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 [置顶] 拜请学界同学们拾回“统观总论学说”用语“学法用法常识”!

· [置顶] 我上网近二十年,只发现过一个二流学者;你读过他的帖,再来跟我的帖好吧?

· [置顶] 人类从来也没有成全过应用功能周全的哲学学说也不曾有过哲学家(‘三公法案’辅读稿)

· 一切事实,在交流终端都必须要“变通(哲)”成正义学用语言事实——这是学术批评入门功课。

· “经济学”谬题,实际上应属“合作法学说”范围,是不以“利润”为追求的。

· 当你具备了把“哲学”谬题解说为“学学说”主题后,再发言不迟。

· 我再次郑重建议华语学界广泛开展学评合作活动、

· 你以为秉承本份生活情志,当前可能实现本份利益顺利得逞吗?

· 你看人大经济学论坛哲学心理学版块中还有没有会说人话提出的议题?

· 崇拜人物的遗失常识文化,根本就不可能有好下场!

· 试图教中国人读通文化学说并进而修缮学说,必须得抓住其头发猛摇、抽着大嘴巴教

· 跟风胡扯约法、筹策、议案以外的问题,皆属半吊子学者在学舌胡诌。

· 对约法、筹策、议案以外的问题胡吵乱嚷,皆属于半吊子学者的庸人自扰。

· 你们把《论语》这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全都给读作贱了!

· 网络中十几年来不断写帖发帖的学者达成学评合作,就能发挥广泛影响力

全体华语学界同学:

 

华语学界数千年以来遗失了最切近、最简单的语言学常识,已学不会读书、学不会写作;因而对关乎公益秩序的至要法策学说议题的周正提出造成了屏蔽。这样的“形而上下二分”,弃上取下的“文化瘟疫”实情已极为严重地阻碍了华语人群知行能力的正常发育。

语言文化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所谓“人性”发生基因。不论是哪一个人群对文明的追求,守不住自己的母语文化并丧失了不断优化母语文化的公益功用的能力,就注定了败亡的命运!

“文化文明法策”这六个字的组合应用法,除非在我的论文中你们是找不到此前如此组合应用的证据的。包括我的数千篇论文  和“建议”中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生活秩序调和法约”、“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共和法约体系修缮”、“读写学评公正秩序”等等说法,在我的论文以外,也是不可能找得到其它“如此组合应用”的言论组合应用法证据的。 这意味什么,你们得自己学会想清楚。

作者  | 2017-12-12 5:59:25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十几年前,我在网络中倡导学评合作开展过每年一届的三届论文评选活动。所评获将作品我首推题为《试论权力拜物教形成的历史文化根源》论著。我试搜过,当下在网络中还能搜得到。这是一篇大体论述严谨的“文化论”论著。

——文化化人 。没文化的不叫人。有什么样的文化,就能化育出什么样的人。发财、成名的大忽悠文化所化育的肯定都是不守本份的人。而人失本份,也就不是“纯粹的人”了。所谓的“人性论”就是试图揭示人类的周全文化人格特征的发生原理和形成过成议题。所以说,“文化论”论著,即“人性论”论著。当前学界还大体止于性善、性恶的幼稚争议,却不知识别人的论述依据是有没有文化。没文化的不叫人,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不是纯粹的可以得到公众认可并敬仰的人。

华语文化是数千年以来的皇权统治文化言论被应用成习的文化 。官话的管、教、治

作者  | 2017-12-3 4:03:39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引题:

人类可以成全的应用功能周全的学说是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功能周全的学说。有了应用功能周全的筹策学说,也不等于从始因入手来解决因循相关人类生活问题的可行高效实施法案就能达成公信并引导公行了。贪欲驱动所养成的文化恶习是顽劣难改的。我不仅已知华语文化筹策学说已达成了完备,还进一步深知关涉全人类公益福利的至要筹策学说的辅学广普,已在法权垄断统治下遇到了重重障碍。官们及其包养的学界“名份学者”们是“要面子”的,而他们的“面子”正是他们所张扬的狭隘学说;而不知个中被歪曲为“文化冲突”的玄机的浅学者的跟风学舌和轻率搅局于学术的错害还在其次。仅仅这个“其次”的学术搅扰也足以埋葬所有的学术常识了。这才是人类文明发展迟滞、衰退和消亡现象的恶因。在学术批评上纠正指东说西的滥言是极为艰难的。法权垄断统治者要“治”、“教、“管”而抗拒“共和”,文化奴才和文化奴隶们就会异口同声地跟着

