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无门无派“的学研高度歼灭了“思想”和“哲学”  

2016-12-04 01:53:53|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你的学研达到了一统学研的“总论”议题高度,你才可能发现“思想”议题是错误的。研究“思想”的议题,达不到研究“学说”的议题这个宏观高度。“思想”是私有私用的,“学说”是公成通用的。“思想”是私有情理,并大体是不可信并有害的;“学说”是谈论“公道”、“公理”、“公德”、“公法”的“公益无害学说”,永恒不可能发生偏执于私有情志遗害。


你试图谋求私利,我管不着;你试图精诚学研并达成学研有成,必须要经过学评这一关。你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却自以为学研有成,是不可能生效的。“思想”是还没有落实到交流终端的,还不能叫做“学说”的言论系统;可以被公认为“学说”的文本,不是“想成”的,也不是“写成”的,而是“评成”的。


自以为是地认为私人写成的“再好的学说”,不能通过“学术批评”这一关,被学界公认为“学说”,也是派不上用场的“语言文化垃圾”。对于“学说是评成的”这一点,学界是有实例可举的——作者死后,其学说才被后代人认可的文化现象,让我来举例,最典型的实例就是两千五百年前写成的《道德经》,当前华人学界除我之外,还没有发生并遗存下来解析通透的学术论文。这可是“信不信由你”的事情,你家祖先世世代代,都不认为“道”是“言论”,和在人类交流活动中只有学用言论事实是共同鉴证的事实这一点——那么我跟你就没有什么好研讨的问题了——不论我说了什么都不是你肯于认定的事实——那么我试问——我跟你们这一窝“文化猪狗”还有没有必要试图达成共识?


——反过来讲,你学用了“你妈”一词,我就把你猪妈牵到论坛上来,任由驴日狗操了——你同意,你妈同意过吗?


你早就自以为是“领导”或“看门狗”了,也就不必把我三公大叔当“文化猪圈体制内”的猪狗看待了——人与牲畜,是永远都没法达成交流共识的。你自以为是人,我就是牲畜;我自知是人,你他妈地就别想在我的面前装人!


对于华语文化中的“奴性”一说,你可以用来强加指责我三公大叔的学研不周,胡乱认定“师娘”的学研不周奴性昭彰“品相”;但是,学研不周、乱认“师娘”的却不是我,而是你。你所说的是“马渴死主义认为”和“儒遭瘟‘子曰’”之类“别人的话”,是我三公大叔近十年以来,从来就没有模仿应用过的“别人的话”。我三公大叔的愿创言论,是应时应用地变通活用的“我自己的话”——我邀请你来验证并批评证谬,我三公大叔所学说的“不是”应时变通活用的“我自己的话”,而是“别人的话”。这在当前网络中搜索引擎颇多的情况下,应当不是个“难事”。

你去搜读“文法语言学学说”、“生命机能活动”、“知行能力思考”、“合作情理沟通”、“语言文化学识”、“公约公信公行文化”、“公行公约公信文明”、“公信公行公约法策”这几个“前所未有”的言论组合应用“说法”,如果你能证明,“别人也有过这样的语言应用组合法”实例,那么我不仅会拜你为师,进而我还会真诚地认定“你是我爹”——谁不想当爹呀——我给了你“当我爹”的机会,可你却没有能力把握,这就怪不得我了。这样的问题所能说明的事实是——我三公大叔就是你的“文化亲祖宗”,你这浅学的小瘪孙想试图给华语文化人群“当爹”,你根本就排不上号,递不上简历。你以为你是《百家讲坛》的聪明老大,可在我三公大叔这里却是不作数的。我问胡扯《百家姓》的钱文忠其人,“男权血统论”是否能证明——你是你妈十月怀胎所生的?


我这样问,就是为难你钱文忠呢‘。如果说你钱文忠在《百家讲坛》中胡言乱语的《百家姓》能算作“学问”的话,那么这个“学问”就百分百地是你钱文忠本人,永远都不可能找得到“你自己的亲妈”的,大得已不得不“吹成”的“大学问”了。这个“大学问”大到了什么程度?


