构成关系叫理,对理序的提示和应用才发生了法。这是很多个层次的问题,却为什么会被人样混为一谭呢?

自华语文化人群在读写交流活动中演生出个“道教”来,直至当前的“唯物主义”还在张扬推广的文化事实表明。华语学界整体,已把最简单而常识的“语言文化学识”在学

作者  | 2017-6-30 2:53:19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在人类的交流活动中,除去学用语言的事实以外,找不到任何其它可由交流多方共同鉴证的事实。这就绑定了“哲学”问题,在“唯物主义者”们谬称为“形而上”的范围内。
排斥对语言的读写学评,就把“哲学”这种“学说”谬解成“不是人写成的”。近百年以来的华语学界谬用思辨解说法所造成的学术错害,一统皆表一现为“抗拒读写学评”。在研讨由人写成的“学说”问题时,脑子往书外用——“世界”、“宇宙”、“时间”、“存在”、“客观”等等乱学滥用语言胡扯一番之后,仍然对共学通用的语言文化常识“视而不见”、“日用不知”。
为什么华语学界的当前学研状况,皆处于“隔着语言学学用语言”的“日用不知”“视而不见”的学评能力渗淡的学研不得法状态?
这是因为当前华人学界,还没有认识清楚读写学评活动的“第一事实体系”中除去学用言论事实以外,一无所有的事实。
“唯物”科研论文,和“主义”、“思想”并不能成为抗拒语言

作者  | 2017-6-28 2:21:38 | 阅读(5) |评论(3) | 阅读全文>>

如果“草根思者”已故,华人应为他树碑立传。

2017-6-21 2:26:35 阅读8 评论0 212017/06 June21

这是一个与华人学界两千五百年以来对《道德经》从未解读通透的问题因果相关的问题。 “草根思者”是一位网络文化学者的网名。十多年前由我首倡网络学评,在诸多网友的合作下在“中国思维”的哲学讨论区开展过三年、三届学术论文评选活动。三届论文评选活动中所彰显出来的优秀论文,我首推“草根思者”先生的《试论权力拜物教文化形成的历史文化根源和中华文化的重建》一文。我已知多年前草根思者先生已中风卧塌,学研之精诚是必然会透支健康的,我很痛惜!

该文与华语学界两千五百多年以来不能解读通透《道德经》的因果相关之处在于“拜物”,因谬读谬解了“天道”说法中的“天”字,就造成了“道在言外”的“哑巴教”谬论。而事实上古语中对“天”字的学法用法是指“脑袋”的实例是大量实在的。最为公知的是“刑天舞干槭”神话故事。“天”是指脑袋,那么与天字对应应用的“地”字,当然就是指“四肢”了。如此

作者  | 2017-6-21 2:26:35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易经》译为当前的通俗用语应叫做“应变学说”。而“哲学”谬题,对应这一说法,则应“正名”为“应变学说”。然而即使是这样,也不能用“应变”来解说清楚应变的的是“法体”这个问题。一切都在不断变化中,解说变化的语言不可守旧不变。人类学用语言来应变解说一切,所应用的是约定俗成、优用成法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法体”。这个法体不是“由人发明创造”的,而是由人们在公共交流活动中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这里已把华语学界近百年来对哲学谬题的胡乱研讨而没有遗存下来任何学术成果达成学界共识的所有问题,都一统解说清楚了。

《经》和《典》是一类书,都是学界通过读写学评传续下来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集成文本。说得令当前的学研不得法学界更明白一点,“经典”就是指当前人们习惯于用工业用语所称谓的“工具书”;而用更合语言学用通用法则的学术批评用语来说明,则应称之为“文化学说”。“

作者  | 2017-6-19 3:41:49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对“经典”说法的正名——“说学”不叫“经典”。

2017-6-19 0:55:02 阅读6 评论0 192017/06 June19

《经》和《典》是一类书,都是学界通过读写学评传续下来的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集大成文本。说得令当前的学研不得法学界更明白一点,就是当前人们习惯于用工业用语所称谓的“工具书”;而用合法的学术批评用语来说明,则应称之为“学说”。

《字典》是“字法语言学学说”,《词典》是“词法语言学学说”,延展至“句法”、“章法(逻辑)”、“文法(哲学)”等高端学研层次的学识,都要写成“经典”著作。

《经》和《典》并不是楼主所说“四大名著”也在“经典”之列的。学写文学作品用来参照学习的文本,如“诗经”、“文心雕龙”等文本,虽有被称为“经”或“典”的应用实例,但对于前沿学术批评来讲,还必须要找得到区分“公共文化成果”和“狭隘学用技巧”的学评用语,来把它们区分清楚。这就是所谓的“哲学”的通过学术批评来传续优学传统学识的任务。

所谓的“哲学”议题的学术批评

作者  | 2017-6-19 0:55:02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陕西省 渭南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近期心愿人类只有一种办法的实施程序可以解决好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接受学界前沿学者对约法、筹策、议案程序的指导。
POPO  lyuquan45@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