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在读写学评活动中,不可批评想法、做法。  

2017-02-23 00:21:45|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际在读写学评活动中,都思考过并纳入了自己的生活经验。但思考过的事实转化成读写学评活动中的共学共用语言事实时,是不可能确认为思考成果的。这是因为,思考成果和生活经验是私人的,读写学评活动涉及的学识,是文化学识传续史“公成”的————读写学评活动要灭私情、灭私理,才能发现人际交流共学通用的学识融通传续“公法则”。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因为,文章的写作法则是——提出议题的范围是一定的,分析问题时是把这个一定的议题范围内的问题,分割成构成关系单元来进行解析,这就涉及了议题下的多个子系系统的问题了。而通过解析后,所作出的归纳总结结论,还要对提出的议题作出统观总结回答。不可以把分析部分认定的问题作为结论,而必要把解决问题的办法作为结论。这就是我们从前学习接触过的“总——分——总”撰文法则。所谓的《形式逻辑》中的所有学识,都已被该法则包容在内了。所谓的《形式逻辑》,就正名为《章法语言学学说》;所谓的《哲学》,要正名为《文法语言学学说》 。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这个说法所述的正是所谓的“哲学”学识的应用功能。
《易经》《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理学》、《法学》、《策论》,一统都是一种学问。不能达成对所有的学识一统审查,《大一统学说》,就不可能发生。而“为而不恃”、“圣人抱一”、“光而不眺”等《道德经》文本中的这些说法,所强调的都是不可作出“割裂整体体系的结论”——这个在交流终端,必须要找到与提出的议题范围相对应的“统观总述词语”的学术要点。
我这里所解析的学术问题,并不容易解读通透。因而再作一个举例说明。
校难解说清楚的学术问题的实在并能长久遗存下来,其最主要的原因是提出议题的应用语言就发生的错误。把一个议题,谬述成了两个议题:
例如:鸡和蛋谁先有。
鸡是一类,蛋是一类;鸡蛋和鸡是同类。鸭蛋蜉不出鸡来,恐龙蛋是鸡和鸡蛋的祖先。“鸡和蛋谁先有”,所提出的是一个与“大人和小孩谁先有”一样的幼稚“谬题”。这类谬题的发生前因是,所学用的语言不严谨、不精确(用名失公正)。人类的前期没有人,所以考古学发现的才叫“类人猿”。鸡和鸡蛋的前期,叫“鸡”也不叫“鸡蛋”,当前考古学证据表明“恐龙”没有灭绝,当前的禽类,是由巩龙进化而来的。
谬题无正解,正解为“谬题”——这正是当前华人学界在所谓“哲学”议题下争议不休,并难于达成学评共识的前因。这也正是两千五百年来,华人学界还能有获得过通透解析《道德经》的能力的前因。读《道德经》能衍生出“道教”来,在人际交流共学共用语言事实体系中能发生“唯物主义”胡言乱语,皆根由于“学用语言不得法”这一个原因。
我们读书,所读到的就是“写作法成果”。“学而时习之”,就是从学读书到学写作的过程。写出了好书,就会“有朋自远方来”,“不(PI_批评)学不愠”的,才可能是学研得法的“前沿学者(君子)”。
——今人不可批评古人。因为不在一个时代,没有可同比项。读书不可猜测“言外之意”,因为作者的想法不能证明。学识融通交流不可批评对方,因为批评对方就构成了“人身攻击”。读写学评必须要把握好“抱一法”,因为不可偏离共学共用语言事实体系。这里的正确结论是——读好书读到的“承学语言文化学识得法”的成果,写书通用的是撰文法共学共用常识。承学得法、应用得法,谓之“玄之又玄”——而“众妙之门”,就是“抱一法”。
圣人”是指,把所有的知识、经验、学识、能力都一统纳入到语言的学法用法体系中来,实现其读写学评应用功能的文化学者。所以说“圣人”的学识是“几近于道”的——“几乎等同于传统学识”的。而“圣人皆孩之”,则是说,圣人的学研必然是回归于学识发生之初哪样的朴实无华状态的,他所学用的语言是“为而不恃”,“返朴归元”的言论,绝不可能是那种忽悠人(惴而锐之)的胡言乱语。
在读写学评活动中,学术论文的写法是提出的议题必须是无谬的 ,论述时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并且是不可能脱离学用语言事实的,在论述结论的总结归纳法上,适用于作结论用语的那几个词,是一定的。绝不可以“跑题”。
——读写能力并不是很容易养成的。人际读写交流学评活动中发生的一切是非正误,完完全全“都是”学用语言正误事实。永远都不可能发生例外。这才是“圣人抱一”所要讲明的问题。一切问题都在听、说、读、写事实范围。此范围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当你以为所批评的是想法、做法时,所批评的实际上是解说想法、做法的言论。分割议题范围内的整体体系,对系统关系作解析是可以的,但解析论述部分,却不是适用于用作对“结论”进行表述的统观总述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