——————已大到猪狗不如的程度了————是不是这样的呢————华人学界的伟大的钱文忠先生????


——————华人学界的“既伟而大”的,被非法统治当局赏赐了专家学者名份的人,不仅仅是“大有人在”,进而是“百分百地被限定了狭隘的学研范围的”——————“永世不可能翻身的”,学研不可能敢于“越雷池一步”的,被当局包养的贱嫔贱婢。我三公大叔多年以来,没有过对于当局赏赐的“专家学者”名份感到光荣过,洽洽相反地是以为“可耻”的!


我三公大叔已骂遍了贱奴’嫔婢和当局,所要澄清的问题只有“纯纯粹粹”的“法学语言”不可乱学滥用不符合法学学说以“公正”为法纲的,不可得志猖狂,胡学乱用“领导”、“管汉”、“教育”等一派乱这滥用的问题。


——我三公大叔的十几年以来的“纯纯粹粹”的“语言文化常识的学法用法”议题范围内的言论,何以会受到禁言、删帖,文化苍蝇嗡嗡、文化吠犬吠学阻碍呢?


在文化猪犬吠学的无秩序文化中,百分百是不可能发生“学说”的,而只可能发生“师娘原思想”的。某一浅学、厌学的文化小瘪三儿或结党营私的狭隘党同利益群体,声言他所挖古坟或尊从信仰的“外国学者”早已“伟光正”了————你他妈地试图骗猪,也是永远都不可能得逞的!


——然而华语文化中的历代当局,何以会被“拍马屁“的胡言乱语,给吹吹拍得”不知所以“的呢?


________得志者必猖狂——这就是华语文化有史以来,从来也没有摆脱过的”强霸舆论文化灾害“。“皇话”、”官话”、“党话”、“国话“和“民主“一词这样的贱不知耻的”奴话”,从过去到现在,并直到永远,都不叫“人话”!


人话是秉承全人类共有情志的话。学会说人话,并不是简单易行的。如果不是精诚有为的学者才能讲清楚的问题,全人类生活中可能发生的问题,早就完全止息了————早已不可能发生你“爱国”,而“国”却不属于你的“屏蔽你的作为”的——把你贱奴的学用语言文化现象了。


多年以来,华人学界所要澄清的“奴性”的发生原理、发展过程、发展趋势,是与“哲学”谬题直接相关的。对于“通用于各学科和各种学说的”通用母法学说“还从来都没有成全过并达成学界共识的一个文化人群来讲,当前还没有因了过去的“自断文化经脉”亡国亡党亡族‘,着实是无法想象的问题!




被错误地命名为“哲学”的这种学说,不是以研究人类的脑子怎样运转为议题的,而是以研究人与人之间怎样交流、怎样通过交流活动创用了语言,怎样通过学评约定了学用语言的通用法则,怎样写成学说,怎样通过学评来认定为“学说”并达成广普辅学,怎样通过广普辅学来达成文化信仰共识,怎样通过达成文化信仰共识来约法筹策,怎样通过约法筹策来谋划未来更文明、更公正、更调和的等等这一系列问题为议题的。


《学说》在图书馆或书店里有很多,我们研究学说,是把它借来或买来阅读;我们能在书中读到的,当然不仅仅是作者的“思想”,书中的言论组合用应通用法则,当然也不是作者创造发明的。所以说,我们读一本书时认为所读到的是“作者的思想”,是读书能力有严重局限的。这一本书”是“这一个作者”写成的,但语言的组合应用并写成文章的通用法则,却不是作者发明创造的。我们读书读不知读书法和写作法,显然是学不会读书和写作的。因而说,在所谓的“哲学”这个“大一统学说”的学研高度上,偏执地研究起“作者的思想”来了,就偏离了对人类公创通用语言文化学识的学法用法体系和应用功能一体统观的研究议题高度。偏离了这个“统观总论”的学研高度,也就不可能揭示清楚语言文化学识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的应用功能了。说“中国人窝里斗”、“文人相轻”,就是因为学识的积累还不够用,学研的宏观高度还达不到一体统观、一统总论的高度;所以才必然会在交流活动中谬用语言,造成交流冲突——本是在合作、协商、约定的议题下讨论问题的,却应用了强霸管治一切的“矛盾互抗”滥言。这才是“强权”、“特权”文化乱学滥用区别尊卑的言论造成“窝里斗”、“文人相轻”的原因。各奉“学派”,互相攻伐,显然是没有把“各派”学说一统看成“全人类”公成的文化成果体系的。“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二分研究比较法,显然也是达不到“一体统观”、“一统总论”的“大一统学说研究高度”的。每一种文化中都可能发生依据其母语的学法用法和应用功能所整合成的“大一统学说”。这也正是《道德经》中所述的“大智(制)不割”的这种被当前学界胡猜乱解而不得法的“抱一法”。


