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再谈对《道德经》解读解析法理——学说是评成的!  

2018-06-19 00:01:25|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我们的读书能力是发育周全的,那么就不会把任何一部著作看成是作者写成的,一定会把每一部书都看成是人类交流活动公成的“公共文化成果体系(道)”的构成部分。


易经、奇门遁甲、鬼谷子、道德经、庄子、论语、大学、中庸等古典文化著作,是一脉相承的对"语言学法用法法体(道)"的学法用法,进行批评的著作。之所以两千五百多年以来,学界对《道德经》解读解析不能达成通透无疑,是因为思辨解说法应用出了问题。犯了“舍近求远”的错误。忽略了最切近可见的撰文法事实,对直观可公鉴的“学说写成事实”造成了“日用而不知”。


作者是华语史料记载的第一位“图书馆馆长”,其“本职工作”当然是整合“图书目录”,把各类不同应用功能的书按照其应用功能关系进行归类整理时,就发现了语言学法用法的学科分类关系和“以德统道”的学法用法“公益法纲”的实在。语言学法用法的公益法纲,是全人类共有和合和诉求。违背公益法纲的言论,一统都是“谬论”——比如说“美国优先”、“中华复兴”、“爱国爱教”等狭隘情志表达言论。


《道德经》全篇不谈某一文化古人的作为和事件及背景,是因为“文化学识体系(道体)”是人际交流活动约定俗成的,道体的应用功能落实为“道玄(言论的学法用法)”——因而说理讲法之下,已把人情事理“通过变通活用语言”兼并到“法理论述”之中——不必再赘述了。


这是我专门与楼主交流即写的草稿并不会留存。希望对楼主能有所提示:


“学说”是人类有史以来不断约用和评优成法的“公成法体”公益功用修缮学说——要不断批评、不断修缮才能达成广普周知和公信无违。所以在对学说的命名上,必须要命名为“学学说(喆)”——对公成的“学法用法法体(公道)”再批评、再解说(玄之又玄)的学说。因而其“学术批评用语”,才是一个特定应用功能的“非常道”、“非常名”体系。


对《道德经》解读解析不通透,是因为学研的公益高度还不够。一是读写能力很难训练到达成周全的程度,二是人们的情志偏执也很难克服。得志猖狂几近是所有人的毛病——稍有学研新成,就急于张扬。厚积薄发的学者古来罕见。


——“天道无亲,恒与善人”——这是《道德经》全篇对“语言学法用法(天之道——思辨解说之道)”的总结结论;也也是对人类有史以来的经验教训的总结结论——当“经济核心论”滥言形成了主流舆论时(“贵难得之货”)、就必然会会发生两极分化、仇怨积蓄了;当军事舆论成为主流时(兵者,不之器),就会发生大规模战争了。


——化解人类自古以来自抗内耗不止灾难的总办法,是把语言学法用法的“主题(德)”提升到公益高度,站在“我是人人,人人是我”的“大我”最高公益高度上来审查我们人类自已有史以来的知行活动及其谈事论物用语,把“上善(之道)若水”的语言学法用法智慧落到实处——达成广普周知。


——我应属于“体制外”学者,购书能力有限,是在多年前写成《文法语言学学说(哲学)》后,才发现上述提到的古典文化著作皆是纯纯粹粹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的。学用的是“公道”、批评的是“公道”,批评的成果集成为“法(道之 玄)”。我著有《对<道德经>抱一法的解密译著和对该学说应用功能的解说》一文,未曾公开发表过。对《道德经》的前三章的解析,或可以此论坛搜得到。我寄希望于华语学界在秦代以来没有建立直来学评公正秩序后 ,能够达成“读写学评智慧觉醒”——这是因为“学说是评成的”,学评秩序不存,有了法理通透、智慧澄明的学者,也是“废物”——“被褐怀玉”、“处众人之所恶”之下,还是会把学识“带到坟墓里”去。学评秩序不存,我的《文法语言学学说》也当然不可能出版——这是因为公益无害的学说,就是敦促非当统治当局下台的“道德经”。


————怕人话,是人类有史以来难于摆脱的“情志狭隘”老毛病,对于至高公益高度的“全和”言论敏感禁言,学界的学研提高一个公益高度的可能也就被阻断了——这是学界在学术批评上的失责“赎职”。前沿学者群若有所担当,必须首先突破”圣贤“、”泰斗“偶像崇拜,达成学评合作——这样才能更好地屏蔽浅学者的跟风学舌扰学——学无评优无学说!


——我十多年来试图借网络便利成全读写学评合作秩序,仅成全过三届(每年一届)论文评选活动。学不会合作的学界,能具备辅导文化公众建立全面合作秩序的周全能力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网络中稍有学研新成,疯狂自吹的”紫微星再现“、”天下第一“学者并不缺乏,能应和学术批评合作倡导的却极为罕见(少之又少,几近于无)。


——《道德经》中的古语当下读来也很通俗,只是我们的思路走错了方向,就会被解读成一部艰涩难懂的”天书“。


————”天之道“,即”思辨解说之道“——”天“,脑袋——没走过脑子的言论(道)不成立。古有”刑天舞干槭“用法为证。文中有诸多古今用法不同的说法,一一解说通透必须要把握好”文法结构法纲(德)“才可能达成解析通透——原文有错也不怕,我们是可以对其进一步修缮的。


——就谈这些吧。个中至要法门是——学无评优无学说——学说是评成的,才能在前沿学者群达成共识后,通过前沿学者群共同努力辅学,进而才达成广普、通用、公信无违。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