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哲学一定是涉及所有利害关系的大学问  

2012-03-01 23:43:24|  分类: 启蒙广普读本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为哲学一定是一个很深的学问。现在有没有完整的正确的哲学也不好说。如果哲学的研究方法是明确的,那么大家也就不会有很多争议了。因而我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研究的方法问题。研究的方法是正确的,应当是最要紧的。

我认为哲学一定是把所有的问题之间的利害关系都搞清楚之后才能具有发言权的学问。因此才会很难说清楚。很有可能的是,哲学研究必须要找到一种很难掌握的研究方法。而且第一个掌握这个方法的人又必须是一个“超人”。是一个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读了很多书,而且又不是为了自己奋斗的很执着的穷困无名的人。这样的人应当是被大家敬重的人,同时又是最容易被误解的人。所以会有人说哲学家是“疯子”或“精神病患者”。

我想人类历史上这样的人一定有过,可是我们却不一定能知道他。也许我们身边就有这样的人,然而他却被大家给忽略了。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哲学不是能把所有问题和问题之间的利害关系都讲清楚的学问,那么这个学问就不是很难研究的大学问了。

各位先生们有什么高见?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