当我们的学研,不再把史存的各类学术成果文本看成是某些人的“思想”,而是把所有的学术成果一统看成是全人 类融通交流经验、学识和法慧的“无门无派”的整体系系,那么你的学研宏观高度,就达到了被错误地命名为“哲学”的,这种“大一统学说”的议题高度。


当我们的学研,已知研究的是所谓的”哲学“这种公成的学说后,就不再会跟风胡扯”思想“这个议题了。”研究思想“研究的是作者,”研究学说“涉及的才是”哲学“这个谬用语言所提出的错误的议题。


学研积累大体达到了发生自主学研能力的学者们,都会发生”哲学浴火重生“这个预见。这个预见是正确的,但却还要审明一个事实——”想清楚“是没有用的,必须要”写清楚“。”思想“是个人的思考活动,”写作“才是可能被别人读到的可以发生的交流活动。想得再清楚明白,还没有”写成学说“,也仅仅是个”半吊子“的”解说怎样想“的文本,还不可能成为把”学说怎样写成“,写成学说要依据哪些情、理、法来写,写成了这种学说有什么用等要点问题都解说清楚的“学说文本”——《书》。


这里所说的”歼灭了思想“是指,”思想“一词并不是适用于”大一统学说“整合法议题的”主述语言“。这里所述的”哲学浴火重生“是指,用”哲学“一词命名这个学说是错误的,因为”哲学“一词表述不清楚”通用母法学说“这个”统观“、”总论“学说的”议题范围“、”论述依据“、”总结结论“、应用功能等”整合成学说“的学术要点(即时写作草稿)。


——我这样讲,是我倾注了三四十年的学研精力,由我所首成的,比当前中国一年的GDP的应用功能还要高的学术成果,你得学会秉承文化良知和法策智慧,跪下来品读——读不通就读一千遍——总比你读那些乱学滥用语言的“思想”、“主义”、“管治”、“教育”等文化垃圾文本要强得多。全人类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人类自抗内耗灾难的发生前因只有一个。这个前因是还没有获得适时适用地活用语言的周全能力——说不明,就想不通;想不通,就做不好;做不好就会发生官民相抗的遗害无穷“政权倒闭重建周期率”循环不止。

对于“思想”、“哲学”这种自古以来并永远也不可能发生改变的“这一类”学用语言和学用语言的通用法则议题,我们一定要区分清楚“公通”和“私用”这两个不同的议题。语言的学法用法“通用法则”一但形成,就是永恒不变的。它叫“文法”,而不叫“哲学”。而语言的学法用法通用法则的应用功能,从人类约定了第一个“文字”之初,就从来也没有背离过“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的应用功能。不论是修炼成仙法案、修炼成佛法案、人类活动适从真理法案、经济发展人民幸福的党国法案、还是一国割据的强国做梦法案——全都不是“人类共和法案”。

——在被错误地命名为“哲学”的这个议题下,“无党”、“无国”、“无知”、“无耻”、“无畏”、“无思”、“无忧”、“无智”——只有“法”。它是以“公道”、“公德”、“公议”、“公评”活动所成全的“公成而通用的法”——它叫“文法”。不论你写成了多么冗长的一部著作,只要是其中有一处用、用词违背了写作文法通用法则,就叫“谬论”。