作者  | 2014-10-20 2:46:03 | 阅读(323) |评论(28) | 阅读全文>>

诗经》中说:“既明且哲,可以保身”。其意思是说,辨明了是非后,就要用变通活用的语言把它讲清楚,这样就可以青中留名了。

变通活用语言的学问,属于高端学问。变通活用语言的依据,是语言学法用法实用言论体系的总体依据。比如人类宗教时代的话语体系的总体依据是“一切都是神、仙、佛、主创造的”。而到了科学证谬了“神创”时代后,话语体系的总体依据就转换成了“物质运动”。再进而由于崇拜聪明人的缘故,标榜人的思想、观念,整体实用语言体系的话语依据就转换成了“马列毛……”。再后来就发生了“以人为本”的思辨解说法,话语的总体依据就转换成了“人类的知行活动”。这就是我们当前学界共知的“实用话语体系的总体依据”转换过程。人类的实用话语体系的总体依据不同,表现为人类的终极追求不同。宗教教徒追求成仙成佛,科学工作者追求物质运动真理,崇拜人物的人们追求成圣成贤成伟人。标榜思想观念的人们则偏执于自己的脑

作者  | 2017-12-10 1:01:49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知道,对于一切问题的辨析解说,都要把问题纳入到公共问题层次来解说,才不会引发私私相抗。私+私=公。

依据“私+私=公”辨析解说问题的法则,我们会发现“经济学”只是人类遇到的所有问题中的一类狭隘问题。我们知道经济问题是涉及到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似乎是可以认定为“总学说”宏观高度的学问了,其实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学说”的宏观高度。

为什么我说“经济学实际上属于合作法学说”呢?这是因为“合作法”这个说法,已经导出了“法学”议题。我们不论是辨析解说什么问题,最终都要把解决问题的“办法”纳入到解说终端 ,给出一个“法学意见主张”。非如此,我们的文章就写得不完整。这也就是说,用“经济学”三个字的组合应用法提出议题,所提出的本就是一个“半吊子”学说议题。半吊子议题,对于统观总论主题来讲,它已是达不到宏观高度的“谬题”了。

——综上所述。所以说“经济学

作者  | 2017-12-9 2:35:56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你们所把所谓的“哲学”解说为“学学说”之后,再瞎掰胡扯“社会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不迟。

所谓的哲学是把所有的学科成果整合成一种学说的总学说;所以它必须要叫做“学学说”。百余年解说不清一个“哲”字是什么意思的学界,把整体文化人群都误导得瞎掰胡扯人类的“客观世界”却了,已经遗失了人类只能表达人类的“主观判断”的常识,却还不知返省。愚蠢否?“人类的客观”就已是“鬼话”了!

归纳各分类学科研究成果所写成的广普学识文本,叫分论学科;把分论学科统合起来,才能构成统合所有学科的语言学法用法和应用成果的“语言文化学识应用功能总论学说”。不这样搞,就跟本提不出约法、筹策、议案公益主题。你不是仍在跟风胡扯社会、政治、治国、教育、扶贫吗?法学主题被你学舌胡扯成了什么问题,你得学会自己反省——你为什么会围着“法学”正题绕,绕来绕去并非得要屏蔽周正的法学主题不可——进而,又非要把公道、公理、公法给绕成少数人聪明有为的不法“治国理政”问题不可?

作者  | 2017-12-8 6:08:52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再次郑重建议华语学界广泛开展学评合作活动、

2017-12-5 1:26:06 阅读3 评论0 52017/12 Dec5

我郑重建议广泛开展“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活动,来提取学界的新成学术成果广普应用。

整合语言文化学识的分类应用功能,把各类学识的应用功能关系整合清楚就构成了“大一统学说”。整合学识的终端适从法则是“文章的结构文法”。我早已整合成全了“文法语言学学说(哲学)”,可用于安顿舆论乱局。

当前的华语舆论乱局,有一个共同的发生前因是“思辨解说法”应用有误——言情辨理,却导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法学”议题。但凡能涉及法学议题的言论,又大体是被乱学滥用的语言给歪典成了“社会”、“政治”、“体制”等不伦不类的问题了。“社会政治体制”与“共和法约体系”显然不一样。换几个词就能讲通透的问题,本不难解决。莫要阻断对语言文化学识学法用法的“言情”、“辨理”、“约法”、“筹策”、“议案”公益无害应用功能的揭示。语言的学法用法及应用功能揭示不完全,人们所模仿学用的实用言论错了,也必然蒙昧不知。这就造成了学术批评困难——乱学滥用语言所提出的学术主题是“谬题”,并抗拒批评。