被错误地命名为“哲学”的这个议题的提出能力问题,是人类有史以来所留给后人的“从来都没有解决好过”的问题。这并不是一个学研浅薄就有罪,交流学评不得法就有过的问题,而是一个“无知者无过”的问题。我们不能要求“类人猿”给当前的人类创造美好幸福的生活,也不能要求所有的讨论这“一类”题的人,都能做到“发言正确无误”。只要是发言有依据、学评“入主题”,就已经是大体学研有成的学者们必须得大加赞赏激励的了。否则你怎样才通过彰显正确无误的“统观总论”议题,使华人学界的学研,都能达成“入门”呢?

你不要以为我三公大叔有“骂人”的的嗜好——我责骂“瞎嗡嗡”的文化苍蝇和官后代、富后代,完完全全是为了剌激“反思觉醒”——你没有受过剌激,没有经过历练,没有过在“赛场”上参加过比赛,你就能成为“奥运冠军”?

——这可能吗?

“大一统学说”如何来整合成全的问题,是全人类有史以来遗留下来的从来也没有通过学评公正秩序解决好过的问题。皇要说了算、党要说了算、大选选出的总统说了算,都不是通过学术合作,来批评评定学术成果,来把学术成果应时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的问题。如果说我们在语言文化学术研究和整合语言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的学术批评活动中,是不能提炼出全人类共有的、必然会达成全人类公信无违的“信仰”的,那么我们的学研和自以为学研有成的成果,就一定是“派不上用场的”。你说你的滥言有用,他说他的滥言有用————让大家来评一评好不好呢?

——被错误地,由康有为、梁起超这一类“假洋鬼子”依据“日语假名”所提出的“哲学”议题,本就不是华语文化中由学界批评得法而共同认可的议题————在“猪学”议题下“谈狗”,在“狗学”议题下“谈鸟”——你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哲学”吗?

全人类的“语言文化学识”,从来都没有摆脱过欺骗滥言的遗害。皇上说要“为民作主”,党国说要“为民服务”——你们让“民们”这一类“人类有史以来被欺压的人们,自己走一回自己的“群从路线”、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想往”行不行呀?

——我三公大叔疑惑了——如果说我三公大叔这个已活不了多少时日的孙子、孙女绕膝的人,仍有与贞洁少女拥抱的意愿,党国可能通过采用”领导“、”代表“的办法帮我实现吗?

我四十年之前就已知,”腐败份子“无恶不作了;如今我这行将入木之人,还可能相信腐败份子”为民服务“的谎言吗?

——全人类是”一家人“。不要再互相猜疑、互相设仿,互杭不止下去了!全人类有史以来的”人类自抗内耗人为灾害“,早已足够警醒全人类达成”自我反思“的了。人类的人为灾害,全都是”我们人类“自已跟自己过不去的”蠢人自辱“文化现象——我怎么就不模仿学用”庸人自扰“这个说法呢————这是因为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中庸“这个说法,是”取中为用“的意思。取用全人类公创通用的语言组合应用成词、成句、成章、成文的”语言文化学识学用法法体“,是全人类永恒无误的,永远也不可能发生质疑批驳有效的,敢于在我三公大叔的帖下胡言乱语却不会发生”骂断你十八代文化贱奴狗骨头“的”无误事实“。跟我的帖却不能达成慎思谨言——你人他妈的就是来发贱找抽来了。我没有把你当学者看过,也没有请你到我的帖下来乱放你师娘的”猪屁“,你是不是”发贱找抽“的浅学文化奴隶?

读写能力,并不是很容易养成的。绝大多数的几近百分百的人,精诚学研一生,也不能遗留下被历代后学捧读不弃的”学说“,才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常态“——”青史留名“这四个字的组合应用法,在华语文化皇权、党权统治之下,当局”一把手“,自以为”把人才选用尽了“,”兼听则明“了,却是几千年以来,没有学好用好过语言,没有揭示清楚过语言文化常识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应用功能的,实实在在的事实证据。不谋求合作而”坚持领导“,不谋求合作传续优学传统学识而是瞪着一双瞎眼要谋求”管治“、”教育“——你算个什么东西就敢狂言”伟光正“?

我三公大叔所讲的,完完全全是语言文化学识的通用学法用法和应用功能的公益无害法则问题。你要是以为”操你妈“是”骂人话“,你也便不可以出生了——你爹要是没”操你妈“——你是从哪里来的?

当前的华语文化,还是有着谋多禁忌的文化。文化的败坏根由于情志的偏执——”龙兴天下“却不肯让”太监“遗存后代,才是华语文化败坏的根源。这一点,试图让当前华人学界首屈一指的”李银河大妈“讲清楚”操逼法“的情、理、法、策要义,是不可能的。我们华人学届初学皆涉及到过的”诗经第一篇“——《关雎》,能被后学者轻易解读通透,是不可能的。说”十年寒窗“就能学研得法并中举升迁而不败事——你说破了大天我都不信。历代皇权统治全都是被”浅学的状元、探花、榜眼“给整垮的。

学术问题是不可以自以为是并专权经营的。如果一个文化人群中的”聪明绝顶“了的文化学者群还没有达成过”学评合作“,那么这个文化人群中,就是不可能发生绝顶聪明的”皇上“或”领导人”的。说“贞观之治”或“康乾盛世”,只不过是“马屁精”的一派拍马屁胡言乱语而已————对于精诚向上的人来讲,“优点”是值得表场的吗?全人类值得表扬之处,只有一处——个人改变了并适从文明进步了。此外一无是处。这个法理可用一个加法公式来表述——私+私=公。私有权力和利益不存,“公益”的一派胡言就是“谎言”——你为我服务,我为谁服务?你把我的“对美好生活的想往”,垄断经营成了“党国”的“奋斗目标”——完完全全是“让我信从你”。难道不是?

全人类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只有一个可能解决得好的办法——由全人类共同合作来解决。你他妈地从古坟里挖出一个“孔圣人”,从外国学者中请来一个“马渴死”,你就有权在我三公大叔面前“伟光正”了吗?你所讲的“孔子曰”和“马渴死了认为”,皆非你自己的话。而我三公大叔所讲的,无不是应时应用的活用语言“”通情“、”达理“、”约法“、”筹策“的公益无害的话。你想领导管治教育我,你得学会拜我为师,从善如流地向学——试图以抗拒向学的”枪杆子政权“垄断管治经营一切全人类只有通过真诚合作才可能解决好的问题,我看你是在”作死“——是在延续着全人类有史以来,从来都没有阻断过的”政权频繁倒闭重建“周期率。说”我死后哪怕洪水涛天“,所讲的正是”官后代“和”富后代“们的”断子绝孙式“的试图依据军事暴力来管治领导人表一切,把”人民群从对美好生活的想往“,垄断经营成党国胡乱提拔用人的,不是马屁精不用的”我们的奋斗目标“——这个所谓的”目标“就是,只有到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可能许可”每个人都发出最后的吼声“的目标——但非政权不保,是绝不可能许可与官对民“乱说乱动”的。这就是华语文化瘟疫实在的,处处可见、人人体察、无人不知、全人类都知道的问题。自欺欺人地跟风胡扯”思想“、”哲学“,永远都不可能学会读书和写作。

——”中国猪“正是因了学不会读写,学说”死人话“、”别人的话”、“官话”、“鬼话”、“傻话”,才可能获得“东亚病夫”这个“光荣称号”的。如果你不是到处讨骂找抽的文化猪狗,就不可能有人骂你。

统观总论学说,是不可能关照你的浅学发言的;你不能受到责骂剌激就能达成学研突破————你自以为是地信以为真,可你息么就不去问一问猪————猪信过吗?

只有语言文化学识是可能成为统合全人类所有的能够提出的问题的学识一统体系的。我这样讲你不信,猪也不信——我拿你与猪比,辱没了猪——没有辱没你!

——你日你猪妈中国猪——百年以来对于所谓的“哲学”的研讨,从来也没有知晓过什么是“学”,你却自以为“懂哲学”了——“猪”有你这么蠢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