作者  | 2017-12-5 1:26:06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说“不可能”。

————进而我还要说,即使你创用有余,也不可能不招来“搜刮”麻烦。这是因了所谓的“腐败份子”无处不在使然。

你必须要穷得一无所有,才可能不惹来“搜刮”麻烦;但凡你的作为有所本份利益收获时,就一定会招来搜刮麻烦。这正如一块肉臭了,必然会招来苍蝇是一样的道理。

我这里所述的“本份生活”,是指“创用有余”的生活。既不“啃老”,也不“吃子孙饭”。这样的“本份生活”,是人类生活秩序不断文明进步的保障。可这个保障,在华语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上,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

“啃老”是把先人的知行活动成果吃干拿净。“吃子孙饭”是把所有的一切可利用的生活资用,都卖光、清净。这就叫做“经济核心论”的“妙处”。把国企分光、把土地卖光、把行业龙断经营权卖光、用房产把老百姓两三代人的勤劳成果搜刮光。非如此不能达成“党国”的“复兴”和“强大”!

作者  | 2017-12-4 6:21:00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说——“没有”。

宗教滥方与科学不符,科学滥言与人类学不符,人类学滥言与文化学术不符——这早已是我复术千万遍的学术问题了。可中国猪不学无术 ——我能奈之若何?

人类的交流活动,无一不是交流单方发现了有必要交流的问题,才会执着于发言的。然而交流单方所提出的自以为有交流必要的问题,其是非正误,却是不可以“自以为是”的。自以为是,就不必纳入交流并试图达成共识了——你已“聪明绝顶”有主意了,就不必与别人商议了。你已聪明绝顶了,你说了算就能把一切问题都解决好了。然而实情并非如此 。你试图申明解决问题的办法,却没有人相信并适从你的一派“胡言乱语”才是实情吧?

——我千百次地复述过 ,“人类的约法筹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可你不信。你并不认为全人类的自抗内耗人为灾难从未终止过,是全人类整体

作者  | 2017-12-3 6:18:39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崇拜人物的遗失常识文化,根本就不可能有好下场!

2017-11-29 8:32:11 阅读4 评论0 292017/11 Nov29

这里首先要旨出的是“信仰”,不是狭隘人群、狭隘国家、狭隘党派的诉求事实可以冒名顶替的;只有全人类公益无害的公益共和生活秩序追求,才可能成为全人类公信不疑的“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法“信从法策”。这是全人类的文化学术批评结论中的“总结论”并且永恒也不可能被“证谬”。

————我已是我在网络中以“大野迷宗”、“大欲宏观”、“三公法案”、“三公大叔”、“公益学术”、“读写学评”等网名所极力张扬的“公益法策”了。

一流学者的学术成果,二流学者读不通透;三流学者的对二流学者的学术论文也读不通透;这是永恒无误的学术批评事实!

前沿学者没有指望过后学者超越自己,所以宽容有加;整体学界也不可能超越文化传统学识体系,而承学无所遗失,也是不可能的。这也就是说,人类有文明史以来 ,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超越人类文明的所谓“泰

作者  | 2017-11-29 8:32:11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试图教中国人读通文化学说并进而修缮学说,必须得抓住其头发猛摇、抽着大嘴巴教》

此帖拟定这个标题,是因为中国的爱跟风起哄的浅学文化奴隶们,不知道学识只有一个体系,并且是发生于人际交流学用语言活动中的。他要向宗教命名的“世界”和科研命名的“宇宙”中去寻找“哲学”的论述依据,永远都搞不懂“哲学”谬题的立论意图和“总论”学说的应用功能及写成法则。

跟风胡扯世界、宇宙,是一种装神弄鬼之术并且已传续了数千年。正是因为被崇拜人物的文化搞瘫了脑子,才会不肯踏实向学。心中有去不除掉的“成名”、“成家”、“当官”、“发财”偏执魔瘴,就遗失了常识。

我曾经在“人生哲学”网络中试图教会一个网名的尾数为“592”的浅学瘪三懂得,“没有学用言论事实就没有一切问题”,可花了近两年的精力也没能实现。这足以证明中国人的智力水平不如猪——不知道循环解说一切的是“语言学法用法法体”。进而不知“学说名”所命名的是“写成文本”。

作者  | 2017-11-25 1:01:09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你敢于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论坛”发言,就已不是浅学者了。然而你的帖子却达不到“学术批评”主题的学研高度,你难道不是在跟风胡扯、人云亦云地“放你师娘的狗屁”吗?不论你有多少感触经验、知识、学识,都必须要变通成你自己的适时适用的“你自己的话”——不可以守旧学舌于中外文化古人的“死人话”——中外文化古人要是能为当前的活人筹划好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全人类就都没有必要再读书撰文了——中外文化古人已聪明绝顶了——你还有必要发言吗?

 

不论你是初学者还是几十年精诚求证的学研积累大体够用学者,只要你的学识不能变通(哲)到约法、筹策、议案高端议题上来落实学识的高端和终端公益无害应用功能,你就是一个二三流以下的学研还未涉及到“法学”主题的“不法”之徒。

 

承续华语公共文化传统成果得“法”,是极难达到的至高学研无误

作者  | 2017-11-23 3:37:33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言情辨理不讲法,谈人论事扯宇宙,都只不过是浅学的半吊子学者们的跟风起哄、瞎掰胡扯而已。

处于学术最前沿的文化学者也谈人论事,但他谈人论事的意图在于为约法、筹策、议案找到解决问题的法策和调和无欺的议案程序。

半吊子学者,无不是被强制分科学研并被赏赐了分科学研专家学者名份或教授博导职称的浅学者。其共同的浅学不法特征是“学研还没有达到贯通文(文化史)史(文明史)哲(法策史)”的统观高度。

达不到以法学为议题,以筹策为论述意图,以议案为终端功用的学研高度,才会胡扯乱讲人际是非、宇宙、臭氧层等,特别是那些跟风胡年“社会”、“政治”、“教育”、“国家”等滥言的浅学之徒们,还跟本就不知这类模仿学舌滥言正是其找不到解决问题的“约定”办法的原因。在舆论中无秩序地贩卖一番他人的思想、观念搅扰一番后,达不到法学议题高度,然后不了了之。

作者  | 2017-11-21 21:51:32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礼”是指“法策秩序”,“乐”是指“守本份”,不可超越本份地辅张“摆谱”。所张扬的是“公务从俭”、法策公信共守“公道”主题。全篇所张扬的是对周代法策秩序(周礼)的崇尚和遵循情志。

——“法策语言学(周礼)”主题,始终是《论语》全篇保守的最高“公益法策主题”。《论语》与《道德经》这两部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是一脉相承的。孔夫子曾经就学于《道德经》文本的作者,也是有史料记载的。试想,华语文化史料记载的第一位“图书馆馆长”,会有什么“专业”特长?你们把整合“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层次的学说,给胡诌乱解成了“非语言学”学说,说明你们的读写能力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的“大一统学说”议题高度。因而,还没有达到“统观总论”学研宏观高度的后学者们,就是不可能具备对各个分类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要领把握周全的能力,也不可能获得对各学科适用语言的学法用法功用关系的

作者  | 2017-11-19 4:15:56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学评合作,是一项人类知行活动中最伟大的公益事业。不论哪一个人类文明历史阶段,只要彰显了公益法策的“公信公行公约”功用,就一定是一个合和兴盛的时代,反之,则一定是走向衰败的时代。而彰显法策的公益功用的作为,无不是学界精诚合作的作为。

人类有史以来并不缺少法策学说。尽管当前学界并不会把宗教当作法策学说来看待,但宗教教议却的的确确是其发生时代的人们对知行法动法策的约定教条。这些教条所张扬的无不是超越人类的狭隘利欲的教条。

当“天体运行论”和“物种起源”学说证谬了神、仙、佛、主“人形偶象”的实在,人类才建立了试图通过证明科学真理的“新教义”,来试图解除人类有史以来的自抗内耗灾难。直至唱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他靠我们自己”时,人类的智力水平才初步达到了“以人为本”的发育水平。这是我们当前可以初步审明的人类调和生活秩序的智力水平发育脉络。

作者  | 2017-11-17 9:22:30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陕西省 渭南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近期心愿我的心愿只有一个——把人类有史以来的公益无害文化成果承学下来并传续下去。这是对常识的承续。秉承常识,人类只有一种办法的实施程序可以解决好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建立学界学术成果鉴别必须要达成的学术批评公正秩序,对约法、筹策、议案程序的公正无欺,达成“公约公信公行”。这是进而达成学界通过公正的学评秩序所彰显的约法、筹策、议案成果成为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的进一步达成学术成果广普周知的前提。
POPO  lyuquan45@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